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幽灵侦探工藤君 > 第19章 第十九章 暗中窥伺

第19章 第十九章 暗中窥伺


琴酒和伏特加从侦探社离开。

        新一仍旧坐在沙发的位置上。

        他撒了谎,其实他能猜出宫野志保逃脱的真相,但是他还是给出了三个有误导性的选择干扰琴酒的调查方向。

        倒不是他对宫野志保有好感。

        只是宫野志保如果真的像他推理的那样,是那样离开禁闭室的,那么宫野志保的状况和工藤新一如今的状况便有异曲同工之妙了。

        别的人无所谓。

        当然远山和叶除外。

        工藤新一的话,若是死了,他的爸爸妈妈会难过的吧。

        他世界里的他已经承受过一次失去父母的悲剧,至少这个世界,更不应该让工藤新一的父母承受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剧。

        但是……

        必要时候,他或许也可以顶替工藤新一也说不准。

        工藤新一该庆幸新一现在对整个世界都有一种游离感,所以没有多余的心思去做坏事。

        可随着时间的流逝,新一接触的人会越来越多,和这些人的联系会越来越紧密,到时候会发生什么事情,那是谁也不知道的。

        他从内侧的口袋摸出香烟盒,指尖下压,一根香烟从边缘处顶立,被他夹在了指缝之间。

        火星从香烟的末端燃起,新一的身体后仰,面容之上带上倦意,淡淡的烟雾散开,空气中充盈着一股熏人的味道。

        但等下午远山和叶过来的时候,侦探社里虽然门窗紧闭,空气却是干干净净,根本没有任何的味道。

        远山和叶笑着和新一打招呼,很自然地坐到了沙发上,她一边放下书包,一边说着服部平次和广田嘉弥因为课业等问题来不了的话题。

        新一看着她:“和叶以后也没有必要天天来了。”在之后这里恐怕会成为组织的人经常光顾的地方,他担心和叶会遇到危险。

        滔滔不绝的远山和叶声音顿下,她好看的眼睛瞪圆,不明所以地看着新一,女人的第六感让她敏锐意识到什么:“新一君是在赶我?”

        “当然没有。”新一认真摇头,“只是觉得和叶天天来帮忙打扫卫生、整理卷宗,太打扰和叶了。”

        “才不会打扰呢!”远山和叶鼓起腮帮子,“我可是每天都能吃到超美味的报酬,这是别人想要都得不来的工作哎!”

        “不会觉得工作繁琐吗?”

        “不会的。”远山和叶认真摇头,“我还能通过卷宗学到很多知识呢!而且和新一君在一起,很高兴哦!”

        她的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我们是朋友嘛!不是吗?”

        新一被她的笑容晃了眼,他口罩下的唇角微微勾起:“对,我们是朋友。”

        朋友的重要性优于商业伙伴。

        所以要退让,也是商业伙伴退让,而不是朋友给出让步。

        是这个道理,对吧?

        新一起身去抽出了放在书柜里的卷宗:“说的也对,那和叶想来就来吧,不过我最近可能会经常出去。”

        “哎——”远山和叶惊讶,“是接到了什么委托吗?”

        “也可以这么说。”新一想了想,“会尝试接触以前知道但没有见过面的人。”

        “接触久仰大名的人物?”远山和叶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这个。

        新一再次点头。因为也确实可以用远山和叶这个说法来评价组织的那些人。

        “那新一君要加油呀!”远山和叶弯着眼睛,鼓励着新一,同时也不忘关切,“但新一君也不要太累着了!”

        她认认真真地看着新一:“新一君说我整理卷宗很辛苦,但是每天写那么多卷宗的新一君不是更辛苦吗?有时候也要适当地休息呀!别太累了!”

        新一把她的话听进去了。

        “你说得对,我的确应该好好休息。”新一颔首,“不过有些习惯一时半会儿改不回来,我也只能给自己适当安排闲暇时光休憩了。”

        他的闲暇时光的话……

        足球撞到了球门框,反弹飞射回来,新一跳起来用胸膛一顶,球改变了轨迹滑落下来,被膝盖接住,抬高的脚撞上了下落的球,像踢毽子一样轻松掌握。

        就是踢足球了。

        畅快淋漓地自娱自乐了一番,新一用搁置在肩膀上的毛巾抬手擦了擦额头的汗水,他注意到不远处停了一辆车子。

        他不是第一次见到这辆车子了。

        他常来这个废弃的足球场训练,这地方偏僻,没什么人,他落得个清净,但是这辆车子有一天可能是为了避开高峰期抄了这条近道,结果开到近道的半路,就不知道为什么不动了。

        新一不是那种爱管闲事的人,他继续闷头踢球,后来就看见来了拖车的和新的豪车,原来是那辆车子抛锚了。

        远山和叶买完菜过来找他的时候正好是那辆豪车载着抛锚车子的人走的时候,她随口问起,新一也随口回答了,两人都没有把这事情放在心上。

        结果新一是没想到第二天车子又来了。这次可不是抛锚,明显是故意停在那里看他踢球,新一对目光免疫倒是无所谓,远山和叶和广田嘉弥顺路来找他的时候却不免问起,这回新一给不出确切答案,远山和叶起初也没放在心上,但是第三天第四天都这样,她就开始怀疑那辆车子有问题了。

        广田嘉弥想到了拐卖新闻,远山和叶立马捏紧拳头试图用合气道解决隐患,新一安抚她们,然后自己一个人走过去准备询问车主一些问题。

        他看到了两个人。

        一个茶色短卷发的高中少女坐在后座,相貌秀丽,身材丰满,眨眼对上新一的目光,对他颔首。

        一个黑色长卷发的青年坐在司机位上,白衬衫红领结外罩黑外套一副斯文模样,也是对新一点头。

        这两个人从外形上怎么也看不出绑匪模样。

        新一眯起眼睛,看着车窗缓缓拉上,青年转过头,操作车子离开了新一的视线范围之中。

        远山和叶和广田嘉弥赶过来。

        “新一哥,他们怎么忽然跑得这么快,是不是心虚了?”

        “没事。”新一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他们的目的。下次再来看看吧,如果到时候他们还在的话,我会抓住机会跟他们好好谈一谈的。”

        今天就是所谓的下次。

        新一数了数,距离那次之后再看到这两车子已经有三四天的时间了,是什么原因导致他们没有出现?因为他找了他们?显然不是,如果那样他们就会一直不出现了,那么……

        说起来今天远山和叶和广田嘉弥都有社团活动所以来不了。

        所以这辆车子的主人,或许真正想要看的人不是他,而是远山和叶和广田嘉弥之中的一个人?


  (https://www.biqudu.com/96086_96086598/92922321.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