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力使的恋人不对劲 > 第1章 Episode1初见

第1章 Episode1初见


传闻,彼岸世间分为天国与地狱,地狱又分为【八大地狱】和【八寒地狱】,更细分为二百七十二部署。

        战后世界人口爆炸、恶灵徘徊,黄泉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混乱。因此,除了当时渴望的擅长冷静善后的幕后人物外,还有一群接引之人。

        他们来往于现世与黄泉之间,接漂泊之魂归去,引迷惘之灵回家,被世人称为——

        鬼差。

        中原中也初次遇见妻子的时候,是在飞机上。

        当时正是龙头战争一年之后,明面上portmafia获得了胜利,吞下了足足五千亿的黑钱,坐稳了关东地区的霸主地位。

        实际上,在私底下,森鸥外已经窘迫到把一个子儿掰成两瓣来花。

        如果不是为了维持组织的脸面,他甚至恨不得把某些华而不实的轿车也一起卖了。

        “钱还是不够用啊。”

        森鸥外看着账面上的流动资金,心酸地摸了摸脑袋上的发际线。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最近,他总觉得自己的发际线后移了许多。

        “不是错觉哦林太郎。”

        坐在沙发上开小茶会的金发异能无情开口,戳破了某位黑发首领的侥幸幻影,

        “认清现实吧,你已经是个秃头大叔了,还是没人要的单身狗大叔。”

        “爱丽丝酱!”

        金发异能的话利剑般插入森鸥外的心脏,黑发首领当即一蹶不振地趴在桌子上,被打击得只剩下一口气。

        portmafia,这个盘踞于横滨的偌大组织,就像是个结构精密庞大的机器。

        一旦运转起来,前线、后勤、医疗、武装、外联,每个部分都是吞金的巨兽,每分每秒都在消耗着大量金钱与资源。

        为了能够填补下先代遗留下的财政空洞,继卖掉某几条完全没用的航线之后,某个整天乐忠于自鲨摸鱼的绷带干部,也被抓了起来,到处坑蒙拐骗、咳不对,是收编那些被遗留下的可怜组织。

        全面实现彼此联合,共同进步的伟大目标。

        基于此,中原干部候选,出差归来自然不可能再有专机专线的待遇,最多给个头等舱将就一下。

        这还是干部候选的待遇,剩下的普通外勤人员,全都老老实实坐转机去。

        用某个屑首领的话来说就是——

        “嗨呀,反正都是回老家,又不需要在外人面前撑门面,能省一点是一点,身为组织的一员,就该主动为组织着想,节省每一分经费!”

        当然,森屑首领不可能真这么说,但实际意思也跟这差不离。

        中原中也:……算了,反正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对某些享受本就持着可有可无态度的中也君,当即拎着行李坐上了返回横滨的民航。

        既然是和普通人一起坐飞机,赭发少年还很配合的换了身不那么高调的常服,可以说为整日黑西装,凶神恶煞的下属起到了优秀的带头作用。

        恩,很好。

        赭发少年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满意点头,意气风发,独留下一群下属望着他潇洒离去的背影,欲言又止。

        “额……你们有谁提醒过中原准干部吗,他那身可能和低调半点也不沾边。”

        反而更高调了。

        ——白色和红色的内衬,搭上短皮夹克,配上腰间叮叮当当的腰带挂链,看着是不像黑手党了,但却充满了街头不良的味道。

        要是再搭一把吉他,妥妥的地下乐团叛逆主唱。

        “诶?不是你说吗?”

        “什么我说?这种事情当然是你这个老成员说啊!”

        “嘿,你这年轻人怎么这么不着调,知道什么叫职场前辈吗?”

        ……

        恩,现在看起来,确实是没人提醒过中原准干部着装问题。

        不过没关系,问题不大。

        只要脸好,穿什么都无所畏惧!

        加油,中原先生!

        下属一号站在外围,默默为远去的上司呐喊。

        【——“欢迎乘坐天空日本航空公司航班,预定于6点05分的864班机即将起飞……”】

        【——“请拿好登机牌对号入座,如果您找不到自己的位置,可以咨询附近的乘务人员,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weleto……”】

        乘务员甜美专业的播报声在机舱内回响

        或许是因为最早一班航班的关系,这班从函馆飞往羽田机场的乘客并不多,很多位置都空着,经济舱也没有坐满。

        中原中也大致扫了一眼,加上头等舱的乘客,整个飞机也就稀稀拉拉四十八人。

        而其中几个,很明显属于一个小型旅行团。

        现在居然还有人敢到横滨旅行?

        赭发少年有点意外地看了眼聚在一起的团体,眼神在触及某几个中年人身上的衣物时,中原中也的目光微微一顿。

        那群男人穿着疑似某个足球队伍的纪念t恤,聚在一起兴奋地讨论着什么,看口型好像是——

        足球……世界杯——

        还不等中原中也细想,一个柔和的女声在他身后响起。

        “不好意思先生,请您尽快就坐,以免为后方登机的乘客带来不便。”

        乘务长恭敬地低头说道。

        中原中也循声回头,这才发现自己在过道停留了太长时间,背后已经排起了一串长队。

        “哦,抱歉。”

        中原中也见状收回了视线,随口应了声,走到自己的位置上。

        等到坐下后,中原中也才意识到,自己身边的位子上竟然还坐着一位少女。

        少女很年轻,看着不过十六七岁的年纪,泛着光泽的酒红长发单边扎起,露出白皙清瘦的侧脸和脖颈,看上去像是正与什么人通话。

        她的右耳塞着耳机,一边倾听,手里握着铅笔在记事本上写写画画。

        出于构思的原因,少女偶尔抬起手指,用指腹轻轻点着脸颊或卷着耳边的碎发。

        窗外的阳光照入,落在女孩微微抖动的眼睫上。

        或许是察觉到了有人在看自己,红发少女抬起眼,睫羽上挑,侧头望来,一双祖母绿的瞳眸就这样暴露在淬金的日光之下,瞳心剔透如宝石,如寒星生辉。

        中原中也微微一怔。

        这样引人注意的外貌,但少女的存在感却低得可怕。

        如果不是中原中也的感官足够敏锐,又恰好坐在旁边,可能都意识不到,这里还有一个大活人戳在这里。

        【唔?你好?】

        红发少女眨了眨双眼,略显疑惑地看着中原中也。

        她微微歪头,仿佛是在问有什么事。

        呃……这就有点尴尬了。

        总不可能说,我觉得你的存在感和外貌不成正比,所以多观察了一会儿吧。

        太失礼了!

        不涉及职业,本质上还是个好少年的中原中也顿时尬住了。

        他在对方询问的目光中僵持了一会儿,突然灵感一闪,轻轻咳了一声后,用手指点了点自己的耳朵。

        仿佛只是为了提醒对方,飞机要起飞了,尽早关闭通讯设施。

        【哦!】

        果然,少女露出了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

        她先是对中原中也友好的点了点头,然后收回了视线。

        呼,糊弄过去了。

        中原中也内心松了口气,然而还没等他转过头,一盒打开了的薄荷润喉糖,就突然递到了他的眼皮子底下。

        “……”

        中原中也瞧了棕红色的糖果一眼,默默抬头看向少女。

        拿着糖盒的红发少女对着中原中也一竖大拇指,露出一口整齐的大白牙。

        【放心,这是特制超强版本,一颗见效,对嗓子很好!】

        红发少女无声做了个口型,又将糖盒热情地往中原中也的方向递了递,笑得仿佛是个推销自家农场品的淳朴果农。

        不,我不是喉咙疼跟你要润喉糖啊!

        中原中也一哽。

        这一刻,赭发准干部终于体会了到了,传说中的骑虎难下,撒一个谎言就要用一百个谎言的奇妙感觉。

        问,是当一个厚脸皮跟陌生人讨糖的憨憨?还是承认自己是个盯着女孩子看的变态?

        这是个很严肃的问题。

        不过短短数秒,年轻的重力使少年大脑疯狂运转,脑内小剧场从宇宙大爆炸,一路延伸至被某个无良搭档指着鼻子嘲笑,刊载最新一期的《这周也不服输》杂志……

        绝、对、不、行!

        正所谓,人活在世,面子才是最重要的!

        中原中也少年深吸了口气。

        在某种不可言说的压力下,中原中也竭力抵御着羞耻心,板着脸颤抖地伸出手。

        赭发少年佯装如常地捻起一颗润喉糖,而后在少女殷切的目光下,缓缓放进嘴里。

        ……这绝对是中原中也平生吃过最夸张的润喉糖。

        糖衣刚接触舌尖,还没等嘴巴完全合上,一股霸道的清凉就在口腔内瞬间散开。

        伴随着一声诡异的“哦嘎”的幻听,提神的滋味刹那窜入咽喉,直冲天灵盖。

        别说是润喉了,现在中原中也觉得自己的脑子都快跟着‘着凉’了?

        【怎么样?感觉好点了吗?】

        红发少女做着口型,无声地问道。

        中原中也,中原中也伸出手,僵硬地比了个大拇指。

        少女眯起眼,与有荣焉地笑了起来,那得意劲儿,也不知道在骄傲什么。

        看中原中也似乎很喜欢自家的超强劲金鱼草润喉糖,红发少女索性将剩下的整盒盖好,往对方的手里一塞,大方地摆了摆手,

        【送给你啦少年,别客气,我还带了很多!】

        终于堕落到跟陌生人要糖的程度了呢,厚脸皮鬼中原中也准干部。

        中原中也:“……”

        赭发少年瞅着手里的糖盒欲言又止,止言又欲,想了一想,最后还是默默接了下来。

        红发少女笑了笑,转头继续和电话那头小声说话,徒留某位准干部少年,在一旁耳朵发红地捂着脸,陷入了深深的羞耻与反省中。

        ……不对!他怎么就这么毫无戒备地,吃下了来历不明的人的东西?!

        万一有毒——

        沉浸在羞耻情绪中的中原中也脸色一凛,终于后知后觉过来,但不过三秒,又垮下肩膀,接受了现实。

        算了,吃都吃了,这不是没事吗?

        中原中也面无表情,内心毫无波澜,只想将时间倒流,把数分钟以前盯着小姑娘看的自己掐死。

        与此同时,“叮”的一声,机舱内响起了提示关闭电子设备的语音。

        播放安全须知的小屏幕缓缓收起,准备就绪的工作人员开始逐一确认最后的起飞情况。

        头等舱的拉帘自动合上,将后方乘客的细碎讨论声隔绝开来。

        机舱内顿时安静了下来,就在此时,一句压低的声音随着红发少女的通话,飘进了中原中也的耳中,如晴天骤响——

        “portmafia……交易?”

        中原中也的神情一动,他缓缓转头,看向了身边的女孩。


  (https://www.biqudu.com/89304_89304772/93211507.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