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幽灵侦探工藤君 > 第11章 第十一章 暗夜男爵(修文)

第11章 第十一章 暗夜男爵(修文)


“不可能。”天水瞳脱口而出,“如果由吉要做这种事情,一定会通知我的!”

        天水瞳的声音把老奶奶的视线再度吸引过去。

        “这位是……”老人眯起了眼睛看向新一,示意新一介绍对方的用意昭然若揭。

        天水瞳口吐真言才意识到自己似乎坏了事,连忙捂住嘴巴,有些尴尬地看向了新一。

        新一的脸色不变,很自然接过天水瞳的话茬:“这是天水瞳,我的表妹;这是远山和叶,还有服部平次,也是我的晚辈。”

        他挨个介绍了一遍,然后对上老人的视线:“我们都是由吉的朋友,再加上和由吉约定了出去团建,所以由吉要是去祭典帮忙,一定会去通知我们。”

        “啊,这个啊。”老人满是褶皱的脸挤出了温吞的笑容,“可能是因为我们家由吉是被临时拉过去的,所以没来得及通知你们吧。”

        “现在能去找他吗?”

        “很难办。”老人摇摇头,“祭典是一件非常神圣的事情。由吉被选上之后就匆匆离开了,那里又处于全封闭的状态,想去找到他,很难。”

        老人顿了顿,又补充道:“但你们可以留下来等祭典结束。”

        她说:“祭典也就是这两天晚上的事情,甚至不用等祭典结束,你们就可以在祭典途中看到由吉,村里已经很久没有外人进来过了,我们都很欢迎你们。”

        天水瞳本能看向了新一:“工藤……哥怎么看?”

        她按照新一之前的说辞把新一当成了表哥对待,因而采取了和服部平次一样的称呼。

        “留下吧。”工藤回答,“我本身就是要带他们在这里游玩的。”

        “住宿问题的话……”远山和叶抬头,看着面前的小院落,有些迟疑,“我们四个人会不会太多了点?”

        “不用担心,村里有专门接待客人的地方。”老人给他们指了方向。

        四人顺着她所指的方向看过去,看到了处于半山腰上的神社。

        一级一级的台阶被打磨平整而富有层次,作为主路的表参道将人的视线一路往上带到了红色的鸟居,郁郁葱葱的树木与精致典雅的社殿交相辉映,美不胜收。

        那是和村庄格格不入的神圣之地。

        远山和叶惊叹:“好漂亮的神社!”

        天水瞳微微蹙眉:“但是让我们住神社,是不是有些冒犯神明了……”

        “我倒是不在乎神明不神明的,但是一般来讲不会让外来的旅客住进神社的吧,就算不信神的人都觉得奇怪。”服部平次将旅游手册卷起,顶端在肩膀上敲了一下,“而且,什么叫专门接待客人,就那个神社的规模要接待我们还行,接待所有的客人就太小了吧,难不成这地方很少人来吗?”

        他伸手弹了弹旅游手册:“这上面可不是这么说的。”

        老人沉下浑浊的眼睛,手里的拐杖轻轻敲了敲地面:“你手里的册子是两年前的版本吧,那时候我们的村子的确很热闹,家家都是民宿,祭典年年的人流量都有上百,几乎所有村民都乐意接待游客,但是自从外来人触怒森女导致我们村子遭遇诅咒之后,村里的人就变得很排外了……当然,你们要真要来,我们也不会做什么的。”

        远山和叶和天水瞳面面相觑。

        服部平次追问“外来人触怒森女”的事情。

        老人陷入了沉默,她似乎是在思考要如何跟四人解释森女的情况,但最终只是无奈地再度摇了摇头:“是一件难以启齿的事情,我们也不乐意再揭伤疤。或许年轻人能够更坦率点,如果你们找到了由吉,有机会的话,让由吉来告诉你们吧,他是当年那件事情的直接关系人,知道的也更多。”

        “那就多谢伊藤女士了。”

        新一颔首,撇头看向身后的人:“那我们走吧。”

        “喂,等等——”服部平次原本还托着下巴思考,瞧见远山和叶和天水瞳都下意识跟上了新一的步伐,愣了一下,快步几步追上新一,“喂,工藤哥,你有线索了没有。”

        “什么线索。”

        “就是森女啊森女,工藤哥既然之前在车上的时候就让我调查的话,一定知道了什么吧……”

        “两年前这里曾经爆发过一场传染病,村里病死了十几人,据传是森女施下的诅咒。”新一道,“我目前查到的就只有这个。”

        服部平次微微睁大了眼睛。

        “传、传染病?”

        “现在解决了。”

        “但是如果森女生气的话会不会再次……”远山和叶握紧了天水瞳的肩膀,神色有些担忧。

        她向来很相信这些神神鬼鬼的事情。

        服部平次还没说什么,新一便转头安慰:“不会,森女管不到我们,顶多再病死村里的几个人。”

        远山和叶:“……”

        服部平次一抽嘴角,天水瞳张口想说什么,却又咽回去。

        “新一君!”远山和叶整个人都无奈了,“不要说这种诅咒人的话啊!人家村民做错了什么需要再被游客拖累一次哇!”

        这么说起来,她似乎有些能理解村子里的排外心态了。

        要是听到新一这种言论,不炸才怪呢。

        新一嗯了一声,也不知道有没有听进去,反正是带头走向了神社。

        他们一行人一路通过参道走到了水手舍的位置,便是有穿着白衣、襦袢和绯袴的巫女前来接待。

        巫女们不仅仅要求他们洗手净口,并且要求他们换上相关的服饰。

        新一和服部平次是被换上了白纹狩衣,远山和叶和天水瞳则是在巫女们的帮忙下换上了类似的神官服。

        “再戴上这个。”巫女递来了狐狸面具。

        “规矩好多……”服部平次嘟囔,却是和远山和叶她们一样老实地戴上了面具,还忍不住看向了新一。

        因为新一是戴着遮住下半张脸的口罩的,要戴上面具就必须摘掉口罩露出脸再戴上遮住上半张脸的面具……

        新一背过身去,把口罩摘下,戴上面具再转过脸来。

        露出的光洁的下巴除了给人一种很好摸的感觉之外,什么破绽也看不出来。

        服部平次切了一声。

        “经过洗礼后的你们可以在村子里自由活动了,也可以在神社里到处参观,但是不能去尽头正在筹备祭典事务的社殿。”

        不知道是不是服部平次等人的错觉,他们总觉得做了洗礼之后,巫女们看向他们的目光温和了不止一点儿半点。

        新一:“我休息。”

        天水瞳看样子也没有闲逛的心思,她的目光落在准备祭典的社殿深处,神色忧愁:“我也留下来好了……”

        “我的话……”服部平次转转眼珠子,“忽然好困。”

        他打了一个哈欠,催促道:“要不快点给我们找个房间休息吧。”

        本来还想要四处逛逛的远山和叶一下子愣了,她揉揉头发,又不敢一人出去,只能不甘不愿地也留了下来。

        结果她和天水瞳在隔壁房间收拾收拾的时候,服部平次凑近新一,要拉着新一去社殿深处看看。

        “……不是让你跟和叶去嘛。”

        “和叶又不敢。”服部平次推着新一,“走走走。”

        结果他们是偷摸到了目的地,但是里面的人都戴着纸面具,穿着长裙,演练着祭祀神明的舞蹈,他们一进去就会被发现,就这么找人也找不到,所以只能……

        “奇怪。”服部平次皱起眉。

        “怎么了。”

        “工藤哥,你有没有觉得……”服部平次揉着额头,他总有一种违和感,然而那违和感太重,太过显眼,反倒是让他思维一下子短路,不知道怎么说了,“少了什么……”

        “少了什么。”依然是评估无波的反问,“总不可能伊藤先生不在这里。”

        服部平次倏然睁大了眼睛。

        对,就是这个!

        “不在这里。对,没错,不在这里。”服部平次想要转动帽檐,手却抓了一个空,只能撸了一把额头的碎发,把手搭在了后颈,视线扫向了殿堂中央的位置,“工藤哥,你看,这里的祭祀人员都是女性,伊藤先生不可能在这里。”

        “你要这么说的话……”新一顺着服部平次的目光看去,他的眼眸之中映照出了那些翩然影子,“回想一下吧,这个村子,就没有一个男性。”


  (https://www.biqudu.com/96086_96086598/93617364.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