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力使的恋人不对劲 > 第43章 Episode 43 很多不得了的客人

第43章 Episode 43 很多不得了的客人


当然,  杀掉是不可能杀掉的。

        某个红发鬼差这么甜心可爱,port  mafia年轻有为的重力使少年舍得下手吗?

        ——不,  不仅舍不得,还要咬牙切齿的继续用异能力给少女压裙角,避免又一阵海风吹来。

        说起来,那算哪门子的旗袍啊!步子稍微迈大一点,不是从侧面全都看光了吗!

        更别说走动的时候,下摆会因为步履,摇曳进中间的……

        啊啊啊!不准再想了,  中原中也!

        赭发少年满脸崩溃地压低帽檐,  将红得快要冒烟的脸藏进阴影里。

        很奇怪,作为港黑的准干部,这种程度中原中也自认见过足够多,  甚至在情报部门干部尾崎红叶手下历练时,  就领教过不少相关的反训练。

        明明是司空见惯的东西,  但是放在这个笨蛋身上——

        中原中也觑了眼三子,  在对上少女的瞳眸时呼吸一窒,  一秒也不敢停留,迅速移开了视线。

        ——然后黑着脸,  开始解身上的西装长外套。

        两步开外,  三子正认真思索,  去哪里给不小心拉【哔】的友人找卷纸和替换的衣物时,突然余光一动,  衣物摩挲的声音随之传来。

        什么??这、这就——?!

        三子大惊失色,急急侧过身避开视线,

        “那个中原老师!冷静一点,  不要自暴自弃啊!你先下水泡着,  我、我这就去给你借衣……唔噗!”

        话还没说完,三子感觉头顶光线一暗,一件黑色的长外套当头甩了过来,准确地盖在了她的脑袋上。

        “闭嘴吧笨蛋,再说一句,我就让你去海里泡着!”

        被误会拉【哔】的怒火和莫名的心跳慌乱的双重冲击下,经历了堪比海啸地震的心绪起伏的port  mafia重力使,中原少年再一次展现出了惊人的适应力——

        只是不轻不重地如此威胁了一句。

        顺便不忘老父亲似的提醒:“还有,把外套穿上……扣子也全扣上!”

        额,这已经是第二次了。

        所以中原老师是有什么喜欢给女孩子披衣服的怪癖吗?

        三子看着手里的长外套欲言又止。

        作为拥有大海般宽容胸襟的鬼差,三子当然不会介意友人小小的怪癖,不过,在这之前——

        红发少女面色凝重地盯着黑色外胎片刻,然后稍稍拿到鼻尖前,小心地嗅了嗅。

        没有奇怪的气味,只有清冽的男士香水味,和夹杂的一丝很淡的硝烟气息。

        “你在确认什么?”

        赭发少年语气如冰地反问道。

        【确认中原老师你有没有拉裤里!】

        三子在心中速答。

        然而现实是,某个红发少女才刚张开嘴,就咕咚一声,把到嘴边的话又咽回了肚子里。

        没办法,中原老师现在的表情实在太可怕了!

        听着波澜不惊的语气,但实际上,脸已经黑得能滴出墨水。

        再加上那无声威胁的钴蓝色双瞳,就差把“再敢乱说话就把你沉海”几个大字挂在脸上了。

        三子:……可怕!

        “没什么,哈哈,哈哈哈!”

        三子原地哆嗦了一下,很有求生欲地裹上了中原中也给的外套。

        而后在对方死亡眼神的示意下,乖巧地把扣子扣到了最高处,严实得连脖子都没露。

        恩,很好。

        某位重力使少年满意点头。

        看见扰人心神的女仆装被宽大的黑色外套挡住,中原中也放心地撤回了重力。

        他走到三子身边,还顺手把外套的衣领也竖起来后,问道,

        “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就大着胆子混上来?”

        话才说完,赭发少年脑中灵光一闪,想到一种可能,

        “你是来找那个‘生命窃贼’的?”

        三子扯了下戳到下巴的衣领口,欲言又止。

        但在连续两次被对方拍掉企图摁下的手后,少女果断放弃了无用地挣扎,选择专心回答中原中也的猜测,

        “嗯,一开始是这个打算啦,不过——”

        红发少女说着,两手揣进西装的衣兜,昂首对中原中也露出了一个搞事的笑容,

        “我改变主意了,就这么放过那个兵藤老头,果然还是太便宜他了。”

        兵藤老头……

        中原中也几乎立刻反应过来,所谓“生命窃贼”的真实身份。

        原本还以为是那个叫做藤井修的蠢货。

        不过现在想想他死前的遗言——‘你说过只要我配合你……’,再加上帝爱集团会长熬死多名野心勃勃的副手的流言——

        虽然被算计了确实火大,但是,现在暂时还不能动他。

        “你要做什么?”中原中也眼神锐利。

        “丑话先说在前头,那个老不死是我们重要的工具,至少在他签字以前,绝对不能出事。”

        “放心吧中原老师,我什么也不会做的。”

        三子摸了摸下巴,唇边露出一种模糊的笑意,仿佛已经看到了结局一样,言语里带着既定的力量,

        “听说过‘滚石’的故事吗?”

        “当石头从山坡开始滚动时,速度只会越来越快,除非到达低端,否则绝不会自己停下。”

        “中原老师,滚石已经开始了,我只需要等待最后的结果就好。”

        中原中也看着三子没有说话,一种微妙而紧绷的氛围,在空气中蔓延。

        三子没有在意这份变化,反而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一般,竖起手指对赭发少年认真说道,

        “倒是中原老师,你才是,绝对不可以从中作梗,暗中出手哦!这可是公平竞争!”

        中原中也面无表情地盯着三子,就在后者怀疑中原老师是不是准备一个暴起,先把她揍一顿时,年轻的重力使突然“嗤”的一声,笑了出来。

        一边还半点不客气地抬手,将少女精心打理的发型揉成鸡窝,

        “还‘公平竞争’,你以为我们是在打游戏吗,稍微给我有点紧张感如何,笨蛋!”

        “呜哇!中原老师,约好的‘禁止出手’呢!就算是对鬼差的脑袋出手也不行!”

        红发少女手忙脚乱地去捂头,可惜还是失去了先机。

        “呜呜,好过分!难得侍酒小姐姐给我梳的漂亮发型。”

        三子心碎地对着海面的倒影整理头发。

        麻袋似的外套加上鸡窝般呆毛乱翘的毛绒脑袋,数分钟以前,少女令人碍眼的,高深莫测的形象算是碎了个彻底。

        中原中也无声勾起嘴角,眼看着某个专注压呆毛的红发少女要翻出栏杆,中原中也顺势扶了一把三子的肩膀,将人往自己的方向带了带。

        “行了,时间也不走了,别在这站着。”

        赭发少年说完侧头看了眼西移的太阳,突兀地安静了一秒后,清了清嗓子装作无意地问道,

        “说起来——你在这艘游轮上有客房吗?”

        他刚问完,还没等三子回应,又着急似的,补上后半句,

        “那种危险的休息室不算,太不安全了。”

        对哦!休息室!

        三子的整理头发的动作一顿,眼神瞬间犀利起来。

        另一边,年轻的重力使短暂的心理挣扎了一番,下定决心般说道,

        “咳,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帮你安排一个……”

        “中原老师!”

        红方少女突然出声,打断了中原中也的话。

        中原中也:“啊?”

        做什么?突然这么大声。

        赭发少年正疑惑间,就见三子忽然猛得朝他跨了一步,双手庄重地握起他的手掌,睁着漂亮的晶莹双眸,认真说道,

        “请让我今晚去你房间吧,中原老师!”

        中原中也:“!!!”

        “你你你你说什么来来房间——!女孩子不准把这种话挂在嘴巴上!”

        赭发少年脸刷得一下变得通红,炸毛似地后仰着头,拉开与三子过近的距离。

        但有趣的是,即使语无伦次到这个地步,至始至终,某位教训人的重力使少年都没有想过,把手从三子的手掌间抽出来,只是僵硬地任由少女握着。

        面对友人夸张的反应,三子先是疑惑地眨巴一下眼睛,而后反应过来般,露出了微妙的眼神,

        “中原老师……你的思想好不纯洁哦。”

        不纯……!

        中原中也气得呼吸一梗,毫不留情地抬起另一只手,在少女的脑后敲了一下,

        “——这都是谁的错啊!”

        “会说出这种让男人误会的话,你也给我好好反省一下啊!”

        “唔,明明我说的是事实……好痛!”

        三子嘟哝地放开握着中原中也的手,一边摸着被抽疼的后脑勺,一边下意识抬脚,跟上赭发少年的脚步。

        逐渐西移的阳光照在两个年轻的少年人背影上,此刻吵吵囔囔的两人显然忘记了某件更为重要的事,奇异地默认了‘鬼差当夜留宿重力使房间’的安排。

        三子和中原中也穿过甲板,当他们重新踏入游轮内部,出现在众人的目光下时,红发少女与重力使都默契地闭上了嘴。

        中原中也冷肃着表情,三子微微低下头走在赭发的重力使身边。

        标准的黑手党与情人的姿态,路过的同行只是瞟了一眼,而后就习以为常地移开了目光。

        倒是中途碰到犬金组的山本健太郎时,这位豪爽的老派极道大哥笑嘻嘻地拍了拍中原中也的背,冲人挤了挤眼睛,一副彼此心照不宣的模样。

        一开始赭发少年还没反应过来,直到两人回到vip客房,

        沉重的门扉随着中原中也关门的动作,咔哒一声,自动上锁。

        “唔,当黑手党也不容易啊,还要时刻注意形象。”

        三子背对着中原中也,抬起手臂伸了个长长的懒腰,过膝的黑色衣摆因为少女的动作稍稍往上提,隐藏在大衣下雪白的大腿皮肤短暂的一闪而过。

        中原中也:“……”

        回过神来的赭发少年靠着门板,颤抖地抬起手掌,捂住了脸。

        很好,他终于知道那群人的眼神是什么意思了。

        提问,一个黑手党高层的身边跟着一个姿容出众的少女。

        两人举止亲密,那名少女身上甚至还裹着一件明显是从黑手党那里扒下来的外套。

        你会想到什么?

        ——不,你什么也不能想!

        某个赭发黑手党小人冷酷地抬起脚,啪叽一声,把另一个胡思乱想,满脸通红的自己踩扁。

        “咳咳!”

        像是想要驱散室内某种说不清的气氛般,中原中也用力咳嗽了两声。

        赭发黑手党走到吧台边,刚准备伸手去碰醒好的红酒,又想到意识到什么,瞥了眼好奇望来的红发少女,手臂硬生生一拐,落在了旁边的冰箱扶手上。

        “要喝什么,果汁还是水?”中原中也问道。

        三子闻言两眼一亮,兴奋地举起手臂,“我要传说中的长岛冰茶!杯子旁边撑着一把小伞的那种!”

        她早就想要试试大家说的酒了。

        可惜在地狱的时候,不管是爸爸还是阎魔大王他们,每次都拿碳酸饮料糊弄她。

        连最基础的菠萝啤酒都不允许她碰。

        ……一群双重标准的家伙!

        哼哼,这一次,她要趁机会喝个够!

        红发少女兴奋地搓了搓手,两眼亮晶晶地注视着冰箱旁的中原中也。

        可惜,她忘记了,从某个角度上来说,她眼前的这位赭发重力使,也是个出色的“双重标准”。

        “长岛冰茶?”

        在三子期待的目光中,中原中也意外地看了眼少女,而后了然地点了点头说道,

        “行,那就喝水。”

        当然,为了显示自己有考虑三子的意见,中原中也在倒完水后,顺手从厨房拿了根干净的牙签,单手掰成两截,用重力斜挂在玻璃杯的杯沿上,递给三子。

        “喏,你要的长岛冰茶加小纸伞。”

        三子:“……”

        红发少女低头看着杯子里白惨惨的水,和旁边脆弱的,马上就要吧唧掉出来的半截牙签,陷入了长长的沉默。

        为什么呢?

        为什么她突然有种被很认真敷衍的感觉呢?

        地狱阎王大王座下鬼差执行官三子,向极道重力使投去谴责的目光。

        中原中也没有理会背后失望的视线,径自给自己倒了一杯波本后,斜靠在吧台边。

        他伸出戴着黑色手套的右手,修长的手指微微弯曲,指节在吧面上敲了敲,发出笃笃的声音。

        “说说看?你要求来我这过夜,应该是有重要的理由吧?”

        没错,这就是中原中也同意的原因。

        在最初的慌乱之后,赭发少年很快反应过来,红发鬼差从来就不是唐突的性格。

        与其寄希望于她突然开窍恋爱脑,中原中也更相信,三子应该有其他的计划和考虑。

        ……等等,他为什么要用‘寄希望’‘开窍’这种词。

        中原中也被自己脑中的想法惊得微微一愣,还没等他细想,三子的话就从桌对面传来,打断了他的思绪。

        “恩,确实是有点事情啦。”

        红发少女气鼓鼓地瞪着眼前的矿泉水一会儿,而后举起杯子咕咚咕咚一口灌下大半杯,才认真地说道,

        “中原老师,我这么做,其实是出于保护你的想法哦!”

        中原中也一呆,而后好笑地指了指自己:“保护?谁?我?”

        恩,好一个一问三连,充分体现了port  mafia武力天花板的不屑。

        面对友人的无声嘲笑,三子也没有生气,反而理解地点了点头说道,

        “嘛,我忘记了,中原老师现在看不到。”

        “啊?什么看不到,从刚才起你到底在卖什么关子?”

        “唔——”

        红发少女没有急着出声,反倒是思索般盯着中原中也看了一会儿,突然嘴角一翘,扬起一个可爱天然的笑容,

        “中·原·老·师~”

        三子一字一顿地咬着对中原中也的称呼,成功让后者眼神一滞,露出了一丝不自在的神情,连说出口的声音都弱了几分也没有发觉,

        “干、干什么。”

        “啊咧,我没有和中原老师你说过吗?这艘游轮上住了很多不得了的‘客人’哦!”

        红发少女说着,迅速伸出手,趁着对面的少年反应过来时,手指轻轻搭在了,中原中也没有被手套掩盖的手腕处,亲切地补充道,

        “尤其——是在天花板上哦!”

        “……”

        “……”

        少女话音刚落,错觉般,中原中也感觉房间里似乎凭空多了一股冷意。

        他卡顿了一秒,而后一寸一寸缓缓抬起头,目光移向了天花板——

        就在他们两人的头顶,正倒挂着一排密密麻麻的亡者,偶尔室内的空调风一吹,还集体柔软地晃了晃。

        像极了,田野里一茬茬的韭菜。


  (https://www.biqudu.com/89304_89304772/92804134.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