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力使的恋人不对劲 > 第9章 Episode9猜测的真相

第9章 Episode9猜测的真相


2002年,8月2日清晨6点05分,skf864顺利从函馆国际机场起飞。

        在航站楼的记录中,那日天气晴朗,连凌晨的积雨云都消散了干净,是再适合起飞不过的天气。

        然而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在飞机爬升至三万七千英尺时,空中交通管制中心在与skf864的连接通讯中,听见驾驶室内传出一声尖叫。

        而后无论主控台如何呼叫,都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异常出现的第十分钟,他们发现飞机转向了南方。

        此后,主控台再没有接收到飞机的气压高度信息,skf864就这样从航空管制中心的监控器下消失了。

        没有人知道864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它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历时一星期搜寻,航空应急救援队一无所获。

        skf864到底在哪儿?

        它是坠落了吗?还是依然在天上?

        网络上众说纷纭,直到2006年,航班失踪的第四年,官方终于判定skf864人员死亡。

        罹难人数包括四十四名乘客,八名机组成员在内,一共五十二人。

        “……四十四人?”

        skf864航班内,中原中也皱起眉,意识到哪里不对劲。

        在登机时,出于职业的谨慎习惯,他大概估算过机舱内的人数,加上三子以及工藤父子,应该是四十八人才对。

        “很明显,我们是误入的那部分。”工藤优作神情有点紧绷。

        而且整整五年过去了,没有哪个人类,能在物资有限的情况下,在高空铁鸟里存活这么久。

        这也就意味着,除了他们四人之外,这班飞机上的人极有可能都是——

        “幽灵?!”

        中原中也与工藤优作面面相觑,皆从对方的眼神里看到了荒诞。

        这完全已经是都市传闻级别的程度了。

        换做一日前,有人告诉赭发少年,他会和一干死人坐飞机,中原中也绝对会先把说这话的家伙狗头打爆。

        先不提机上乘客与常人无异的外表,这个本该不存在的民航客机,究竟是怎么停在机场不被发现的?

        航站楼的监测呢?机场地勤呢?

        但他们乘坐skf864的事实又摆在眼前。

        赭发少年努力回忆登机时的情景,确信没有任何异常。

        比起“幽灵航班”这样过于离奇的说法,中原中也更倾向于另一种可能——

        这是某个类似幻境的异能力者所为。

        至于目的。

        赭发少年抬眼,看向面前的这位知名的侦探小说家,面色冷凝。

        无论是针对港·黑的阴谋,还是冲着工藤优作来的,都不可能是单纯的恶作剧那么简单。

        工藤优作的想法与中原中也一致,也正因此,才有了此刻看似交换情报,实则是合作的一幕。

        “有点意思——”

        中原中也缓缓扯起嘴角,钴蓝色的瞳眸透露出一丝属于黑暗的危险。

        那是黑手党在受到挑衅与冒犯之后,必定回之以百倍的报复。

        工藤优作瞥了眼怒气的年轻黑手党,没有说话。

        他已经不是初出茅庐的年轻人了,自然知道世界不是非黑即白。很多时候,在阳光照不到的背面,总有一套自己运行的规则。

        无论幕后的卑劣之人出于何种目的,在他将portmafia扯入其中时,下场就已经注定。

        这样看起来,很难说到底是谁更倒霉。

        小说家有点不合时宜的想到。

        他侧过头,关心的视线穿过乘客,落到小儿子的身上。

        此时的小新一显然不知道他们即将面对的是何种处境。

        黑发男孩正端着一张婴儿肥的小脸,一本正经地观察着尸体,学着父亲的模样,询问周边的乘客寻找真相。

        旅行团的旅客们倒也心大,居然就这么笑眯眯地配合小孩的侦探游戏。

        这样不合常理到了极点的反应,也就十岁的工藤小朋友没察觉出不对劲,被哄得一愣一愣的。

        还有得磨练啊,新一。

        某位老父亲忍不住微笑。

        中原中也和工藤优作都不是沉溺于恐慌不敢向前的人,尤其是赭发少年,作风大胆却心细,在确定了大致情报后,两人很快敲定了应对的计划,那就是――

        按兵不动,照着对方的剧本走。

        难得幕后之人为他们搭建了这样华丽的“空中推理舞台”,不好好大闹一番的话,实在有愧于主人的“热心招待”。

        很显然,两人都理所当然的将三子和工藤小朋友排除在了计划外。

        工藤小朋友不必说,他们总不能指望还没大腿高的小学生去战斗,至于某个红发少女——

        “你在干什么?”

        中原中也眼角抽搐地看着窝在座椅里,周围跟众星拱月似的,围了一圈乘客的红发少女。

        “哦!欢迎回来,中原老师!”

        捧着草稿画本的三子抬起头,元气满满地对赭发少年打招呼。

        少女祖母绿的瞳眸注视着中原中也,手上运笔的动作却没停,速度快得几乎能看到残影。

        “机会难得,我正在收集素、咳,是帮大家画肖像哦。”

        “唔姆,毕竟作为未来能买下考拉的优秀漫画家,保持速写手感可是很重要的!”

        说话间,红发少女已经画好了一副速写,大方的递给一对老夫妇。

        那对老夫妇珍惜地双手接过,两人看了又看,脸上的神情说不出的喜欢和激动。

        中原中也瞄了一眼,注意到画稿上的是一个身穿婚纱,捧着花束的年轻女性。

        “那是爷爷和奶奶的女儿,抚子小姐。”

        像是注意到中原中也的眼神,三子速写的笔尖一顿,熟稔地说道,

        “抚子小姐很优秀哦,工作能力出众,长的也漂亮,与恋人创办了自己的服装公司。听说抚子小姐的婚期将近,这次爷爷和奶奶就是来横滨,参加抚子小姐的婚礼的。”

        听这如数家珍的语气,不知道的,还以为少女是在介绍自己的亲友。

        很显然,三子真心的赞美得到了这对老夫妇欢心。

        “小姑娘可真会说话。”

        被叫做奶奶的老人乐呵呵的单手捧脸,忍不住顺着红发少女的话头往下说,

        “我家的抚子出生得晚,又从小要强,我们一直很担心她太过忙着工作,耽误了人生大事……不是都说最近年轻人都不乐意结婚了吗?其实也没什么,但是——”

        老人说着一顿,声音里带出了点叹息和担忧,

        “如你所见,我们是老来得女,所剩下的时间不多了,总是害怕哪天去了,留下那个孩子孤零零的一个人。”

        “不过真好啊,最后抚子还是找到自己的幸福。”

        老人看着画稿上身披花嫁的女儿,又重新展露出安心的笑容。

        坐在她旁边一身正装的严肃老头没有多言,只是伸出手,像是怕弄皱了画稿一样,小心翼翼地摸了摸速写的一角。

        老夫妇带着画稿回去了自己的座位上,他们一离开,很快就有新的乘客凑到了三子身边。

        一开始中原中也只是随口问一句,结果等他回过神来,发现自己也已经被包围在了中间。

        甚至不知不觉的,担任起了“助手”的工作。

        突然变成记录员的中原中也:“……”

        等等?是不是有哪里不对?

        握着笔的中原准干部一脸茫然,说好的揪出幕后黑手呢?怎么突然就变成了肖像画现场。

        尽管满脸一言难尽,但热心市民中原中也少年,手上依旧很诚实地记下了乘客叙述的要点,单手接过三子画好的素描,递给等待的人。

        动作麻利,堪称助手界的天花板!

        “我家的国王喵要再胖一点,它的耳朵尖尖的还带着棕毛,对对,就是这样,很喜欢抱着小鱼干睡觉,说了几次都不听。”

        “那臭小鬼可没这么斯文,眼神要凶一点,上次回家见他的时候,那小子还把邻居的小孩弄哭了,害得老子跟着道歉了很久,也不知道这几天有没有乖乖的。”

        “我的女朋友……”

        “小姑娘,能不能也给我恩师画一张,他习惯戴老旧的黑框眼镜,手指上……”

        越来越多的乘客聚在了三子和中原中也身边,他们没有拥挤,像是约好了一般,安静地等待。

        他们默契地将肖像的机会留给了最重要的人。

        有叙说宠物的,也有谈及父母与闺蜜的,所有人的眼中,都带着相似的温暖和欣喜。

        随着他们的故事在画稿上浮现,又一张张给出去。

        有那么一刻,中原中也甚至产生了某种错觉——

        红发少女笔下所绘制的,他所递交出去的,不是肖像画稿,而是这群乘客的一生。

        四十四张速写,说多也不少,等到最后一张画稿交出去的时候,劳是中原中也,也不禁微微松了口气。

        “唔,终于画完了——”

        放下笔的三子活动了下酸胀的手指,用力伸了个懒腰。

        中原中也翻阅着手里的记录本,随着画稿的增加,这群乘客的情报也如同海洋一般,自动汇聚在了纸页上,变成眼前这厚厚的一本。

        仅仅是粗略一看,每一位乘客的姓名、特质、爱好、重要的家属都了然于心。

        这可比强硬的拷问得到的情报,更加轻易真实。

        赭发少年看向了活动肩膀的少女,突然想到一种可能——

        “你是在有意通过这个手段收集情报?你发现了什么?”

        中原中也突兀地开口问道。

        他专注地注视着三子,钴蓝色的瞳眸中有审视,也有自己都尚且未曾察觉到的温和。

        不管怎么说,这可不是一个想要揪出幕后之人的黑手党,看可疑分子的眼神。

        “诶?”

        红发少女被中原中也问得一愣。

        她没想到自己的小把戏会这么快暴露,有点不好意思地抓了抓脸颊,说道,

        “嘿嘿,被你发现啦。”

        中原中也双眼眯起,没有说话。

        下一刻,他又看见红发少女有点心虚地咳嗽了两声,竖着食指认真说道,

        “这绝对不是耍花招哦,中原老师!”

        “都说了机会难得嘛——他们得到了重要的肖像画,满足了心愿,我得到了一本厚厚的素材,我们都有美好的未来。”

        “这是——双赢——!”

        三子生怕对方来抢似的,先一步将中原中也写完的记录本夺过抱在怀里。

        嘴上说着义正言辞,实际上唇边的笑容怎么也憋不住。

        “嘿嘿,素材,我珍贵的素材本哦~~”

        中原中也:“……”

        赭发少年虚着眼瞅着脸贴在记事本上蹭蹭,背后还冒出一朵朵小花的红发少女,默默地、默默地扶额转开头。

        ——破案了,这就是个傻乎乎的漫画笨蛋。

        她要是能和这架幽灵航班有关系,他中原中也的名字就倒过来写。


  (https://www.biqudu.com/89304_89304772/93211499.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