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力使的恋人不对劲 > 第23章 Episode23觊觎

第23章 Episode23觊觎


距离skf864返航事件已经过去了数天。

        在这期间,遇难者的遗体被安放在附近的殡仪馆中,等待赶来的家属认领。

        而千岁机场的第5跑道,也暂时空置了下来。

        每一天,都有负责的地勤人员,将摆放在边上的悼花束收走。

        对此,机场的工作人员并不着急。

        因为他们知道,最多再过一个星期,悼念的花与来人都会自动散去,届时,一切都会恢复如常。

        这并不是坏事。

        死去的人陷入长眠,而还活着的人,总要从停滞的时间里走出来,让生活继续。

        “话说回来,不管看多少次,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殡仪馆的学徒远远望着亲属扶棺流泪的背影,对身旁的师傅说道,

        “遇难者的遗体,竟然会完好无缺。”

        说实话,从事殡葬行业以来,学徒已经见过形形色色的遗体。

        死于灾难的人们,对他们来说,是最为头疼的,光是将遗骸凑齐,让亡者最后体面离开,就要耗费不少心力。

        因此,在知道接收的对象是五年前失踪的skf864航班乘客时,他们已经做好了通宵几天的准备。

        但出乎意料的是,遗体并没有预想中的腐烂变形,除去有四个早已看不出样貌之外,剩下的每一个躯体都安详地闭着眼,嘴角带着微笑。

        乍一眼看去,就好像他们只是睡着了一样。

        尽管这放在行业之中,绝对是属于“惊悚级别的鬼故事”。

        但不管怎么说,对前来认领的家属来说,也算是一种安慰。

        “诶,师父,这事儿真的很奇怪,难道真的跟网上说的一样,是神明显灵,鬼差作祟?说起来,幽灵、地狱这种真的存在吗?”

        刚入职不久的学徒,还保留着新人时期的跳脱与天真,围在中年男人的身边碎碎念。

        一身黑色西装的中年男人没有理会弟子的聒噪,他靠在殡仪馆的门口,沉默地点了一根烟,也不抽,只是夹在指间任由它燃烧。

        鬼差吗……

        也不知道等哪天轮到他了,来接引他归去的,又会是哪一位。

        遇难者遗体的异状,远在网络冲浪的人们尚不清楚,此刻,他们更关心另一件事——

        skf864上,没有找到活人!

        当时舱门被撬开时,所有人都目睹了全副武装的警察冲进机舱,最后空手而归,只有蒙着白布的遗体被抬出来的场景。

        别说活人了,他们连半个能呼吸的东西都没搜到!

        这意味着什么?

        驾驶飞机的机长早已死亡,那么在无线电中与工作人员通话的是谁?

        让飞机安全降落的又是谁?

        在场的新闻记者不敢去打扰遇难者家属,只能去疯狂骚扰千岁管制中心的负责人大空翼。

        毕竟这位前身是知名球员,现在又是唯一一个与“神秘人”对话过的幸运儿,简直就是行走的头条爆料!

        然而很可惜,大空翼组长不好惹,他组内的其余成员也一问三不知。

        除了知道与他们对话的神秘人,听声音是个年轻的女孩子之外,一无所获。

        女孩子?这算什么消息?

        到底是哪位英雄豪杰,你有本事做好事,你有本事站出来啊!

        让我们给你头条啊!

        举着话筒的记者面面相觑,抓心挠肝。

        不过很可惜,除非他们敢冲进横滨的某个大楼里,把话筒塞到赭发准干部眼皮子底下,

        或者闯一闯传说中的地狱,或许能得到一点有用的信息。

        但很遗憾,记者们什么也没挖到。

        于是琢磨再三,最终出现在报纸头条上的,也就是

        【惊爆,skf864航班驾驶员身份不明,疑似神秘幽灵少女】,这种三流杂志的标题内容。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随着skf864回归,知名小说家工藤优作与警方合作,破获了航班灾难的真相,以及一桩久远的“交换杀人”案。

        “神秘幽灵少女?什么乱七八糟的。”

        portmafia大楼,干部办公室

        中原中也随意扫了眼头版上的标题,抬手将通篇鬼话的报纸丢回桌上。

        “哦呀,妾身倒是觉得,他们说得有几分道理。”

        尾崎红叶看了眼茶几对面撞鬼的赭发少年,微微抬起手臂,宽大的和服衣袖遮住了嘴角促狭的笑意,

        “毕竟,鬼差,也算是幽灵的一种了。真是个不错的经历啊,中也。”

        中原中也:“……”

        这种经历他才不想要。

        想起飞机上挑战心脏的种种,中原准干部的表情着实有点一言难尽。

        这次skf864返航事件造成了很大的轰动,只要打开电视就能看到各种采访和报道,以至于走在横滨街头,都能听到不少市民口口相传的各类离奇版本。

        作为此次事件的核心参与者之一,中原中也自然是前脚刚回到港·黑,后脚就接到了森鸥外的传唤。

        不出所料,某个黑发首领对三子的身份相当好奇。

        尽管少女自称鬼差,但是在听取汇报时,森鸥外的大脑还是同步列出了各种阴谋论。

        其中包括不限于针对港口黑手党未来利刃的仙·人·跳、异能力特务科的隐藏动作,其他组织的刻意安排……

        其剧情之精彩,完全可以拍一部缠绵悱恻的横滨黑·道生死情。

        直到中原中也提到了三子的异能力——

        “等等中也君,你刚才说……愿望?”

        森鸥外心中猛得一跳,本能察觉到了异常。

        他的表现实在过于突兀,让汇报中的赭发少年不禁一愣。

        “是。”中原中也点头道。

        森鸥外看向中原中也,紫红色的瞳孔在阳光的照射下显现出某种阴冷的光泽。

        他抬起唇,嘴角卷出一个温和的笑容,

        “关于这一点,请详细说说吧,中也君。”

        尽管心有疑惑,但中原中也依然仔细回忆起关于红发少女的细节。

        说来也奇怪,本以为不过是萍水相逢,但当赭发少年认真回想时,才惊讶地发现,红发少女给他留下的印象有多深。

        根本不需要刻意思索,只是稍稍心念一动,对方的发色,谈起漫画时熠熠生辉的翡翠绿双瞳,指向魂灵的手指,甚至是——

        与耳际的发丝缠绕在一起的耳麦,都如同倒放的高清影像般,浮现在自己眼前。

        ……等等!他在想什么啊!

        中原中也一凛,连忙集中精神。

        事实上,赭发少年无法确定三子的异能力,只能从少女谈及亡者生平的细节处,推测或许与情报类有关。

        然而很显然,森鸥外并不这么想。

        随着中原中也的描述,黑发男人的眼睛越来越亮。

        直至少年提及“愿望能引动奇迹”,森鸥外的双眼猛得爆发出某种惊人的野望。

        就像见到了足以改写规则的力量,惊叹,然后是露骨的贪婪。

        中原中也一惊,等到他再定睛看去时,森鸥外又恢复如常,仿佛此前的不过是赭发准干部的错觉。

        ……

        …………

        “愿望吗——”

        森鸥外望着中原中也离开的背影,直到沉重的黑色欧式大门彻底关上,

        他才支起手臂,双手十指交叉,下巴搁在手上,转头看向沙发的方向。

        “你觉得呢?爱丽丝酱。”

        黑发首领温和的声音在偌大的办公室内回荡。

        明明是如医生般友善的语气,却让沙发上的金发萝莉恶寒似地,狠狠搓了搓手臂。

        “好恶心啊林太郎!你臭烘烘的泥巴都要溢出来了!”金发爱丽丝跳脚地说道。

        “诶~好过分啊,爱丽丝酱,竟然说是泥巴……”

        森鸥外备受打击似的眯起眼,眼里觊觎的意味在房间的光线下一览无余。

        真想亲眼见见啊,能够带来愿望和奇迹的异能力。

        足以改写规则的力量,届时又能引发怎样壮阔的瑰景呢?

        【这个世上,真的有地狱吗?】

        回到住所的中原中也在关上门后,稍稍放松了脸上的神情。

        他随意扯了下脖颈上的choker,顺势单手解开了衣领处的交叉领带。

        在经过客厅时,少年又将披在肩上的黑色外套拿下,随手丢在一边的沙发扶手上。

        外套的下摆从空中划过,气流拂过茶几上散落的灵神志怪资料,带起一连串哗啦啦的书页声。

        中原中也卷着袖子的动作一顿,转头看向了桌面。

        在那里,正堆叠了几幅绘着地狱之景的画作、数本记录了彼世传说的典籍,以及一些杂七杂八的怪志异谈的资料。

        它们乱糟糟地摊放在桌面,还有一些,因为少年的动作,被衣服扫落,掉在地板上,书页翻飞,摔出一地的浮世绘。

        这是中原中也在回到港·黑后,特地收集的资料。

        说不清是出于何种心情,是不能容许自己有完全空白的知识领域,可能危害港·黑的力量,又或者是其他什么……

        总而言之,等赭发少年回过神,发现自己已经抽空读完了所有资料。

        地狱、轮回、审判、阎魔大王、辅佐官——

        书页上记载的内容,就像另一个世界,充满了作者“善恶有报”的朴素正义观与浪漫的想象。

        ……不,或许真的是另一个世界也不一定。

        赭发少年弯下腰,将地上的《地狱散步图》捡起,放回桌上的书堆中。

        【接引漂泊的魂灵,谓之为鬼差……】

        此前看过的文字,毫无预兆地在中原中也的脑中冒出。

        中原中也的眼前,又一次浮现起红发的鬼差少女站在细雨中,走上长长阶梯的画面。

        少女手持金色的缚魂锁,背对着他,率领着一众透明的魂灵,一步步走向彼岸的长路。

        或许是感应到了身后目送的目光,某一时刻,红发少女回过头,笑着对赭发少年挥了挥手。

        中原中也的手肘动了动,还没等他抬起手回应,鬼差少女就在叮铃的锁链声中转身,隐没在了夜色的尽头。

        ……以后,应该不会再见了吧。

        portmafia宿舍内,中原中也抓了抓头发,用手指把额前垂落的发丝往后梳,露出光洁的额头。

        这时,少年的动作一顿,像是想到什么,他将手伸进外套的口袋里,掏出一张折叠的画稿。

        那是某个鬼差少女,在临别时赠与他的速写。

        中原中也缓缓将它打开,画面上是一个眼熟的,身着常服的赭发少年。

        他双手插兜,单脚踩在歹徒的背上,抬头看来的目光潇洒而热烈,光芒如天上的太阳。

        “……”

        算了,留着吧。

        中原中也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选择将画稿夹入一本书中,然后连带着收集的地狱鬼差资料一起,锁进了抽屉的深处。

        ——再见面时,就把欠的人情一并还了吧。

        改变了主意的中原中也如是想道。


  (https://www.biqudu.com/89304_89304772/93211485.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