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力使的恋人不对劲 > 第12章 Episode12引魂条件

第12章 Episode12引魂条件


2002年,8月2日早晨10点23分,空中交通管制中心正式宣布skf864航班失联。

        除了线路上最初的那声尖叫外,没有人知道这班飞机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是远在彼岸的黄泉,阎魔殿上的净琉璃镜——

        那面据说能倒映出亡者生前所有行为的镜子,清晰地记录下了当时机舱内的全部细节。

        劫机的犯人一共有四人,他们两人一组,分散坐在头等舱内。

        在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后方经济舱的凶杀案吸引时,一号犯人猛得站起,将锋利的刀具扎进了邻近的一名乘客的肚子。

        当受害者痛苦地捂着腹部,满身是血的倒地时,整个头等舱的空气足足沉寂了一秒。

        然后下一刻,恐慌与尖叫不期而至,充斥了四周。

        “啊——!有人被刺伤了!”

        “医生!血……好多血!”

        “后退——所有人,想要活命,都退后!”

        凶恶的一号暴徒挥舞着刀具,赶羊似的,将头等舱连带着前排的乘客往后方驱赶。

        一片混乱之中,惊慌失措的空姐下意识求救般四处张望,寻找乘务长的身影。

        但此时,乘务长已经被二号犯人、三号犯人用刀具抵着喉咙,敲开了飞机驾驶室的门。

        十分钟后,机长与副机长接连遇害,飞机的方向舵被二号犯人掌控。

        这是一场有预谋的计划。

        从第一声尖叫响起,到震动摇晃的飞机恢复平稳只过了短短十分钟,但等到疑惑迷茫的乘客们终于弄明白了局势,陆续抬首时,面对的却是——

        一号犯人黑洞洞的枪口

        和四号犯人腰腹缠绕的一圈炸弹。

        ……

        …………

        “三子酱,真的没问题吗,鬼灯大人。”

        黄泉阎魔厅内

        一位容貌妖艳,腰上缠着两条地狱蛇的女狱卒单手抚着脸,担忧地看着净琉璃镜中的一幕。

        她是阿香,众合地狱的主任辅佐,用现世的话来说,是看着三子长大,长姐一样的存在。

        至于为什么说不是母亲,那自然是因为——

        “毫无疑问,不可能有事。”

        黑发鬼神,阎魔大王座下第一辅佐官鬼灯坐在判桌后,一目十行地批阅着手里的卷轴文件,头也不抬的说道,

        “倒不如说,区区几个不值一提的亡者,对她来说,就是拿苍蝇拍把害虫拍扁的程度而已。”

        “我们说的不是论武力值啊,鬼灯君!”

        坐于上首的阎魔大王无奈开口,与阿香交换了一个眼神。

        视线对视间,两个鬼都不约而同地想起某个红发少女,幼年时一脸崇拜地跟在抖s鬼神背后的情形。

        幼年期的三子扛着不知从哪里抢来的狼牙棒,亦步亦趋地跟在鬼灯旁边,学着辅佐官的动作,教训亡者。

        而鬼灯不仅没阻止,巡查过程里还专门抽空指出红发女童的不足

        “力道和方向错了,从这里敲下,才能更彻底击碎亡者的头盖骨。”

        “还有,眼神再凶恶一点,不需要把亡者当人看。”

        “是!爸爸!”

        小小的红发女孩闻言,可爱的脸蛋一凛,瞪圆了祖母绿的瞳眸,努力摆出凶神恶煞的表情。

        然后在亡者惊恐地注视下,抡起半人高的狼牙棒哐当一声,把企图逃走的亡灵打地鼠似的,地瓜似的,整个种进了土里。

        旁观的众鬼卒:“……”

        鬼灯大人,女儿不是这么教的啊!

        “说什么呢!正所谓教育要从小抓起。你们难道想自己的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以后眼睁睁地看着别的鬼走上人生巅峰,而自己只能干瞪眼吗!”

        第一辅佐官大人呵斥道。

        出现了!鬼灯大人的妈妈发言!

        总而言之,确实自小受着“精英教育(各种意义上)”长大的三子,整个地狱没有鬼会怀疑她的武力。

        但是很显然,这一次“引魂”,可不是单纯用拳头就可以解决的。

        “啊,如果你们说的是那个的话。”

        黑发的鬼神抬起头,盯着文件的目光看向了净琉璃镜,数秒之后,不满般很轻地“啧”了一声,

        “三子还是太心软了,像这种徘徊在现世,不知悔过,扰乱秩序的亡魂,就该狠狠敲碎脑髓,直接捆回地狱。”

        鬼灯说着,狭长的眼中闪过一道利光,

        “看来,要成为合格的鬼差,她还有得学啊。”

        黑发辅佐官的语气很平静,但坐在上首的阎魔大王却条件反射似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本王倒是觉得,三子已经很优秀了。”

        自从三子接手鬼差的工作后,这几十年,现世的怨灵、亡魂逃窜迷失的现象下降了不少,为他们的审判节约了不少时间。

        “大王,就是因为你这种得过且过的心态,工作效率才会提不上去的。”

        黑发鬼神山中鬼姥似的盯着体型壮硕的阎魔大王,就差在脸上写着“工作!给我拼死工作”几个大字了。

        阎魔大王:“……”

        嘁,嘴上这么说,还不是私底下给那孩子准备了最新的画具。

        真是不诚实啊,鬼灯爸爸。

        阎魔大王慈爱地看着自家辅佐官,然后被迎面飞来的狼牙棒敲到了桌子底下。

        同一时间,skf864上,三子很快发现,原计划出现了偏离,而“罪魁祸首”不是别人,正是她身边的赭发少年。

        “你们干什么!退后,想死吗!”

        拿着枪的一号犯人怒吼地瞪着向他们靠近的乘务员。

        两名直面枪口的女乘务员心惊胆战,脸色苍白,但依然颤抖地举高手里的红十字急救盒,保持着一前一后的站姿,小心翼翼地朝着头等舱的方向挪动,

        “我们就看看那名受伤的乘客,让我们看看他……”

        这本来不是什么过分的要求。

        如今这群劫匪已经劫持了飞机,活下来的乘客越多,他们与官方谈判的条件越有利。

        【尽全力稳住犯人的情绪,在保全自身的前提下保护机舱内的每一位乘客。】

        这是写在《乘务员须知》中的第一条,也是此刻机组人员努力的方向。

        但是出乎她们意料的是,劫匪似乎毫无交涉的意思。

        持·枪的犯人冷冷地盯着空中乘务员,眼中极快地闪过一丝凶狠,

        “我说了,想活就往后退,都当老子的话是放屁吗!”

        叫骂之间,劫匪持刀的左手高高举起,就要往前面空姐的脸上扎去!

        糟了,赌错了……

        凶煞的刀光划来,年长的空姐当即脸色煞白。

        她想要转身逃跑,但手脚却傻了般僵硬得不听使唤,只能呆若木鸡地站在原地,眼睁睁看着夺命的刀尖在眼前不断放大。

        “前辈!快躲开!”

        被护在身后的后辈大声尖叫,丢开手里的急救箱,拽着前辈往后拉。

        但她的力气太小,更惶若惊慌之下,手脚早已先一步跟着发软。

        眼见锋利的刀尖就要刺进空姐的眼眶,坐在乘客之中的红发少女面沉如水,她放下手中的画稿本,右手伸进衣袖里似乎握住了什么。

        而与此同时,工藤优作已经放开儿子冲了出去。

        但有人比他们更快一步。

        赭色的身影快得不可思议,行动之间带起的风擦过三子的身侧,将少女脸颊边的红色发丝扬起。

        发丝轻飘飘落下的瞬间,持刀的一号劫匪已经被一拳砸在太阳穴,当场失去意识。

        另一个身上绑着炸·药的犯人甚至还来不及出口威胁,就被中原中也踢晕了过去。

        中原中也俯身一把拽下四号犯人手里的遥控器捏碎。

        与此同时,他双脚的皮鞋稳稳踩在劫匪的腰腹上,脚下用力一碾,附着了重力的力道,轻松地将对方的肋骨连带裹在身上的粗制炸·药,碾成齑粉。

        解决了两个不长眼的劫匪后,赭发少年转过身,泛着危险光泽的钴蓝色双瞳扫过机舱,宛如一头巡视领地的威严凶兽。

        只是当黑色凶兽接触到某个红发少女目瞪口呆的视线时,终于像是想到什么,反应过来地咳嗽了一声,补救般低沉着声线开口说道,

        “警察办案,请诸位不要惊慌,所有人老实坐在原位,配合工作……谢谢。”

        工藤优作:“……”你是个鬼的警察啊!

        中原老师……恩,很帅气哦。

        虽然很干脆帅气没错,可是、可是——

        三子神情怪异地看着中原中也,帕金森似的抖着手捂住了胸口,露出混合了崩溃与抓狂的奇怪表情。

        硬要形容的话,就是花了三天三夜,好不容易即将通关游戏,却被人“啪叽”一下,拔掉电源插头,还没存档时的表情。

        “中原老师——!”

        三子悲鸣地两手捂脸,摆出了经典的蒙克呐喊脸,“错了啊——!!!”

        中原中也:“啊?”


  (https://www.biqudu.com/89304_89304772/93211496.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