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力使的恋人不对劲 > 第39章 Episode 39 西方出差与上船

第39章 Episode 39 西方出差与上船


2007年9月30日,  荷兰,鹿特丹

        九点三十二分。

        一艘巨大的游轮停在了这个曾被称为世界上最大的港口边。

        它有着超出三吨重的体积,金色的外观,  宛如一头嚣张傲慢的庞然野兽,  盘踞在这片海上。

        镀金的船体长得仿佛看不见尽头,银色的字体横亘在船身上,  铁画银钩地飞舞着游轮的名字――

        希望之轮()。

        无论是游轮的金色还是极尽夸张的炫耀外形,都能一眼看出,这艘轮船背后的拥有者是怎样暴发户似的,傲慢粗俗之辈,  恨不得向全世界炫耀他的财富。

        然而就是这样的人,是接下来,  中原中也代表port  mafia不得不与之“商谈”的家伙。

        黑手党的世界里充斥着暴·力与弱肉强食。

        但有的时候,只要你能提供足够的金钱利益,  就能让这群黑西装坐下来,  与你“文明谈判”。

        “欢迎来到老夫的希望之轮,port  mafia重力使中原君。”

        刚下直升机,  中原中也就见到了此行的目标——

        带着一群护卫,一手拄着手杖,一边张开左臂,  如同展示舞台一样,表演欲望十分强烈的兵藤和尊()。

        换成一般人,或许还会被对方这副恭候多时的热情姿态所欺骗,产生受宠若惊之类的情绪。

        但中原中也很清楚眼前这个老家伙,特意等在这里,  与其说是欢迎港黑,  倒不如说,  是不想放过任何一个向来者炫耀自己这艘财富之船,欣赏他们露出惊艳赞美眼神的机会。

        不过很可惜,年轻的重力使对这种不必要的寒暄毫无兴趣。

        中原中也像是没有接收到对面人的意图一样,单手扶了扶帽檐。

        少年锐利的钴蓝色双瞳先是扫过在场的几位同行,彼此交换了心照不宣的眼神后,才转头看向了其中姿态端得最高的兵藤和尊,稍稍点头致意,

        “许久未见,兵藤先生,我代森首领向诸位问好。”

        赭发少年的态度让兵藤和尊微微沉下脸,眼底迅速闪过一丝不悦的暗色。

        但碍于双方的武力差距,以及在场的另一个极道组织,他只能佯装平和的继续微笑。

        兵藤和尊,帝爱集团的领袖与意志,表面上看是个暴发户,实际上,还是个被业内人私下调侃的‘老不死’。

        都说干多了亏心事,容易夜半鬼敲门,老得快。

        但这个兵藤和尊却像是被时间放过了一样,始终维持着五十岁的外表,熬死了不知多少野心勃勃的副手,牢牢把控着帝爱集团。

        当然,如果他只是一个活得长了一点的人渣,倒也不至于这么不受人待见。

        毕竟他们都是一群做着‘不那么能见光的生意’的人,谁也无法嘲笑谁。

        但这个兵藤和尊,却有着一个即使是他们这些黑手党,也为之不耻的恶趣味。

        中原中也移开视线,目光穿过轮船停机坪的边缘,落在了最底部的港口登船处。

        出于某种来自金字塔顶的俯视与恶趣味,兵藤和尊效仿那艘历史有名的,被称为是“永不沉没”的泰坦尼克号,将‘希望之轮’分成了五层,层数越往上,越凸显地位与尊贵。

        中原中也他们此刻就在游轮的最顶层。

        向下俯视时,能够清晰地看见地面的乘客如同渺小的蚂蚁,昂着胸脯排着队登上这艘巨轮之中。

        正面的登船口设置在阳光普照的南码头,衣着不凡的乘客们带着矜持高傲的笑意,在船员的指引下,走向他们预订的层数,而另外一些——

        赭发少年微微眯起眼,出色的视力让他清楚地看见,有一伙格格不入的人正缩着肩膀,如同误入丛林的小鸡崽似的,站在背面的码头阴影里。

        他们有男有女,虽然长相各不相同,但身上都弥漫相似的气息——

        眼神闪躲,举止局促不安,但行动间却隐隐透着孤注一掷的疯狂。

        这样的人,在port  mafia的赌场内,几乎一抓一大把。

        即使已经到了走投无路的边缘,也要五指扒在牌桌,指甲死死紧扣着桌沿,甚至不惜欠下一生也无法偿还的债务,觉得下一把,再下一把,一定可以逆风翻盘。

        “哦呀,中原君是注意到什么有趣的景色吗?”

        中原中也的举动引起了兵藤和尊的注意,他拄着手杖谨慎地走到坪机场边缘,稍稍伸头眼睛往下瞥。

        在看清了赭发准干部视线停留的位置后,这个年迈的帝爱集团领袖意义不明地哼笑了一声,露出了仿若上帝观赏地面蠹虫般,一股子优越恶趣味的眼神。

        “哦,看起来长谷川‘赞助’的试炼者就位了,”

        兵藤和尊点着手杖,咧着嘴笑道:“真是期待啊,这届的勇士又会给老夫带来怎样的娱乐。”

        中原中也不动声色地侧头,无感情地看了对方。

        【试炼。】

        没错,这就是‘兵藤老不死’被他们这群亡命之徒嗤之以鼻的恶趣味。

        可能是有钱人越老越喜欢扮演上帝的毛病,兵藤和尊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找来一群欠下巨债、走投无路的倒霉蛋,将他们召集到这艘“希望之轮”上。

        美曰其名,是经历各项游戏的试炼。

        胜出者不仅债务全免,得到一笔一辈子也享受不完的巨额财富,而败者——

        呵呵,败者,不值得关注。

        或许对于那些自认早已身处绝境,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倒霉蛋来说,这是一次值得一搏的‘希望’。

        但在他们上船以前,没有人告诉他们,这是一场有来无回的地狱之旅。

        更没有人告诉他们,他们的挣扎、不甘和泪水,早已暗中先一步标好了号码,每个人如牲畜赛马似的,被投影在了游轮高层的屏幕上,供有钱人下注取乐。

        而这一波前来试炼的‘勇者’,显然与往常不太一样。

        他们之中加入了不少“liar  game”(2)的失败者,在比赛中欠下不少于十亿日元的债务,决定来这个‘希望之轮’碰碰运气。

        ……一堆恶心人的把戏。

        中原中也微不可见地皱了皱眉。

        就在他准备收回视线时,眼角的余光突然一闪,一个熟悉的红发身影于下方的人群中一闪而过。

        ……等等!

        年轻的重力使少年一惊,猛得上前一步,而后在众人惊讶的目光里,跨步走到坪机场的边缘,按着帽子向下望去。

        少年钴蓝色的瞳眸,如锐利的夜枭在下方人群中一一逡巡,但始终未找到那抹红发的痕迹。

        难道是错觉?

        游轮顶层,中原中也怀疑地想道。

        ——当然不是错觉。

        鹿特丹海港边

        某个红发鬼差缩回暗中观察的脑袋,站在港口的一众集装箱的阴影里,手指扶着下巴若有所思。

        “恩——希望之轮吗?难怪接引科那边一直没查到有用的线索,原来是躲到海外来了。”

        很有想法嘛,兵藤老不死。

        不过很可惜,你跑得再远,也要被抓回来下地狱哦!

        三子将手里的雪糕叼住,伸手从口袋里摸出一部造型略显古旧的翻盖手机,摁下一串号码。

        说起来,都二十一世纪了,连4哔——都装上了,地狱的技术科们为什么不同步更新一下联络器的外观呢?改成psp的就很不错,啊,或者是假面骑士那种变身道具也很帅气嘛。

        正胡思乱想之际,一阵微咸的海风从码头的方向吹来,三子摁着号码的手一顿,抬起了头。

        叼着雪糕的红发少女稍稍向旁边走了一步,让自己的视线能透过集装箱错落的间隙,落在金色船身的“希望之轮”几个大字上,而后顺着方向一路向上看。

        十、三十五、六十……

        红发少女计算一般,在心里无声计数。

        明亮的阳光照在豪华游轮镀金的甲板上,让这个海上巨轮显得愈发的辉煌夺目,几乎要闪瞎每个路人的眼球。但是三子在意的不是这一点。

        三子移动视线,当她的目光扫过游轮每一层靠近展示窗的位置时,稍微停留了片刻,祖母绿的瞳眸内浮现出某种无机质的冷意。

        一共九十七个。

        这艘游轮是不是有点太夸张了?

        这个数量的地缚灵,说是‘幽灵轮船’也不为过了吧。

        三子盯着那艘希望之轮良久,而后“啪”的一声,用力合上了准备通知接引科的手机翻盖。

        恩,她改变主意了!

        少女一口将剩余的雪糕全部吞下,而后两个尖尖的小虎牙向下一用力,“咔吧”一声,将手里的雪糕木条咬断成两截。

        与其现在带走那个兵藤老头,倒不如稍微等一等。

        毕竟他们鬼差也不是魔鬼嘛,那么喜欢扒拉别人的生命,赖在现世。

        作为善解人意的地狱工作人员,偶尔也要满足一下未来亡者的愿望嘛。而且这里又是属于eu地狱的管理范围,她稍稍放肆一点,应该也没有关系的吧?

        另外,有几个黑发黑眼的亡者看着感觉有点奇怪,果然也需要调查一下。

        好!接下来就是想个办法,悄悄混进去。

        红发少女轻盈地跳上周边的高处,手掌横在额头前,寻找能利用的机会。

        码头人来人往,送行的家仆、搬运货物的船员,将这里变得宛如市集般热闹。按照道理来说,三子这样引人注目的外表与行动,应该会带来不少目光。

        然而奇怪的是,来往的路人们仿佛看不到红发少女般,自顾自地交谈告别。只有一些灵感不错的人,中途感觉不对劲,朝着高处望来。

        在看到集装箱顶部确实空荡荡的,没有半点人影后,才一脸奇怪地揉了揉眼睛,嘴里咕哝几句走开。

        恩……这个不行,那个太显眼。

        有钱人真是麻烦啊,直接潜入也不是不行,但没有‘身份’在,很容易引来那群地缚灵的警觉。

        正苦恼中,三子听到巨大的轮船气鸣声从远处传来。

        根据太宰少年资料里提供的信息,游轮起航的时间是十点十五分。这是第一声准备的鸣笛,意在催促客人尽快登船,很快,接引的船员就要关闭闸门了。

        唔,实在没有办法的话……

        三子的目光扫过码头背面阴影的一群“试炼勇者”,就在她准备随手挑选一个幸运儿,代替他混入其中时,少女灵敏的耳朵一动,一段夹杂着啜泣的怒骂声,顺着海风传入了三子的耳中。

        ……

        “你想死吗!竟然敢临时变卦,知不知道老子为了这个机会费了多少力气?疏通了多少关系?!”

        “可是……我听说、听说很多姐妹上去以后,就再也没有下来了。主管你行行好,我……我不想去,钱什么的我也不要了,让我回家吧呜呜……”

        红发鬼差循着声音,在一处隐蔽的巷子内,找到了争吵的来源。

        是一个年轻的女性和一个点着啤酒肚的中年男人。

        那名年轻的女人似乎很抗拒之后的安排,在与男人对话时,一直哭着哀求,嘴里偶尔漏出一些“希望之轮”“诅咒”之类的话。

        希望之轮?

        哦!这不是正好瞌睡送枕头吗?!

        三子的双眼一亮,知道自己找到混进去的办法了。

        “闭嘴!谁和你说的,那都是无稽之谈的谣言!”

        被称为“主管”的男人在听到女人的话时,瞬间脸色大变,露出了混合惊怒与恐惧的表情。

        他转头四下看了一圈,确定周围没有第三人后,才靠近女人,压低了嗓音半是劝说半是威胁地开口,

        “这大白天的哪来的幽灵诅咒,那么多有钱人在上面不也没出事?你听我说,只是上去端个盘子,递个酒的事情,万一运气好攀上了哪个大人物呢?”

        “我可听说,这次轮船上可是来了不少冤大头!你不为自己想,也要替家里人考虑一下是不是?”

        秃头主管曾经靠着这个说辞,骗了不少无辜的女孩上去,想来这个也是手到擒来。

        可不要怪他啊,人数已经定好了,要是这紧要关头少了一个,死的可就是他了。

        男人浑浊的眼中迅速闪过一丝狠意。

        然而很可惜,这次他注定要阴沟里翻车。

        被劝说的年轻女人一个劲地摇头,断断续续地一边哭一边说道,

        “钱、钱我会想其他办法还上的……奖金,奖学金也马上到了,主管,求求你,会死的,那个游轮被诅咒了啊!是真的会死的!”

        啧,冥顽不灵。

        中年男人凶狠地眯起了眼,就在他准备强行动手时,一只白嫩的手从背后伸来,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

        “哟,大叔,听说你这缺人,你看我怎么样?”

        三子弯起眼睛,对转过头的男人露出了一个夺目的笑容。


  (https://www.biqudu.com/89304_89304772/92854221.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