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力使的恋人不对劲 > 第37章 Episode 37 天上掉下个鬼差

第37章 Episode 37 天上掉下个鬼差


中原中也从天文塔上下来时,  整个人还处于一种怀疑人生的奇妙状态。

        什么叫做“想要西方洽谈成功,一定要跟紧那位鬼差小姐,一步都不能离,  必要的时候,  建议顺从本心,  使用honey陷阱?”

        那条青鲭的脑子终于被鹤见川泡坏了?

        先不说,  明天他去西方洽谈属于组织内任务,  怎么想都不可能和那个漫画笨蛋扯上联系,  估计连碰面的机会都不会有。

        蜂蜜陷阱?对三子?

        赭发少年仰头看天,  稍微在脑中设想了一下,自己哄骗红发少女的画面。

        在数秒沉默后,中原中也冷笑三声,  将脑内奇怪的小剧场一拳锤成渣。

        不可能的,绝无可能。

        凭他对三子的了解,  中原中也可以百分百肯定,  就算他把九十九朵碗盘大的玫瑰怼到鬼差少女的脸上,  那家伙也只会眨巴着眼睛拿下来花,然后一脸惊喜地询问能不能再来一次,她要拍照作为素材画进漫画里。

        鬼差三子,  钢板如斯!

        ……不对!他怎么就真的顺着太宰那家伙的思路往下想?

        又不是真的要去布置蜂蜜陷阱!这种沮丧又抓狂的情绪是怎么回事?

        快住脑啊,中原中也!

        一不小心思绪跑偏的赭发少年疲惫扶额。

        新到的限量重装机车就在他身后,然而此刻,某位重力使少年已经毫无兜风的兴致。

        就在中原中也准备老实回宿舍休息时,突然“嗡嗡”的震动声传来,  是赭发少年口袋里的手机响了。

        中原中也接起一看,  手机屏幕上赫然是“漫画笨蛋”  四个大字。

        事实证明,  无论是人还是鬼差,  都是不禁念叨。

        上一秒还在脑中脑补对某个红发少女的蜂蜜陷阱,下一秒,对方就打来了电话。

        就,咳,有点尴尬。

        中原中也不自在地盯着屏幕上的名称看了一会儿。

        大脑还尚未决定是否要接通,他的手就已经十分诚实地行动,迅速摁下了接听键。

        中原中也:“……”

        迟早有一天他要把这只不听话的手剁了。

        赭发少年面无表情地抬手将手机贴上耳朵。

        “喂……”

        中原中也才刚开口,红发少女活力满满的声音,就像爆米花似的,欢快地蹦了出来。

        【“晚上好呀,中原老师,你吃了吗?”】

        清澈明快的声线顺着电波传递到赭发少年的耳中,带着一种莫明月又说不清的痒。

        中原中也不自觉抬手摸了下耳廓,把手机从左耳换到了右边,好像这样,就能消除自己听见电话声波时产生的奇怪感觉一样。

        明明是来自黄泉的使者,却拥有矛盾而充沛的生命感。

        让人不由得想起森林中飞奔撒欢的毛茸茸小动物,仅仅是听着声音,就仿佛看见了少女睁着明亮的狗狗眼,朝着自己挥手的画面。

        “晚上好。”

        大概是眼前的想象过于生动的关系,中原中也开口时,嘴角忍不住跟上扬,自动进入了主人投喂心爱狗狗的模式,

        “你现在在哪儿,一起去吃饭吗?”

        【“要去!”】电话那头的三子两眼一亮,斩钉截铁地说道。

        【“要吃上次的牛排,七分熟,再加一颗嫩呼呼的荷包蛋,还有还有……”】

        自诩已经是现世要好的友人组了,红发少女半点不客气,小嘴一张就叭叭叭的开始点菜。

        年轻的黑手党准干部也不生气,一边应着,一边启动机车。

        很奇妙,明明接电话以前,中原中也还有尴尬之类的顾虑和情绪,甚至对要说些什么都没有头绪。

        但在听到三子的声音那一刻,他的嘴巴就好像有了自己的意识一样,忍不住微笑,忍不住对话。

        如果这时候有路人从赭发少年的身旁经过,估计都要暗搓搓地“呸”一声。

        在心里不屑冷哼一句,‘又是傻瓜不自知的xxx,占着大马路煲电话粥之类的话’。

        就在这时,中原中也听到了三子那边传来的奇怪嘈杂声。

        有疑似尖叫的大喊,偶尔夹杂着风声,以及一些不明显的呼哧呼哧喘气声。

        如果单拎出来的话,说是某些非健全的小电影配音也不为过。

        中原中也启动引擎的动作一顿,表情一瞬变得难以言喻:“……三子,你在干什么?”

        【“诶?”】

        手机那头的红发少女似乎愣了一下,没有想到友人这么敏锐,隔着一个电话也能察觉到异常,有点惊讶地开口说道,

        【“中原老师你发现啦,没错,我正在——逃跑啦!”】

        逃跑?

        能让这个漫画笨蛋说出‘逃跑’两个字,难道说——

        中原中也短暂地愣神后,猛地握紧了手里的电话,同时以最快的速度跨上机车,启动引擎。

        “很棘手?需要帮忙吗?”

        赭发少年钴蓝色的瞳眸锐利如刀,语速极快地问道。

        【“诶?唔,说是帮忙的话倒是有点……啊,稍等一下中原老师,这里要跳过去才行……”】

        电话内的三子语焉不详地说道。

        所以到底是哪样?

        中原中也皱起眉,就在他准备开口继续追问时,突然听见电话那头的声音一空。

        大量呼呼的风声灌入,就好像手机的主人从哪个高处跳了下来——

        赭发少年还没反应过来,下一瞬,他感到头顶的光线骤然一暗。

        中原中也一脸警惕地抬起头,与此同时,一个红发少女的人影彗星似的从对面20层的高楼从天而降,duang的一声,双脚踩着地面重重落地。

        巨大的冲击扬起大风,少女的裙摆纷飞,地面跟着发出一声巨响,柏油马路上瞬间凹陷出两个脚印。

        “……”

        中原中也,整个表情都空白了一瞬。

        蓝白色的……

        不对!想什么呢!

        赭发少年猛地回神,用力闭上眼睛甩了甩头,好不容易把刚才不小心瞥见的画面从脑中成功驱赶出去。

        他眼神躲闪地睁开眼,强装镇定地和突然从天而降的少女打招呼,

        “咳,好久不见,三……”

        然而话还没说完,只见手里提着一串购物袋的红发少女眼神犀利地跳起。

        跟没看到赭发少年似的,一阵风似的,“咻——”的从中原中也的旁边窜了出去。

        中原中也:“恩?”

        这、这是无视吗?

        赭发少年抬起的手顿时僵住了,正尴尬得恨不得原地去世时,前方跑远的红发少女像是终于反应过来了一样,发出了“啊”的一声。

        紧跟着,中原中也就看见狂奔的三子赛车似的,一个原地转弯大甩尾,眨眼间就冲到了自己的面前。

        ——真的是眨眼的速度。

        在三子冲过来时,中原中也甚至感到颈侧的头发与肩后的外套,都被疾跑带出的风,吹了起来。

        “哦!中原老师,好巧啊!在这里碰到。”

        拿着一堆购物袋的三子一边保持着原地跑步的动作,一边爽朗地对中原中也打招呼。

        中原中也:“……”

        某个赭发少年表情复杂地看着三子,只感觉自己的心脏就跟被丢上过山车似的,上窜下跳。

        这个家伙……一定要每次出场都这么牵动人心吗?

        中原中也疲惫扶额:“我是不是该问一句,你在做什么,以及刚才的出场方式又是怎么回事?”

        “啊,那个其实是……”

        三子正准备解释,这时,电话里嘈杂怒骂的声音主人终于跟了上来。

        大约八个左右的成年男人,他们手持着武器,一脸怒容地出现在两人前方。

        “不准跑——!”

        “该死的,这娘们怎么回事,都不用喘气的吗!”

        被怒火冲疯了头脑的一伙儿人,表情狰狞地朝三子和中原中也追上来,甚至顾不上看看,红发少女身边的那个赭色身影,是不是有点眼熟。

        “你说的逃跑,就是这几个?”中原中也疑惑地看向三子。

        不过几个不成气候的小混混,凭你一只手,就能全解决掉吧?

        赭发少年的眼神如是说。

        “哈哈哈,因为一些原因,我需要吊着他们啦。”

        三子挠了挠头发,说道,“总之,具体情况等下解释,一会儿见,中原老师!”

        红发少女说着正准备继续马拉松越野跑。

        这时,一只戴着黑色手套的手从旁边伸出,及时抓住了三子的后衣领。

        “恩?中原老师?”三子奇怪回头。

        “跑什么,吊住他们就行了是吧?”

        中原中也看了眼三子,而后将人往机车后一放,转动机车把手,“抓紧了,被甩下去我可不管。”

        ——噢噢噢噢!这难道就是唐瓜他们说的大电影《速度与o情》?!

        好耶!飙车!飙车!

        三子两眼“噌”地亮起,左手想也不想往中原中也一勒,兴奋地挥手喊道:“冲啊!中原老师!”

        中原中也被勒得一哽,差点就被某个鬼差少女的大力当场送走。

        大抵是出于少年不可言说的自尊心,中原中也没有吭声,只是铁青着脸,默默给腰附上一层重力。

        “哦,坐好了!”中原中也高声笑道。

        在得到三子同样欢快的回应后,赭发骑手勾起嘴角,载着两人的重装机车咆哮地冲了出去。

        见过狗遛人,就没见过机车遛人的。

        漂亮的重装机车始终与那伙人保持着一个不远不近的距离。

        每当他们觉得追不上,想要放弃时,重装机车就跟没油了似的,慢了下来。

        一伙人不甘心地奋起直追,那机车又猛得提速,窜了出去。

        如此反复几次,这几人感觉自己就跟被胡萝卜吊住的驴似的,永远都在苦哈哈的做无用功。

        最气人的是,坐在骑手后方的“胡萝卜”还时不时转头,对着他们做鬼脸挑衅。

        一伙人:“……”

        啊啊啊!是可忍孰不可忍!

        你们这两个狗啊啊啊啊啊!!!

        拿着武器,一看就知道不是好人的男人们气得肝疼,全程不断大声咒骂,可惜,直到他们精疲力竭地歪倒在地上,都没碰到哪两个混蛋的衣角。

        三子在确认了这群人彻底失去了力气,连爬都困难后,少女满意地弯起眼,手掌在中原中也的后肩上轻轻拍了拍。

        赭发骑手会意。

        下一刻,瘫软在地的一伙人两眼滴血的发现,这辆戏耍他们的重装机车像是委屈了许久,终于能发挥了它骄傲的速度似的。

        在主人的命令下,如豹般轰鸣地飞驰离去,还不忘给他们留下一排车尾气。

        深夜,当街道与大桥上静得只剩下照路的灯光时,一声如同低吼的重装机车咆哮在路面响起。

        它如电光一般,以极快的速度从高速桥上飞驰而过。

        放着好好的正道不走,赭发骑手寻求刺激似的,让重装机车脱离重心似的飘起,以一种绝对不可能的手法,走钢丝般在高桥上穿梭。

        一直到桥的最高处,重装机车才如同失控般从桥弦的边缘冲了出去,高高跃入空中。

        那一瞬间,坐在后方的红发少女不禁仰起头,整个夜空的星光与月色都倒映在她绿宝石般翡翠色的瞳眸中,比天上的灯火更加震撼人心。

        鬼差少女开心地笑起来,前排的赭发骑手被氛围感染般,也跟着扬起了唇角。

        重装机车在少女的欢呼声坠落在海平面上。

        在一段反常识的海面飞驰之后,一个几乎一百八十度甩尾,安稳地停在了桥的另一端。

        好久没有这么爽快的兜风了。

        中原中也呼出一口气,飙升的肾上腺素带来的快乐还没有褪去,他的掌心发热,心脏正在急速跳动。

        像是终于想起了后座还有一个女孩,中原中也忙不迭地转过头,想要确认三子的情况。

        结果一回头,就毫无预兆的对上了一双兴奋到闪闪发光的瞳眸。

        “超棒的!中原老师!超级帅气哦,果然重装机车是最棒的!”

        三子高举着双手,脸颊被风吹得红扑扑的,各种赞叹之词激动得叭叭往外冒。

        看上去,已经深深被重装机车的速度折服。

        决定了!她要把重装机车列入继考拉之后的第二心愿单!

        买回去以后,还能让平贺源外老爷子改装一下,争取可以从地狱飚上天国!

        中原中也见状放心地松了口气,下一刻,他又觉得畅快似的跟着笑起来。

        年轻的少年与少女在夜色下交谈,城市的万家灯火在他们的脚下闪烁着辉光。

        再没有比这更加美好的一幕了。

        “对了,三子……”

        飚完车的赭发少年终于想起正事。

        他转头刚想说话,视线却在触及红发少女额尖的位置时微微顿住了,而后露出了有点惊讶的表情。

        “恩?怎么了,中原老师?”

        三子有点疑惑地歪了歪头,她奇怪地抬起手,确认一般在少年盯着的地方摸了摸。

        “这个……是角吗?”中原中也犹豫地问道。

        “啊,这个?”

        三子反应过来,脸色如常的应道,“对哦,毕竟我是鬼族嘛。”

        鬼族。

        中原中也缓慢地眨了下眼,慢半拍地反应过来。

        原来红发少女口中所说的“鬼差”中的鬼,指的并不是幽灵之类的存在,而是霓虹传说里的‘鬼’。

        这还是赭发少年第一次近距离看鬼族的角。

        红发少女的独角很小,白色中带着一点淡金一样的色泽。

        与普通成年鬼族的螺旋状不同,只有一个圆圆的小凸起,平日都掩盖在刘海下,很难被发现。

        也只是这一次,因为重装机车的关系,才被风吹开,显露在中原中也面前。

        中原中也想起资料里内容,好奇的问道:“我记得,日本鬼的角都是两个的?”

        “嘛,一般来说是这样啦。”

        三子抓了抓有点乱的头发,“可能是因为我是鬼火和人的混血儿,所以只有一个角。”

        红发少女一边说着,一边抬手想要把吹开的刘海归位。

        但在发现对面的赭发少年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的角的目光后,三子思索地摸了摸下巴,突然问道,

        “你要摸一下吗?中原老师。”


  (https://www.biqudu.com/89304_89304772/92920432.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