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幽灵侦探工藤君 > 第64章 第六十四章 真假难辨

第64章 第六十四章 真假难辨


朱蒂自然知道,  新一跟那场案件没有什么关联。

        虽然这种干脆利落和不留痕迹,的确很像是组织成员动的手,但是,  组织成员执行任务不会将自己卷入其中,也不会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高中生使用这种手段。

        因为那毫无意义。

        但是朱蒂想着,  自己如果不能证明被冤枉的新一的清白,那就太好了。

        新一之后肯定会想办法逃出监狱,而到时候就是他们下手的时机。

        朱蒂如此想着。

        可惜她的算盘最终要落空了。

        因为新一在那里已经结合监控下的画面,阐述了死者想要对其中一个人进行恶作剧,  结果和那人互相拿错了剑,  导致自己撞到真剑上的悲惨事故。

        有幽灵的帮助,新一破案是非常快的,  而那位被他选中的男声也带着哭腔回答了新一,说他知道死者要抱有恶意,所以他偷换了和死者的武器,  他不是故意的,  但是显然现在看来他的所作所为是正确的,  否则被一剑刺穿心脏的就不是死者而是他了。

        朱蒂过来的时候,  案件已经差不多落幕。

        警官正在和服部平次以及新一说话,说这已经是今天第二次看到他们的人了,而今天也才堪堪过半,  希望在下午他们两个不要再碰上这种悲剧了。

        新一颔首。

        而服部平次瞥了一眼新一,拍着新一的肩膀:“听到没有?少发挥你的死神气场。而且可不像是大泷警官说的两次,跟你在一起,  我今天可是一下子碰上了三起关乎人命的案子!”

        新一耸了耸肩:“这也不是我想要的。”

        他天生自带这种吸引亡灵的气场,  而亡灵的诞生必定要人的死亡,  他已经习惯自己时不时碰见案件了。

        听到他们的话的朱蒂的眉头一皱。

        三起?

        等等,  fbi的人可是一直跟着新一,新一哪来的时间和服部平次参与进三起案子?他们分明只在学校遇上了两起案子!

        “啊,朱蒂小姐。”那边的新一也注意到了朱蒂的存在,他跟朱蒂打声招呼,让朱蒂过来,“麻烦你和我一起去警局做个笔录,我们也算是涉案人。”

        “哎?”

        “是我的错。不小心把你拉到后台来,所以多了点麻烦事。不过没关系,事情已经被我解决了。”

        “那就好。”朱蒂笑着说道,“电话里说的很严重,所以我急匆匆就过来了,现在没事真是太好了。”

        她状似无意地提起:“但是你们刚才说的又是什么案件?”

        “啊,那个。”服部平次微微侧身,看着朱蒂,耸了耸肩,“在餐馆遇到了一个案件,我解决的。”

        服部平次的手还搭在新一的肩膀上:“一半一半吧,这次你先破案,上次我先破案,上上次也还是我先破案,今天是我赢了。”

        “工藤君不是说胜负不重要吗……”

        “但是我先破案这是事实啊。”服部平次高兴地冲新一笑笑,但很快却是拉开嘴角,“当然,如果没这些案件就更好了,现在我们班哪还有心情去玩什么学园祭。”

        新一摸了摸服部平次的脑袋。

        “……倒也不必这样安慰我。”服部平次瞪着他,“你的手在干什么。”

        新一若无其事地将手收了回来。

        朱蒂见此,也不好在这时候继续问下去,只能跟着服部平次和新一等人先去警察局做了笔录,回来的路上,服部平次和新一分道扬镳,而朱蒂跟着新一。

        路上朱蒂又问起第一起案子的事情。

        看似没有怀疑的新一直接把一切告诉了朱蒂。

        朱蒂眨着眼睛,她刚才已经从同伴那里要到了新一这个时间点fbi所观测到的新一的位置,所以她这时候很惊讶地谈起:“哎,这样嘛?可是我在米花商场的位置看到你了哎?一个人有可能同一时间出现在两个地方吗?”

        “你的意思是,我在那时候出现在了米花商场。”新一重复了一遍朱蒂的话,他看着朱蒂,却是倏然反问,“你有在那时候和我打招呼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朱蒂那时候根本不在米花商城,她之所以这么说完全是为了试探新一,为了不惹新一怀疑,朱蒂只能继续编织谎言:“没有。因为当时你走得有点快,所以没能叫住你。我只是有这样的印象。”

        “哦,那就是了。”新一颔首,“我长着一张大众脸,你可能看错人了吧。”

        这句话硬是让朱蒂无话可说。

        朱蒂总不可能说,fbi的人一直跟着新一,所以那个人一定是新一,总不可能新一中途和谁换了人吧?

        ……贝尔摩德。

        朱蒂的脑袋里突然跳出这个名字。

        她的眼皮跳了跳,表面上却依然是一副不动声色的模样:“这样吗,那可能真的是我看错了。既然新一君本人都说那个时间点在餐馆的话……”

        她转身,笑着和新一告别离开。

        “那就这样好了。今天一天和新一君在一起,真是给了我很多的独特感受,我们下次再会。”

        “再会。”

        微风吹拂。

        转身的朱蒂眉眼冷下。

        走出一定的距离之后,她把手按在耳朵戴着的通讯器上面:“刚才我和他的对话你们应该都听到了吧。”

        流利的英文从口中流泻,她推动眼镜,气势变得凌厉如刀:“恐怕我们的监视系统也被他们利用了。贝尔摩德和他都会易容术和变声术,可以凭借这些技能轻松地玩弄我们,再派人跟踪他们只是徒增笑话,我们……”

        “不,让人继续跟着。”赤井秀一却倏然打断了朱蒂的话。

        朱蒂一愣:“秀?”她不明白赤井秀一的意思。

        赤井秀一墨绿色的眼眸闪过漆黑的光泽:“以组织惯例的作风,只会在发现我们的人的时候就动手,而他们的做法与其说是警告不如说是诱导。”

        诱导他们继续调查新一这个人物,以达成他们的某种目的,或许是钓出fbi中更大的鱼,比如他,或者其他的不轨心思。但赤井秀一此时并没有想清楚他们到底想要什么。

        他只是想到灰原对他的抗拒以及宁可躲起来都不愿和他离开的“忠诚”,眼眸暗下,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在脑海中种下了一颗种子。

        “调整队伍。一部分人锁定工藤新一,一部分人警惕他消失在我们视线范围内的时候,障眼法可能在那种情况下出现。”赤井秀一说道,“一旦出现,就是一个人同一时间出现在两个地方的状况。障眼法和真身被我们的人的眼线同时捕捉到的时候,就是我们开工的机会了。”

        那时候他们完全有理由冲出去将新一和假扮新一的人同时用手段留下来。

        毕竟大冈家对能易容成另一个人的人,很感兴趣不是吗,如果他们能抓住幕后之人的尾巴,想必会助他们一臂之力的。


  (https://www.biqudu.com/96086_96086598/92613376.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