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力使的恋人不对劲 > 第11章 Episode11时间到

第11章 Episode11时间到


永远不要小看自己的枕边人。

        这大概是全天下女人都有的天赋——

        当丈夫出轨时,即使隐瞒得再完美,妻子总能化身福尔摩斯,在无数细小的端倪中发现真相。

        丈夫手机不离身,躲着人接电话的行径很快引起了古川悦子,也就是安城悦子的注意。

        再加上对方以出差为缘由,时常夜不归宿,家里的存款也大量被取用消耗……

        本就有离婚想法的安城悦子聪慧的选择了沉默,转而寻求私人侦探的帮助。

        按照她的计划,最后无非是找到丈夫古川泰夫婚内出轨的证据,顺势逼迫对方签下离婚协议,净身出户。

        但是一月之后,私家侦探给出的,却是丈夫频繁出入赌场,与一个男性会面的证据。

        赌债?还是背叛?

        面对侦探同情的眼神,安城悦子感到有点荒谬,甚至没忍住笑了出来。

        看似疑惑得到了解决,可是直觉却告诉安城悦子,有哪里不对。

        一个人眼神里的杀意是藏不住的。

        安城悦子沉默地盯着茶几上的相片,偶尔一回头,丈夫刹那间一闪而过的眼神不断在她的脑中放大。

        厨房做饭的时候、阳台边晾晒衣服的时候、她上半身探出窗户查看的时候。

        那种从身后而来的冰冷视线,如附骨之蛆,如影随形。

        甚至有一回,安城悦子半夜醒来,都能看到自己的丈夫躺在身边,静静盯来的目光。

        每每想起,都不寒而栗。

        安城悦子沉思了片刻,决定自己调查。

        在拿到和古川泰夫见面的男人的资料后,安城悦子出于某种说不清的直觉,将对方的妻子约了出来。

        都说了,永远不要小看枕边人。

        必要的时候,她们会是世上最出色的侦探。

        两个女人仅仅是一个照面,就猜测出了彼此的用意。

        只是她们谁也没有想到,自己的丈夫打的,竟然是更恶心、更狠毒的主意。

        “他给我买了一笔生命保险。”安城悦子说道。

        “好巧。”

        对面的小田美和子扯了扯嘴角,却怎么也笑不出来,“你猜我的保险赔偿是多少?”

        那一天,两个气质出众的女人在约见的咖啡店内呆坐了很久。

        直到天上的太阳西斜,血色的晚霞余晖落到她们的手指上。

        无名指的戒环在夕阳与光线下分外刺目,像极了染血的刀刃。

        比死更加静寂的沉默中,安城悦子张了张嘴,从喉咙里挤出一句话:“你怎么想。”

        怎么想?

        小田美和子的位子背对着窗户,光从她的背后照来,整个人隐藏在光线里,让人看不清她的表情。

        “我们没有切实的证据,更何况他们还没有采取行动,大可以说是开玩笑,警方不一定会受理,最坏的结果,就是打扫惊蛇,功亏于溃。”

        “离婚也不现实,很容易激怒那两个畜生。”

        堪称冷酷的声音从小田美和子的口中传出,安城悦子望着眼神冰冷的女人,感到一丝恍惚。

        很难想象,这还是半天以前,那个看上去温柔忧郁的家庭主妇。

        离婚确实是步烂棋。

        这是连法院禁令都无法申请的日本,她们一点也不想用生命去验证那两个产生杀意的畜生,会好好遵守法律,不破坏她们生活的概率。

        人是很可怕的,尤其是在被逼入绝境钻牛角尖时,总会迸发出令人胆寒的想法。

        “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以眼还眼,正好,他们连计划都帮我们准备好了——”

        小田美和子与安城悦子彼此对视,两人眼中的杀机如出一辙。

        确定了计划之后,接下来不过是暗中等待时机。

        安城悦子如丈夫所愿,登上了从函馆飞往横滨的航班,而另一边,小田美和子也顺势而为,装作被急事绊住,无法参加报名的三日旅行。

        为了让计划更加顺利,小田美和子还特意选择合适的时机,拨通了丈夫的电话,质问对方赌债的事情。

        果然,自觉东窗事发的小田英明在电话里选择道歉——

        “对不起……原谅我,我也是走投无路……”

        小田美和子本意不过是增加丈夫的心理压力,让他行动出错。

        只是没想到,这番话还被旅行团的导游听见了,反倒是更加坐实了对方“背负赌债自杀”的可能性。

        只能说,连老天都站在她们这边。

        飞机上,安城悦子微笑地想着。

        很快,她们就能摆脱这两个人渣,重新开始新的生活了。

        鸣子那个笨蛋,等她回了埼玉,绝对要好好教训她一顿,然后拉上她一起去找仁太。

        他们六个人已经困在过去够久了,是时候走出来了。

        安城悦子在心底静静筹划着未来,只是她没有想到,到最后,神明依然没有站在她这边。

        安城悦子自诩计划完美无缺,却没有想到,被一个自称是侦探小说家的男人尽数看穿。

        对方就好像亲眼所见一样,将安城悦子与小田美和子的计谋揭开了个底朝天,连细节都丝毫不差。

        真是倒霉啊,为什么偏偏就在这班飞机上碰上呢。

        不,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她应该是幸运也说不定。

        棕发女性心不在焉地想着,脸上的神情随着工藤优作的推理越来越淡。

        中原中也的视线从安城悦子的脸上扫过。

        已经不需要什么证据了,仅凭这个女人此时的反应,赭发少年就已经看到了最终的结局。

        相比起凶手垂死挣扎的剧目,此刻,他更在意另一件事。

        “我说三子,”中原中也收回目光,钴蓝色的瞳眸笃定地看向红发少女,

        “你早就猜到了吧,那个女人是凶手。”

        现在想来,对方在速写时的那番话,怎么听都像在交待后事。

        “恩?”

        三子歪头,翠绿双瞳小狗眼似的眨了眨。

        “少装傻!”中原中也曲起指节,火大地敲了敲少女面前的桌板。

        见卖萌失败,红发少女只能老老实实地交代,

        “唔,只是隐约发现了一点而已,没有像工藤先生那么厉害啦,我这个只能算是能力‘作弊’啦。”

        能力。

        这已经是三子第二回提及了。

        中原中也望着红发少女,眯起眼:“你这家伙,果然是——”

        赭发少年的话还未说话,就被一连串清脆的掌声打断。

        “很精彩的剧情,工藤先生。”

        安城鸣子放下鼓掌的手,轻轻交叠置于膝盖上,镇定地说道,

        “无愧于您小说家的自称,那么我也稍微配合一下吧,证据呢?我杀了那位小田先生的证据?”

        到了这一步,棕发女性依然有礼地称呼死者为‘那位小田先生’。

        就好像他们真的是毫无关系的陌生人,工藤优作口中的推理不过是出色的小说剧情一样。

        所有人都看向了工藤优作。

        “爸爸……”

        工藤新一仰头望向父亲,没忍住抓紧了对方的衣袖。

        顺便一提,不知道是否是将三子的劝告听进去的缘故,工藤新一小朋友自父亲推理开始,真的紧紧跟在工藤优作的身边,寸步不离。

        额,这大概算是,幼崽的危机直觉?

        “那种东西,早就被你处理掉了吧,无论是药瓶上的指纹,还是调换的水杯上的指纹。”

        工藤优作语气平和地说道。

        “这样啊,那真是太可惜了。”

        安城悦子状似遗憾地摇了摇头,一点破绽也不露。

        可是真的没有破绽吗?

        人是只要行动,就一定会留下蛛丝马迹的生物。

        更何况,越复杂的计划,越是容易留下漏洞。

        “这个案子里有一个细节我没有说,那就是你下毒的手法。”

        工藤优作直视着安城鸣子缓缓说道,

        “我很好奇,同样是飞机餐提供的饮用水,你究竟是怎么确信,小田英明一定会选择有毒的那一杯。”

        “可就在刚才,我确定了。”

        黑发小说家说着信步走到女人身边,他弯腰随手拧开空姐派发的密封矿泉水瓶,倒入安城悦子的纸杯中。

        清澈的水从瓶口倾斜,在工藤优作的解说中发出咕噜噜的声音,

        “你不需要思考小田英明会选择哪一杯,只要把座椅边的所有纸杯里都涂上毒就可以了。”

        “说起来,对话了这么久,安城小姐想必也渴了,请。”

        工藤优作伸手,将装着清水的纸杯推到安城悦子的手边。

        整个机舱都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视线都停留在安城悦子的身上,等待她的行动。

        安城悦子面无表情地盯着手边的纸杯。

        许久,她突然“哈”的一声,笑了出来。

        “你是怎么发现的?”

        棕发女人淡声问道,言下之意,是承认了工藤优作的推理。

        “是座位。”

        工藤优作点了点对方身下的座椅。

        安城悦子皱起眉:“什么意思?”

        “我注意到,从案发开始,安城小姐就没有离开过自己的座位一步,即使这位年轻的小姑娘……”

        侦探小说家看了眼依旧坐在安城悦子身边的高桥美夜,

        “即使高桥美夜小姐一脸惶恐的坐在你身边,你都刻意避开手边待用的干净纸杯,转而选择向空姐要新的,是不希望其他人,包括高桥小姐在内误食中毒,对吧。”

        “悦子……”

        高桥美夜喃喃地看着安城悦子,神情复杂。

        此刻,这个年轻的小姑娘手里的喝了一半的水杯,正是安城悦子专门向空姐要来的。

        “呵……就凭这个……”

        安城悦子露出了自嘲的笑容。

        结果到最后,竟然是被这个拖累了。

        “我以为,你至少会说什么,小田英明的手机在我包里之类的,亏我还做了准备。”

        棕发女人说着,从随身的运动包里拿出两个一模一样的手机。

        看上去,应该是打算被发现时,用自己也有一个一样的,蒙混过去。

        工藤优作沉默了片刻,开口说道:“安城小姐,你是位善良的女性,你本该有更好的选择。”

        “是吗。”

        安城悦子闻言,平淡地笑了笑,“那也无所谓了,我们的人生,早就结束了。”

        这不过是一句再平常不过的感叹,工藤优作与中原中也的眉心却不受控制地一跳。

        总有一种有大事要发生的预感。

        像是为了证明他们的直觉没有出错,就在安城悦子话音落地的下一秒——

        “呯”的一声,前部头等舱的位置忽然传来类似枪·声的巨响。

        怔愣之间,头等舱的乘客鼠窜般,尖叫地抱头跑了出来。

        “有人被刺伤了——!”

        “炸·药!他们有炸·药!”

        恐惧的喊声此起彼伏,两个身材高大的成年男人出现在众人面前。

        他们一个举着武器大声命令乘客闭嘴。

        而后面的那一个,则凶狠安静地望着众人,身上绑满了炸·弹。

        仿佛嫌局面还不够糟糕,原本平稳飞行的飞机突然地震般,剧烈摇晃起来。

        一片混乱之中,只有中原中也注意到,他身边的红发少女毫无惊讶之色。

        像是早有所料般,少女平静地合上了画稿本,她抬起头,一双祖母绿的翡翠瞳眸,望向机舱墙上的时钟——

        “2002年8月2日7点15分23秒,时间到。”


  (https://www.biqudu.com/89304_89304772/93211497.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