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幽灵侦探工藤君 > 第20章 第二十章 各执己见

第20章 第二十章 各执己见


新一去敲了车窗。

        被蒙上了一层防窥膜的车窗没有放下,但副驾驶座的门被打开,邀请之意昭然若揭。

        新一看了一眼车中的两人,顺势坐下来。他面色平静,把车门带上之后,就直接切入话题,询问对方有什么目的。

        坐在后座的少女掩面轻笑,刻印着红枫的指甲撩过茶色的卷发:“只是想要交个朋友而已,放轻松,我们并没有恶意的。”

        “我不放心。”新一很直观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他单刀直入地开口询问,“你的目的和和叶有关,还是和嘉弥有关?”

        少女没想到他这么快能够发现异常,眨了眨眼,也不卖关子了,干脆利落回答:“我是服部平次的未婚妻大冈红叶。”

        服部平次的……未婚妻?

        新一着实愣了一下,然后下一秒,眼神就犀利起来,那种如刀一样的目光几乎是刮在大冈红叶的身上。

        坐在驾驶座上的管家伊织无我重重咳嗽了一声。

        新一回神:“抱歉,冒犯了。”

        大冈红叶轻笑:“没关系,我不在意。就是没想到你会是这种态度。”她抿了抿唇微微弯起眼睛:“我还以为你会高兴,毕竟这样你和和叶小姐在一起就没有什么后顾之忧了,对吧?”

        “……”新一扯开嘴角,“我对和叶没有那种心思。”

        “哎?你们不是男女朋友的关系吗?”大冈红叶捂着嘴巴,一副很吃惊的模样,“明明关系那么好,我看见她上次在你踢球完之后给你擦汗,也看见过她买完菜接你回家,就像是……”

        大冈红叶本意是想要说“妻子”。

        但是新一接过了他的话:“妈妈。”

        大冈红叶:“……”

        大冈红叶眨了眨眼,哇了一声:“已经联想到结婚生子那么遥远的事情了嘛。”她笑着:“和叶小姐的确是一个很适合结婚的对象呢,我支持你们早日成婚早生贵子哦!”她握紧着粉拳,声语之中满是激励。

        就是这激励之中有几分自己的私心,那就只有大冈红叶才知道了。

        但是无论她有没有私心,对于新一来说,反正她理解错他的意思了。

        “我是说,和叶像我的妈妈。”新一耐心地把自己的话重复了一遍。

        大冈红叶脸上的笑容僵住,她终于反应过来,新一的话就是她想的那个意思。

        认真的,这个家伙?把高中女生当做自己的妈妈?那是什么情感?

        大冈红叶掩饰地呵呵笑了起来:“原来你喜欢像妈妈一样的女性啊……”

        “嗯。我是有点恋母情结。”或许还有点恋父情节。

        因为新一幼年时就缺失了人生中最重要的父母,所以他并不否认自己很在乎父母,偶尔也会把对父母的感情移情到其他人身上。比如贝尔摩德。他偶尔会把对母亲的感情灌注到她的身上。

        当然,他对远山和叶其实也稍微有种感觉,因为远山和叶递创可贴的举动让他想起了童年会嬉笑着给自己处理伤口的工藤有希子,但是更多的,如他所说,他是把远山和叶当成朋友。

        但是估计说朋友的话,大冈红叶估计还是会有撮合他和远山和叶的心思在,还不如稍微夸大些他的感情,以免大冈红叶有别的心思。

        服部平次平时几乎提都没提大冈红叶,远山和叶显然也对大冈红叶没什么印象,所以大冈红叶这未婚妻的身份实在存疑,她恐怕是处于对服部平次单相思的状态,把远山和叶当成竞争对手来看待的——如果远山和叶和新一在一起了,大冈红叶和服部平次结婚的路线恐怕会更加顺畅。

        当然这只是大冈红叶的一厢情愿。

        别说服部平次,就是新一,也不可能让他的计划得逞。

        因为远山和叶是他的朋友,他希望远山和叶一路顺遂,哪怕是在感情上面。

        “我和和叶是不可能的,你和服部也是不可能的。”新一淡淡道,他直白的话几乎让大冈红叶的脸色有些挂不住,但她依然保持住了大小姐的风范,说出了“未来的事情谁说得准呢”的这番话语。

        “那也是服部和和叶的事情了。”新一回答,话里话外都透露出那两人青梅竹马没有插手余地的说法。

        “没想到你是一个这么死板懦弱的男人。”大冈红叶轻哼了一声,内心并没有因为新一的话而动摇,“也没关系,我可以凭自己的实力争取到平次,毕竟平次在小时候可是亲口许下了娶我为妻的诺言。”

        “……并非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新一眯起眼睛,想来也是,要是真的是联姻的话,或许这位看起来傲气的大小姐也不会对服部平次那么坚持了。

        “当然。”提起这个,大冈红叶毫不含糊,“我们约好下次见面他就会娶我做新娘,这是我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去找他的原因,我会成为他心目中理想妻子的模样,在最浪漫的时间跟他相遇。”

        新一询问当时的事情。

        大冈红叶觉得没什么好隐瞒的,就告诉他自己竞技歌牌比赛输了之后得到了服部平次那样的安慰。

        新一陷入了沉默。

        新一:“有没有可能是你把‘变强’听成了‘新娘’?”日语中这两个单词是谐音。

        大冈红叶:“……”

        大冈红叶斩钉截铁:“绝无可能!他说的就是娶我做新娘!”不然她这么多年的坚持岂不是像是一场笑话!

        然而新一看向大冈红叶的目光已经带上了淡淡的怜悯,仿佛他已经确定了大冈红叶就是这样一个倒霉的人。

        大冈红叶不高兴了:“伊织!”

        她终于叫了前排伊织无我的名字。

        而那位一直默不作声的管家先生终于开口了:“给了大小姐安慰和动力的服部少爷值得大小姐去喜欢和努力,而想必这位先生更在乎的是和叶小姐能够得到幸福而不在意和叶小姐能跟谁在一起。”

        绝杀。

        双重绝杀。

        大冈红叶当场被治愈了,满意地点头,而新一显然也是被伊织无我说中了心声,他看了一眼伊织无我,点头。

        大冈红叶也听出了伊织无我的言外之意:“说起来你不是因为和叶小姐喜欢平次所以自动放弃与和叶小姐在一起的吧?”

        新一:“我没有和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一个人谈恋爱的想法。”哪怕他回不去了,但是至少,现在和他最亲密的人,是朋友,家人和恋人对他来说都是不存在的虚无。

        大冈红叶懂了:“所以其实你还是没有遇到喜欢的人……没关系,和叶小姐不是很适合嘛,她对你来说也是特殊的人吧,既然如此,何不尝试更进一步呢,这样对你和我,都有好处。”

        她又高兴起来:“你能和和叶小姐在一起,我能嫁给平次,这不是很棒吗?”

        “但是他们两个互相喜欢……”

        “互相喜欢?”大冈红叶的脸上露出迷惑的表情,“可是和叶小姐自己不是说她是平次的老大姐吗?他们两个是青梅竹马但也是姐弟关系吧?”

        新一说他们彼此暗恋。

        大冈红叶不信,她没有体验过青梅竹马的细水流长,认为喜欢就要说出来,说不出口的暗恋就等于自主放弃在一起的机会,既然服部平次和远山和叶没有在一起,她主动出击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情。

        “他们是互相喜欢,只是还没有彼此意识到,等时机到了……”

        “没有意识到喜欢,那他们现在不就是普通的感情好吗?”大冈红叶的表情更加迷惑了,“我为什么要给他们从青梅竹马培养成恋人的机会?”

        新一想了想。

        伊织无我:“先生谈过恋爱吗?”

        新一停止了想法。

        他的确没谈过恋爱。

        所以,或许站在他的角度上,远山和叶和服部平次的顺理成章是对的,但站在大冈红叶的角度上,她勇敢追求服部平次也是对的。

        只是新一从情感理智上仍旧无法接受这件事情罢了。

        “不能使用违规手段。”新一说道。

        “我可是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大冈红叶理所当然地回答,她笑着对新一伸出了手,“我答应会帮你撮合你和和叶哦,话说回来,我还没问过你呢,你叫什么名字?”

        “……不用,我对和叶真的没这个意思。我叫工藤新一。”


  (https://www.biqudu.com/96086_96086598/92922320.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