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力使的恋人不对劲 > 第24章 Episode 24 横滨的亡者

第24章 Episode 24 横滨的亡者


传闻,  人在初死的头七日,直到三回忌会期间,都将在地狱接受十王的审判。

        每个审判厅对待企图逃跑的亡者,  都有一套的独特的羁押方式。

        除了第十的【五道轮转王厅】,和第五的【阎魔厅】。

        前者是因为五道轮转王手下,拥有一个武力值出众的僵尸辅佐官,而后者——

        “站住!前面注意,  有亡者逃脱了!”

        愤怒的吼声从阎魔厅内传出,  标注着五的审判厅大门猛得被人从里面踹开,  一个头戴白天冠,  身高2米的高大亡者冲了出来。

        这个亡者逃跑期间,  还不忘转头对身后的鬼狱卒做鬼脸,  大声嘲笑,

        “耶,  耶!一群弱鸡,有本事来抓你爷爷我啊哈哈哈!”

        “可恶!偏偏是在鬼灯大人不在的时候!”

        抓捕的鬼狱卒火冒三丈,眼看着亡者越跑越远,即将消失在视线范围内时,突然听见“叮当”一声,  清脆的缚魂锁声凭空响起,自远处传来。

        与此同时,一个娇小的身影缓缓出现在了亡者逃跑的前路上。

        鬼狱卒见状轻轻“啊”了一声,随后竟然停下了脚步,对嚣张的亡者露出了一个自求多福的同情眼神。

        “哈哈哈哈!好机会!”

        亡者看不见鬼狱卒满脸“你完蛋了”的表情,  只以为对方跟不上自己的速度,  神情愈加放肆嘲弄。

        甚至还回头,  对着狱卒的方向挑衅地拍了拍自己的屁股,

        “什么地狱鬼卒,也不过如此,想让你爷爷我服刑,再等一百年吧孙砸哈哈哈哈!”

        “哦?一百年?”

        一个清丽的女声从背后传来。

        亡者当即被吓得一个激灵,猛得转过头。

        在看清眼前的是个还没自己手肘高的少女时,他脸上紧张的表情顿时变成了轻蔑,

        “你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滚开!别挡路!小心爷爷我一个沙包大的拳头下去,揍得你回家找妈妈!”

        “那可真是太可怕了。”

        被威胁的红发少女笑容可掬地弯起眼,像是真的被恐吓到般,往旁边站了站,让出了路,

        “请吧。”

        “……哼,算你识相。”

        没有想到会这么顺利,亡者志得意满地收回了挥舞的拳头。

        这小娘们长得倒是挺好看的。

        就在他盯着三子不放,连逃走都忘记了的时候,前一刻还乖巧可爱的红发少女忽然两眼一竖,矮身一个扫堂腿,狠狠将亡者绊倒!

        “——你以为我会这么说吗!!!”

        “唔噗!”

        人高马大的亡者脚下不稳,脸着地直直栽进土里。

        “小娘们你找死!”

        亡者怒吼着两手按在地上,好不容易才把嵌进地里的脑袋扯出来,一个狼牙棒破空而来,精准地敲在了他的头骨上,将脑袋又生生摁回了土洞里。

        “哦呀哦呀,这是哪里来的废物大叔,死了就老实一点,不可以给狱卒们添麻烦知道吗?”

        三子提着狼牙棒,尖头的那端使劲怼在亡者的脑壳上,碾中药似的,用力捣,

        “快点!给狱卒大哥们道歉!”

        亡者:“&&&……!!”

        “什么??竟然还敢骂人?”

        红发少女“duang”的一声,把亡者的脑袋捶得更深了:“快点道歉!”

        “&……&呜呜呜!!!”

        “很有骨气嘛大叔,嘴这么犟,是时候让你体验一下地狱的名产套餐了。”

        三子说着就弯下腰,抓着亡者的头发把人提起,对着脸就是一顿毒打胖揍。

        亡者:“&&…¥……——!!!”

        一旁的鬼狱卒缓缓流下一滴冷汗。

        “那个,三子大人,有没有一种可能,是您用狼牙棒堵住了他的嘴,他才说不出话呢?”

        红发少女揍人的动作一停,恍然大悟:“啊,对哦,不小心忘记了~”

        “诶嘿!”三子摸着后脑勺,可爱一吐舌。

        “不好意思啦大叔,反正你一会儿也要去焦热地狱受刑,就当是提前体验吧。”

        提前体验了一遍头盖骨被敲碎的亡者,牙齿漏着风,一把抱着鬼狱卒的大腿,哭得像个三百斤的孩子。

        呜呜呜,魔鬼!这个少女是魔鬼!

        没错,在这个地狱中,十王审判厅都有着各自对付逃跑亡者的羁押手段,唯独第十和第五审判厅不需要。

        因为,第十审判厅的僵尸辅佐官武力惊人。

        而第五审判厅,阎魔大王座下,有两个大杀器。

        一个是抖s鬼神辅佐官,另一个,则是由鬼神辅佐官一手带大的鬼之少女——

        鬼差执行官,三子。

        恩,与鬼灯大人利落敲碎亡者头骨的不留情面的作风不同,

        某个看着容貌动人,如天上姬的鬼差少女,更擅长在精神层面上粉碎亡者的自尊心。

        “真惨,怎么就碰上了三子大人呢。”

        鬼灯大人的话,说不定还能给你一个痛快。

        虽然估计连牙都保不住就是了。

        鬼狱卒怜悯地看了眼抽抽搭搭,哭得宛如黛玉葬花的壮汉,叹息地摇了摇头,而后哐当一声,一榔头把磨蹭的亡者锤晕,直接拖着对方的脚腕带去焦热地狱,留下一路凄惨的血痕。

        与此同时,处理完紧急事态的三子熟练地走进阎魔厅。

        在望见上首的阎魔大王神情威严,忙着对亡者下达审判处决后,三子默不作声地走到一旁空置的侧席上,代替巡视的鬼灯,接手了辅助的任务。

        直到最后一个亡者被押走,体型硕大的阎魔大王才终于松了口气般,用笏板敲了敲酸痛的肩膀,

        刻意做出的怒目眉眼也跟着松懈下来。

        此刻,这位闻名常世的大王,与其说是让人胆寒的阎王,倒更像是邻家被孙子欺负的好脾气爷爷。

        “辛苦了,大王,要来一个甜甜圈放松一下吗?”

        三子将卷宗收拾好,从桌子下掏出了一盒散发香甜气息的蛋糕盒,伸直手臂用力踮起脚尖,放在了阎魔大王的高大的桌案上。

        “甜甜圈!”

        阎魔大王眼睛刷地一下,亮了起来,两只铜铃似的大眼睛泪眼汪汪地看向红发少女,

        “三子!你真是好孩子啊!”

        不像鬼灯君,只会光明正大的把他藏起来的甜甜圈吃掉;

        借着健康的名义拿他当小白鼠,骗他喝成分不明的“果汁”;

        偶尔把他举起来丢出去,当锻炼身体的工具……

        不、不行,再想就要哭出来了。

        越想越苦逼的阎魔大王心酸地抹了抹眼睛。

        “嘿嘿,大王过奖了。”

        三子不好意思地抓了抓脸,笑着说道,

        “说来,这好像是现世甜品屋很流行的新品哦,我看到的第一看就知道,很适合大王,如果您能喜欢就太好了。”

        阎魔大王激动地搓手手,三下五除二,迫不及待地把包装精美的蛋糕盒拆,

        “恩恩,喜欢喜欢,本王太喜欢这份甜……呃!”

        然后,然后在看清了盒子里的东西后,大王脸上的期待顿时碎了一地。

        “三、三子酱,请问这个是什么?”

        阎魔大王惊恐地看着盒子里绿油油地圆形物体,连声音都在颤抖。

        “恩?”

        红发少女仰起头,好看的绿宝石双眼中满是自豪的笑意,“是很受现世女孩子欢迎的最新甜品,野生蔬菜纤体甜甜圈!”

        “据说是用二十种最苦的蔬果榨成汁,搅拌成奶油,为了健康,我还特地交代店主一颗糖都别放,把蛋糕胚也换成健康的苦瓜蒟蒻。”

        “美容减脂降血压,对身体很好哦!”

        “快,大王,尝尝看,您一定会喜欢的!”

        三子说完,满眼期待地盯着阎魔大王,眼中闪烁着无法拒绝的光辉。

        心如死灰的阎魔大王:“……”

        尽管脑内的每一根神经都疯狂尖叫着,不要吃。

        但爱护幼崽的地狱管理者,还是胆战心惊地咽了咽口水,在少女期待地目光中,颤巍巍地捧起绿色的甜甜圈,深吸一口气,视死如归地塞进嘴里。

        ……

        …………

        甜甜圈味道入口的瞬间,威严的阎魔大王整个鬼都呆滞了,连大脑都跟着空白了三秒。

        呕!好、好难吃!这世上为什么会有这么难吃的东西!!

        现世的女孩子们,你们的味觉真的没问题吗?好好的甜品不好吗!为什么要这么折磨自己!

        “怎么样大王,好吃吗?”

        下首,红发少女仰着头两眼亮晶晶地问道。

        阎魔大王,阎魔大王艰难地咽下嘴里的不明物,虎目噙泪地对少女竖起大拇指,

        “恩……恩,很、很好吃。”

        “真的吗,太好啦!”三子两手捧脸,笑靥如花,

        “那一会儿我就和爸爸说,让他以后去现世出差也帮大王带几盒。啊,也和其他宫厅的辅佐官喊一声,这样,您以后就能天天吃到健康又美味的点心啦!”

        天、天天!不行!!!!

        阎魔大王听后脑仁当即一炸。

        他已经能想到,鬼灯君旅馆山姥似地看着自己,手里捧着一摞可怕的蔬菜甜甜圈——

        ‘嚯嚯,大王,该吃甜甜圈了,美味又健康哦’的场景。

        为了避免噩梦成真,阎魔大王连忙干咳了一声,转移话题保命,

        “对、对了!三子酱,你就不好奇鬼灯君去哪里了吗?”

        “诶?爸爸吗?”三子歪着头,想了想说道,

        “我回来的时候看到隔壁在举办‘撒旦王的巡回演讲’,不出意外的话,爸爸应该是在帮忙招待eu地狱那边过来的高层吧。”

        不是这样的话,爸爸他也不会走开,让大王一个人审判亡者。

        啊,当然,她绝对不是在质疑大王的能力。

        不如说,她和爸爸一样,认为地狱的管理人是大王,是再好不过的事。

        只不过……

        三子想着,下意识侧头,扫了眼侧席上堆积的卷轴。

        爸爸不在,大王的工作效率有点低啊,要不要再加几百份文件,让大王晚上加班……

        一股加班的危机袭来,某位地狱管理者背后一凉,忙不迭打断了三子的若有所思,继续转移话题,

        “说起来,三子酱,我一直很想知道,对付那些想要逃跑的亡者,你为什么不直接把他们抓回来,反而还要费时间,假装配合他们让开路呢?”

        “费时间?”

        三子像是听不明白地眨了眨眼睛,“你在说什么呢大王。”

        红发少女看着疑惑的阎魔大王,双眸一弯,露出一个天使般的可爱笑颜,

        “爸爸说了,要用最严酷地手段对付地狱里的亡者。”

        “——所以,不假装配合一下他们,怎么让亡者体会到希望毁灭后的绝望。从根本上,击碎他们妄图逃跑的自尊心呢?”

        阎魔大王,阎魔大王呆若木鸡:“……”

        破案了,这个孩子果然是鬼灯君教出来的。

        ——都是魔鬼。

        魔鬼、咳,鬼差执行官,三子。

        既然占了一个“鬼”字,那么当然和地狱中的大多数狱卒一样,都是鬼之一族。

        只不过,比起天生的鬼族,只有少部分的人知道,红发少女其实与某个第一鬼神辅佐官相同,都是人类与鬼火的结合体。

        “嚯,真是意外,那种陋习的村庄竟然还在。”

        数百年前,已经成为管理者的阎魔大王,有点意外地看着鬼灯身边的小豆丁。

        女孩不过七岁年龄,初生的小小鬼角隐藏在红色的长发里。

        如果不仔细看的话,很容易忽略掉那一点小凸起,以为这是现世哪个富贵人家,早夭的漂亮姬君。

        尽管富贵人家的姬君可不会营养不良,手上全是划出来的伤害和粗茧。

        此刻,这个漂亮的小女孩正如刚出生的幼鸟似的,紧紧贴着鬼灯,一脸好奇地盯着体型硕大的胡子大叔。

        “嘛,毕竟是这样的时代,也是没有办法的选择。”

        鬼灯面无表情地说着,抬起大掌安抚似的,轻轻拍了拍红发女孩的头顶。

        感应到头顶落下的宽厚温暖,小小的女孩仰起头,无声地盯住鬼神辅佐官。

        两个一大一小的半鬼族就这样沉默地,你看我我看你。

        片刻之后,小小的红发女孩突然脑中灵光一闪,像是确认了值得追随的长辈般,“啪”的一下伸出手,揪住了鬼灯的衣袖口。

        第一辅佐官倒是没有扯开,任由女孩攥着自己的新制服。

        说起来……这个孩子,怎么感觉有点熟悉?

        阎魔大王瞅着眼前的场面,总感觉有种说不出的奇妙感。

        他望着小小的女孩,弯下腰让视线与女孩的双眼保持在同一水平上

        “小孩,你叫什么名字?”

        像是害怕吓到女孩,地狱的管理者刻意放缓了音量和声调,小心翼翼地问道。

        红发女孩没有说话,只是眨巴着一双宝石般翡翠色的瞳眸,直勾勾地盯着眼前提问的大叔。

        ……是暂时失去了说话的能力吗?

        阎魔大王皱起眉,心中少见地泛起一丝怒气。

        尽管就像鬼灯所说,这样的事情放在这个时代,并不少见。

        但女孩最多不过七岁,还是个幼崽啊……

        正走神着,阎魔大王突然感觉脸上一痛。

        刚才还小可怜似的女孩灵活地蹦起,满脸稀奇地揪住地狱管理者的胡子往外拽,一边拽还一边好玩地大喊,

        “胡子,大胡子!”

        “疼疼疼!别扯!”阎魔大王痛呼出声。

        他想要让女孩放开自己可怜的胡须,又怕伤到对方。

        等等……这个场景是不是有点太熟悉了!

        阎魔大王盯着面无表情,毫无出手解围的副手,突然灵光一闪。

        他想起来了!当初小鬼灯不也是这副样子吗!一见面就拽他胡子!

        “鬼灯君,这个孩子真的不是你的私生女吗!”

        回答阎魔大王的,是辅佐官胆大包天,戳到脸上的狼牙棒,

        “你在说什么梦话呢大王,整天都在加班,替你收拾残局的我,去哪里生这么大的孩子。”

        鬼灯语气平静的说道。

        绝对、一点、也没有被迫加班的怨念。

        与此同时,某个红发女孩也唯恐天下不乱的跟着敲边鼓:“大胡子大王,加班,加班!”

        “疼疼疼!不要捣乱了鬼灯君!还有你,乖小孩,听话,快松开我的胡子!”

        “不是小孩,是‘甘’!”小小的红发女孩突然开口说道。

        甘……

        地狱的管理者与辅佐官皆愣了一秒,反应过来,女孩在说自己的名字。

        ——连名字都这么像……

        “鬼灯君,她果然是你的私生女吧!”

        “都说了不是,大王,您终于老年痴呆了吗。”

        大概是太过相似的缘故,在红发女孩整日幼崽跟随暗中观察下,鬼灯也就默许了刚诞生不久的半鬼族女孩,跟在自己身边。

        然后不知不觉间,就变成了奇怪的父女二人组。

        ……

        …………

        一转眼,那时候的孩子都长这么大了啊。

        阎魔厅,地狱管理者看着帮忙整理文件的红发少女,再次感慨时光不饶人。

        “对了!”

        批阅文件的阎魔大王看了眼墙上的时间,对三子说道,

        “撒旦王那边的演讲应该差不多了,还有一点休息的时间,三子酱,你可以去找鬼灯君哦,他就在健身房。”

        “真的吗!”

        红发少女的头上的呆毛一竖,双眼狗狗似的亮起,“谢谢,大王!我去去就来!”

        听闻可以去见老父亲,三子欢天喜地的对上司鞠了个躬,刚往外跑两步,又想到什么似的,慌慌忙忙地冲回来,从桌子底下抱出一堆伴手礼递给阎魔大王,

        “差点忘了,大王,这是给您的伴手礼。还有一子和二子的,阿香姐的是这个,还有、还有……”

        座敷童子,一子和二子正在桃源乡“度假”。

        阿香、茄子和唐瓜他们正在听撒旦王的演讲,同样不好打扰,所以伴手礼……

        “知道了,我会帮忙带给他们的。”阎魔大王没忍住笑出了声。

        “谢谢你,大王!”

        果然,不管多久,这孩子还是最喜欢鬼灯啊。

        地狱的管理者宽容地望着红发少女,忍俊不禁地摇了摇头。

        鬼灯也是,整天一副严厉的样子,私底下还不是给花大力气给女儿收集稀有画具的傻爸爸。

        不过话又说起来……

        阎魔大王望着少女跑远的背影,突然漫不经心的想道。

        按照这对笨蛋父女的相处模式,三子酱未来的男友,估计有得辛苦了……

        ——不不不,老夫怎么突然想到这个?

        提着笔的阎魔大王反应过来,摇了摇头。

        三子酱还小,只有五百岁,哪儿来的男友,哈哈哈,哈哈哈。

        这个时候,地狱的管理者还不知道,自己无意之中,做出了怎样不得了预言。

        与此同时,鬼灯确实正如阎魔大王所说,正在健身房招待eu地狱的高官,自称是“撒旦的左右手”的二把手,别西卜。

        恩,虽然某第一辅佐官招待的方式是——

        打网球时,冲着人家的脸外旋发球;篮球场罚球时,把人家的脸当篮筐;打乒乓球时,疾风发球,逼得对方用脸疯狂接球……

        “你这家伙,给我适可而止啊!”

        eu地狱的二把手忍无可忍地发飙了,不如说,忍到现在才掀桌发火,脾气是真的不错。

        啧。

        鬼灯嫌麻烦似地皱起眉,一双狭长的黑瞳直勾勾地盯别西卜,露出了鲸头鹤的招牌眼神,

        “说实话,我有球就是用力砸人的本能,因此并不擅长任何球技,该怎么办才好呢?”()

        嘴上说着该怎么办,实则脸上写满了“再敢有异议,就活剖了你”。

        “……我怎么知道!你倒是先把【拷问】放一边去啊!”鼻青脸肿的别西卜大声吼道。

        然后就被迫听了一段,来自地狱第一辅佐官的“人生的意义就是工作!除了工作生活还有什么乐趣”的暴言。

        “……”

        没救了,这种只会内卷的霓虹鬼神没救了!

        别西卜眼角抽搐地瞪着鬼灯,内心说不出的憋屈。

        可恶啊!难道就没有什么,就没有什么是可以胜过这个男人的实感吗!

        被耍得团团转,几乎要脑溢血的eu地狱的二把手恨得牙痒痒,突然,男人眼前一亮,想到了绝妙的点子。

        胜过这个家伙的东西……

        只有我有,而这个男人没有的东西……不是就在眼前吗!

        想通的别西卜顿时豁然开朗,指着鬼灯疯狂嘲笑,

        “哈哈哈哈!我有美女老婆你没有!”

        “你这个孤苦的家伙根本不懂家庭的美好,是我赢了!我赢了!哈哈哈哈——”

        鬼灯看着叉腰狂笑的家伙,一脸淡定:“虽然不知道你在得意什么,但是说到家庭的话……”

        “什么什么?难道你这家伙还能变出个孩子不成??孤寡孤寡!孤寡孤寡!”

        别西卜正叫嚣得开心,突然健身房门口远远跑来一个容貌精致的红发少女。

        她望着辅佐官,两眼亮晶晶的,跟可爱的狗狗见到狗妈妈……

        咳,跟幼崽见到妈妈似的。

        等等——

        eu地狱的二把手心里咯噔一下,暗道不好。

        下一刻,只见那个红发少女扬着大大的笑脸朝他们跑来,然后在别西卜几乎滴出血的瞪视下,张开了口。

        少女可爱的声音传来——

        “爸爸!”

        啊……

        听听这含糖量超标的喊声。

        这是全天下父亲,都渴望的宝贝女儿啊……啊……

        “等等等等!!你这没血冷感的加班狂竟然有女儿了?!!还是这种天使一样的女儿?!!”

        别西卜天崩地裂,拒绝相信。

        “啊,其实我正想要说。”

        鬼灯面无表情地指了指身边的红发少女,介绍道,“这是小女,三子。”

        说完,鬼灯又给三子指了指快石化的绿发男人,

        “三子,这是eu地狱撒旦王的左右手,别西卜先生。”

        红发少女乖巧地问道:“初次见面,别西卜先生,家父前段时间承蒙关照了。”

        家父……家父……家父……

        输了……输了……输了……!

        自诩为竞争对手的西洋地狱二把手先生,脑袋上电闪雷鸣,表情一片空白即将化成石灰。

        仿佛觉得对方的心灵创伤还不够完整,某记仇的辅佐官大人平静地从袖子里拿出一个粉色的相机,平静地说道,

        “对了,这是令夫人让我交给你的。”

        对……对!

        有女儿有什么了不起,他还有个美丽的老婆莉莉丝!

        女儿总有一天会叛逆期,只有莉莉丝永远爱着他!

        绿发男人强打起精神,颤巍巍地接过相机。

        然后一低头,就看到一张自家美丽的妻子,揽着鬼灯的胳膊,笑着比v的照片。

        别西卜:“……!!!”

        莉、莉莉丝啊啊啊!

        别西卜双手抱脸,整个人如石灰般僵住,瞬间老了十岁。

        用现世的句子来形容的话,大概就是“一夜之间,苍老了十岁的霸道总裁”,噗。

        “呜呜、呜呜呜!”

        脸色如同头发一样绿的二把手先生捂着脸,大哭地跑走了。

        三子远目:“爸爸,别西卜先生没事吧?”

        鬼灯:“谁知道呢,大概是有点情绪不稳定,忙着去厕所哭吧。”

        “说起来——”

        鬼灯没有去管跑躲厕所哭的别西卜,转头看向三子,

        “关于这次的任务,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咦唔!”

        三子头皮顿时一紧,下意识挺直了背,双手后背,脚跟往中间一靠,拿出了上战场的气势,脸上写满了悲壮,

        “我知道了爸爸!我还是太弱了,竟然动用了异能力,这就回去魔鬼训练,保证不会有下次!”

        鬼灯没有说话,右手扶着下巴琢磨似的,盯着三子看了一会儿。

        就在后者眼睛越睁越大,即将露出求饶的狗狗眼神时,辅佐官终于唔了一声,如同小时候每次考试结束一样,伸手拍了拍三子的脑袋,

        “既然知道了,回头自己加强训练,药在你房间,记得准时吃。”

        “还有,”鬼灯顿了一下,轻声说道,“这回……还算不错。”

        ……好耶!爸爸夸我了!

        三子登时两眼一弯嘿嘿笑起来,身后的背景跟着炸起一朵朵粉色的小烟花。

        鬼灯看了眼傻笑的女儿,像是早已习惯了少女的这副模样,嘴角跟着上扬了00001微米。

        两父女朝外走时,辅佐官想到什么,开口说道:“对了,有件事情,需要你处理一下。”

        “你说,爸爸!”三子刷地一下,支棱起耳朵。

        “有几个亡者,想要见你。”

        “亡者?”

        三子露出疑惑的表情,“是skf864的那批吗?”

        “不,是你从横滨接回来的那几个。”

        鬼灯摸了摸下巴,回忆地说道,“记得名字好像叫‘钢琴师’、‘阿呆鸟’、‘广报官’。”

        钢琴师、阿呆鸟、广报官。

        三子记得他们。

        这几人,加上剩下叫做‘冷血’和‘外科医生’的两个亡魂,他们都是三子一年前,一并从横滨接引回来的“硬茬”。

        大部分时候,鬼差的工作都还算安全,但偶尔,接引科的同事们也会碰到难啃的硬骨头。

        例如,死后因为怨恨化成厉鬼的亡者、因为种种牵挂而不愿离开的地缚灵、又或是由于异象,而被迫困在境界里的死者……

        通常遇到这一类情况,接引科的鬼差都会选择果断撤退,联系万能的三子执行官。

        用他们的话来说,三子大人是块万能砖,哪里需要往哪里搬。

        当然,如果只是因为想要偷懒,而随便向执行官大人求助的话,那就得做好被原地暴打,回地狱后,继续被某个抖s辅佐官死亡注视的准备。

        一开始,接引科的新人鬼差以为这五人,只不过是普通的黑手党成员,很容易完成任务。

        直到这个倒霉蛋的脖子被套上杀人的钢琴线、太阳穴抵着一根台球棍,眼球前还戳着一个圆规。

        虽、虽然他是鬼差,已经死了,但还是会痛的啊!

        引魂不成,反而被当场抓住的倒霉蛋咽了咽口水,想要骂人。

        下一秒,他看到这五个硬茬围着自己,露出了看实验室小白鼠的眼神。

        其中一个瘦弱的齐刘海甚至还煞有介事地掏出了手术刀。

        “这什么东西?”

        “好像是鬼差?”

        “嚯嚯,有意思,竟然是新品种吗?解剖开看看吧。”

        “!!!”

        倒霉蛋鬼差,惊恐荷包蛋泪:“……呜呜!救命啊三子大人!!!”

        三子:“……”

        彼时,红发少女才刚加班解决掉一个叫贞子的女鬼,还没来得及喝口水歇口气,就又被紧急召唤到横滨。

        “……又是横滨。”

        红发少女叹气扶额。

        这个城市,绝对是硬茬上报率最多的区域。

        不仅凭借出色的死亡率,压隔壁米花市一筹,为地狱增添了如山的工作量。

        甚至亡者,也一个比一个麻烦。

        就在一年多以前,三子才在这个城市,处理了一个麻烦的老头,和一个戴着毛绒耳罩的法国青年。

        法国青年由于是外籍的关系,被引渡回了eu地狱。

        而那个神经质的老头,据说生前似乎是个什么帮派的首领。

        晚年发疯的时候,被自己的医生篡位暗鲨,如今在阿鼻地狱受刑。

        顺便一说,那老头在受刑时,还不忘抽空打小人,诅咒什么“垃圾医生一辈子秃头单身”。

        想来,他应该会和那位被篡夺了天下的织田信长,很有共同语言。

        “总而言之,速战速决吧。”

        红发少女随手将被五花大绑的鬼差往空地上一丢,伸手从裙子底下拿出狼牙棒。

        后生组的青年们:“???”

        那是可以藏东西的地方吗?!

        “嘛,不用在意这种小细节啦。”

        三子将狼牙棒往肩上一靠,单手捂着嘴巴打了个秀气的哈欠,而后侧头,对五人勾了勾食指,

        “快点,我赶时间。”

        “……”

        真有趣,这还是他们生平、不对,是死后第一次听到这么嚣张的宣言。

        锋利的钢琴线被扯出,在青年的指尖闪烁着冷光:“正好,我还没杀过鬼差,希望你比那个倒霉蛋耐打一点。”

        声音温柔的青年弯起唇,露出了美丽而甜美的微笑,

        “这可是你说的小姑娘,到时候可别哭哦,难得长了一张这么棒的脸。”

        哭是不可能哭的。

        当然,如果是这群凭白给人增加工作量的亡者的话,三子倒是不介意花点时间,在送他们去见阎魔大王以前,听听他们惨叫的声音。

        三子困倦地举起狼牙棒,架住了迎面而来的暗杀。

        然后,一分钟后

        “解决!回去睡觉!”

        红发少女掏出缚魂铃,利落地把地上五个鼻青脸肿的青年捆成麻花,丢给一旁等着收工的鬼差。

        “交给你了,不准出纰漏哦!”

        满脸写着困意的少女再次打了个呵欠,警告地斜睨了鬼差一眼。

        一瞬间,眼角泄露出的神色,与某个第一辅佐官惊人的相似。

        “咦!是!”

        倒霉蛋鬼差头皮一麻,以为自己看到了辅佐官大人。

        该、该说,真不愧是父女吗,好可怕的压迫力呜呜呜。

        说好三子大人,爽朗温柔,是和鬼灯大人完全相反的类型呢!果然都是骗鬼的!

        新人鬼差颤颤巍巍地牵着缰绳,在心中疯狂声讨传递错误情报的同事。

        孰不知,同事其实真没忽悠他。

        大多数时候,红发少女脾气还是相当不错的,这次纯属是加班睡眠不足——

        困的。

        原本,这桩“暴力引魂”也算告一段落。

        但就在三子准备离开时,一只手从旁边伸出,死死攥住了少女的脚腕。

        三子脚步一顿,面无表情地低下头。

        ——是那个声音温柔,叫做广报官的青年。

        “……不行,我们,还不能离开!”

        叫做广报官的亡者强撑着一口气,断断续续地祈求道,

        “请,请至少让我们与同伴最后告别,如果、如果就这样去地狱的话,那家伙一定会以为是自己的错,一生背负我们死亡的罪孽!”

        “求求您,鬼差大人,恳求您……”

        青年轻声哀求。

        可以看出,这个男人生前应该是个很受欢迎的人。懂得如何利用自己的外貌优势,达成目的。

        因为即使是现在,他也聪明地避开了脸上青肿的部分,用最好看的角度,对着三子。

        如果换做是一般人,或许真的能得到少许的宽裕也说不定。

        但是很可惜,他们面对的是三子。

        红发的鬼差少女低头,沉默地看着恳求的青年。

        剩下的四个亡者没有说话,但从脸上的表情来看,应该是打着同样的主意。

        三子垂下眼睫,冷彻地目光落在他们的脸上:“不行。”

        毫无转圜的语气,让前一刻还哀求动人的青年瞬间收起了脸上的表情,露出了属于黑手党的眼神。

        三子没有理会身上数道扎人的目光,轻而易举地挣脱了脚腕上的手指,径直朝着门口走去。

        一步、两步、三步。

        或许是落在背后的视线太过灼热。

        又或许是亡者的不甘和遗憾太过强烈,放着不管,说不定还没到地狱,他们已经被怨恨吞噬了全部理智。

        总之,在最后关头,红发少女还是停住了脚步。

        女孩原地站了一会儿,叹气地抓了抓头发,回头看向了死去的旗会成员。

        “听说过一句话吗,‘阎王要你三更死,不会留你到五更’。”

        “人死归去,这是不容更改的规则,更何况,你们生前罪孽深重,足以下阿鼻地狱。”

        很多时候,人们都以为下地狱是件可怕的事。

        但他们并不知道,对于某些生前犯下恶行的亡者来说,地狱,反而是他们最好的归处。

        普通纯白的灵魂逗留现世,尚且还能凭借生前的一点点功德,得到此岸短时间的庇佑。

        而黑暗的血色灵魂,规则可不会给予他们哪怕一点点宽容。

        多停留一秒,都是在灵魂分崩离析的结局上蹦跶。

        来自黄泉的使者掀起眼皮,锐利的目光扫过五人的头顶,仿佛看穿他们生前的一切罪行,

        “但是,世间规则,亦非无情。”

        三子的话,让五人的双眼同时一亮。

        彼岸世间,的确并非毫无通融可言。

        世上有句话,叫做【有钱能使鬼推磨】。

        亡者在接受审判时,遗族祭拜的贡品越是丰厚,越能替亡者减轻罪孽甚至判为无罪。

        严厉的审判尚且如此,更不用说是鬼差引魂。

        若是干净无瑕,带有功德的亡者,确实能得到前来缉魂的鬼差,少许的宽容,但这几人——

        三子看着眼前满身血腥的亡者,缓缓说道,

        “到十王殿前赎罪,地狱与现世的时间流速不同,你们什么时候赎清了生前的罪孽,我就考虑替你们送一封口信,一切取决与你们。”

        注意,三子这么承诺,绝对不是什么忽悠鬼的瞎话哦。

        只是必要的说辞而已。

        ——既可以让这群刺头老老实实下地狱接受审判,别出岔子,更重要的是……

        赎清罪孽哪有那么容易哈哈哈哈。

        这数百年,三子已经见过太多这样心有不甘的亡者。

        他们一开始或许真的怀有为他人的心愿,但很快就会在地狱日复一日残酷的刑罚中消磨殆尽,等到他们还清罪孽的一天,至少也……

        红发少女掰手指算了下,得出了一个天方夜谭的数字。

        恩,不可能,绝无可能。

        除非奇迹发生。

        三子自信满满,然后现世时间的一年之后——

        奇迹居然真的发生了。


  (https://www.biqudu.com/89304_89304772/93195728.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