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力使的恋人不对劲 > 第32章 Episode 32 捕捉鬼差

第32章 Episode 32 捕捉鬼差


只有钻石,  能磨砺钻石,只有手,能洗手()

        所以,  只有特别的亡者,  才能捕捉到特别的鬼差。

        三子在接到鬼差下属的求助讯息时,她正站在横滨的某家洋装店内,看着一众店员小姐姐展示的可爱洋服,陷入沉思。

        “这位小姐,  如果是送给长姐的话,  更推荐这件轻纱吊带长裙哦。兼具透气与仙气,  正可谓是夏天清爽的微风,空灵如雨中的精灵!”

        导购员一号手速惊人地抽出店内的最新款,  向外宾献礼似地,  捧到红发少女眼前。

        品位专业,说辞也无懈可击。

        但就是盯着少女的那双眼睛亮得惊人,态度殷勤地恨不得亲身上阵,给三子来一段芭蕾,  以示裙子的空灵飘逸。

        “唔……吊带啊。”

        三子沉吟地看着眼前纱裙,刚面露迟疑,另一位妆容干练的导购员小姐姐就抓住机会上前。

        她不动声色地用肩膀挤开了少女身边的同事,  将一条剪裁流畅的牛仔装递到三子的眼前。

        “‘夏天精灵’不满意的话,小姐要试试这件吗?”

        “经久不衰的七月流火牛仔系列,俏皮不失甜美,  非常抓眼球呢。”

        导购员二号细语温柔,  语速不疾不徐。

        哪里都好,  就是比较没有距离感,  介绍裙子的时候,  差点整个人都贴到三子的身上。

        对此,红发少女只是灵活地往旁边一闪,准确地避开了导购员二号的贴贴,平静地说道,

        “这个裙摆的长度,可能不太适合她们……”

        看这流畅又镇定自若的态度,显然少女对这种过于热情的招待已经千锤百炼,习以为常。

        ——“原来是两位长姐吗,这可真是失礼了!”

        伴随着一道婉转的京都腔声线,一双纤纤玉手四两拨千斤地隔开了两位“失礼”的导购员。

        店内的头牌、咳,错了,是金牌导购员噙着宛如大和抚子般,端庄的笑容,在同事们针扎的目光中走了过来,对三子优雅地欠了欠身问道,

        “这位小姐,方便告知两位长姐的特征与日常打扮风格吗?当然,如果感到为难的话,我们可以交换联络方式,我很愿意为小姐您提供特别参考……”

        金牌导购员一边说着,一边若无其事地掏出了写着私人电话的名片,递到三子的面前。

        心机的女人!

        众导购员怒目而视。

        “……”

        人群外,一个金发蓝瞳的可爱幼女缓缓仰起头,怀疑地看向身边的中年男人,

        “……林太郎,你投资的这家店真的是洋装定制,而不是什么奇怪的公关部吗?”

        被称作林太郎的中年男人干笑了两声,投降似的举起手说道,

        “关于这一点,爱丽丝酱,我很确信这里绝对是‘正经’洋服定制。”

        叫做林太郎的男人说完,又看了眼前方女士们的‘战争现场’,弱弱地补充一句:“大概。”

        至少在今天以前,他是如此确定的。

        至于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副场景,现port  mafia首领,森·林太郎·鸥外先生也很疑惑。

        对于三子的身份和异能力,森鸥外早有接触的意图。

        奈何无论是情报部门的调查,还是利用地下甚至是某些官方的关系网,都没能挖到有用的信息。

        不要说异能力、弱点这样珍贵的情报,单是行踪,也因为对方“鬼差”的身份,始终没有进展。

        原本,森鸥外还寄希望于刚上任干部太宰治会有新的发现。

        但很快,某个黑发首领就从部下毫无改变的日常入水,疯狂摸鱼的行径中意识到,果然只能靠他自己。

        另外一提,森鸥外也考虑过让中原中也出面。

        相信以不久之前得到的情报来看,那位神秘的鬼差少女或许会卖中也君一个面子。

        然而在思考三秒后,森鸥外就主动放弃了这个方案。

        中也君是底牌。

        在完全探清红发少女的性格以前,森鸥外并不想贸然干涉港·黑重力使与‘黄泉使者’之间珍贵的“情谊”。

        保持现状,静态观察才是目前的最优解。

        也正因此,在收到“鬼差”出现在横滨的洋装店,正在为家人购置服饰的消息后,森鸥外几乎拿出了当初干掉先代的决断——

        当场撂下手里的工作,扯着人形异能爱丽丝马不停蹄地赶往现场,准备来一场“一见如故的街头邂逅”。

        【可以从服饰挑选入手,借爱丽丝试探一二,用家人的烦恼温馨话题接近对方。】

        短短数秒内,森鸥外聪明的小脑袋瓜就蹦出了abcd……无数个备选方案。

        总而言之,就决定是你了,爱丽丝酱!

        赶到洋服店外的森鸥外整理了下袖口,眨眼间,就从深不可测的危险黑手党首领,变成了宠溺女儿的没用给大叔。

        森林太郎对接下里的计划充满了信心,直到——

        他刚推开门,就被一个热血上头的年轻导购员冷不丁撞了下腰,外加差点被高跟鞋踩了一脚。

        最夸张的是,这位勇者小姐甚至没有发现自己撞了个黑手党首领。

        她全程两眼发光地盯着被人群包围的少女,看也不看,伸手就从一堆新品种精准地抓出最亮眼的裙装,决斗似的蹬着八厘米的高跟,挤了过去。

        要不是某个黑发首领身手尚在,及时往旁边躲了一下,这会儿估计已经丢脸地抱着被踩骨折的脚拇指,躺在地上哀嚎了。

        森鸥外温言::“咳,不好意思打扰一下——”

        “小小姐!你看这件如何?一定很衬您的肤色……”

        可惜没人理他。

        森鸥外神情不变,微微抬高了音量:“咳咳,那个——”

        “你走开!要说夏日搭配,果然还是这套更妥帖巴拉巴拉!”

        可惜还是没人理他。

        森鸥外,拔高音量:“莫西莫西,这里有客人……”

        “三子小姐!您看这套小礼裙怎么样!高贵充满了魅力,一定能&¥&……!”

        一道更加高昂的介绍声完美响起,完美盖过了某个屑首领的声音。

        活了四十多年,头一次被忽略得这么彻底的森鸥外:“……”

        此刻,红发少女身边有多人气鼎沸,无比热闹,

        就衬得某个黑发首领周边有多无人理会,萧瑟凄凉。

        店内,中央空调的凉风幽幽吹过。

        站了有十分钟的森林太郎先生,脑袋上的呆毛被风吹起又落下,吹起又落下,但就是——

        没人理,没人理。

        “哇,这就挺尴尬了,是不是?林太郎。”

        某个人形异能一点也不给主人面子,幸灾乐祸地说道,“想了那么多个方案,你有考虑过这个要怎么解决吗?”

        森鸥外:“……”

        老实说,这个他还真没想过。

        眼见洋装店内的导购员越掐越凶,即将打起来时,森鸥外眼尖注意到,挤得密不透风的“人群墙”一角,忽然动了动,裂开一条缝隙。

        下一刻,一个身材娇小的红发少女以不可思议地柔韧身手,从缝隙里面无表情地钻了出来,而后小狗崽似的拍了拍乱掉的头发,正好停在他旁边。

        本来都已经准备放弃,打道回府的森鸥外:“!!!”

        竟然还有这等好事?!

        惊喜来得太突然,森鸥外表示,必须抓住机会!

        【快,爱丽丝酱!】

        森鸥外冲金发异能使了个眼色。

        可爱的幼女不满地鼓起脸,但还是老老实实张开嘴。

        就在她准备配合演出时,突然“叮咚”一声,红发少女的上衣口袋里,传出了类似讯息提示的声音。

        三子“啊”了一声,低头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正好完美错过了爱丽丝“撒娇”的表情。

        哼,她就不信了。

        爱丽丝不服气地撅起嘴,脚下虚假地一歪,就往三子的身上倒,嘴里还不忘惊慌地喊道,

        “快让开!大姐姐!”

        听到动静的三子正想抬头,眼见香香软软的小萝莉就要碰瓷成功。

        下一刻,红发少女手里的手机又嗡了一声,跳出了一则新的讯息,拉走了三子的注意力。

        ——【“救命啊!三子大人!”】

        在看清了讯息的内容之后,红发少女无奈地叹了口起,而后顾不得其他,直接“啪”的一声,毫无预兆地消失在原地。

        整个过程迅疾如闪电,用时不超过两秒。

        森鸥外&爱丽丝:“!!!”

        失去了靠柱的金发异能挽回不及,“duang”的一下摔在地上。

        脸先着地,发出了好大一声,半天没有爬起来。

        森鸥外:“……”

        爱丽丝:“……”

        店内中央空调的凉风缓缓吹过。

        某位屑首领冷静地抬手将额前的刘海撸到脑后,背着双手幽幽说道,

        “哦呀,这就挺尴尬了,是不是?爱丽丝酱。”

        与此同时,原地消失的三子“啪”的一声,出现在海岸边的某个废弃仓库内。

        红发少女甫一落地,就看见自家鬼差小弟跟终于见到救星似的,哇哇惨叫着,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朝自己冲了过来,身后还跟着一个满身怨气血腥的亡者。

        风形成的气流环绕在他的周身,凝结成一把又一把杀人的风刃。

        很明显,又是一个会异能力的亡者。

        “三子大人,救命啊呜呜呜呜——!”

        跑在前面的鬼差哭喊地捂着脑袋,用实际行动表演了什么叫做“鬼哭狼嚎”。

        三子扫了眼倒霉蛋下属。

        在看见对方手肘与脚腕处裂开的血肉,和已经隐隐翻出的白骨时,红发少女危险地眯起了眼。

        “谁也别想让老子下地狱!什么鬼差!哈哈哈哈,宰了你!宰了你!”

        风刃异能力亡者狂笑地发出又一记攻击。

        眼见透明的利刃划破空气,就要斩向鬼差的后颈时,三子猛得伸出右手,五指成爪,在空中用力一抓。

        金色的涟漪在空气中荡开,一根狼牙棒被虚空抽了出来,与此同时,少女厉声喊道,

        “——蹲下!”

        听到命令的鬼差一秒也没敢耽误,想也不想地膝盖一弯,抱头蹲下。

        下一刻,呼啸声响起。

        重若千钧的狼牙棒擦着鬼差的头顶,打着旋直直朝着异能力亡者飞去。

        看似锋利无比的风刃被轻而易举绞碎,沉重的狼牙棒毫不留情地击中亡者的脸部,将人整个砸进水泥地里。

        “臭丫头——!”

        被砸碎门牙的亡者狼狈地趴在地上,还没等他重新唤出风刃,一只脚就无声无息地踩在了他的脖子上。

        “等……!”

        极度的危险预兆顿起。

        亡者的脸色猛得一变,刚想说话,那只脚就用力一碾,干脆利落地踩碎了他的骨头。

        异能力亡者惨叫不及,白眼一翻,晕死了过去。

        “哼,又是一个。”

        三子冷哼一声,弯下腰单手抓着亡者的脚腕,将人拖到下属身边。

        “没事吧?”三子问道。

        “我没事三子大人。”

        见危机解除,男鬼差松了口气站了起来。

        他原地动了动手脚,不久前深可见骨的伤口已经愈合。

        这是地狱鬼差特有的能力,否则他也撑不到红发少女来救场,早先一步滚回地狱了。

        “剩下的亡者呢?”

        红发少女将手里的垃圾递给下属,“你不是说,数量很多?”

        “啊,关于这一点。”

        下属鬼差也相当疑惑地抓了抓头,说道,

        “我确实接到了相关的通报,但赶来时,只看到这一个亡者,想来应该是接引科那边又出错了。”

        “说起来,最近关于横滨亡者的误报不少,经常出现通报是一群普通人亡者,但实际上,却是异能力者的情况,不少同事都因此受伤了。”

        鬼差下属想起来,又顺口补充了一句,

        “这样少见的情况,上一次发生,还是一年前这地方在闹什么‘龙头战争’的时候。”

        “是吗?”三子少女手指扶着下巴,若有所思。

        或许是红发少女的表情过于严肃,让鬼差下属有点不安,忍不住开口问道,

        “是有哪里不对吗?三子大人?”

        “……不,没什么。”

        三子面色如常地摇了摇头,交代道,“你先回去吧。”

        “——对了,接下来,你们要是再接到横滨的通报,先报告给荼吉尼小姐,她会处理的。”

        “是。”

        下属鬼差应声,带着亡者一头雾水的离开了。

        红发少女却没有动,只是杵着狼牙棒,安静地站在废弃仓库内,仿佛在等待什么。

        直到下属的身影彻底不见,最后一点声响也从仓库内消失,三子才仿佛醒过神般,单手抬起狼牙棒,在水泥地上敲了敲。

        当当——

        狼牙棒与地面的相撞声,于偌大的空间内响起,显得格外突兀。

        仓库内的空气,莫名紧绷起来。

        三子没有理会这些,只是径自抬起眼,望向前方仓库阴影的方向,声音冷淡的说道,

        “还不出来吗?”

        “煞费苦心的把我引来,应该不是想就这么空手回去吧?”

        红发少女的声音在空气中清凌凌地散开。

        四周一片寂静,没有半点人影。

        感觉自己在演独角戏的三子嫌麻烦似地叹了口气,继续说道,

        “趁我还有耐心,就快点出来,别让我真的动手。”

        像是察觉到了少女话中的情绪,这一次,仓库阴影的部分终于动了动。

        下一刻,一群全副武装的黑西装从藏身处走了出来。

        枪支清脆的上膛声接连响起,黑洞洞的枪·口抬起,一致对准了仓库中央的三子。

        被火力指着的少女惊奇地眨了眨眼,音调微扬:“枪?你们认真的?”

        ——“当然不,这只是一个小小的玩笑而已。”

        一个声音从人群外响起。

        伴随着皮鞋敲地的声响靠近,围成一圈的黑西装如摩西分海般朝两边散开,一个身披黑色外套,右眼缠着绷带的黑发少年出现在三子面前。

        “初次见面,鬼差大人。”

        太宰治微笑着开口,友好地招呼道,

        “还是说,在这里,您更喜欢‘漫画老师’这个称呼?”


  (https://www.biqudu.com/89304_89304772/93097511.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