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力使的恋人不对劲 > 第35章 Episode 35 我不要

第35章 Episode 35 我不要


——“这群亡者的寿命不对。”

        半月以前,  阎魔厅,鬼灯关上审判席旁的净琉璃镜,对阎魔大王和三子说道,

        “我查阅了他们的生前记录,依照俱生神的记载,以小田英明为代表的亡者,本应该还有数十年的阳寿生命,  绝不该现在就死于各类意外。”

        一个人在何时出生、拥有多少寿命,  又会在何时死亡,  是一件严肃而严谨的事。

        它就像是银河系的恒星轨道、上帝刻录在人类身体里的基因数列,  是天上轮转的星辰,  是历史长河沉淀下的细砂……

        发生错误的概率仅有不到千亿分之一,  属于彻头彻尾的不可能事件。

        但若是有一天,  这个千亿分之一的概率真的发生了,只能说明一件事——

        “赌场、赌徒……”

        三子回忆了一遍刚才在净琉璃镜中遍览的画面,一个无限趋于真相的荒谬猜测出现在她脑中,

        “他们生前都以赌博的形式与人做了交易……有人,  或是某个组织,借此换走了他们的寿命。”

        “没错。”鬼灯赞许地看了眼三子。

        而后,在他提起这部分亡者时,脸黑得堪比火烧的煤球——毕竟,任谁白天工作,  晚上还要被逼着连续通宵三天看记录,  都不会有好心情。

        “可惜那群亡者,光长了颗装饰用的脑子,  被人换走了不得了的东西,  还傻乎乎地说不出一个所以然。”

        某个地狱辅佐官脸黑黑地说道。

        阎魔大王:“俱生神那边呢,  换走寿命的话,他们应该会有察觉才对。”

        “很可惜,目前还没发现有用的线索。”鬼灯说道,

        “很明显,做这事的家伙对黄泉规则有一定了解。

        他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避开了俱生神的视线,再加上全国人数太多,短时间内很难锁定目标。”

        “啧,真是难看啊。”

        地狱第一辅佐官阴沉着脸咂舌,鬼气森森地说道,

        “竟然用这种不知廉耻的方法躲避死亡,给地狱增加新的工作量,抓到人后,绝对要让他尝尝百倍刑罚的滋味!

        “话又说回来,霓虹这个国度的人也是有问题,连休息都不会。每年!每年!猝死的人数不断上升,逼得我们不得不跟着加班……”

        “给我去休假啊,霓虹人!”

        鬼灯越说越激动,到最后甚至一不小心,拗断了手里的金鱼草原子笔。

        三子:“……”

        阎魔大王:“……”

        前面的对话还很正常,但是鬼灯君/爸爸,是不是从中途开始,重点就有哪里不对了?

        红发少女与地狱管理者面面相觑。

        但介于某位鬼神辅佐官大人的脸色实在太吓人,两人不敢说,也不敢问。

        总而言之,这个本该由辅佐官大人亲自出马,前往现世把躲在暗处的主谋揪出来,但介于那看不见尽头的工作量,最后任务还是落到了鬼差执行官,三子的身上。

        最初,三子以为这个任务会耗时更久。

        但出乎她意料的是,继skf864后,线索又一次,自动找上了门。

        废弃仓库内

        三子扯回了飘远的思绪,撑着下巴,安静地看着太宰治,耐心地听着对方十拿九稳的演说。

        “……鬼差的能力确实不容小觑,但是这里是现世,人类总有更方便,更能达到目标的手段。”

        “三子小姐,我找到了你们想要找的人。”

        太宰治说着,示意地看了眼圆桌上,那封从头到尾,都没被少女碰一下的牛皮档案,

        “他的姓名、身份、如今身处何处,都在这里面。”

        只是——

        三子低头扫了眼面前的档案,接上了太宰治没说完的话:“只是,这不是免费的‘礼物’。”

        太宰治微笑地看着三子,没有反驳。

        果然,和聪明人对话就是省心……

        太宰治坦然地点了点头:“没错,这是一份交易的礼物——”

        交易?

        红发少女恍然大悟,右手握拳一锤掌心,

        “哦!我明白了,太宰少年,你是想现在就加入我们的地狱大家庭?

        “嗨,真是难为你了,这种事情死一死就好,竟然还特意花时间主动为我们分忧!”

        “对,没错,我想现在就——”

        太宰治头刚点一半,猛得反应过来,“等等!虽然也没错,但是我可不是这个意思!”

        三子闻言,顿时失落地“哦”了一声,默默又放下已经举起来的狼牙棒,

        “那真可惜,难得我都已经想好了,第一站可以把你放到屎泥科,那里常年缺人……”

        ……什么科?!

        看着放下的狼牙棒,太宰治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又警觉地竖起了耳朵,忍不住强调,

        “……不,虽然不知道那里是什么地方,但请容我拒绝。”

        “哦,没关系。”

        红发少女摆了摆手,不以为然地说道,“反正以少年你目前的生活状态,应该很快就会下来了。”

        三子说着,对未来倒霉蛋预备役露出了鼓舞的笑容:“加油,地狱欢迎你。”

        一再被歪话题的太宰治:“……”

        就在此刻,太宰治决定了,暂时停止最爱的入水活动,争取多活几年。

        至少不去那什么屎泥科。

        绝·对·不·去。

        太宰治这边正在心里疯狂记小笔记。

        圆桌的对面,红发少女侧头望了眼仓库外的天色,举起手伸了个长长的懒腰后,擅自开口,为这一场谈话画上了结语,

        “好了,下午茶也喝过了,谢谢你的小饼干和接引科的漏洞,我们有缘再见,太宰少年。”

        太宰治微微一愣,连忙开口叫住了三子:“……等等!你不想知道幕后人的情报吗?”

        “啊,那个啊——”

        红发少女起身,毫不留恋地瞥了眼圆桌上,从头到尾都没有打开过的档案,看向太宰治,

        “你打算将它免费给我吗,太宰少年?”

        太宰治没有说话。

        三子见了,也不以为然,笑笑说道:“不打算对吗?所以我不要。”

        不要?

        可是,这不是你们地狱现在最关心的、费心追查的东西吗?

        为什么可以放弃得这么干脆?

        这样的话,这样的话,他又该怎么顺势提出交易的要求?

        红发少女的话让太宰治大脑一瞬间出现了短暂的空白,无数问号在他思绪中乱窜。

        鸢眼少年像是没有明白过来一样,神情迷茫而空白地看着三子,连往日一切尽在掌控的脸上,也出现了少有的不知所措。

        大概也只有这个时候,才会让人想起,这个叫做太宰治的黑手党,还是个刚满十八岁的少年。

        或许是太宰的饼干发挥了作用,又或许是出于对少年诚实解答了接引科漏洞的感谢,

        三子在离开以前,回头看了眼太宰治,告诫般说道,

        “有件事,你可能误会了。”

        红发的鬼差少年回过头,祖母绿的翡翠瞳眸透过肩上狼牙棒的空隙,视线轻飘飘地看向太宰治,漫不经心却如有实质,

        “太宰少年,地狱可不是温柔的天国。我们追查那个幕后之人,并不是出于对那些亡者的怜悯。不如说,在我们看来,那些死去的亡者都是自作自受。”

        自作自受……

        “那……为什么?”太宰治喃喃问道。

        三子微笑地张口,吐露出的话语如珠玉落地,在掉针可闻的废弃仓库中回响,

        “因为死亡,是这世间最不容践踏的公平。”

        “太宰少年,没有人可以逃脱死亡的追责。不管你说的那个人到底是谁,我们都会亲自抓到他。但我们从来不赶时间,因为恶果早已经种下。

        等到那人坠落地狱之日,就是他百倍千倍偿还罪孽之时。”

        太宰治:“……”

        “最后,作为提醒,奉劝你一句——”

        三子眨了眨眼睛笑起来,露出鬼族特有的,两颗尖尖的小虎牙,

        “不要和鬼差谈交易,小心血本无归哦!”

        太宰治:……

        是了,原来从一开始的,他一直觉得不得劲的地方,是在这里。

        机关算尽的黑发少年孤独地坐在椅子里,沉默地望着鬼差逐渐走远的背影。

        这个少女,无论多么像人。

        但他忘记了,她是另一个世界的执法者。

        黄泉与现世,从来就没有通用一个规则的道理。

        ……失败了。

        是他失败了。

        太宰治垂下头,黑色的刘海落下,隐隐遮住了他的眼睛。

        视线里,鬼差少女的背影越来越远。

        就在她即将迈出仓库大门,消失那一刻,太宰治忽然推开圆桌,猛得站起了起来。

        椅子划地的刺耳摩擦声在空气中响起,精致的茶具摔落在水泥地上,溅开一地茶水与碎片。

        太宰治没有理会被殃及的衣角,他攥紧了身侧的拳头,抬起头对着少女的背影高声喊道——

        “我有一个朋友……他就要死了!”

        少年的呐喊声从身后传来,其中难以掩盖的绝望,让三子离开的脚步一顿,停了下来。

        太宰治用力深呼吸,像是拿出了一生所有的勇气和赌注。

        他迈开双腿,一步步走向三子,

        “我用尽了所有的办法,计算、可能性、筹码……

        任何能作为出路的方案都可以,但是越是演算就越是绝望,那是仅凭人力,根本无法撼动的死局。”

        “留给我的时间不多,如果再提早一年,我可以篡位,为他安排最好的出路!”

        “如果能提早半年,我至少可以提前截下线报,将他们扼杀在摇篮里!”

        “但是……但是!现在的我,只有数个小时!可能是这一秒,或者是下一刻,那群灰色幽灵就要登上这个城市,而我能做的……难道仅仅是看着结局发生吗?”

        一连串激动的话语让太宰治气息有点不稳。

        他慢慢呼吸着,一步步走向三子,然后停在了距离红发鬼差半米的距离。

        “鬼差大人,我并没有打算破坏现世与黄泉的死亡,只是想要用全部的筹码换取一个承诺,一个,可以让我放心行动的承诺。”

        至少让他亲眼目睹,这个世界,真的有一个‘童话’。

        ——让死去的人的灵魂,有所凭依。

        他们会公平地生活在另一个世界,终有一天,他们会在地狱重逢。

        ……

        …………

        拉长的沉默在废弃仓库中蔓延。

        太宰治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少女的背影,他的拳头攥得很紧,连什么时候,红色的鲜血从指缝中流出,滴落在地上,也未曾察觉。

        红发的鬼差背对着少年没有说话。

        每一秒时间都被无限拉长。

        就在太宰治以为这种无望的酷刑,将永远持续下去时,背对他的三子突然动了动。

        而后,少女像是无奈般,很轻地,很轻地叹了口气。

        “……真是的,横滨是什么风水宝地吗,怎么尽出这样的笨蛋友人。”

        “……什?”

        鸢眼少年慢慢睁大了眼睛。

        黑色狼牙棒被拿下,递到了太宰治的面前。

        太宰治:“?”

        “你不是要‘承诺’吗?”

        三子有点无奈地抓了抓头发,转头对太宰治说道,

        “抓住,我带你去看承诺。”

        这个世间,有黄泉与地狱。

        对于普通人来说,地狱或许是比任何灾难都要可怕的地方。

        但对于现在的太宰治来说,那却是一个不亚于童话的希望。

        太宰治伸出手,用力抓住了少女递来的武器。

        下一刻,鸢眼少年感觉自己眼前一花,再睁眼时,他发现自己与三子站在横滨最高的天文塔尖上。

        风从他们的脚下拂过,橘红色的天空倒映在他的眼中,无尽的夕阳染红了半个天际。

        原来此刻,恰好是一天之中的落日时分,逢魔时刻。

        ——那个被称为是人与鬼怪,同时出现的时候。

        一只手从旁边伸来,无声地覆盖在太宰治的手背上,与他合力一同握住了沉重的武器。

        “低头看,太宰少年。”

        红发少女开口说道。

        太宰治依言低头朝着路面看去。

        然后,他惊讶地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这座熟悉的城市的景象改变了。

        街道分割,高楼被夕阳镀上了另一个世界的颜色。

        行人踏过马路的斑马线,鬼差提着缚魂锁,与人群擦肩而过。

        死去的亡者,或噙着眼泪、或面露悲伤与平静,跟随着鬼差的脚步,消失在看不见的彼方。

        太宰治怔怔地注视着着眼前的一切,一时失去了言语。

        “隔壁的种花家有句话——”

        三子平和的声音从身旁缓缓传来,太宰治循声转过头,目光落在了少女宁静的侧颜。

        三子没有理会太宰治复杂的眼神,只是凝视着残阳下消失的透明亡者,轻声说道,

        “——‘生者为过客,死者为归人。天地一逆旅,同悲万古尘’,每个人都是这个天地的旅人。”

        “但是——”

        红发少女顿了顿,突然报出了两个熟悉而陌生的数字,“八十八天,五千两百六十三人。”

        紧接着,是一串太宰治记忆中或出现,或早已遗忘的名字。

        “安达由贵、远藤明美、麻生钱一郎……他们都是我在横滨龙头战争时接引过亡者,我记得他们每一个人的名字,因为在我们鬼差眼里,他们都是一样的。”

        “太宰少年,你的朋友也不例外。”

        三子说着收回了注视同僚的目光,转头看向了太宰治。

        那双祖母绿的翡翠瞳眸在夕色的光中,淬着太阳的金光,熠熠生辉。

        她平等地看着太宰治,平等地说道,

        “无论你的那位朋友是谁,我能给你的承诺是——

        若他死去,那么,从他死去的那一刻开始,除了我们,没有人可以伤害黄泉的亡者。”

        “只要他死去,我就会亲自到来,接引亡魂,送他下地狱。”


  (https://www.biqudu.com/89304_89304772/93000405.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