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校花的修真强少 > 第429章 女人的第六感

第429章 女人的第六感

  当着任青璇的面儿,杀了许松,这份投名状的分量可不轻!

  在迷魂谷,任青璇一剑刺中了徐天的胸口,差点儿要了徐天的小命儿。现在,徐天又一报还一报,杀了许松。两个人之间的恩怨,算是越积越深了。任青璇又不是傻子,没有证据,但她也坚信这件事情就是徐天干的。她更是暗中放出了狠话,跟徐天势不两立。

  胡杀和黄妃陪着徐天来到了后院儿,见到了陆莲亭。有日子没见了,陆莲亭看上去更是魁梧,胡子拉碴的,很有一种粗犷的气势。他对徐天的表现很满意,大笑道:“哈哈,徐天,我就知道不会看走了眼了。”

  “这都是陆大总管的栽培。”

  “哈哈……”

  陆莲亭大笑着,这一次试炼小队去大沙漠,徐天干得也挺不错,彻底毁掉了天魔教的阴谋。现在,他还有一个任务要徐天去办。

  徐天高声道:“是,我一切都听陆大总管的安排。”

  陆莲亭笑着,将一张纸交给了徐天。之前,他让徐天所做的一切都是在考验他,毕竟,东方求败和任千行之间的恩怨太深了,都想着把对方给铲除掉。这么多年来,双方都在不断地培养着自己的势力,每一个人都得通过一次又一次的考核才行。

  谁知道,这人是不是对方的卧底?所以,他希望徐天也别往心里去。

  这一切果然是跟孙复分析的一样,徐天的心中冷笑,但还是满脸虔诚地道:“没有,我一切都以陆大总管马首是瞻。”

  “哈哈,应该是以东方会长马首是瞻。”

  “是。”

  现在的修者公会,看似是一团和气,实际上是已经到了水火不相容的地步。早晚有一天,东方求败和任千行得撕破脸皮,真刀真枪地对着干。唉,可惜东方求败一心只是想着修炼花间秘典,这让任千行手底下的势力,发展得极其迅速。

  陆莲亭嗤笑了一声,既然不能明着干,那就暗中来好了。南丰董家,就是任家手底下的一个铁杆支持者。这趟,陆莲亭打算派徐天去一趟南丰市,最好是通过商业打压的法子,彻底把南丰董家给搞垮掉。这样,即便任千行和任青璇追查起来,也挑不出任何的毛病来。

  商场如战场!

  现在的陆莲亭,是把和任家的战场转化到了商场。

  徐天高声道:“是,保证完成任务!”

  陆莲亭点点头,又叹惜了一声:“徐天,我知道你跟宇文家族的怨隙很深,但是现在的赵家已经彻底烟消云散了,宇文家族的宇文泰、宇文拓、宇文洪烈、宇文洪都、宇文轩,或者是惨死了,或者是让你给废掉了一身修为,也算是可以了。现在,宇文家族已经投入到了东方会长的旗下,咱们往后就是自己人了,你知道怎么办了吧?”

  哦?这倒是让徐天微微一怔。

  本来,这趟去南丰市,徐天还想着把宇文家族一举给灭掉的。他连宇文家族的天竺夜总会都打探明白了。可现在,既然陆莲亭都这么说了,他又不能不给面子。好吧,只要宇文家族不再找他的麻烦,他保证也不会跟宇文家族过不去。

  陆莲亭大笑道:“哈哈,有你的这句话就行,你忙去吧,千万要提防着任家人对你的报复。”

  “我知道。”

  徐天答应着,和胡杀、黄妃从修者公会中退出来,一起来到了鬼市的酒店。胡杀没什么心眼儿,他是打心底为徐天感到高兴。这回,递交了投名状,往后大家伙儿就是自己人了。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岂不快哉!

  这家伙喝酒跟之前一样,相当霸气,一口气一碗酒。等到两碗酒下肚,他咣当下就趴在了桌子上,睡着了。

  黄妃笑了笑,端起了一杯酒:“徐天,怎么说你也是我们鹰组走出去的人,我希望你走的越高越远。”

  “谢谢黄姐。”

  “干了。”

  两个人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任千行是一个忍辱负重的人,这么多年来,手底下又不少能人异士,更是拉拢了不少外隐门。据说,在内隐门还有他的势力。现在,徐天当了这么一个出头鸟,就怕任千行和任青璇不会放过他。不管是走到哪一步,她都支持徐天。

  难道说,她看出什么来了?女人都是敏感的动物,徐天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里露出了破绽。这种事情,他不会问,黄妃自然也不会说。不过,黄妃似若无意地问了一句,他真的跟顾朝夕在床上亲热么。

  上次在甘州市,徐天和黄妃躺在一张床上,他修炼了一宿,黄妃就靠在他的身上躺了一宿,两个人什么都没有发生。不过,黄妃感受到了他的身上有着一种异样的气息,让她为之着迷。要不然,在罗烈问起来,她就不会帮着徐天打掩护了。

  这次在碧海园林别墅小区,等到任青璇再次闯进了房间中,徐天有些气恼,从床上跳了起来。是,他的身上什么都没有穿,下身的反应更是极其强烈。可是,那又怎么样?这样能吓到任青璇,却没法儿吓到老油条的黄妃。

  黄妃一眼就看出来了,他的那玩意儿上面挺干净的,没有任何的污秽。这说明什么?他和顾朝夕分明就是在演戏,什么都没有干。

  “你不要怕……”黄妃又喝了一口酒,脸蛋儿红润润的,娇艳欲滴,轻声道:“对于任千行和东方求败之间的恩怨,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只要过好我自己的就行了。徐天,你能答应我一件事情吗?”

  “什么事情?”徐天的心中暗暗叫苦,没想到这个女人的心思这么敏感、细腻。

  “今天晚上你陪陪我,我喜欢你身上的味道。”

  “好。”

  唉,他能不答应吗?万一,把这个女人给惹毛了,她把他的事情都说给陆莲亭,他就麻烦大了。偏偏,他又没法儿对她下狠手,就只能是乖乖地跟着她走了。这是在鬼市中,自然是不用担心会有人伤害了胡杀,两个人就在鬼市的宾馆中开了个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