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力使的恋人不对劲 > 第44章 Episode 44 唱摇篮曲

第44章 Episode 44 唱摇篮曲


海上的夜晚来得比陆地更快。

        当晚星还拖着长长的尾巴即将在岸上降临时,  深蓝的夜幕已经先一步覆盖了希望之轮头顶的天空。

        明明是即将趋于深夜的入眠时间,中原中也躺在沙发上,却怎么也睡不着。

        不远处,  三子盘腿坐在床上,  手持着铅笔不知道在画什么。

        太安静了。

        偌大的房间内,  没有多余的声响,只有少女铅笔的碳芯落在画稿本上,  发出几乎不可闻的“沙沙”声响。

        当然,  这并不是中原中也失眠的原因。

        毕竟出生于镭钵街的重力使,  比这糟糕一万倍的睡眠环境都经历过。

        追根究底,自然还是——

        某个鬼差少女的存在感,实在太明显了啊!

        平时没有感觉,但当整个海上都陷入沉寂的时候,  红发少女细碎的呼吸声在卧室内就显得尤为明显。

        即使隔着数米的距离,  与少女共处一室的中原中也,  却觉得对方的气息被无限放大了数倍。

        毛绒绒的蒲公英似的,  落在自己的耳廓,  羽毛般柔软而无法忽视。

        啧。

        侧躺着中原中也蹙起眉,按捺着扑通扑通,  疯狂跳动的心脏,说不清是烦躁还是其他的翻了一个身。

        结果一转头,  就猛不丁地对上一双剔透的祖母绿的双瞳。

        “!!!”

        原来,  专心速写的红发少女不知什么时候,  悄然无声地走了过来。

        此刻正抱着画稿蹲在沙发边,  眨巴着双眼瞅着中原中也。

        中原中也一惊,  直接从沙发上‘腾’得坐起来,  黑着脸吼道,

        “……大半夜的,你走路没有声音吗!”

        三子无辜地摸了摸鼻子,说道:“我叫过你了哦,中原老师,只是你一直苦大仇深地皱着眉,没有反应。”

        “啊,是我吵到你了吗?”

        红发少女瞄了眼怀里的画稿本,恍然大悟,“那我去阳台呆着。”

        话才说完,三子起身,她才刚走出两步,垂在身侧的手掌就被赭发少年猛得抓住,

        “回来——!”来不及细想,心里的话就脱口而出。

        三子疑惑转头:“中原老师?”

        中原中也愣了一下,强装镇定地松开了抓住少女手腕的手掌,单手握成拳放在嘴边,掩盖似地清了清嗓子,咳嗽一声说道,

        “那什么,和你没有关系。我只是……被、被天花板上的那些亡者吓到了!”

        “对!就是被他们吓到了!”

        赭发少年大声说道,为了把人留下来,可谓是拼尽了全力,脸都不要了。

        “这样啊……”

        大概没想到自己的恶作剧会让友人怕得睡不着(?)。

        三子有点愧疚地抓了抓脸,没有再提去阳台的想法,反而摸着下巴,露出了思索的表情。

        见到目的达到,中原中也稍稍松了口气。

        然而还没等他完全放下心来,就见沉思的红发少女突然两眼一亮,像是想到了什么好主意一样,倒回两步,盘腿坐在了柔软的地毯上,仰头兴奋地看向沙发上的少年,

        “我想到了中原老师!”

        “作为吓到你的补偿,我给你唱摇篮曲吧!”

        中原中也瞬间露出了不满的眼神:“哈?你这家伙,是在把我当成未成年的小鬼吗!”

        “可是中原老师,从霓虹法律来说,你就是未成年哦!”

        三子敏锐地指出了某位港·黑重力使距离十八岁还有一个月的苦逼事实。

        中原中也咂舌:“……啧。”

        “好啦,听摇篮曲又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我小的时候,爸爸就经常唱给我听哦!效果很好的,每次我都‘咻’地紧紧闭上眼睛,很快就睡着了。”

        不,重点根本不是这里好吗!

        中原中也想要拒绝,但当他对上红发少女期待又乖巧的目光,又奇异地说不出一个‘不’字。

        “快躺下快躺下,中原老师,要开始了哦!”

        三子催促地拍了拍沙发,两眼发光的说道。

        中原中也:“……”

        于是乎,在眼神的交锋中又一次落败的port  mafia重力使,无奈地扶着额头叹了口气,竟然真的听话躺了回去,双手交叠放在肚子上,一副‘随便吧,无所谓了’的安详表情。

        嘿嘿。

        三子心满意足地眯起眼,然后郑重地清了下嗓子,照着童年时的旋律,缓缓张开口——

        ——“喀叽喀叽的是什么声音啊?因为这里是喀叽喀叽山哦!狸猫毫不知情地往前走,兔子在它身后喀叽喀叽……”()

        少女泉水般清澈地歌声在安静的房间里悠扬地响起。

        说实话,以专业的角度来评价,气息匀长、音准出色,可以说唱得相当不错,就是这个摇篮曲的内容……

        有点一言难尽。

        一开始中原中也以为只是一个哄小孩的童话故事,结果越听,越觉得哪里不对劲。

        ——“……狸猫的船是泥巴船,兔子的船是木头船。它们一起划到了河中心,狸猫就淹死了,咕嘟咕嘟咕嘟。”()

        旋律简单,朗朗上口的摇篮曲重复了两次后,就停了下来。

        歌声消失后,整个房间莫名就陷入了北极一般的寒冷。

        三子得意地笑着看向沙发上的中原中也:“如何中原老师?有睡意了吗?”

        中原中也:“……”

        赭发少年保持着安详入土的完美睡姿,只有脑袋缓缓转向少女的方向,欲言又止,止言又欲,最终还是眼神复杂地开口问道,

        “三子……”

        三子:“嗯嗯!”

        “你确定——你小的时候听这个‘摇篮曲’,不是被吓晕过去的?”

        绕了一圈,这不就是“喀叽喀叽山的兔子杀死狸猫”的故事吗!

        真的有父亲,会把这种诅咒似的恐怖通话,当摇篮曲用来哄小孩睡觉吗!

        三子的爸爸!就算是他这个单身汉,也知道女儿不是这么养的啊!

        中原中也内心疯狂吐槽,这一刻,他的思维与地狱中的众鬼狱卒们,隔空达成了微妙的一致。

        “诶?这我倒是没注意过。”

        三子被问得一愣,手指扶着下巴努力回想自己幼时的反应,

        “说起来,当时听爸爸唱的时候,确实有点紧张,一直用枕头捂着脸。”

        中原中也:“你看吧!果然!”

        “不过——”

        回忆童年的红发少女说着,突然很轻地微笑了起来,

        “中原老师,那时候因为这首歌,我反而睡得特别安心哦!梦里村民可怕的脸,都变成了兔子小姐教训狸猫的了不起身姿,很有安全感哦!”

        中原中也望着三子唇角柔软的微笑,一时没有说话。

        但很快,他察觉到了少女话中的疑点:“三子,你说的‘梦里可怕的村民’,是怎么回事?”

        “啊,那个啊。”

        像是没有想到赭发少年会提这么一个问题,三子有点意外睁大了眼睛,而后抓了抓脸,用一种‘明天早上吃面包’的普通语气,很平常地说道,

        “其实也没什么。中原老师还记得吗,我说过自己是人类和鬼火结合诞生的半鬼族。”

        “啊,我记得。”

        赭发少年应声,抬眼迅速扫了下三子被刘海遮住的,鬼角的位置。

        “不过变成半鬼族的原因是有点复杂啦。简单来说,就是我当时生活的那个小村庄因为好几年大旱没有下雨,大家都没饭吃,于是就决定选一个孩子出来献祭求雨。”

        什么?

        中原中也骤然睁大了双眼。

        孩子、献祭、求雨。

        短短的一句话,就包含了足够多的信息。

        【拿一个孩子去换雨水,这种事情——】

        中原中也皱紧了眉头,一股难言的怒火在他的胸腔燃起,连带着放松柔和的眉眼也变得凶煞起来。

        大概是看出了赭发少年心中的戾气,三子伸手拍了拍友人的手臂,安慰道,

        “好啦不要生气了中原老师,这种事情,放在那个年代来说,其实也是没办法之下最好的选择了。”

        这是可以用‘没有办法’来概括的吗!

        中原中也气结,他想要说什么,但看着红发少女根本没放在心上的样子,到了嘴边的话又怎么也吐不出来,最后索性撑起上身坐起,伸手曲起手指,弹了下某个笨蛋的额头。

        “好疼!”三子夸张地捂住额头痛呼。

        然而某个赭发少年只是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说道,“太假了,笨蛋,我根本没用力。”

        “诶嘿嘿。”

        见到伪装被识破,红发少女顺势笑眯眯地放下了手,一点也没有心虚的模样。

        “不过中原老师,这里其实有一个很重要的盲点哦!”

        三子突然来精神的说道。

        中原中也挑眉:“什么?”

        “哼哼,那就是——”

        红发少女卖关子似,双臂交叉于胸前,摆出了不起的大人物姿态,嘚瑟地宣布道,

        “中原老师,从年代来看,我比你年长了整整四百多岁哦!嘿嘿,叫一声‘三子姐姐’来听一下如何。”

        中原中也冷漠脸:“哦,真了不起啊,四百多岁。”

        赭发少年面无表情地瞅着少女最多十七岁的外表,内心毫无波动,甚至又抬起手,对着某个五百岁的鬼差额头,来一个弹指。

        “呜哇!中原老师,我生气了哦!”

        三子捂着额头,气呼呼地大声喊道。

        哦,那你生气啊。

        中原中也无感情地想道。

        四百多岁?我看你最多四岁。

        这么想着,赭发少年又冲着红发少女光洁的额头,来了一下弹指。

        “啪”的一声,可清脆,可响亮了。

        可恶!是可忍孰不可忍!

        她阎王大王座下第一鬼差执行官可是有尊严的!

        三子的双眼瞬间犀利起来,她下意识将手伸进衣袖里,还没等她抓出武器,只听“啪嗒”一声,抱在怀里的画稿本就掉了下来,正好摊开在少女不久前速写的那页。

        “这是?”

        中原中也的视线落在画稿本上,目光微微一顿。

        总感觉纸上的朱红色建筑有点眼熟,但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摊开的画稿本上,是三子用速写画的一个气势磅礴的建筑。

        砖红色的琉璃瓦,如同飞鸟羽翼般两边高高翘起的飞檐,底部是超过数米之长的红色宫墙,如同门一样外形的高处正中央,悬挂着谷穗和镰刀的金红色徽章。

        仅仅是一眼,就能感受到这个建筑扑面而来的庄严与厚重。

        “这是我说的,那些‘不得了’的客人的故乡哦!”三子说道。

        “‘客人’?”

        中原中也闻言,示意地指了指天花板,“倒挂在上面的那些?”

        “不是。”

        出乎意料的,三子摇了摇头,微笑的说道,

        “不是他们,那几位,可是值得敬重的、真正了不起的英雄。”

        中原中也面露疑惑,还不等他继续说什么,就看见三子像是感应到什么,她若有所觉地侧首看了眼落地窗外甲板的方向,

        而后转过头,左手轻轻牵住中原中也的尾指,另一只手竖起食指于唇前,做了一个安静的手势,

        “嘘,安静,中原老师,他们来了。”

        三子的话就像是起跑的发令枪。

        话音落下的瞬间,中原中也看到落地窗外,深色的夜幕仿佛被点亮一般,绽放出耀眼的光芒,在这常人不可见的异象之中,一支整齐的队伍出现在海平面上。

        他们看不清脸,但每一个都穿着古旧的军式制服,站如标枪,整齐代发,仿佛即将对抗着什么。

        很快,中原中也发现,他们所对抗的‘恶人’来了。

        那是一艘装备精良的船队。

        船上的人的面貌早已腐烂无法看清,但是手里的武器,发动的火·炮,依旧难以抵抗。

        与此同时,一阵阵恸哭声在两人头顶响起。

        是天花板上的亡者们。

        他们一改不久前的安静,或是啜泣或者抹着眼泪的挤成一团,但青白的脸上,那一双双黑色的瞳眸依然一刻不离地,紧紧地盯着以守护的姿态,背对‘希望之轮’的队伍。

        【——!】

        【——!】

        中原中也看见,队伍为首的将领脸上淌满了鲜血,但依旧举着武器,眼神坚定地大声喊着什么。

        火光、怒吼、枪·炮。

        那一刻,赭发少年仿佛听见了整个海域颤动的声音。

        它在陌生队伍不属于千军万马的气魄下,胆战心惊地颤抖。

        “……三子,那是——什么?”

        中原中也望着甲板外重现的一幕,略微失神的问道。

        “是历史。”

        红发鬼差的声音穿透不可见的战场,抵达至中原中也的耳边,

        “中原老师,你面前的,是这艘轮船尚未被改造成‘希望之轮’以前,另一个时空遗落而来的,名为‘守护’的重要历史。”


  (https://www.biqudu.com/89304_89304772/92787360.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