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力使的恋人不对劲 > 第8章 Episode8幽灵航班

第8章 Episode8幽灵航班


遵循世间法律与普世道德生存的普通人,很难想象边缘之人的生活。

        就像每个赌场,总有千万种对付欠债赌棍的方法一样,横滨portmafia所属的赌场,自然也有他们自己的手段。

        当然,电影里那些动辄就断手砍腿的做法,早已经被时代抛弃了。

        毕竟就算是无药可救的赌徒,好歹还有劳动力廉价这个优点——如果连这点唯一“完整”的性能都破坏,那才是最大的浪费。

        “被害人的生前的小指骨曾受过粉碎重创,从伤口愈合的程度来看,初步猜测是由钝器造成的,时间至少超过半年以上。”

        工藤优作尸检知识有限,如果换成专业的法医,应该能得到更多的信息。

        但这些也就足够了。

        从一开始,侦探小说家就对死者小田英明尾指上的旧伤抱有疑问。

        那看上去可不像是因为意外或者事故所导致的,反倒更接近有人故意为之。

        一个隐约的念头在工藤优作的脑中一闪而过,但缺少证据,直到他看到了三字画稿上的场景,才肯定了自己的猜想。

        横滨、赌场、粉碎骨折的小指。

        种种线索都指向了一处,真相已经呼之欲出。

        “中原君,有件事,想向你确认一下。”

        工藤优作看向赭发少年。

        “哦,巧了,我这边正好也有想知道的情报。”

        中原中也挑起眉,语气中不小心透露出属于黑手党的桀骜与跋扈气势。

        赭发少年单手将画稿合上,刚往工藤优作的方向走了两步,突然想起什么侧过头,果然看见某个红发少女两眼亮晶晶地跟在旁边,一副‘什么情报,让我也听听’的模样。

        不过这次,中原中也可没那么好说话。

        他一把将画稿本塞回少女手里,顺势将人往旁边赶了赶:“老实一旁呆着,别捣乱。”

        “诶?!”

        没想到自己会被排除在外,三子大受打击地睁大了双眼,

        “中原老师,我可是你可爱的助手哦,说好的素材时间呢,禁止过河拆桥!”

        “没人和你说好这个。”赭发准干部表情冷酷。

        另一边,某个小朋友也得到了相同的待遇。

        “爸爸!你们要说什么,我也要听!”

        工藤小朋友不死心的想去扒拉父亲的裤腿,可惜工藤优作一个灵活走位,熟练地避开了儿子的小手段。

        高大的黑发男人弯腰,卡着男孩的胳肢窝将儿子提起来,放到红发少女的身边,

        “乖,新一你还小,还不适合知道,去和姐姐玩一会儿,很快就能知道真相了。”

        工藤新一:“爸爸!”

        三子:“中原老师!”

        两只一大一小跟被监护人丢掉的小动物似的,不可置信地瞪着工藤优作和中原中也的背影。

        他们想要偷摸地跟上去,却碍于监护人(?)威严的眼神,只能苦兮兮地蹲在了原地,表情凄苦得跟被踹了一脚的狗子似的。

        “呜……”

        “可恶!”

        少女与男孩彼此对视一眼,双双发出了不甘的呜咽声。

        大概是两人的神情实在是又可怜又好笑,在场的不少旅行团成员没忍住笑出了声。

        更有一对上了年纪的老夫妇跟看孙子孙女似的,眼神慈祥地往他们的手里各塞了一把糖果。

        自诩已经不是小鬼的工藤新一:“……”

        倒是拿到糖的三子怔住了,她愣愣地抬头看了老夫妇一会儿,而后竟然真的乖巧低头剥开一颗糖果,塞进嘴巴里,露出被投喂的幸福表情。

        工藤新一小朋友半月眼:“……喂!”

        这家伙其实真的只有五岁吧!

        虽然有点嫌弃,但本质上是个好孩子的工藤新一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在老人笑眯眯的注视下,随手剥开一颗糖丢进嘴巴,剩余的尽数揣进卫衣口袋里。

        “喂,小鬼。”红发少女突然开口。

        “什么?”

        工藤新一小朋友咬着糖果,蹲在三子身边随口答道。

        他没有转头看三子,这会儿,工藤小侦探正大睁着圆溜溜的双眼,全神贯注地盯着父亲与赭发少年,试图通过口型猜测两人对话的内容。

        航班……事故……?

        咦?怎么不是凶手?

        可恶,完全猜不出在聊什么。

        工藤新一满脸疑惑,烦躁地抓了抓脑袋上的头毛。

        三子没有在意黑发男孩的走神,她同样望着交谈中的中原中也与工藤优作,祖母绿的瞳眸闪过一抹亮光,

        “一会儿,记得牢牢抓住你父亲的手。”

        工藤新一头上冒出一排问号:“啊?”

        与此同时,中原中也与工藤优作处

        “工藤先生,如果你是想问小田英明的情况的话,我只能告诉你,那确实是我们赌场的手笔,但是很可惜,他还轮不到我们出手。”

        像是看穿了小说家想要问什么,中原中也不废话,直接将答案摆了出来。

        任何赌场都一套对付赌棍的方法,portmafia也不例外。

        相比起先代时期的血腥,他们现在的做法就显得“和善”得多——

        不过是敲碎尾指的骨头而已。

        想要拖延的时间,那就留下小指的骨头。

        第一次是小拇指,第二次是无名指。

        人有十根手指,这群赌红了眼的废人,有十根手指的时间,筹集欠下的赌债。

        乍看之下,这样的手段似乎有过分温和的嫌疑,但从实行后所收到的各赌场的报告来看,坏账的比例竟然降低了不少。

        只能说,不愧是太宰治。

        轻而易举地解决了困扰赌场最大的问题。

        当然,这些并不是中原中也在意的话题。

        比起真相、凶手这种东西,现在,他更关心其他的事情,比如——

        这架飞机。

        从登上航班后,中原中也就隐隐约约感觉有哪里说不出的违和感。

        先不提形同虚设的空乘服务,他与那个叫三子的少女讨论“剧情设定”的声音可不小,更别说其中频繁出现的诸如“黑手党”“组织”之类的词汇。

        一般人早该显露出不安,或是投来费解的眼神。

        然而整个头等舱的乘客,仿佛集体耳聋了一样,对此充耳不闻。

        不对劲。

        赭发少年眯起眼,不动声色地将试探的结果按下。

        他原本打算从红发少女身上下手,但既然日本有名的侦探小说家在这,那自然不需要其他选择。

        “原来如此,是赌场吗。”

        工藤优作闻言,脸上闪过一丝明悟。

        最后关于动机的疑点也解开了,但这样的真相,却未免太过可悲了,尤其是还发生在这架飞机上。

        想到这,小说家忍不住叹了口气,他看了眼表情冷然的赭发少年,按照约定说出了他的推理,

        “中原君,你还记得飞机起飞时,广播的内容吗?”

        “广播?”

        中原中也精致的眉头皱起,就像瑰丽的名画折起不该有的褶皱,“我没有在意,隐约记得好像是天空日本航空,864航班,有什么问题?”

        “也难怪中原君你不知道。”

        skf864航班,曾经一度占据了日本所有新闻报纸的头版。

        这架飞机五年前遭遇未知事故,与航空指挥中心失联,自函馆起飞后,就再也没有降落,被人们称为‘消失的幽灵航班’。

        工藤优作看着眼前这个年龄最多十七岁的少年,于对方逐渐睁大的双眼中,苦笑地说道,

        “没错,就像中原君想的那样,我们似乎登上了传说中的幽灵航班。”

        ……

        …………

        中原中也的大脑空白了一瞬。

        他像是没有理解男人的话,钴蓝色的双目紧盯着工藤优作的。

        周围的空气仿佛安静了下来,无数可疑的细节在他的眼前剧目般一帧帧划过,最后定格在了他登机时,见到的几个中年男人。

        当时他只觉得他们身上的t恤眼熟,没有细想。

        现在想来,那是五年前,世界杯决赛在横滨国际体育场举办时推出的水手队文化衫。

        中原中也对这个有印象,还是因为当时【羊】里,有几个喜欢足球的孩子,私下合伙凑了一笔钱,从球迷手里买来,在基地里炫耀了很久。

        原来,提示早就在他眼前。


  (https://www.biqudu.com/89304_89304772/93211500.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