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力使的恋人不对劲 > 第20章 Episode20阻碍降落的人

第20章 Episode20阻碍降落的人


2007年8月2日,千岁空中交通管制中心

        头戴耳机的管制员们专注地盯着面前的屏幕,时不时与无线电中的飞行员确认位置。

        “全日空航空公司,呼叫xxx,进近频率12512。”

        “……日联行6754,千岁管制中心,收到。”

        “利川君,回应9723,爬升高度保持三万七千英尺——”

        “高度……”

        “方向……”

        无数简短而利落的指令杂糅在一起,紧绷而忙碌的空气充斥着整个房间。

        这不过是区域管制中心忙碌而平常的一天,一切如常。

        就在所有管制员们都这样认为时,一个陌生的航班编码,如幽灵般,毫无预兆地出现在某一块屏幕上,突兀地跳入管制员的视线。

        “这是……?”管制员愣了一秒。

        以为是太过疲惫而造成的眼花,男人用力闭了闭眼,再睁开时,那组陌生的航班编号,依然明晃晃的呆在追踪雷达上。

        不,这并不是什么陌生的航班编号……

        男人见鬼般瞪着雷达上的缩写数字,脸色难看得堪比僵尸。

        “s、skf864。”

        管制员盯着航班编号,足足过了十秒,才缓慢地深吸了口冷气。

        他竭力保持镇定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喊来了负责主管:“大空主管!你必须……来看看这个。”

        同样的场景,也在总部空中交通管制中心上演。

        “你说什么?skf864在监控雷达上?!”

        “这不可能!太荒谬了……!”

        那可是已经失踪了五年,宣告全体遇难的skf864航班!

        时至今日,他们已经做好了某一天在电视上看到‘飞机残骸新闻’的心理准备。

        但这绝不意味着,他们愿意在数百万航班乘客的监控雷达上,发现它的踪影!

        恐·怖·袭·击?

        还是【】【】纠纷?

        一时间,各种猜测层出不穷,但无论是哪一个,都不是能让人心平气和的答案。

        “佐藤君,联系千岁管制中心,弄明白skf864现在具体位置,我要知道更具体的消息,还有通知风险控制组的所有人,立即会议室集合!”

        一道道紧急指令被层层下达,控制中心陷入了忙碌。

        所有人的心,都提在了半空中。

        “skf864……”

        总部负责人神情凝重地看着雷达上闪烁的红点。

        在前往会议室前,他终于下定决定般停下脚步,转头对助手说道,

        “等我信号,必要时候——联系东部空防。”

        助手听闻心中一惊,僵硬地点了点头。

        时隔五年,在最初的“失联”之后,总部与区域管制中心再一次为skf864集体调动起来。

        这样的高压下,强忍着内心焦灼的工作人员甚至一度产生了错觉——

        他们又一次,回到了那个无望的一天。

        “爸爸,可以看到城市了。”

        飞机上,工藤新一趴在窗户上往下看。

        随着飞机高度缓慢下降,满目厚实的白色云层散去,稀薄的云朵被气流吹开,如同缩小了数倍的城市火柴盒映入所有早已望眼欲·穿的目光中。

        “到了——!到千岁了!”

        “我们到千岁了!”

        亡者乘客们喜极而泣地鼓掌呼喊。

        他们彼此兴奋地对视,忍着从座椅上跳起的雀跃心情,在空姐的提示下系紧安全带,调直座椅靠背,做好降落准备。

        终于……终于能回家了!

        所有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唯独黑发小说家,工藤优作,神情冷静而严肃。

        ——【“工藤先生,闯出‘境界’只是第一步,要想真正平安降落……”】

        彼时,在计划的最后,红发少女特意叫住了工藤优作,用拜托地语气说道,

        【“虽然有点唐突,但您是知名小说家的话,一定有自己的人脉,有一件事,需要借用下您的名气。”】

        中原中也有点疑惑,倒是工藤优作在短暂的愣神后,很快明白了三子话里的意思。

        一切就如红发少女所言,离开困住他们的【境界】只是第一步,真正的难题,是在降落。

        ——没有哪个官方,可以欣然接受一架“陌生”的航班在机场落地。

        更不用说,还是五年以前,离奇失踪的飞机。

        他们会遇到怎样的阻碍,动一动手指,就能猜到。

        【“最糟的情况,是被提前击毙。”】

        中原中也:“……”

        工藤优作:“……”

        【“中原老师警校生的身份不宜暴露,所以,正面的渠道是没有办法指望了,只能另辟蹊径。”】

        红发少女的手指扶着下巴,分析地说道。

        三子没有注意到,在提到“警校生”时,某个现役黑手党准干部的中原少年神情变得有点复杂。

        赭发少年张了张嘴,看上去想要说什么,但又放弃了。

        港·黑的力量……

        不,他们不适合这样大规模地进入官方与民众的视野,更不用说,首领一定不会同意。

        中原中也冷酷地想道。

        即使一切完美符合“常理”,但不知为什么,他的心里隐隐觉得有点憋闷。

        【“……这是我们无法插手的现世规则,所以,工藤先生,这件事情,只能拜托你了。”】

        来自地狱的红发少女注视着知名小说家,一字一句说道。

        时间回到现在。

        当所有乘客沉浸在喜悦中时,工藤新一小朋友注意到,

        他的父亲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信用卡,拨通了正在夏威夷拍戏的工藤有希子的私人电话。

        “喂,有希子,是我。我在飞机上,对,新一在我身边,我们没事。”

        “有件事,需要你帮忙。我记得你说过,东京xx电视台的那位欠你一个人情……”

        ……

        …………

        呼,这可真是,有够乱来的计划。

        工藤优作在妻子欣然同意地应允下,挂断了电话。

        小说家面色沉凝地安静了片刻,突然想到什么般,转头看向了身旁的小儿子。

        “新一。”

        “什么?”黑发男孩心不在焉地问道。

        此刻,这个好奇心堪比猫的小侦探正抓耳饶腮地研究飞机上一系列诡异的现象。

        他坚信,世上绝无灵异,所有看似诡秘的案件,必然藏着科学的真相!

        “新一,今年暑假夏威夷,我和妈妈帮你安排了整套飞行员教程。”

        “在成为名侦探以前,先学会驾驶飞机吧。”

        工藤新一小朋友:“哦……啊?!”

        与此同时,千岁空中管制中心

        “jar9723,jar9723,千岁管制中心呼叫——!”

        管制员脸色铁青地按着耳机,对无线电不间断喊话。

        在弄清楚skf864真实身份以前,他们遭遇到了更棘手的危机。

        skf864是突然冒出来的,这意味着,整个管控线路上,唯独它没有计划的航道!

        放任它随意飞行,谁也不知道,会不会发生两架航班相撞的惨状。

        就像是连上天都听到了众人的内心,千岁管制中心的所有人很快绝望地发现,他们的担忧,真他哔——的应验了!

        “jar9723,如果你收到,在你三点钟方向,有另外一架飞机!距离你五英里,高度相同!”

        管制员大声呼喊,然而无线电那头没有任何声音。

        他们联络不上skf864,而jar9723也毫无反应。

        “让它掉头!立刻,转到九点钟方向!”大空组长沉声说道。

        然而很可惜,呼喊9723的管制员依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而就在这短短的数分钟里,skf864已经下降了五千米,朝着西南方向,笔直地冲去。

        “天哪!你们谁可以联系到jar9723!”

        “jar9723,掉头,九点钟方向!”

        “……它就在你的正上方!我现在告诉你,jar9723,它就在你的正上方!”

        不断有管制员帮忙呼叫,然而至始至终,无线电都没有任何回答。

        怎么办、要怎么办……

        管制员盯着雷达的瞳仁恐惧地颤抖。

        面对这一切,他们除了继续在无线电中呼叫,什么也做不了。

        五英里、三英里、零距离!

        一瞬间,整个管制中心都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雷达上的两个航班标识越来越近,直到完全重叠。

        “……”

        “……”

        “……jar9723,你还在吗?”

        窒息的死寂中,管制员开口问道。

        回答他的,仍然是无望的沉默。

        “……”

        众人都没有再说话,空气沉重得可怕。

        就在他们必须接受这个可怕的现实时,公放的无线电突然响起“滋滋”的干扰声。

        而后,一串简短的汇报从里头断断续续传出。

        “……收到,千岁,我们没事,jar9723号接收完毕。”

        “我们看到skf864了,它刚才从我们侧方绕了过去。”

        ……

        “妈·的,它没事!”

        沉寂之中,其中一个管制员突然叫骂了一声,又是像哭又是像笑的扶住了额头。

        众人长吁了一口气,办公室凝固的空气再一次流动了起来。

        “小田君。”

        虚惊的气氛中,千岁管制中心的组长大空翼望着雷达上的skf864,语气低沉地开口说道,

        “联系总部,要求千岁机场全面停飞与中转。”

        “?!可是……?”

        “去!照做!”

        “还有,想办法联系上skf864,协助它降落。”

        “绝对不能让它降落!”

        会议室中,高层拍着桌子,红着脸大声叱喝,

        “现在谁也没办法确定skf864里的是什么东西!万一是病毒呢!更甚至,是一起早有预谋的……!!”

        高层的话没有说全,但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省略的部分是什么意思。

        “空防那边呢,他们有什么回应?”另一个人开口说道。

        他的声音比南极的冰层更加寒冷,显然,这句话的背后,打着是“宁可……不可放过”的主意。

        联络员摇了摇头:“还没有,他们表示需要首脑的命令。”

        会议室的气氛沉凝而焦灼。

        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绝对不能被公众知道的意图和情绪。

        总部管制中心的负责人目光扫视了一圈众人,就在他正准备开口说话时,助手突然推门而入,苍白着脸急匆匆的跑到了他边上。

        “什么事?”负责人皱起眉。

        助手弯腰,在负责人耳边一阵耳语。

        “你说什么?!”听闻消息的男人刷地站了起来。

        他惊骇地睁大了双眼,不可置信地瞪着助手,像是在确认对方不是在开玩笑。

        然而回答负责人的,是助手毫无疑问的点头。

        “……”

        负责人沉默了半响,慢慢的,慢慢的,扶着桌边跌坐了椅子。

        他反常的表现,引来了所有人的注意。

        会议室内的人停止了争辩,同时看了过来。

        面对众人疑惑地眼神,总部空中管制中心的负责人扯了扯嘴角,干瘪的脸露出一个艰难的苦笑,

        “诸位,现在让不让skf864降落,已经不是我们说的算了。”

        “——媒体上已经炸锅了,全国都知道了,包括skf864上乘客的亲属。”


  (https://www.biqudu.com/89304_89304772/93211488.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