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幽灵侦探工藤君 > 第79章 第七十九章 计划失败

第79章 第七十九章 计划失败


新一从房间里出来。

        黑木嗣留在新一的身边,  情绪低落。

        根据白石夫人的说法,她是把当年才四岁的孩子卖到了黑市一个走私人体器官的团伙之中。

        白石溪很大可能已经被拆解成一个个器官流入黑市,本身已经不在了。

        “难受就哭出来吧。”新一说道,“这里没人会嫌弃你的。”

        “……”

        一滴滴豆大的泪水不停地从黑木嗣的眼睛里滴落,  却很快蒸发消失。

        黑木嗣吸了吸鼻子,  在片刻的无声的宣泄情绪之后,  她沙哑着声音开口:“我还是那句话,  活要见人,  死要见鬼。”

        “现在只不过是比过去存活的希望更渺茫一些,但还是有希望的。”

        “我会找到我的孩子。”

        “黑市也是一种方向不是吗?”

        她有些语无伦次。

        但是话语之中分明透露出一种誓不罢休。

        新一自然没有拒绝。

        “我会帮你。”他说道,  “不过现在我们在船上,没办法继续调查下去,  我会在下船之后去黑市调查,你愿意继续跟着我吗?”

        “只有你能看见我。”黑木嗣说道,  “也只有你能帮我。”

        言下之意就是,她会跟着新一。

        “嗯——我也会告诉你一些消息。”新一往宴会大厅的方向慢吞吞走了过去,“有些话必须说在前头,  我是一个非法组织的成员,  这次的目标是白石老爷子。”

        “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吗?”黑木嗣直接问道。

        这话表明了她非但不介意新一的所作所为,更不介意成为新一的帮凶。

        新一哑然:“嗯,  倒是没什么需要你的地方,只是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那对我来说也是一种助力。”

        他弯着眉眼微笑起来。

        新一返回了举行宴会的大厅。

        用黑木嗣的容貌。

        不过因为宴会正式开始后,受主办方影响,他们每个人都戴上了自己准备或者官方提供的面具,  新一在其中并不起眼。

        至于为什么要搞得跟假面舞会一样,  很简单。当然是主办方有足够的信心,  既然基德要混进来,那么就给他混进来的机会,反正他们做好了宝石不会被盗窃的准备,用这一举动,还能增加客人隐藏身份的情趣。

        他找上了在角落里浅抿香槟的黑加仑。

        彼时新一已经恢复了自己原本的容貌与打扮,他戴上了一个普通的白色面具,虽然隐藏了容颜,但是熟悉他的人都能将他轻而易举地认出来。

        其中就包括黑加仑。

        “你回来了。”黑加仑眨眨眼,给新一送上另外一杯香槟,“我在这里等你等了很长时间了。”

        他轻笑道:“和那位服务生相处得怎么样?”

        “托你的福,相处愉快。”新一平静地回答,  “我把我调查到的情报简单地跟你说一下,如果没问题的话,就按照原计划动手,如果有问题,可以跟我商量稍加调整。“

        黑加仑比划出一个ok的手势。

        他耐心听新一讲完事情,颔首看向不远处正在慷慨激昂说着演讲词的目标:“我打算在目标和白石董事长走到玻璃柜旁边签署股份转让协议和宝石转让协议的时候动手。”

        新一指了指吊在玻璃柜正上方的灯:“老计划?等他们走到灯下的时候切断电源和吊灯线?”

        “制造意外是最不会留下后患的办法。”黑加仑微笑颔首。

        至于到时候吊灯掉下来除了砸死目标之后,还会将白石董事长和今日宴会的主角砸死的疑似可能性,就不在黑加仑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毕竟组织向来行事不择手段。会伤及无辜又如何?只要能完成任务,让他们做什么都行。

        “如此,的确是一个不错的主意。”新一不可置否。

        时间流逝,果然到了黑加仑所说的环节,黑加仑借着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到闪光灯下的时候,指尖伸了出去。

        “不好了,白石董事,夫人她——”

        黑加仑面不改色用之前提前布置好的机关切断了吊绳线,于是就在众人的目光集中到在那个冲进来的侍应生身上的时候,庞然大物的阴影倏然笼罩,玻璃碎裂的声音响彻。

        宴会大厅骚乱起来。

        “什么情况?”

        “我好像看见吊灯砸下来了!”

        “白石、白石先生呢!”

        聚光灯的照射下,宝石所在的玻璃柜与吊灯的玻璃碎片聚合,作为白石集团的公子哥白石江把自己的父亲和爷爷护在身后,脸上满是劫后余生。

        但是他的手臂却是被割出了一道恐怖而猖狂的血痕。

        原本还没有反应过来的白石董事和白石老先生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一下子反应过来现在是什么情况了。

        白石董事忙拉起别在衣领处的话筒,提高声音维持秩序,而白石老先生则是握住了白石江的手,焦急地询问他有没有事情,虽然白石江摇了摇头,但是白石老先生还是快速地让人叫家庭医生过来让其帮白石江处理伤口。

        大厅里的灯光恢复正常,骚动的人群被安抚下去,白石董事让人从一团狼藉里面刨出了完好无损的宝石,先将其交给白石江保养,又让人去检查吊灯的状况,根据他们的常识判断发现只是一场意外,白石董事先是松了口气,却又震怒负责关注安全方面的人的不作为,不过特殊时期,他表面上暂时揭过,至于他暗地里怎么样做,其他人就不知道了,也不会知道。

        白石董事把现场让给了警察和自己的儿子白石江,让他们搞定基德,自己则带着自己的父亲白石老先生去询问刚才那个急匆匆到来的侍应生白石夫人发生了什么,对方的脸色难看,说他竟然去白石夫人的房间看的时候,发现了白石夫人倒地不起的尸体……

        “尸体?”白石董事瞳孔收缩。

        “对、我已经叫在附近的警卫和警察过去调查了,但是、但是……”侍应生嚅嗫着声音,“但是已经确认她没救了……”

        白石董事的脸色难看:“那还等什么,还不快点带我过去!”

        侍应生慌忙带路。

        白石老先生想要跟上去,但是白石董事跟他说了几句之后,他还是留了下来,只是脸色还是很苍白,嘴里念叨着一些都是造孽的话语。

        而现场,因为不知道真的有人死了的真相,这场宴会若无其事的继续搬了下去。

        “a计划失败了。”新一侧头看向黑加仑,“没想到那位公子哥的反应这么快。”

        黑加仑侧头:“没关系,我们为此做了十几个备用计划不是吗。既然一计不成,我们有其他的计谋可以达到效果。”

        他走向其中一个侍应生:“实在不行的话,把枪组装起来直接杀人就好了。”

        当然现在还没有到这种地步就是了。


  (https://www.biqudu.com/96086_96086598/92383576.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