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力使的恋人不对劲 > 第15章 Episode15开始反杀

第15章 Episode15开始反杀


三子抬头看了眼机舱的时钟,时间重新倒回到了小田英明被杀以前。

        当熟悉的尖叫声从经济舱响起的一瞬,三子与中原中也彼此相互对视了一眼,默契地迅速起身,绕过试图阻拦的乘务员,与抱着儿子的工藤优作汇合。

        这一次,他们没有浪费时间。

        中原中也直接亮出了“警察”的身份,与工藤优作配合,解决了案件,成功得到了机舱内的乘客与机组成员的信任。

        然后,接下来才是重点。

        ——“用游戏来形容的话,小田英明与机长牺牲是不可更改的前置剧情,擅自改变很容易与亡者的记忆相悖,触发‘死亡轮回’。”

        就在循环开始以前,三子点着画稿本上的莫比乌斯环截面说道。

        工藤优作听后,脸色不免有点难看。

        对于追求真相与正义的侦探小说家来说,想要在犯罪来临以前,减少牺牲是再自然不过的心情。

        但是很可惜,机上的乘客早已死亡。

        而他们,甚至还要利用这一点。

        “为了避免劫机团体提前发难,首先,需要拜托中原老师与工藤先生用最快的速度指认安城悦子,演出一段好戏,获得‘威望’。”

        三子坐在座椅里,单手握着铅笔在小田英明遇害的时间旁打了一个圈。

        提起“放任并利用乘客‘死亡’”时,红发少女的神情放松自然,没有所谓的“普世”罪恶感。

        她看着年轻的黑手党与小说家,翡翠色的眼睛里只有势在必行的自信与近乎冷酷的冷静。

        从这点上来看,某个地狱辅佐官‘亡者不需要无用的同情’的精英教育倒是相当出色。

        “你想让我们用黑、咳,警察和侦探的身份建立权威,怂恿他们反抗?”

        中原中也很快明白过来三子的意图。

        “没错,不愧是中原老师!”

        三子坦率地承认,中途还不忘夸奖合作伙伴一番,

        “民众对警察与侦探有着天然的信任,再没有比你们更好的推波助澜人选了。”

        中原中也挑起眉:“你想我们怎么做?”

        “很简单——”

        红发少女微笑地望着两人,“只要告诉他们真相就好。”

        ……

        …………

        “也许、也许我们可以和他们谈判?”

        “没事的,只要配合他们拿到赎金,我们就能平安回到机场。”

        牧羊一般被赶到机舱后方的乘客,取暖般密集地坐在一起窃窃私语。

        或许是红发少女的计划起了作用,这一回,担惊受怕的乘客们没有分散而坐,而是下意识地靠拢在了中原中也与工藤优作的周围。

        说话时,不自觉用眼神征求警察与小说家的意见,隐隐以他们为中心。

        成功了。

        三子望着这副景象,满意地点了点头。

        唔……说起来,这看着怎么有种两只鸡妈妈,身边围了一群小鸡崽子的即视感。

        红发少女若有所思地眨了眨眼,忍不住提笔,悄咪咪在草稿本上画了两只身形一大一小的母鸡。

        大的那只脸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

        小的那个——

        三子琢磨了一会儿,郑重地在母鸡脑袋上加了顶时尚的黑帽子,帽檐有一圈玫瑰花的那种。

        “喂!”

        中原中也警告地瞪了眼三子,感觉手有点痒,对方的大脑瓜子有点欠揍。

        “嘿嘿嘿。”被抓到走神摸鱼的红发少女抓着头发傻笑。

        靠谱的工藤爸爸嘴角一抽,决定忽视这两幼稚鬼,对众人说出了自己的推理,

        “恐怕没这么简单,我刚才注意到,有两个劫匪挟持乘务长,打开了飞机的驾驶舱,随后飞机发生了剧烈的颠簸,到现在,机长广播都没响起。”

        工藤优作的话让周围乘客的脸色一僵,他们停止了讨论,动作一致地看向了黑发小说家,眼底透着恐惧。

        距离最近的导游佐藤张口,声线颤抖的问道:“工藤先生,您的意思是……他们,他们……”

        “我在那名受伤的乘客旁边发现了这个,应该是歹徒行动是不小心遗落的。”

        黑发小说家将那本卷边的教义册子拿出来,翻到了被重点折起的那页。

        【巨大的钢铁天使从天而降,血与硝烟唤醒力量,为吾主献上四十四只羔羊,祈求新生。】

        当预言般的文字出现在众目睽睽之下时,本来心存晓幸的乘客脸色骤然铁青。

        胆小的女士忍不住惊呼出声,惊叫才刚一出喉咙,就被身旁的人牢牢捂住了嘴。

        “小声一点!你想把犯人引来吗!”

        被捂住嘴的女士回过神来,心有余悸地连连摇头。

        与此同时,距离机舱前段稍近的乘客,伸长脑袋,大着胆子朝头等舱的方向凑了过去——

        头等舱的隔帘没有拉紧,那名乘客注意到拿着枪和腰上绑着炸药的劫匪从驾驶舱走了出来。

        他们背对着隔帘的方向低着头,手上似乎合力抬着重物。

        白色制服衬衣的一角在缝隙中闪过。

        搬动间,“重物”的手臂软软地耷拉下来,垂在地上,金色的横杠肩章几乎刺痛了“偷窥者”的眼球。

        “——!!”

        偷看的乘客惊恐地睁大了双眼,他的心脏抓着神经不断尖叫,几乎是软着双腿,连滚带爬地躲回了后方。

        “怎么样,你看到了什么?”

        “快说啊!”

        周围的乘客心急地小声问道。

        “尸体……”

        “什么体?”

        “他们、他们杀了机长,在搬运尸体!”

        知情的乘客瑟瑟发抖地抱着脑袋,抖着嗓音,语带哭腔的说道。

        轰——

        这句话仿佛无声的炸弹,在所有乘客的心中掀起了惊涛骇人。

        “前面说什么?”

        “那群歹人杀了机长!”

        “你说什么?机长死了?!那现在驾驶飞机的是谁?”

        信息如同波浪般,一层层往后传,所过之处,只留下一张张惨白的脸和无望的眼神。

        “怎么办,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成人无力低垂着头颅,额头抵在前排的椅背上,绝望地喃喃自语。

        年轻的女孩哭着瞪向窗户,祈求透过平静的云层,望见熟悉的家:“……妈妈,我要回家,让我回家呜呜。”

        空气变得低迷,机长死亡的消息成为了压垮心理的最后一根稻草。

        被挟持的人质们双目无神,如果不是还在哭泣与呼吸,看上去与尸体别无二致。

        即使歹徒尚未摧毁航班,偌大的机舱已经与棺材没有两样。

        见火候差不多了,三子立即转过头对着中原中也疯狂暗示眨眼。

        上啊中原老师!是时候展示你的力量了!

        中原中也:“……”

        同样被安排戏份的赭发少年面无表情,他抬起手,食指对着少女的方向警告似的点了点。

        好看的钴蓝色的双瞳里写满了“给老子等着,回头再找你算账”几个大字。

        中原中也站了起来。

        当所有人都害怕地蜷缩在座椅之中颤抖时,有一个身影,笔直地站在他们面前——无论他想要说什么,都会有人投来求救的目光。

        就像看到从天而降的英雄一样。

        越来越多的乘客跟着抬起头,目光追随而来。

        “警察”中原中也站在众人眼前,双手随意地插在裤子口袋里,。

        他钴蓝色的瞳眸扫过每一张望来的面孔,平静的眼神带着令人信服的力量。

        “不想死的话,那就拿出骨气来。”

        赭发少年盯着发傻般呆呆的望来的乘客,说出的话掷地有声,

        “对方不过才四个人而已,而我们有四十四人。”

        “可、可是他们有枪和炸·药……”

        有人弱弱地开口。

        中原中也看了眼声音传来的方向,眸中的神色成功让对方闭上了嘴,

        “是假的。”

        众人一愣:“……什么?”

        “那是假的。”中原中也沉声说道,

        “我是警察,很清楚那群人手里拿的是什么玩意儿,其他不敢说,但枪和炸·药的话,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们,那是假的。”

        “就凭那些渣滓,没有那么大的本事和路子逃过机场的安检。”

        赭发少年的话明显有哪里不对劲。

        渣滓、路子——

        听着可不像是警察说的话,但是此时,也没有人在意了。

        机上的乘客呆若木鸡地看着中原中也,有人挣扎,有人迟疑,却没有人开口表态。

        中原中也见状没有生气,反而轻轻笑了一声,其中的冷意让他们不自觉背后一寒。

        “而且你们也没有其他选择了,不妨告诉你们,这不是单纯的劫机,而是不折不扣的自杀式恐·怖袭击。”

        “‘巨大的钢铁天使从天而降,献上四十四只羔羊’——”

        赭发少年的声音在机舱内回响,每个字都浸染了足以迫人清醒的冷光,

        “再不行动的话,等到飞机转向,你们就永远没有机会了。”

        仿佛像是验证赭发少年的话般,众人突然感到飞机一歪,身体不稳,纷纷不受控制地朝着右边倾斜。

        其中几个窗边的旅客反应过来,立即朝着窗外看去,惊诧地喊出声,

        “飞机、飞机真的转向了。”

        “他们没有打算返回机场!”

        众人一怔,空气陷入死寂。

        绝望的沉默之中,不知是谁,轻轻说了一句,

        “我不想死,我的女儿还等着我回家。”

        家人、爱人、宠物、朋友,他们还等着我回家。

        不想死。

        他们不想死。

        反正左右都是一个下场,倒不如拼一把。

        看不见的思绪在乘客间流转,不断有人抬起了头,他们彼此交换视线,灰暗的眼中重新燃起了求生的斗志。

        气氛,转变了。

        这变化,自然被赭发少年尽收眼底。

        竟然真的成功了。

        中原中也脸上闪过一丝意外,他转过头看向真正的“提案人”——

        盯着众人目露沉思的三子感应到视线,她略微侧过脸,祖母绿的瞳眸直直望进中原中也的眼里。

        在对视两秒后,红发少女忽然一笑,得意地咧开一口大白牙,冲着赭发少年比了个胜利的v手势。


  (https://www.biqudu.com/89304_89304772/93211493.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