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力使的恋人不对劲 > 第10章 Episode10凶手

第10章 Episode10凶手


就在三子与中原中也讨论“素材的合理收集”时,工藤优作也开始了关于犯人的推理。

        正如小说家所言,这桩案子莫过于黑色幽默的电影,充满了难言的悲剧色彩。

        工藤优作环视了眼周遭神情各异的众人。

        期间,死者小田英明所在的一排座位已经空了出来,大概是出于避嫌的想法,原本位子上的乘客下意识更换了位置。

        只有最开始发现尸体的年轻女性高桥美夜,以及古川悦子还坐在原位上。

        大概是吓狠了,此时高桥美夜还没缓过劲,正贴着古川悦子的手臂小声抱怨着什么。

        古川悦子好脾气地拍了拍这姑娘的脑袋,替她向空姐要了个纸杯倒水。

        工藤优作收回视线,缓缓说道,

        “这是一宗不折不扣的谋杀,但凶手很聪明,他完美利用了小田英明刻意表现出的失意情绪,营造了受害者自杀的假象。”

        “等等,这是什么意思,小田先生是被杀害的?!‘这个刻意伪装’又是怎么回事?”

        导游佐藤最先变了脸色。

        整个旅行团里,他算是与受害人交集最多的人。

        加上无意中偷听到的电话内容,佐藤一直主张小田英明是死于自杀。

        当然,对于旅游生意来说,客人在返程途中服毒自尽可不算是什么好消息,但这也是和‘被团内同行的旅伴杀害’相较而言。

        这消息要是传出去,他们的公司、他的绩效升职就完蛋了!

        “很可惜,佐藤先生。”

        工藤优作觑了眼表情难看的导游佐藤,一眼就猜出了对方心中所想,但他并不打算在这上面与对方多做纠缠。

        “一个准备了结自我的人,可不会给自己预约提车日程,还是最新款的跑车。”

        侦探小说家将从小田英明钱包里翻到的4s名片,摆在了餐桌板上。

        旅团众人看去,发现卡片上赫然印着保时捷的logo,下方还用原子笔写了一串日期和电话。

        “我说的真假与否,等到飞机落地,警方介入一查就能知道。至于刻意的伪装――”

        工藤优作话语的尾音拉长,他的眼神越过周围的众人,落在了偏靠中后方的位置上。

        那里正坐着一个年轻的女性。

        她穿着轻便的运动裤装,棕色的长发扎起全数塞进了宽大的遮阳帽里,手里捧着画册,气质温婉。

        当工藤优作的视线看来时,她正小心地将三子赠与的画稿夹入书页里,似乎对大作家的目光毫无所觉。

        “小田先生刻意伪装失意的目的,古川悦子小姐,想必没有人比你更清楚吧?”

        被点名的棕发女性闻言抬起头,一双眼睛直直对上工藤优作双目。

        她没有反驳,也没有承认,表露在外的情绪平静得不可思议。

        古川悦子。

        中原中也心中默念了一遍这个名字,像是在努力回忆某个细节。

        与此同时,那本厚厚的素材记录本被三子翻开,顺手递到了赭发少年的眼底,摊开的页面上正好记录着这位古川悦子小姐的信息。

        三子记得她。

        在所有请求速写的乘客都在描述亲友或是宠物时,唯有轮到古川悦子,她沉默了片刻,只要了一幅关于房子的速写。

        没有提到父母,更没有提及丈夫。

        ——明明无名指上还留有戒指的痕迹,看起来已经结婚数年,但那张洁白的绘稿上,只有一栋废弃多时的木屋,孤零零的伫立在未知的山间深处。

        “是小时候和朋友一起组建的秘密基地。”

        古川悦子解释道,“比起他们,我是年纪最大的那个,但还是大言不惭地约定,理想是要守护世上所有的和平。”

        【决定了!就叫“超和平busters”!】

        记忆中的黑发男孩双手叉腰,像宇宙宣告般,大声说道。

        那个时候,谁也没想到意外会发生。

        白发蓝瞳的女孩还笑得一脸天然,而她那个容易害羞的妹妹,每天最烦恼的,大概就是没有收集到想要的游戏,以及——

        最喜欢、又最讨厌的面码。

        【面码……】

        古川悦子的目光闪了闪,压下了眼底的泛起的情绪。

        她就像每个不好意思谈论幼年糗事的成年人一样,哈哈笑了笑,

        “很幼稚吧,这个年纪了,想的居然还是这个。”

        “怎么会,很棒的理想不是吗?”

        “超和平busters……恩,有种假面英雄的帅气感!”

        红发少女一边说着,一边迅速在画稿上勾勒出木屋的线条,

        “古川小姐,请问我可以把它作为素材,画进作品里吗?”

        忙于速写的少女抬起头,玛瑙般翠绿的瞳眸注视着女性,眼里闪着太阳的光芒,

        “一个人的记忆总有随着时间消失的时候,但若是将它作为印记,刻印进作品的话,就能历久弥新,获得‘永生’哦!”

        “小姑娘你……”

        古川悦子出神似的,怔怔地看着三子,就像是某种奇异的直觉,一种说不出的预感突然降临在她的心上。

        气质温婉的女性盯着三子许久,突然扑哧一声笑了起来,与如今宜室宜家的外形相悖,反而透着一股子说不出的爽朗气质。

        如果是这样的话,倒是有几分作为一群成立了‘秘密基地’的小鬼的大姐头意思。

        “安城,”棕发女性说道,“我婚前的姓氏,安城悦子。”

        安城悦子打哑谜似地开口,

        “我们的故事您可以随意使用,作为回报,小姑娘,如果是您的话,可以请求您一件事吗?”

        您?居然还是敬语?!

        一旁的中原中也疑惑地看向达成共识的两人,明明一切对话都发声在他眼皮子底下,赭发少年却莫名的有种少看一集的诡异感。

        估计是什么漫画家之间不成文规则吧。

        虽然当时觉得有点奇怪,但中原中也没有多想。

        至于现在,赭发少年看了眼素材记录本,又转头望向无声对峙的安城悦子与工藤优作,只觉得他果然还是想得太少了。

        众人集中而来的注视并没有给安城悦子带来任何压力。

        女人落落大方地合上手里的画册,将其放回身边的旅行包后,才不紧不慢地开口,

        “不需要做这种无用的试探,想说什么,请一次性说完吧,工藤先生。”

        “没、没错!工藤先生你是不是哪里搞错了?悦子她根本不认识那个死掉的男人,他们连话都没说过几句!”

        安城悦子身边的女人最先反应过来,有点愤愤地说道。

        她是最先发现小田英明尸体的高桥美夜。

        尽管其他人没有什么表示,但是自从凶杀案发生后,高桥美夜很明显感受到了周围人对自己似有似无的排斥和疏远,就连位子也是——

        高桥美夜想到这,脸上的表情暗了一瞬。

        原本她的位置是在右侧的中间,前后左右都坐着熟悉的朋友。

        但现在,这群“好朋友”都借口不同的理由,和空姐换到了其他的位子。

        只有安城悦子,从头到尾未曾有挪动的意思,还友善地安慰她。

        如此对比之下,比起不知哪儿冒出来的侦探小说家,她自然更相信安城悦子。

        “你们说对吧,导游?佐佐木?”

        女人说着不客气转头,中气十足地拉上了导游佐藤和距离她两排距离的旅伴。

        “这个……”

        “好、好像是这样没错——”

        被喊道名字的两人支支吾吾,看上去没有什么把握,但又不敢完全否认。

        本来他们这个旅行团就是临时组建的,除了本身结伴之外,彼此又不认识!

        谁会去关心一个陌生人到底有没有和另一个陌生人交谈过!

        但面上又不好太难看,于是就只能对此避而不谈,悄悄往后缩。

        被质疑的工藤优作笑了笑,没有将对方的态度放在心上。

        不吝于群体压力的仗义执言,是年轻人的特权。

        即使有时候看上去难免过于鲁莽直白,但那份心意,也是这个年纪最难得可贵的宝藏。

        侦探小说家对此并不在意,倒是一旁的工藤新一小朋友,却凶巴巴地皱紧了眉头,看上去有话想反驳,却被父亲拦住,轻轻拍了拍脑袋。

        工藤优作:“各位请冷静一点,我并不是在说古川小姐与小田先生相识,事实正好相反,他们彼此不认识,才是正常的。”

        “哈?这是什么意思?”

        在场的众人一头雾水,没有明白工藤优作话中的含义。

        “请不要再卖关子了,工藤先生。”导游佐藤难受的抓了抓头发,一颗心被吊得七上八下。

        小说家闻言看了眼不为所动的安城悦子,放弃似的叹了口气,“那么,诸位就听一听接下来的推理吧。”

        毫无疑问,古川悦子就是凶手。

        至于为什么说,她与死者小田英明彼此不相识才是正常的,那单纯的因为,两人本来就是陌生人,只不过一起恶毒的阴谋,将他们联系到了一起。

        小田英明是个不可救药的赌徒,沉迷于赌场的他自然欠下了一笔可观的赌债。

        眼看着还款日一天天逼近,一边是赌场凶恶的手段,一边又是家庭的逼问,双重压力之下,小田英明终于决定铤而走险——

        杀死妻子,以骗取巨额保险金。

        “只是如果由他本人来动手,太容易被警方盯上。”

        工藤优作沉着眼继续说道,“于是,他想到了一个,绝对不会被怀疑的好方法。”

        小田英明,借着出入赌场的机会,很快搭上了另一个巨额欠款的人——古川悦子的丈夫。

        由对方动手,除掉自己的妻子。

        本来就互不相识,自然也没有会被怀疑的杀人动机,甚至还可以通过旅游,打造完美的不在场证明。

        “这也就是为什么,小田先生的随身物品里,会有氰·化物的原因。”

        “等等!等一下……!”

        导游佐藤睁大了双眼,有点没跟上节奏:“你的意思是,小田先生和古川小姐的丈夫达成协议,准备杀害古川小姐?”

        “那、那最后他自己怎么死了?这不对吧?”

        众人跟着点头,导游佐藤说出了他们的心声。

        工藤优作望着机舱内满脸疑惑的乘客,再一次轻叹了口气。

        他缓缓开口,脱口而出的真相令听到的人不由得背后一凉——

        “那自然是因为,他们的计划,被自己的妻子先一步发现了。”


  (https://www.biqudu.com/89304_89304772/93211498.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