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力使的恋人不对劲 > 第26章 Episode 26 缘,妙不可言

第26章 Episode 26 缘,妙不可言


出乎三子意料的,  旗会五人放弃了前往现世道别的机会,转而选择让鬼差少女代为转达信物与口信。

        为什么?

        听到拒绝的鬼差少女皱起眉,姣好的面容上浮现出疑惑。

        三子不理解。

        明明为了这一刻,  旗会无人甚至愿意经受不亚于数千年的集中刑罚和苦活。

        日复一日,  不断拉长的痛苦都坚持下来了,结果却在关键时候,  放弃了这样珍贵的机会。

        三子脸上的疑问太过明显,  广报官自然捕捉到了少女不解的情绪。

        对此,青年轻轻笑了下,他开口正准备说什么,  就听到前面维持秩序的狱卒喊道,

        “喂,那几个小哥,  轮到你们了,快过来!”

        真可惜,看来是没机会了。

        泪痣青年的心中划过一丝浅淡的遗憾。

        在离开之前,他隐晦地凝视了一眼三子,在少女察觉到以前,伸手将藏在怀里的信物递给三子。

        而后,  青年郑重地后退了两步,  对三子鞠了一个躬,  “这段时间,承蒙您照顾了,三子大人。”

        旗会其余的四个青年,也跟着弯下了腰:“感谢您,  执行官大人!”

        尽管,  这段时间的刑罚与苦役一点也不轻松。

        它们漫长而折磨心智,  在整个过程中,他们哪怕产生一丝后悔与退缩的情绪,此刻就没有机会站在这里。

        但他们没有抱怨,因为他们明白,并不是所有亡者都能得到这样的机会。

        说到底,还是面前这位鬼差少女,当初那句承诺。

        可以了,这样就行了。

        旗会五人直起身,最后对三子说道:“我们那位死脑筋的同伴,就劳烦您了执行官大人。”

        ……

        …………

        【我不明白。】

        三子望着五人走向简易地狱的背影,低头注视着手心里的信物。

        从外表上看,这只是一个再常见不过的台球。

        因为放置时间久远的关系,上面光滑的色泽已经失去了原本的明亮。

        只能那一串后来被加上去的“winner”的英文,还张牙舞爪地霸占着台球的中心,耀武扬威,可以看出,那五人,平时应该没少花功夫。

        ——这样清晰的字迹,只有持有者日复一日,不断填补掉落的墨印,才有的效果。

        【我不明白。】

        红发少女盯着旧台球上清晰的字迹,耳边倒放着广报官在将信物递来时候的话。

        ——【“你说的对,三子大人,这是个珍贵的机会,但是,我们已经死了。”】

        眼角带着泪痣的青年说着,双眼弯成两道新月,

        【“我们从未这样清晰地意识到,自己已经是个亡者这件事。”】

        【“‘让亡者归去,使活人继续向前’,这才是世间正确的事情。事到如今,再见面,也是增加无谓的枝节,对那家伙来说,并不是好事。”】

        当初会提出‘告别’的请求,也只是出于对幼年的同伴,会钻牛角尖的担忧。

        但是一年过去了,不管怎么说,中也应该成长了不少。

        【“三子大人,可以厚脸皮请求您一件事吗?”】

        三子:“……你说。”

        【“如果中也,也就是我们的同伴,已经放下了过去,就把这个信物处理掉吧,不必给他了。”】

        他们的同伴,不必拘泥于过去,只需要大步向前就行。

        三子望着广报官,缓缓点了点头。

        简易地狱的隔帘放下,旗会无人的身影消失在了队伍的尽头。

        鬼灯放下扩音器走到三子身边。

        红发少女仰起头,清澈的祖母绿瞳眸中满是迷惑:“爸爸,我不明白,如果是其他亡者的话,早就欣喜若狂的同意了,可为什么他们却拒绝了?”

        就算是出于‘枝节’的考虑,但他们是亡者啊。

        与其拜托一个“陌生人”,亲自用自己的双眼,确认同伴的状态,难道不是更可靠吗?

        三子越想越疑惑,脑内打转的浆糊都快溢出来了。

        地狱辅佐官瞥了眼不通人情的笨蛋女儿,一个弹指落在少女的额头上,打断了她无用的思考,

        “谁知道呢,人类总有各种烦恼顾虑。一件件追究到底的话,我们的审判也不需要进行了。对现在的你来说,专注本职就可以了。”

        “这样啊!说得也是!”

        红发鬼差一锤掌心,恍然大悟,“人类,真是复杂啊。”

        三子才刚感慨完人类的复杂·性,突然听到前方一阵喧闹。

        “恩?怎么回事?”

        红发少女正奇怪竟然有亡者敢在这么重要的时候闹事。

        下一刻,就见到简易地狱的隔帘突然被用力拉开,即将投胎的广报官从里头冲了出来,朝着三子的方向大喊,

        “就这么离开果然不甘心!三子!你听着,我——”

        你?

        三子歪头。

        还没等泪痣青年把话喊完,鬼差少女身旁的辅佐官老父亲忽然两眼一厉,猛得向前一步,将手里的狼牙棒直直甩了出去。

        锋利的鬼族武器“biu”的一声,在众人的头顶划出一道完美的抛物线。

        然后“当”的一下,精准地砸在了广报官的脸上,连人带狼牙棒一起,钉在了地板上。

        远处,鬼灯满意地拍了拍手:“一本。”

        而后黑发辅佐官转头,认真教育状况外的女儿,

        “看到了吗,以后再碰到这种没有礼貌,直呼你名字亡者,别给他们开口的机会,直接压制就可以了。”

        “哦!”

        三子握拳,目光灼灼,“我记住了,爸爸!”

        一旁目睹了全程的众狱卒:“……”

        ……三子大人,以后真的能顺利嫁出去吗?

        还有,鬼灯大人,女儿真的不是这么教育的啊!

        以唐瓜为首的狱卒欲言又止。

        鬼灯转过头,眼神和善:“怎么,你们有什么想说的吗?”

        众狱卒一直摇头:“没有!完全没有!”

        简易地狱的尽头,旗会的领袖钢琴师蹲下,满是同情地拍了拍同伴喷血的脑门。

        那可是恶鬼守着的钢板啊,没有抗揍又超凡的体术,就别往上凑了,广报官。

        诶,这就是注定无果的青春吗,真是让人怀念啊。

        一群后知后觉,明白过来的老年亡者齐齐露出了追忆的眼神,又是同情又是感慨地偷偷瞄可怕辅佐官身边的少女,可以说非常勇敢了。

        莫名其妙就被无果青春的三子:“?”

        就在红发少女寻思这一届亡者,是不是脑子都有大病时,三子上衣的口袋里突然传出了嗡嗡的震动声。

        “啊,电话?”

        三子愣了一秒,随后在亡者们不可思议的目光中,从口袋了掏出了一部……手机。

        ……手机?!

        排队的亡者集体眼眶突出,头顶电闪雷鸣。

        地狱里的鬼差,竟然还有手机?!这么与时俱进的吗??

        不对,你们都是怎么解决电波的问题的啊!难道也是靠刑罚吗!

        少见的多怪。

        唐瓜瞧了眼风中凌乱的亡者。

        又不是数百年前的老古董黄泉,现在他们不止有通讯设备,还早就在技术科和平贺源内的协助下,搭建了4【哔——】网络,与现世建立了联系。

        说不定现在,一起网上冲浪的网友里,就藏着不知名的狱卒和鬼差。

        与此同时,打开手机的三子在看清了邮箱里的短讯后,露出被馅饼砸到脑袋的表情。

        “怎么了,三子?”鬼灯开口问道。

        打杂的唐瓜也好奇地围了过来。

        “爸爸,唐瓜——”

        盯着屏幕的红发少女眨巴着眼抬起头,用梦游似的表情和语气说道,

        “刚刚白鸟编辑发来庆贺邮件,说我那本《今天也要拒绝败北,port  maria的出道日常》火了诶——”

        诶?

        诶——!!!

        与此同时,现世,port  mafia总部

        最近,中原中也总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

        走在大楼内时,经常能感觉到周围意味不明的视线。

        循着方向猛得盯回去,基本都是戴着黑墨镜本部成员,狗狗祟祟,暗中观察的表情。

        本部成员的视线并没有敌意,不如说,还带了点诡异的……“助威打气”?

        这可真是稀奇。

        自从龙头战争,双黑的威名打响之后,港·黑众人看中原中也的眼神,就不自觉地带上了畏惧和退缩。

        与面对双黑之一的太宰治时的恐惧不同。

        他们看着中原中也时的眼神,更倾向于人类遇见未知的物种、带来不可预测灾难的风暴时,打从心底深处,滋生出的,对“怪物”的畏惧。

        ——这并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

        毕竟那是【荒霸吐】的力量。

        赭发准干部在意对此习以为常。

        然而现在,竟然还有几个胆子大的同僚,跑过来擅自说着一些“加油,中原君,你一定能最先出道、道……到干部的!我们站在你这边!”之类莫名其妙的话。

        就连某个黑发屑首领,在早上交代任务时,突然冒出一句:“中也君,其实我对拉面没有意见。”

        中原中也:“啊?”

        重力使一脸雾水地从首领办公室退出来,正脑门直冒问号,结果一抬头,就看到了阴沉着脸,迎面走来的太宰治。

        “青鲭!”

        赭发少年当即一个激灵,就像碰到了死敌的野犬似的挺直了背,戒备地瞪着不远处的太宰治。

        谁知,某个披着宽大黑大衣的绷带少年这次竟然反常地没有开口挑衅。

        反而像是没瞧见中原中也似的,自顾自摸索着下巴,神神叨叨地从中原中也的旁边经过,嘴里还念念有词,

        “巧合?拉面冲突……不对,难道是预言方面的?找不到人——”

        中原中也:“?”

        怎么回事?青花鱼这是脑袋终于被水淹坏了?

        赭发少年奇怪地回头,瞥了眼太宰治走远的背影。

        果然有哪里不对劲。

        中原中也啧了一声,有点烦躁地皱起了眉。

        这种所有人好像都在讨论某件事,唯独自己一无所知,被排除在外的感觉可不好。

        中原中也原地思索了一会儿,随后脚下一转,决定去情报部门询问尾崎红叶。

        然后就在他经过二层茶水间时,听到一段类似争执的对话,从没关紧的门缝里飘出——

        【“……我反对!莉娜酱才是最棒的!金发蓝眼,实力出众,豪爽的战力天花板不香吗!maria的c位肯定是她的!我永远喜欢莉娜酱!莉娜万岁!”】

        【“莉派走开啊,出道可是讲求年功序列的!论前来后到,怎么看都是yuki凛先来的!”】

        【“而且yuki凛大小姐柔弱又可爱,明明深陷黑暗还追求光明,还会因为交不到朋友,晚上躲在被窝里偷偷哭,这难道不萌吗!”】

        ……

        ……深陷黑暗还追求光明,交不到朋友躲在被窝里偷偷哭。

        这个形容……是不是有点耳熟??

        中原中也脚步一停,脸上浮现出一个微妙的表情。

        拉面……maria  c位……

        那种熟悉又不祥的预感越来越明显,中原中也的脑海里忍不住冒出q版的三子,坐在飞机里,一手拿着那本诡异的画稿本,一手比v的画面。

        红发少女喜滋滋地笑着,对着自己了咧开一口大白牙,“看!中原老师!port  maria大卖了哦!功劳勋章有您的一半哦!”。

        中原中也心口一梗,挥散了脑内的画面。

        ……不会吧?不会是这个吧!

        仿佛是为了证明某重力使的预感没有出错,茶水间内的争执逐渐升起,揭露出的信息越来越多。

        【“胡说!那个yuki一看就是隔壁派来的内鬼!你没看最新话里头吗,作者都挑明经纪人不喜欢吃拉面了,yuki还私下藏拉面超人的手办!”】

        【“没错没错,经纪人不爱吃拉面,所以喜欢拉面超人的yuki要么呆不长,要么就是内鬼!”】

        【“不过说起来,经纪人看着也不像好人啊,他居然讨厌拉面超人诶。”】

        【“喂,你到底站哪一方……”】

        拉面、内鬼、漫画、呆不长……

        好了,确认了。

        中原中也颤抖单手捂住脸,瞳孔地震。

        ——那本《port  maria出道》竟然真的出版了?!

        这群人竟然还真心实意地为里头的人物吵起来了??喂!你们能不能有点黑手党的自觉!

        是活儿太少了吗!去工作啊混蛋!

        ……等下,三子那家伙不是说这是本黑手党热血漫画吗?怎么变成了偶像题材?

        算了,这个不重要,现在果然还是先阻止这群摸鱼的家伙要紧。

        重力使少年眼角抽搐地扶额,就在他准备推门而入,阻止这场荒诞的对话时,又听到一个疑惑的声音,从茶水间内悠悠飘出——

        【“诶?说起来,你们有没有发现,这本漫画虽然讲的是黑手党偶像,但总觉得,里头的人物和那几位有点像啊……”】

        中原中也推门的动作一僵。

        下一刻,一个令重力使少年头皮发麻的猜测,被丢了出来。

        【“嘿嘿,你们说,这本漫画的作者——会不会在我们内部有人?”】

        中原中也:“!!!”


  (https://www.biqudu.com/89304_89304772/93180492.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