笔趣阁 > 总统的私人医生 > 第三百七十五章 夏家村的刁民 5

第三百七十五章 夏家村的刁民 5

  褚明峰感觉手上有些酥麻酥麻的疼痛,他想睁开眼睛,可是眼睛重的像是灌了铅,怎么也睁不开。

  浑身上下有一种闷闷的疼痛,好像有一张无形的网,把他牢牢的困在其中。

  他有一种半梦半醒的错觉,就感觉到鼻端前总有那么一股若有似无的幽香,那么的熟悉无端的让他安心,但是,却又有一种好像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失去似的。

  迷蒙间,他好像看到了莫笑笑的脸。她好像在对着自己莞尔一笑,眼中神情淡然,却有一种清妩的气质,她眼尾微微上翘的弧度像是一把弯弯的钩子,就这么牢牢的勾着他的视线,勾住他的心。

  他想要伸手摸过去,却发现自己的手就这么穿透了她,她整个人画作一团烟雾飘渺而散开。

  他骤然一紧,喊了一声,笑笑!

  不由自主的就要伸手去捞回来,可是这么动作一大,他整个人一下就醒了过来。睁开眼的一瞬间,入目的是一片白,他定睛一看才发现自己是在医院的病房里,手中一直传来的酥麻感就是液体刺激血管造成的。

  他眉头紧皱,浑身上下有点发冷,让他不由哆嗦一下,旁边传来一个轻柔的女声,“褚先生您醒了?”

  褚明峰闻声看去,见一个身穿白色大褂的女人在旁边,晃眼间,他还以为是莫笑笑,下意识的脱口喊了一句,“笑笑?”

  那个带着口罩的女人微微一笑,把脸上的口罩取下来,“我是你的主治医生,我姓高。”

  褚明峰这才缓缓回神过来,刚才脱口而出后,他便反应过来了,这个并不是莫笑笑。

  “我怎么在这里?”他记得他是和莫笑笑在一起的。

  “您生病昏倒了,我们已经替您进行彻底的检查,也对症治疗了,这个液体里的药物可能会有些刺激,产生酥麻感觉。如果您觉得还是太难受,我会把滴液的速度再放慢一点。”

  褚明峰摇了摇头,示意不需要,“谁送我过来的?”

  “对不起,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我被安排来照顾你的时候,已经有医生替您诊治过了,我看过病历,很是详尽,包括用药也格外讲究,同时还备注了您对什么药物有过敏反应。相信应该是您的私人医生初步进行诊断的。”

  听到高医生的话,褚明峰先是一愣,继而心里有些异样,在这个世界上,如果说谁对他的身体能有这么熟悉的话,那个人一定就是莫笑笑。

  他看着高医生,“你把病历拿过来我看看。”

  高医生知道褚明峰曾经的身份,对他也是格外的敬重,听到他的吩咐,她连忙道一句稍等后,就出去吩咐护士把病历本拿过来。

  一直守在门口的冷夜听到里面说话声,也在这个时候进入了病房,他看到褚明峰醒来,整个人也是松了一口气。

  “先生你醒了,之前可是吓到我了。”

  褚明峰看到冷夜眼中闪现担忧的神色,他对着他摆了摆手,示意自己还好,“你知道是谁送我来的?”

  冷夜知道自己瞒不过他,索性直说道:“知道。”

  “是她?”

  他点点头。

  而这时外面护士已经拿了病历本过来了,高医生把病历的最后一页翻开递到褚明峰面前,病历上面那属性的字体,那飞扬的字迹,除了莫笑笑再无他人了。

  那一刻,褚明峰心里有一种酸涩感,从前的他不会因为这样而有任何情绪波动,可是现在他却感觉自己很想念莫笑笑,他并不清楚,她为什么会突然发这么大的脾气,之后还有这么多事,就算各种新闻报道满天飞,可是他相信她的。

  冷夜也不明白莫笑笑和先生之间究竟是怎么了,好像突然之间就有了裂缝,突然之间两人就互不联系了,这种事,他们外人也不好多说什么,更没有办法过问。

  他只能实话实说,“当时您晕倒,是夫人背着您回的医院,还替您细细检查过了,嘱咐了所有的治疗方案,不过我看到她离开的时候,脚好像不太好。”

  “什么意思?”

  “我后来调取过监控,发现她之前都是好好的,后来您晕倒正好压在了她的腿上,她的那条腿之前好像骨折过,我听陈亮无意中说过。现在看来应该是旧伤了。”

  褚明峰心里一下抽痛,她这个人就算受了伤都只会自己承受的,“她现在人在什么地方?”

  冷夜摇了摇头,“目前不清楚了,她最后是自己开车离开的。您也知道,她要是有心隐藏踪迹,怕是真没人能找到她的。况且她身边还有一个阿鬼,他的能耐可以随时黑入天网系统,更是能够轻易抹去痕迹的。”他潜意识的话就是,如果莫笑笑真是那么容易就能够找到的话,当年她就不可能直接从你手里逃走了,她也不会在临城一个人过了六年日子,当年能够找到她,也全是无意中撞到的。

  褚明峰没有再说话,只是浑身上下有一种冰冷的,冷夜不言语了,那高医生也不说话了。沉默了半响,褚明峰忽然就要起身,高医生连忙扶住他,“您这是要做什么?”

  “出去。”

  冷夜连忙过来,急切的说道:“先生您就安心休息吧,您这又是要去哪里?夏小姐那边我已经吩咐斯蒂芬去找了。”

  “什么?”

  冷夜一愣,旋即反应过来,“今天上午夫人把您送到医院,当时大家都关心您的身体,后来护士查房的时候才发现夏小姐人不见了,我当时就连忙派人去查她的下落了。您别着急。”

  听到冷夜的话,褚明峰眼神明显一僵,似乎想到了什么,他重重的叹一口气,伸手就要把自己手背上的点滴给取下来。

  “褚先生,您别这样,您还发着烧呢。”

  “先生,你要找谁,你吩咐我去就行了,您好好的养病吧。”

  冷夜那里说的服褚明峰呢,他决定的事没人能够左右。

  “拔掉!”褚明峰冷冷喊了一声,音量不大,可是却极具震撼力,高医生被他的目光震慑住了,她发现自己完全在他这样的目光下没有办法思考了,只有服从。

  冷夜也没办法再说什么了。

  褚明峰起身时,就感觉到眼前有点发晕,就连起身这么简单的动作也好想要耗费他很多力气似的,背上一层冷汗立时湿透衣服。

  他往外走,却在这时,看到迎面走来的孟大叔和陈亮还有薛蔚。

  今天安然要出院了,冷夜却没有时间来接送,所以他拜托薛蔚帮着接安然和两个龙凤胎宝贝出院的。

  今天早上莫笑笑就是来帮着接安然出院的,可是无意中被褚明峰压伤了脚,又看到了夏梦晗被褚明峰带过来,莫笑笑也就没有去看安然,但是也拜托了孟大叔过去帮忙。孟大叔接到莫笑笑电话的时候,陈亮也在旁边,陈亮和安然关系也是很好的,他一听说了自然也要过来帮忙的。

  没想到两人在地下停车室遇到了薛蔚,三个人也就一路上了电梯,孟大叔听说褚明峰生病了,他自然是要来表示一下的慰问的。

  正走到门口,没想到就碰到褚明峰正出门过来。

  一碰面,孟大叔就看到褚明峰脸色不太好,他自有一番客套说辞。

  褚明峰没想到这里会看到他们,孟大叔他自然是认识的,可是见到陈亮,他还是礼貌的笑了笑,“恭喜你了,陈亮总统。”

  陈亮回礼笑道:“褚先生,如果论实力和能力,您出任总统一职是再合适不过的,您之前发表的演讲我每一期都听了的,您有绝对的实力,我对您是佩服的。”

  “不用这么说,当年我被困在海岛之上,你和笑笑为了稳控全局,为我说做的那些事我一直铭记在心的,我欠您一句真诚的感谢。谢谢您!”

  陈亮有些意外,褚明峰爱憎分明分得极为清楚,的确是个人物,难怪莫笑笑对他这么认真执着,如果不是有夏梦晗的事,当然这也是一笔糊涂账,外人是无法置喙的。

  “褚先生客气了,我会以您为榜样的。”

  孟大叔笑着打岔,“你们这一个前任一个现任总统,现在却在这里客气。褚先生身体抱恙先好生歇息,我和陈先生这就先去楼上去看看安然,还有她的那对龙凤胎了。”

  “你们请吧。替我向安然问好,哦,对了,我这里有样东西本来就是留给安然孩子的,是笑笑准备的。 ”褚明峰说着从怀里取出一个锦盒,锦盒不算太大,打开之后,里面是两块金光灿灿的金器,一个是以黄金雕刻的玫瑰花,花瓣层层叠叠的很是漂亮,花蕊间还镶嵌了一颗硕大的钻石,愈发显得璀璨夺目。另外一个是枚黄金打造的金锁,锁头上也镶嵌着大钻石,这么一眼看去有些俗气,可是造型却是格外的生动。

  “这是笑笑亲自设计的,也是她留给孩子们的心意,不过一直放在我这里,我带她完成好了,我就不去看安然了,你们去的话,替我把这东西交给她。”褚明峰说着把东西递给陈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