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幽灵侦探工藤君 > 第60章 第六十章 噩梦重现

第60章 第六十章 噩梦重现


好在这起案件只是简单的食物过敏。

        因为死者,  啊不,他还没死,只是因为吃不了花生,而服部平次班级里所呈上来的意大利面正好含有花生的成分,  所以才造成了这次的意外事件。

        所以只是意外。

        赶紧把食物过敏的人送上救护车,  服部平次的班级很快恢复了最初的热闹,新一再在这里待了一会儿,  就去改方高中的舞台剧的表演场所去看了一下情况。

        远山和叶和广田嘉弥竟然都在,  她们打扮成了英姿飒爽的骑士,正在慷慨激昂地说着效忠的台词。

        混进来查看的新一坐在观众席上鼓起掌。

        广田嘉弥最先注意到了新一的存在,  眼前一亮,  站在原地跟新一挥了挥手,远山和叶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  见到了新一也是一喜,她们两个在排练休息的阶段一前一后跑到新一的身边,  叽叽喳喳就像是两只可爱的小麻雀。

        索性她们彼此都以为是彼此通知了新一,所以也没有对新一的到来有过多的疑惑。

        新一在原地观赏了她们的排练一段时间,悄悄离开,独自在校园里逛了一会儿,然后在从一个游戏摊位离开的时候,  转身碰上了正咬着章鱼小丸子的某人。

        汁水溅射上了新一的衣襟。

        “oh!sorry!sorry!”金发眼镜的俏女郎发出抱歉的声音,  拿着手帕的手已经擦上新一的肩膀,但等她的目光落在新一的脸庞上的时候,却是微微一怔,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oh!这不是新一君吗!”

        “朱蒂老师?”新一看上去也很惊讶的样子,  “你怎么会在这里?”

        “ha-ha,  因为改方高中停课了,我算是带薪休假,所以就四处凑凑热闹。”朱蒂笑眯眯地回答,口里发出的依然是那种怪腔怪调的日语,但听习惯了,也还好,“新一君你呢?”

        “这学校离我家很近,我来凑凑热闹。”新一回答,却用的是流利的英文。

        即使听得习惯,新一也不想听,所以他干脆利落用朱蒂和他都擅长的语言进行交流,朱蒂眨眨眼,也很自然顺着他所用的言语把话题继续下去。

        两人找了一个街边的摊子坐下来,新一把外面的米色外套脱下叠好放到双膝上,朱蒂的神色里还有些愧意,新一摆手说着没关系。

        “新一君的英文说的超级流利呀。”朱蒂说道,她弯着眼睛轻笑,“听红叶同学说,你是从美国回到日本的,那在美国生活的时候,新一君是哪里的人呀?说不定我们还在同一个地方呢!”

        新一报出了自己的地址。

        朱蒂捂着红唇,小小地发出惊叹:“我真的在那里住过一段时间呢,没见到新一君真是太可惜了。”

        她尝试跟新一聊起那边的人文跟新一拉近关系:“说起来,那边的环境很好,也是很多明星青睐的位置呢,新一君有什么喜欢的明星吗?”

        拙劣的试探技巧。

        但是也可以理解。

        因为一般人根本不会想到这是试探。

        新一很放松。

        他压根儿没把周围的眼线和朱蒂的故意接近当做一回事,只是顺着朱蒂的话继续说下去:“嗯,我很喜欢两个女演员。”

        朱蒂自然是问道那两人是谁。

        “第一个是莎朗温亚德。”新一回答着朱蒂,而在回答的过程中他注意到朱蒂眼眸的色彩比平常更深,笑得更灿烂了。

        朱蒂问:“那第二个是谁?是莎朗温亚德的女儿克丽丝温亚德吗?”

        她似乎觉得自己猜到了答案:“她们两个的确都是很出色的演员,我也翻来覆去把她们演过的电影看了十几遍……”

        “不,不是。”新一摇了摇头,“第二个是藤峰有希子,她是日本国籍,但也曾经在好莱坞中大放异彩,现在嫁给了知名家工藤优作,改名为了工藤有希子。”

        毕竟是他的妈妈。

        他怎么能不喜欢自己的妈妈呢?

        朱蒂很快回过神来,她眨着眼睛好奇地看着新一:“说起来新一君的全名是工藤新一吧,难不成和那位有希子小姐有什么亲属关系吗?”

        “秘密。”新一在口罩上竖起了一根紧贴的食指,他露出的眼睛倒映着朱蒂的影子,神色平静,“有些事情最好不要追问,留一点神秘才是最好的结局。”

        “我知道的。”朱蒂笑道,眼睛一睁一闭,冲着新一神秘一笑,“a-secret-makes-a-woman-woman。”

        新一眨了眨眼。

        “这是一位认识的前辈教我的名言。”朱蒂浑身的气势一收,俏皮地眨眼,托着下巴冲着新一温和地笑,“她让我印象深刻,所以我把她记得很清楚。”

        “我记得,这是克丽丝温亚德的名言。”新一没有被她的气势所欺骗,而是很自然地接过了朱蒂的话,“她在她母亲的葬礼上说了这句话。”

        “朱蒂小姐说的认识的前辈,是指克丽丝温亚德小姐吗?”

        朱蒂哑然。

        她没有想到新一对贝尔摩德的名言警句并不敏感,而是把话题引到了贝尔摩德明面上的身份——克丽丝温亚德身上。

        不过在她看来,这也可以理解。

        要是组织成员这么快暴露,也就不是组织成员了。

        朱蒂很自然地接过新一的话:“嗯,曾经和克丽丝小姐打过一定的交道呢。”

        “那想必这交道并不深喽。”

        朱蒂看着新一,疑惑地歪了歪头,不太明白新一说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介意我失礼一阵吗?”新一礼貌地请求着朱蒂。

        朱蒂仍旧不明所以,但她还是下意识说道:“请便。”

        于是新一很自然地把手臂撑起,他接近了她,压低的声音经过口罩的变音却依然保留了她在二十年前听到的色彩。

        他说:“a-secret-makes-a-woman-woman。”

        那是来自地狱的嗓音。

        不是属于新一的声音,而是属于贝尔摩德那悦耳动听却充满着魔女诱惑的女性声音。

        对上那逼近的眼瞳,朱蒂的瞳孔倏然收缩,一瞬间如坠冰窖,她仿佛重新降临二十年前的火场,熊熊燃烧的烈火之中她抱着玩偶孤苦伶仃,而金发的魔女巧笑嫣然,翩然而去。

        新一重新坐回了位置。

        他慢条斯理地咳嗽了一声,清了清嗓子,声线又回归了属于男子的声线。

        他说:“应该是这种气场才对。”


  (https://www.biqudu.com/96086_96086598/92668215.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