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力使的恋人不对劲 > 第45章 Episode 45 老熟人

第45章 Episode 45 老熟人


关于‘希望之轮的前身’、‘另一个时空的历史’究竟是什么意思,  三子并没有细说。

        只是在中原中也疑惑地问询时,红发少女摸了摸下巴,从怀里掏出一个古旧的老式怀表看一眼时间后,  才神秘地卖着关子说道,

        “嘛,反正那个时候就要来了,  到时候中原老师就知道了。”

        “啧。”中原中也不满地咂舌。

        被人故意吊胃口的感觉一点也不好。

        赭发少年双臂环胸,  钴蓝色的瞳眸具有穿透力般盯着三子片刻,突然开口说道,

        “我说你——其实是故意的吧?”

        “故意提出在我房间过夜,顺势透露这些信息给我,  你想干什么?”

        中原中也思索了一会儿,  很快得出了答案,他目光如钉子般定在三子的脸上,缓慢地说道,

        “——是为了表明‘兵藤和尊’已经不再单纯属于现世的矛盾,而是黄泉的事务……你在用这个手段,杜绝我出手的可能性?”

        恢复沉寂的卧室内,  赭发少年沉稳得听不出任何情绪的语调声音,  散落在空气里,  莫名染上一丝冰寒的冷意。

        “嘿嘿,  被你发现啦。”

        自认被拆穿计划的三子连挣扎也没有,相当干脆地承认了中原中也口中的猜想。

        那爽朗得过分的态度,令port  mafia的重力使微微一哽,生出一种拳头打在棉花上的挫败感。

        “但是,  有一点中原老师你说错了哦!”

        红发鬼差少女直起身,  从盘腿坐在地毯上的姿势,  换成了跪坐的高度,而后她前倾上身,主动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被黑夜笼罩的房间内,甲板外的月光是唯一的光源。

        皎洁的月光从阳台的落地窗爬入,照在三子与中原中也两人之间沙发旁,映出少女此刻真诚的眼神。

        三子盯着中原中也的眼睛,认真的说道,

        “关于我之前提的,‘是为了保护中原老师才留下’这一点,可没有撒谎哦!”

        毕竟如果只是为了透露信息的话,随时都可以。但是今晚,她必须在中原老师这里坐镇,只有这样,那些怨灵才会绕开这里。

        红发少女紧张地看着友人面无表情的脸,就在她思索着,怎么解释这艘轮船上的‘怨灵小团体’时,突然看见眼前的赭发少年嘴角一抬,似乎露出了很轻却相当真实的笑意。

        那是和赭发少年平日锐利桀骜的气势截然相反的温和。

        就像月光下一汪清澈的泛着宝石蓝光的泉水,只要此刻伸出手,就能轻而易举地触碰到‘中原中也’这个人,心底最真实的地方。

        三子惊奇地睁大了双眼,然而还没等她细看,一只戴着黑色手套的手掌忽然伸来,用力按在了她的头顶,挡住了少女探究的视线。

        与此同时,中原中也浸染了笑意的嗓音跟着在三子的耳边低声响起,

        “真是的——这种事情我当然知道,否则我怎么可能……”

        赭发少年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到了最后,几乎像是含在口中无意识的低语,让三子一时听不清他的话。

        恩?可能什么?

        红发少女扒拉下脑袋上作乱的手掌,抬头去看中原中也的脸。

        却发现,对方已经先一步收回了手,手掌反盖在嘴唇上,遮住了自己大半张脸。

        在三子目光望来时,某位重力使甚至还狡猾地挪开了视线盯着别处。

        就是不对上三子渴望的小眼神,有意让少女看不透自己此时的想法。

        “诶?中原老师!所以后半句是什么啦,说话留一半可耻哦!”

        红发少女不放弃地嚷嚷。

        “不——告——诉——你——!”

        中原中也难得好心情地拉长了音,逗弄般恶作剧的表情,倒是意外符合他这个年纪的少年意气。

        他微微眯起钴蓝色的双眼,笑着反击道:“你也尝尝被卖关子,得不到答案的滋味吧,笨蛋。”

        三子:“……”

        长长的沉默中,三子表情严肃的开口。

        “中原老师。”

        “做什么?”

        红发少女鼓着脸,郁闷地小声说道:“有没有人说过,你其实也挺坏心眼的。”

        中原中也脸上卷起唇角,脸上露出张扬的笑容,“啊,关于这一点,你这家伙也是彼此彼此。”

        先不管这两个不同品种的迟钝小学鸡。

        随着海上的夜幕褪去,墙上的指针走到八的位置时,中原中也携着换了一身端庄裙装的三子,光明正大的出现在游轮五层的餐厅里。

        与昨日相识之人投来的意味深长的目光不同,中原中也发现,这一次,无论是坐在椅子上用餐的富商与贵妇,还是端着酒水的服务员,眼下都带着淡淡的青色,一副睡眠不足的样子。

        最重要的是,那些不少自诩上流,平时最讲究礼仪的人士,连自己用错了手边的银色餐具都没注意到,脸上尽是心不在焉的神情。

        这种低沉的氛围,让本该低声谈笑的餐厅,充斥着肉眼可见的紧绷感。

        除了台上演奏乐曲的提琴乐队,偌大的餐厅,竟然听不到更多交谈的声音。

        中原中也的迈出的脚步一顿,转头看向了身边的三子。

        ——这就是你说的时机?

        赭发少年挑起眉。

        嘿嘿,你猜?

        接收到身边人视线的三子笑而不语,回礼一般侧过脸,俏皮地冲中原中也单眨了下右眼。

        中原中也轻笑一声,正准备说话时,突然,一声凄厉的尖叫从通往客房的长廊处传来,打破了餐厅沉郁的空气。

        “血!好多血!尸体、死人——!!!”

        一个穿着礼宾制服的服务员一边扯着嗓子尖叫着,一边跌跌撞撞地从长廊里跑了出来。

        出于某种求生的直觉,他下意识冲到了最靠近自己的三子与中原中也的旁边。

        而后服务生腿软地往地上一坐,手指颤抖地指着距离餐厅最近的,第一间客房的方向,半天挤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中原中也眼神一凝,当即与三子大步走向那间的客房。

        餐厅内其余正在用餐的众人面面相觑,最终还是敌不过心中的不安,跟着放下餐具,纷纷起身,跟在三子和中原中也身后。

        客房的房门是敞开的,门内的家具仿佛经历了一场可怕的暴风洗礼一般,到处都是东倒西歪的碎片残渣。

        然而这并不是最惹人注意的地方。

        在中原中也刚走到房门的位置是,他就嗅到了一股浓郁的血腥味。

        这股几乎要将房内的空气都染上铁锈气息的异味,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一个人究竟要流多少血,才可能达到这样的效果。

        而在弥漫着血气的客厅之中,气味最浓烈的地方——

        中原中也的目光粗略地扫了眼混乱的室内,将视线投向了盥洗室的方向。

        此刻,那扇盥洗室的门是虚掩着,浓郁的血腥气就是从那里传来。

        “三子,到我背后去。”

        中原中也沉声说着,然后先少女一步,走到了盥洗室的门口,缓缓推开了虚掩的法式门。

        吱呀——

        随着一声很轻的门轴声响,推开门扉的瞬间,一副地狱般的场景骤然跳入赭发少年的眼中。

        饶是作为mafia准干部的中原中也,在看到眼前凶杀的一幕时,都禁不住愣了一秒。

        在四面墙都涂满了鲜血的盥洗室内,vip客房的贵宾正手脚瘫软的跪伏在地上,这个中年男人没有穿衣服,浑身布满了刀割出的血淋伤口。

        致命伤在喉咙上,而凶器——

        则是他自己沾满了血肉的指甲。

        看上去,他像是活生生地抠破了自己的喉咙,最终窒息致死。

        而最为诡异的是,此时,死去的男人满是伤口的脖子上还套着一条麻绳似的绳索,毫无尊严的,如人羊一般,惊骇地睁着眼,死在了肮脏的马桶边。

        ……这可不是适合女孩子看的场面。

        回过神的第一秒,中原中也就急急回过头,下意识伸出手,想要去遮三子的双眼。

        哪知,某个鬼差少女早已在某位赭发准干部惊住时,走到了对方的身侧。

        她随意扫了眼糟糕透顶的案发现场后,就不感兴趣地移开了视线。

        中原中也:“……”

        忘记了,这家伙可是货真价实的鬼差。

        这种程度的场面,对她来说也就是小儿科的级别,还是入不了教科书的那种。

        中原中也看了眼无趣的走到一旁的红发少女,突然想起来:“三子,你这次不收集素材了?”

        在赭发少年的印象中,此刻红发鬼差应该不知从哪个神奇的口袋,摸出画稿小本本,两眼发光的蹲在旁边写写画画才对。

        没想到,三子只是很随意地摆了摆手,说道:“啊,这个没必要。”

        “因为……”

        红发少女的解释还没说完,两声女人惊骇地尖叫就又一次响起,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三子和中原中也回过头,是餐厅内那群用餐的游客跟了上来。

        发出尖叫的是一位脖子上戴着珍珠项链,衣着考究的贵妇。

        大概是冷不丁被眼前可怕的一幕冲击,此时她已经捂着额头,白眼一翻,柔弱地晕倒在身旁的男伴怀里。

        “艾、艾莉娜夫人!”

        年轻的男伴一脸焦急地扶住贵妇。

        与此同时,剩下的游客也纷纷青白着脸色,表现出不同程度的反胃情绪。

        不知为何,中原中也盯着客人中,柔弱扶额,依靠着男伴的女人片刻,又转过头,看了一眼身边精神奕奕,毫无影响的红发少女。

        三子投来疑惑的目光:“怎么了吗?中原老师?”

        中原中也平静而复杂地摇了摇头:“没什么,你这样也挺好的,省事。”

        “?”

        红发少女歪头,一个大大的问号浮现在她的脑袋上。

        中原中也咳嗽一声,正准备转移话题,突然意识到不对劲一般,迅速反应过来,

        “不对!刚才的尖叫是两声!”

        一个是他们所在的房间那个晕倒的贵妇,那另一个是哪儿来的?

        三子与中原中也面面相觑。

        不过很快,他们就得到了答案。

        “尸体!死人啊!死人了啊——!!!”

        伴随着一声熟悉模式的尖叫,三子与中原中也隔开众人走出客房。

        一个还穿着睡袍,容貌美艳的女人神情狼狈地从第三间客房里半爬半跑了出来,惊慌失措地指着房门大喊。

        “所以,第二个?”中原中也表情古怪。

        “不,中原老师。”

        回答的红发少女摇了摇头,伸手点了点剩下的三间安静得诡异的客房,说道,

        “是第三、第四、第五个。”

        “啊?”

        中原中也这下是真的震惊到了。

        仿佛是为了证明三子的所言非虚,她话音才落下不久,果然听见了剩下的三个客房里响起了不同的尖叫声,然后就是几个人熟悉的,大惊失色地冲出来的画面。

        真的假的?!一次五个死者?!

        中原中也惊愕地睁大了双眼,一时忘记了说话。

        与此同时,躲在三子和中原中也身后的众人也陷入空白的茫然之中。

        一时间,整个客房长廊鸦雀无声。

        但这个安静,只是暂时的。

        一秒、两秒、三秒。

        很快,在第四秒时,终于从惊骇中回过神来的众人集体惨白了脸色。

        像是发令·枪响一般,“嗡”的一下,骤然爆发出巨大的议论声。

        其中几名吓破了胆的富商更是尖利着嗓子,失控地吼出声。

        “诅咒!这是亡灵的诅咒——!!!”

        “回来了,他们真的回来了!快下船!这艘船会沉没!”

        “昨晚的梦是真的!这艘船被诅咒了,很快会沉没!”

        诅咒?他们?梦?

        三个关键的词汇被中原中也敏锐的提取出来。

        这一次,他终于明白了某个鬼差少女口中的“时候”是什么意思了。

        中原中也询问似地瞥了眼三子,然后得到了少女一个没有否认的大大微笑。

        这几名富商尖叫的内容如丧钟般,狠狠敲在了惊慌的人群耳边,刹那间,各种惊恐的质问声此起彼伏。

        “什么???你也做了那个梦!”

        “亲爱的!我们下船吧!不吉利,什么‘希望之轮’,这根本就是‘毁灭之轮’啊!”

        ……

        …………

        惊慌的争论声四起,眼见场面愈加失控之时,一个坚定的声音,在人群外响起——

        “这不是诅咒,很明显,这是一宗极为残忍的连续杀人事件。”

        这声突如其来的结论,让在场的众人皆是一愣。

        倒是三子和中原中也双双露出了“他乡遇故知”的意外表情。

        这个声音、这个语气——

        果然,下一秒,两个一高一矮的身影拨开了人群,出现在三子和中原中也眼前。

        高的那个戴着一副标志性的方形大眼镜,黑发,留着一抹胡须。

        而矮个子那一位,则一身礼服,一头茶色的长卷发优雅的挽起梳在脑后,露出一张全球影迷,都朝思暮想的面孔。

        很好,果然是熟人。

        中原中也默默地想道。

        而另一边,三子已经开心地举起手,大声对男人打招呼:“哟呵,又见面啦,工藤家!”

        才看到三子的工藤优作:“……”

        某位号称是世界有名的推理家,工藤优作先生沉默地盯着红发鬼差看了一会儿,突然转头,对身边面露好奇的妻子说道,

        “有希子,等案子解决了,我们也赶紧下船吧,诅咒是真的。”

        一脸疑惑的工藤有希子:“……阿娜达???”


  (https://www.biqudu.com/89304_89304772/92773031.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