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幽灵侦探工藤君 > 第84章 第八十四章 也只有你

第84章 第八十四章 也只有你


但是有了新一让柯南去消灭的那个证据就不一样了。

        那个不知道谁留下来的耳钉的存在,可能就是凶手在布置案发现场的时候无意间遗留下来的东西,所以“黑木嗣”想要进行回收。

        所以耳钉是一个相当重要的线索。

        “只要把这个耳钉与这艘游轮上的所有人进行比对——”

        说到这里的时候,工藤优作的声音顿了顿,他的脸上浮现出淡淡的微笑,“当然,这个步骤未免太过繁琐了。”

        “因为是意外遗失,所以凶手在之前应该随身佩戴耳钉,只要找寻耳朵上打有耳洞的人物角色,轻易就能缩小范围。”

        “或者再简单点。”

        “如今身上还佩戴着相关的耳钉的那位先生——”

        工藤优作微微侧身,目光落在了人群的黑加仑身上:“你就是白石溪。”

        工藤优作目光所及,围绕黑加仑的人本能散开,黑加仑所在的位置,自然而然地空出位置。

        黑加仑的指尖按在自己的右耳上。

        他的右耳戴着那枚和工藤优作手里拿着的一模一样的耳钉。

        ……他有戴耳钉的习惯。

        但是像是耳钉这种珍重的配饰,若是弄丢了,他一定会有所察觉。

        所以耳钉并非他遗留在现场的。

        倒是新一在离开前跟他要过耳钉。

        所以……

        此时黑加仑看着工藤优作,神色却是非常平静。

        他没有辩解,也没有答应,只是让工藤下去。

        因为单单一个耳钉,即使从上面调查出了他的指纹,也只可能证明他曾经出现在那里过,不可能证明他杀了人。

        “有什么更直接的证据吗?证明我就是凶手。”

        “通话记录。”工藤优作指了指被用作证物收集起来的属于白石夫人的手机,“这个作案手法还有一点,就是你消除不了在案发当时打到白石夫人手机上的电话记录。”

        纵然那通电话号码以现在的科技水平没办法查找记录,但是,它确实存在,它是犯罪手法实施的一个证据,也是指向凶手的证据。

        黑加仑笑了:“要检查我的聊天记录吗?”

        工藤什么呢。”

        “你似乎误会了什么,我要检查的不是你的记录,而是白石夫人手机上的记录。只要有回拨键,就可以拨打电话。”

        “你就不怕我把手机丢到水里死无对证?”

        “不,那更证明了你心中有鬼。”工藤优作微笑,“每个人来这艘船上都会经过安检,而安检处能查出人携带了多少个行动电话,如果你少了手机,不正是证明你心中有鬼?”

        “所以回拨是一个证据。”

        “那你就回拨看看。”

        回拨键被按下,电铃声音却在白石少爷白石江的怀里响起来。

        他愣了一下,不敢置信低头。

        怀里的手机在振动。

        黑加仑的唇角向上扬起。

        “阿江,你——”

        “有时候偷换手机也可以做到。”工藤道,“所以谁的手机铃声响了也不一定指是谁犯了罪。”

        “我、我记起来了!”白石江拔高了声音,“我记得有人故意撞上来还塞给了我一张写有黑木嗣名字的纸条,那个人是你对不对,你就是在那个时候做了手脚!你就是为了复仇——”

        “阿江!”白石洲拔高了声音。

        白石江悻悻地不说话了。

        警部皱着眉头看着父子两人:“看来复仇一事,确有其事而并非嗣夫人的精神创伤。”

        白石洲讪笑:“怎么会呢警部,就是那毒妇精神有问题,我儿子只是嘴快说错了话。”

        他冷眼扫过黑加仑的脸庞,冷笑:“我也不相信我的第一个儿子能死而复生,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

        “这个倒是能通过到港口之后通过dna直接验出来。”工藤了。

        显然结果显而易见。

        黑加仑轻笑了一声。

        而工藤优作泰然自若地转移了话题:“看看第二起案件吧。”

        白石老爷子中毒而死的案件。

        他招来了那个家庭医生,询问药物的位置,那医生说喷雾一直被他带在身上,而药物的位置只有他与白石家的人知道,工藤优作帮忙缩小了范围,拿出了证据,然而那证据却再次指向了白石江。

        白石江的额头好像有青筋在蹦跳。

        “你这混蛋,竟然多次嫁祸给我——”白石江冲上去要抓住黑加仑的衣领,不顾礼仪抡起拳头就要砸到黑加仑的身上,黑加仑握住他的手臂,轻易地和他拉开了距离。

        “你可别误会了。”黑加仑说道,“除了嫁祸,还有一个可能就是你杀了人,这些都是你犯罪的证据。”

        “你!”

        “至少第二个证据可不像是第一个证据那样能够轻而易举地嫁祸。”黑加仑勾起唇角,“那就是指向你的最好的证据。”

        没等白石江回话,黑加仑就抬头看向了工藤优作:“显然这位家先生也是这么想的,对吧?”

        工藤的话……”

        的确有这个可能。

        白石江策划在成人礼上杀害自己的爷爷和妈妈。

        他布置了现场,打电话让刀子洞穿了白石夫人的心脏。

        他故意引起白石老爷子惊吓,找准时机让医生给白石老爷子接触毒药。

        本来只想要把一切弄成简单的意外,然而因为某人的出现,所以这一切便变得不一样了起来。

        但对于白石江来说,也大差不差。

        第一个案发现场有“黑木嗣”的出现,所以凶手嫌疑落到了“黑木嗣”的身上。

        第二个案发现场有黑加仑的出现,那个纸条反倒是更加便利了白石江让老爷子心脏病发。

        白石江气得胸口起伏:“胡说八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动机在哪里?”

        “比如说你并不是白石先生和白石夫人的儿子,你才是白石溪。”

        “当年保姆不仅仅换了白石溪和她的儿子,还把白石江和白石溪换了。”

        所以黑木嗣怀里死的是保姆的儿子。

        白石夫人把自己的儿子卖了,把情敌的儿子抚养长大。

        而白石江也就是白石溪发现了这一点,所以杀了白石夫人和白石老爷子,并且他还会有一个目标是白石先生。

        黑加仑淡淡道:“否则的话,嗣夫人为什么要多此一举去拿一个不是证物的东西。不,她不是去拿,而是去放,她把耳钉放在了那个孩子身上,让孩子在案发现场找到了他,把现场布置成了疑似我嫁祸给你的模样。”

        恐怕白石江也就是白石溪早就知道了自己的生母是谁,所以犯下了杀人的罪过,而且万一被揭穿,罪行还能落在黑加仑头上。

        “那你是怎么知道这一切的?”毛利忍不住问道。

        他问这话的时候,其实已经信了黑加仑的话大半。

        “收养我的养父母告诉了我真相,我拿到了白石先生和白石夫人的血,发现他们的血液正好可以和我对得上,于是我很疑惑地又查验了白石少爷的毛发,发现他只是白石先生的儿子,和白石夫人没有任何的关系。”

        白石少爷悄无声息地捏紧了拳头。

        白石先生忍不住倒退几步,和白石少爷拉开了距离。

        血缘关系是造不了假的,靠岸后去医院很快就能验出来,如果黑加仑说的没错,白石少爷真的不是他的儿子的话,那么还是少爷会杀害白石夫人和白石老爷子的动机是完全成立的。

        血缘关系再加上两个指向他的证物,白石江松开了紧握的拳头,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没错,是我干的。”

        白石江承认了。

        不,现在或许说他是白石溪更好。

        他扫了一眼黑加仑,举起双手后退了几步,轻轻啧了一声:“只是里面那个人我可不认识,我的生母确实已经死在了她跳崖的那年,也是那位保姆的丈夫也就是我们家的管家帮她收殓了尸体,并且告诉了年幼的我真相。”

        “我忍了这么久,终于找到报仇的机会,没想到会被你们破坏掉。”

        他承认了。

        也没什么不好承认的。

        毕竟现在证据确凿。

        至少无论他承不承认,等事后他的dna一验明,什么都能大白。

        白石董事白石洲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所以真的是你——”

        “嗯。”白石少爷冷静点头,“我用机关杀了妈妈,又用毒药杀死了爷爷。”

        “你、你——逆子!”白石董事白石洲气得说不出话来。

        “逆子?”白石少爷轻笑瞥了他一眼,“我只是在为母报仇罢了。”

        他干脆利落地把当年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白石董事白石洲想要捂他的嘴都不行。

        众人看向白石董事的脸色都变了,忍不住议论纷纷。

        白石少爷被带上手铐,被警员带去审讯,而白石先生也没有被放过,警部请他移步谈论当年的事情。

        然而在两人被带走之后,工藤优作却拦住了黑加仑:“还没有结束。”

        毛利:“优作,凶手不是都自首了吗,难道还另有隐情不成?”

        “不,动手的确实是他没错,但是,嗣夫人和这位溪少爷的事情我们还没有处理清楚。”

        工藤了,他才是真正的白石溪。”

        “?”毛利的眼里出现了圈圈。

        “刚才的说辞,只是你诱导白石少爷的说辞吧。”工藤优作看着黑加仑,“你收买了管家,故意用自己的血液弄出了血缘证明给白石少爷,再进行误导,让他杀害了自己的亲生母亲和爷爷……”

        “你有什么证据?”

        “证据在于你们的血缘。”工藤道,“白石少爷不敢验血,是因为他自以为自己不是白石夫人的儿子;而我之所以要让他承认那些,是因为那些事情的确是他做的,如果不逼他自己承认,证据在短时间内还是很难找到的。而他承认了之后,也可以证明一些东西。”

        黑加仑看着工藤?”

        工藤,明明他是白石夫人和白石先生的儿子,究竟是谁误导他让他以为他才是白石溪?”

        “那就是白石溪本人。”

        “也只有你。”


  (https://www.biqudu.com/96086_96086598/92251039.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