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力使的恋人不对劲 > 第40章 Episode 40 奇怪的女仆装

第40章 Episode 40 奇怪的女仆装


混上‘希望之轮’,  比三子想象得更加顺利。

        原本还不耐烦的秃头主管在看清了红发少女的脸后,立即收起了凶狠的表情,热情地表示,  他们就需要三子这样敢于冒险的年轻人。

        倒是刚才还哭得梨花带雨的年轻女人,不知道是成功逃过了一劫,  还是不想再引起男人的注意,她很快停止了啜泣,  低着头沉默地退进建筑的阴影里,  看不清脸上的表情。

        “来吧,  小姑娘,叔叔带你见见世面,  这可是难得开眼界的好机会。”

        秃头主管笑呵呵地带路,在转过身时,  还不忘瞪了眼躲在一旁的年轻女人。

        “哦!我很期待哦,  大叔!”

        三子扬着天真的笑容,向左侧稍稍走了一步,  恰好挡住了秃头主管盯着年轻女人的视线。

        “嘁。”腆着啤酒肚的男人不满地皱了下眉。

        但看在好不容易自投罗网的漂亮笨蛋份上,他最终什么也没说,  只是冷哼了一声背过身,  示意三子跟上。

        三子若有所思地看了眼年轻女人,而后欢快地应了一声,小跑地跟上。

        看上去仿佛真的是误入的天真乖巧小动物,对接下来的“地狱”一无所知。

        眼见红发少女的背影越走越远,躲在阴影里的年轻女人突然用力跺了下脚,她放开紧攥的裙摆,  直直冲着三子的方向撞去。

        早已感应到背后的动静,  三子没有躲开,  反而主动迎上扶了一把年轻女人,让她看上去是不小心摔倒撞在自己的怀里。

        年轻女人愣了一秒,急急抬头想要说话:“小姑娘你别……”

        “嘘。”

        话才刚出口,就见容貌端丽的红发少女竖起食指在唇前,对她可爱地眨了下右眼,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与此同时,前面带路的秃头主管听到声响回过头。

        他火冒三丈地一个箭步冲回来,伸手就想把年轻女人从三子的怀里抓出来,

        “你这女人!又要干什么,不想去船上就快滚!敢捣乱信不信老子宰了你?!”

        年轻女人的脸色有点难看,她咬着嘴唇想要说话,却被三子的劝说抢走了话头。

        “哈哈哈,不要生气啦大叔,小姐姐只是一时没站稳,我扶她一下而已。”

        “对吧?小姐姐。”

        三子侧过头,弯起祖母绿的瞳眸,笑盈盈地注视着年轻女人。

        “嗯……对、对。”

        年轻女人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僵硬地点了下头,主动退开。

        看上去,似乎真的没有异常的地方。

        秃头主管来回看了两人几眼,狐疑地收回了目光。

        然而他没有发现,不久之前,就是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年轻女人将一张纸条塞进了红发少女的手掌里。

        三子微笑地将其收进掌心,再一张开手时,那张纸条就跟变魔术似的,消失不见。

        ——唔,果然有哪里不太对劲。

        三子朝着年轻女人告别地摆了摆手,走向了那艘金灿灿的希望之轮。

        年轻女人抿着唇,一直担忧地站在原地,注视着两人离开的背影。

        温热的海风缓缓吹过。

        直到三子与秃头主管的身影,彻底消失在了轮船的登船处,年轻女人忽然拉平了嘴角,变脸般收起了脸上忧心又复杂的神情。

        她面无表情地从隐蔽的口袋里掏出一部黑色的通讯机,给对面人发去一则信息。

        【作战成功,黄泉入网了。】

        这艘游轮……怎么看着怪不吉利的?

        三子跟在秃头主管的身后,双眼迅速扫了眼轮船内部,思索地摸了摸下巴。

        走在前面的中年男人还在不停地夸耀这艘‘希望之轮’多么华丽,三子是多么幸运,才撞上这等好事。

        男人的话啰嗦又繁琐,但也不是毫无价值。

        至少,他解开了三子关于“不吉利”的疑惑。

        “……怎么样,不错吧。这艘游轮可是老爷花了大价钱,一比一仿照传说中的泰坦尼克制造出来的希望号,每年不知道有多少富人挤破了头,想要上来撒钱。”

        “什么‘诅咒’,嗛,没见识的女人。”

        像是感应到了三子好奇的视线,男人很快收起脸上阴沉的表情,露出憨厚而爽朗的笑容鼓励道,

        “好好努力小姑娘,等船靠岸了,光是小费,你至少能赚钱到这个数!”

        男人说着,张开五指比了个数字。

        “哦——”

        三子看了看男人,突然开口问道,“那大叔,这么好的机会,你不待在船上吗?”

        没错,这个叫主管的家伙,只是负责把三子带给船上的女仆长,之后就会下船。

        并且看他一路走来,半点也不敢放慢的脚步,可不像是眷恋船上的富贵,反倒像是害怕错过了时间,而困在这里一样。

        “呃。”

        秃头主管的笑脸僵住了一瞬,很快打哈哈地避开了话题,

        “哈哈哈,我这种粗人哪有这种好运气,毕竟比不上你们这些年轻有为的小姑娘。好了,前面就是女仆长的休息室了,快,我就不过去了。”

        说着,男人催促似的,推了推少女的肩膀。

        三子注意到,秃头主管像是很忌讳似的,根本不敢碰到她。

        甚至这一下推的动作,他还特意把袖口扯出来,隔在手掌上。

        唔,事情越来越有趣了。

        红发少女挑起了眉毛。

        地缚灵、诅咒、内部知情人员避讳的举止——

        这个‘希望之轮’已经不是‘不吉利’可以形容的了,其实这是个会吞噬人类的怪兽吧!

        到这一步,换做普通人,大概已经被自己的脑补吓得脸色发青,说什么也要连滚带爬地离开这艘诡异的游轮。

        然而某个鬼差少女反而眨巴了下眼,露出了兴奋地笑容。

        哦豁!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rpg勇者侦探冒险吗!

        太棒了,自己磨练多年的推理技巧终于又可以派上用场了!

        啊,横滨真是太棒了,简直是惊喜连连啊。

        红发的鬼差少女摩拳擦掌,抱着‘让我康康,还有多少惊喜等着本执行官’的心态,迫不及待地敲响了女仆长的休息室。

        事实证明,在惊喜这方面,永远不能小看现世。

        “怎么是个小姑娘?”

        打开门的女仆长皱紧了眉,目光严厉地盯着红发少女。

        三子同样观察着对方。

        眼前这名女人,拥有一个完美贴合大部分人对‘女仆长’印象的外观。

        一身长到小腿肚的女仆长裙与白色围裙,严谨到领结的装扮,连身后的蝴蝶结都不偏不倚,系在了后腰正中间的位置。

        从外表上看,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这是一个吹毛求疵的严厉中年女人。

        但三子却注意,就是这样一个看上去挑不出错处的女仆长,右手无名指处却留着一圈与周围肤色格格不入的发白戒指印。

        她望着三子的眼神排斥中,带着一点诡异地不赞同。

        像是在看一个什么也不懂,却自己一头扎进修罗地狱的蠢货。

        三子没有在意女仆长冷肃的眼神,自顾自举起手,自我介绍道,

        “大家好呀,吃了吗?我叫三子,接下来的旅程,就请多多指教啦!”

        “你……”女仆长皱起眉。

        另外几名年轻的女人凑在一边,压低的窃窃私语被三子收入耳中。

        “现在要怎么办?”

        “花穗那家伙,事到临头反悔,果然不可靠……”

        “可是她看着才十几岁,还是个孩子。”

        “已经开船了,这要怎么……”

        ……

        …………

        嗯?‘怎么’什么?

        三子微笑着背着手,就在她即将得到关键信息时,女仆长突然拔高了声音,厉声说道,

        “好了!全都安静!”

        “既然已经上来了,就按照原计划,你们两人……给这小姑娘找身衣服。”

        女仆长呵斥的声音盖过了其他人的讨论。

        被点到名字的两人面面相觑地看了彼此一眼,最后还是起身,犹豫地翻出了一套制服递给三子。

        “谢谢,两位漂亮的小姐姐!”红发少女甜甜的说道。

        “……”

        三子的道谢让两个女人动作不自然地顿了一下。

        其中一名容貌艳丽的女性皱起眉,一把抢回了三子手里的制服,将另一套丢给她,叮嘱道,

        “你……你还是穿这套吧,安全点。”

        “还有,记住!之后乖乖的,跟在我们后面别说话。”

        安全点?

        什么意思?难道女仆装还能有什么新花样吗?

        三子一脸懵逼地抱着衣服走入换衣间。

        然后当她将手里的制服展开以后,才明白——

        嗯,是她年轻了,现世的女仆装的花样真的很多。

        其他都还好说,就是这个——

        红发鬼差少女拎着手里恨不得两边开衩到腰间的,背后镂空的改良旗袍女仆装,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这衣服……哪边是正面来着?

        与此同时,希望之轮第六层

        豪华的会议室内,坐着三方不同的人员。

        左侧是以中原中也为首的port  mafia,右侧是山本健太郎为首的犬金组。

        而作为主场人的兵藤和尊,则依旧带着一群人高马大的护卫,坐在距离他们最远的位置,身边还站着一个油头的眼镜青年。

        一张巨大的拍桌横亘在会议室中间,将他们三方分离开。

        足以见这个老家伙,有多谨慎怕死。

        原本,这种没脑子似的挑衅举动,放在组织内,兵藤和尊一方足以死一百次。

        但是现在,无论是port  mafia还是犬金组,似乎都看不到般无视了。

        倒不是他们有多宽容,只是比起一次将这个蠢货弄死,慢慢榨干他的价值,才更有意义。

        毕竟,抱着傲慢的心态和黑手党交易的话,可是会被撕碎的。

        中原中也弹了弹手指,很快,一则拟好的文件合同被放在了赌桌的中央。

        “港·黑要帝爱集团从鹿特丹到圣彼得堡的全部海上货运线,作为交易的诚意,我们愿意让出10的利润。如何,我想这个条件,足以弥补帝爱集团这几年的亏损了。”

        另一边,犬金组的干部,山本健一郎同样将一则合约,丢在了赌桌中央。

        “东京和大阪百分之六十的市场交易份额,从版权拍摄到影视让渡,犬金组只要求百分之四十的毛利润,兵藤先生,有了我们的支持,你们的娱乐帝·国会一帆风顺的。”

        诚意?一帆风顺?

        你们怎么不干脆全刮分走算了?!

        面对两个极道组织的狮子大开口,兵藤和尊的眉毛抽了抽,他捏紧了握着的手掌,压下了心头的怒火。

        虽然不想承认,但不管是商用轮船货运线,还是娱乐市场,缺乏某些必要势力保护的帝爱集团,确实有点捉襟见肘,否则也不会有今天的这一桩三方洽谈。

        只不过,说是“洽谈”,倒更像是“保镖”的趁火打劫。

        港口黑手党重力使,中原中也。

        犬金组武斗派干部,山本健一郎。

        派出这两人,对方的首领是何居心,简直昭然若揭。

        但老夫并不是没有应对的办法。

        兵藤和尊扯了扯嘴角,橘子皮一样的脸上浮现出一个和蔼的笑容,他点了点撑着的手杖,抛出一个鱼饵,

        “确实是很不错的提案,但是,难得在这艘‘希望之轮’上,用这种方式决定我等未来的合作,岂不是太过无趣浪费了?”

        “诸位,老夫有个提议,来赌一局如何?”

        “赌?”山本健太郎转过头。

        中原中也钴蓝色的瞳眸跟着望来,极具压迫力的目光落到了兵藤和尊的身上。

        “对,一个赌。”

        兵藤和尊握紧了手杖,将冒冷汗的掌心藏起,强自镇定地说道,

        “只要你们能赢过老夫身边的这位年轻人,别说百分之十与百分之四十的利润,老夫在此基础上,翻一倍又如何?”

        翻一倍,这可是不得了的赌注。

        理所当然,若是输了,港·黑先前谈下的优势,恐怕也要烟消云散了。

        年轻的重力使慢慢坐直了身体。

        他审视般,看了兵藤和尊良久,直到对方的额头忍不住浮现出一层薄薄的冷汗,才“嗤”地笑了一声,道,

        “看起来,兵藤先生对自己‘大将’的赌术很有信心。”

        ——“兵藤和尊,老不死的赌棍。”

        横滨,port  mafia干部大楼

        太宰治翘着腿坐在宽大的法国椅内,修长的双腿交叠着横放在桌上,孩童一般,不老实地支着椅子腿,将办公椅当成秋千,一晃一晃。

        他随手将一份调查的档案资料甩在桌上。

        如果中原中也或是三子在这的话,两人一定可以一眼认出,它与当时太宰治在天文塔上交出去的那份一模一样。

        档案在桌面散开,上面赫然是近几年,兵藤和尊的赌博记录,以及另一方的下场。

        一个很有趣的发现。

        与兵藤和尊赌过的人,暂且不论输的那一方下场如何。

        即使是赢下了赌局的那部分人,携带着巨款重新回到日常生活后,也都没有活过一周,很快就意外身亡了。

        溺死、钢筋坠落、交通事故……

        就像当初太宰治告诉三子的那样,无一幸免。

        “因此,这里有一个推测。”

        太宰治仰身半躺在椅子里,双臂枕着毛绒绒的脑袋,也不知道和谁对话,在无人的办公室内慢条斯理地说道,

        “那个老不死,或是他身边的某个人,拥有类似‘幸运或生命交换的异能力’,发动条件与赌博有关。”

        “一旦同意了赌局,可是会死的哦。”

        所以,中也,你要怎么做呢?

        ……

        …………

        荷兰,希望之轮六层

        一个梳着油头的青年从兵藤和尊的身侧走上前,抬了抬眼镜,对两人说道,

        “鄙人藤井修,中原准干部,山本干部,请多指教。”


  (https://www.biqudu.com/89304_89304772/92854220.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