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力使的恋人不对劲 > 第4章 Episode4告诉我吧,中原老师

第4章 Episode4告诉我吧,中原老师


活了十七年,中原准干部上过天、呆过实验室、打过小怪兽,还有一个整日自鲨的垃圾搭档。

        他以为自己的阅历已经足够丰富,没有什么没见识过的了。

        但此刻,中原中也瞅着面前这个双手合十,瞳眸晶莹闪亮的红发少女,第一回感觉到,自己还是太年轻了——

        至少被当成警校生,取材mafia漫画素材这种事……他还真没经历过。

        赭发少年微微后仰着身体,被三子热情希冀的眼神看得头皮发麻。

        如果不是条件不允许,中原准干部少年甚至想打破窗户,直接从三万五千英尺的高空往下跳,拔腿就跑。

        “就——”中原中也张口,聪明的小脑袋疯狂转动。

        “恩恩,就?”红发少女嘴巴弯成v形,充满期待地看着中原中也。

        就——就什么东西啊!

        他总不可能真的和“一般市民”普及黑手党的工作内容、日常拷问,顺便再透露对待叛徒的处理方式吧?!

        中原中也内心抓狂,脑后汗水直冒。

        就在年轻的重力使少年即将穷途末路,真的考虑跳窗而逃时,他的目光落在少女的记事本上,一扫而过,在看到某处内容时,突然灵光一现。

        “咳。”

        赭发少年干咳一声,伸出戴着黑色手套的修长手指,在记事本上轻轻一点,

        “总而言之,先把这个搞笑似的‘好人’属性去掉吧。”

        “好人?”

        少女剔透的目光从中原中也的脸上移开,跟着落到了摊开的笔记页面上,

        “……是不合适吗?”

        “这不需要怀疑吧。”

        中原中也低垂着眼,钴蓝色的双瞳淡漠地看着页面上,双手抱着感谢锦旗的金发手绘小人。

        他叙述的语气平静而水,落在少女的耳中,却带着一股像是警告又像是劝解的意味,

        “黑手党可不是什么好货色,他们手染鲜血,无视人民,每个人脚下都踩着成堆的尸体。从法律意义上来说,都是一群足以枪·毙百次的罪恶份子。”

        “别把他们美化了,用‘好人’去形容他们,才是对好人最大的侮辱。”

        赭发少年的话,让原本轻松的空气变得有点压抑。

        三子抬起头,祖母绿的双瞳静静注视着少年。

        她的表情跟着严肃起来,受教般认真地点头:“原来如此,是我太不严谨了。”

        红发少女食指曲起,抵在唇上,思考着开口,

        “确实,现在的设定有过分美化黑手党的嫌疑,一个不好,很可能会让心智不成熟的小孩,产生错误的向往。”

        “果然应该更慎重的表现出残酷一面才行!”

        三子说着猛得挺直了背,对中原中也感谢一低头,“谢谢你中原少年!我学习到了很多!”

        可能是没想到少女会是这么郑重的反应,被致谢的中原中也吓到般肩膀微微一抖,他注视着红发少女头顶的发旋,有点不太自然地转开眼,

        “……哦,你知道就行了,不用这么客气。”

        红发少女用力摆手,神情认真,

        “不,多亏了中原老师,我才醒悟了过来,没有让作品走上歧路,这份恩情,我会一直记到下地狱的!”

        中原中也:“……”

        称呼变得更奇怪了!

        还有记到下地狱是什么?这真的不是最新的诅咒吗!

        中原中也看着少女脸上好不作假的真诚表情,表情难以言喻。

        “咳,所以呢,你打算放弃mafia的题材了?”

        赭发少年决定转移话题。

        “不,真正的漫画家,是不会被区区的现实打败的!”

        三子充满斗志地握拳,“堵上全部的实力,这次我绝对会让这本大卖!”

        这还真是朴素又真实的理由啊。

        中原中也看着三子,一时竟然不知道该称赞少女出色的职业素养,还是对作品世俗毫不掩饰的渴求。

        像是看出了赭发少年的腹诽,三子叹了口气,补充道,

        “诶没有办法,毕竟澳大利亚的野生考拉实在是太贵了,不努力一点的话,买不起啊。”

        哦,原来是想买考拉。

        ……等等,考拉?!

        中原中也猛得瞪大了眼睛,震惊地看着少女,一度怀疑自己听错了。

        “中原老师你没有听错哦,确实是考拉。”

        三子略显苦恼地抓了抓头发,

        “我的养父一直很想去澳大利亚旅行,抱一抱考拉,但是因为工作的关系,没办法请到假,我就想趁着他生日到来以前,攒钱买一只送给他。”

        “但是——”

        红发少女说着,精致的小脸突然一垮,露出了极度痛苦的表情,

        “但是野生的考拉,真的太贵了!”

        中原中也:“……不,我觉得这不是价格的问题,家养濒危物种是违法的吧?”

        三子露出了被雷劈的表情:“诶?可是我愿意花钱买哦?这样也不行吗?!”

        “不行,没有商家会卖给你的。”中原中也冷漠脸。

        怎、怎会如此!

        红发少女双手捂脸,大受打击。

        等一下……

        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三子两眼一亮,望向中原中也,

        “中原老师,请问portmafia卖考拉吗?我听说黑手党经常走私枪械武器,那考拉的话,应该是轻而易举吧,对吧?”

        居然想让黑手党给你走私濒危物种?

        你是什么小机灵鬼?!

        中原中也一言难尽地看着少女,想也不想地拒绝:“不,我、咳,他们不接私单。”

        “我可以出市价的双倍!”

        中原中也严肃脸:“不行,考拉是濒危物种,黑手党不做违法乱纪的生意。”

        讲个笑话,有一天,黑手党中原准干部,告诉别人,黑手党不违法生意。

        “……呜,可恶的黑手党!”

        红发少女垂头丧气地往小桌板上一趴,整个人变成失去灵魂的灰色。

        大概是少女石膏似褪色的场面过于可怜,某位港·黑准干部出于良心的谴责,再一次艰难地将三子的注意力拉回到了正题上。

        “……不说这个,漫画你想好要怎么办了吗?”

        中原中也揉着额头,语气有点疲惫。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才是负责漫画编辑的那一方。

        “哦,说到这个!”

        提起最关心的主业,三子立即支棱起来,暂时把被黑手党拒绝接单(?)的沮丧抛在脑后。

        红发少女直起身,信心满满地把笔记翻到前一页,

        “多亏了中原老师,我已经想好了怎么表现mafia的残酷了!”

        “你确定?我记得你说过pta(家长教师联合会)限制,不能有血和枪的?”中原中也提醒道。

        “当然,绝对没问题!”

        三子一拍胸脯说道,

        “就像中原老师说的,黑手党不是好货色,那么推而极之,组织内必然充满了许多糟糕的内斗,欺诈、背叛、无视人情,利益至上。”

        中原中也:“……”

        虽然这么说也没有错,但这个复杂的心情是怎么回事?

        “所以呢?”赭发少年心情复杂地问道。

        “所以,我决定增加一个经典的情节,侧面佐证这一点!”

        红发少女握着笔掷地有声地说道。

        没有流血和子弹,又是经典的情节?

        中原中也挑起眉,承认有点好奇。

        于是,在现役黑手党中原准干部地注视下,菜鸟漫画家三子老师,雄赳赳气昂昂地提笔,在画着干部a的人设页面上,写下一行简述——

        “天下无不散的宴席,就在组织转型的关键时期,干部a叛逃,加入了警察阵营!来自熟知组织秘密的高层背叛,组织陷入绝地绝命大危机!”

        “怎么样中原老师,是不是有残酷感了!”

        三子举着笔记本,求赞美地看着中原中也。

        叛逃?那个太宰?

        呵,他怀疑就算全港·黑都去考警校了,那条青鲭都不会主动挪半步。

        赭发少年像是不认识文字似的,仔细盯着那段简述看了许久,才在三子期待的目光里,尽量温和地,缓缓开口,

        “你不是说……那个干部a,在黑暗的组织里追、追求光吗,突然叛逃,有点不符合逻辑。”

        说到“追求光”时,中原中也痛苦的卡顿了一下,几乎是忍着全身的鸡皮疙瘩,艰难的从牙缝里挤出这么一句。

        太宰治,追求光。

        中原中也忍不住呼吸一窒,拒绝去思索对应的场面。

        “原来如此,是缺少一个强有力的理由吗?”

        三子思索着转了转手里的铅笔。

        没有相关从业经验的红发少女,理所当然地陷入了剧情卡顿点。

        在苦思无果后,三子决定向专业人士请教。

        “如果中原老师是这个干部a的话,会因为什么原因叛逃组织呢?”

        中原中也:“……”

        好极了,继‘黑手党都有什么通用规则外’,又一个死亡问题。

        然而这一次,赭发准干部成长了!

        他的内心毫无波澜,没有生出从跳窗户逃生的想法,甚至自然而然地顺着红发少女的思路,说道,

        “——如果是一年前的我的话,”

        赭发少年缓缓开口,像是陷入了某种回忆一般,用稍微怀念的语气说道,

        “应该是在,发现组织首长的理念与行动,和自己所想的相违背的时候吧。”

        这一点是真的。

        尽管中原中也从未与他人说过。

        在他十六岁刚刚加入portmafia的时候,他还只是后生组的一员,负责暗线中关于宝石的交易。

        无数价值连城的闪耀之石从中原中也的手中经过,这是一条浸透了财富、名利以及鲜血的运输线。

        可笑的是,那时候武力出众,以一当百的中原中也,甚至被他人称为“宝石王”。

        每一天,每一秒。

        看着线路上哀嚎和死去的人,尚且未成熟的“宝石王”渐渐地对森鸥外的行径产生了怀疑。

        这个人,是否真如同当时所见的那样,值得追求。

        【“——所谓首长,他是整个组织的统领,同时也只组织的奴隶,为了组织的存亡与利益,必须心甘情愿委身于万般污秽之中,培养部下并安排在最适合的位置,若有必要,用完就丢。”】

        森鸥外那时的答案还犹如在耳,中原中也对上述回答并不感到意外。

        但真正打动他的,却是森鸥外接下来的话——

        【“只要为了组织,再惨无人道的事也乐意去做……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个组织,也是为了保护这座我所珍爱的城市。”】

        如果是这样的觉悟的话,那确实是他所欠缺的东西。

        因此,在十五岁时,羊之王中原中也向森鸥外献上了忠诚。

        但是十六岁时,见识了portmafia更加底层、更加真实的运作之后,身处后生组的中原中也,不可避免的对森鸥外是否依然坚持着的信念产生了质疑。

        但寡言的少年没有声张,他如同一头年幼的夜枭,沉默地注视着首长所言所行,暗自评估。

        那时候的中原中也比现在更加稚嫩。

        森鸥外是否察觉到了这一点未可知,但是作为搭档的太宰治,必定看出了这一点。

        所以才有了之后类似挑衅的劝告。

        但是无论如何,最后中原中也的疑虑也随着魏尔伦出现,他开启了【荒霸吐】力量而随之消散。

        在那之后,中原中也在森鸥外的帮助下,隔着一条街,见到了未曾谋面的生身父母。

        【“不去打招呼吗?”】

        彼时,森鸥外在电话中问道。

        而那时候,中原中也的回答是什么?

        ——【“不用了,从今往后,港黑就是我的家。”】

        这就是十六岁,中原中也的回答。

        大抵是从那一刻开始,中原中也才真正认可了portmafia,成为了组织的重力使。

        至于森鸥外,对此当然心知肚明。

        这本该是深埋在中原中也心中的秘密,但是很奇特的,他竟然在一艘客机上,自然而然地对一个刚认识不过数分钟的陌生少女脱口而出。

        意识到这一点的赭发少年脑中迅速闪过警惕。

        但当他对上红发少女认真倾听的神情,与澄澈的视线时,又突然觉得没有戒备的必要。

        并不是什么大事,况且,如果有害的话——

        中原中也垂下眼,隐晦的杀机在钴蓝的瞳孔中一闪而过。

        “原来是这样的理由吗?”

        三子没有在意空气里一瞬的冰凉。

        她微微侧着头,倾听的面容专注而无害,少女沉浸于少年所给予的答案中,似乎从里头窥见了某种珍贵的信念与意志。

        红发少女注视着中原中也,那双祖母绿的眼瞳眸光清亮。

        她忍不住勾起嘴角,眼底浮现出纯粹而满足的笑意,

        “中原老师,您真是个值得敬佩的人呢。用漫画设定形容的话,是堪比圣殿骑士长的存在哦!”

        “……什?!”

        这又是什么奇怪的比喻。

        中原中也被三子的话不小心呛到。

        他莫名地看着少女,露出了“你的脑回路是不是有问题”的眼神。

        “哈哈哈。”

        三子摸着后脑勺笑得一脸天然,完全不在意赭发少年失礼的眼神。

        “恩,中原老师的答案很有参考价值呢,我知道干部a叛逃的理由是什么了!”

        三子举着笔,漂亮的翡翠双瞳闪烁着专注而热情的光芒。

        这是只有在创作者眼中,才能看到的明亮与热忱。

        “哦?你这么说,我倒是有点很期待。”

        中原中也盯着少女神采奕奕地眼神,顺势说道。

        “等着看吧!”

        三子嘴角噙着自信的笑容,墨色的铅笔在她的指尖转出一个流畅的圆弧,在纸上写下——

        【“干部a叛逃的理由——因为组织的首领——”】

        【“不爱吃拉面。”】

        ……

        …………

        “???”

        “哈????——!!!”

        头等舱中,中原中也脸上的表情僵住,发出了极大的声音。

        这就是这家伙,参考了他回答的理由?!


  (https://www.biqudu.com/89304_89304772/93211504.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