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力使的恋人不对劲 > 第46章 Episode 46 不可能的犯罪

第46章 Episode 46 不可能的犯罪


工藤优作的到来暂时稳定了游轮第五层船客的情绪。

        尤其是在知道,  眼前这对气质不俗的年轻夫妻,一个是有名的侦探推理家,曾帮助日本与美国警察破获了不少疑难案件,  成绩斐然;

        而另一位是与美国女星莎朗·温亚德齐名的藤峰有希子之后,  众人更是两眼发亮,俨然将他们当做了从天而降的救世主夫妇。

        “现在凶手身份还未确定,但根据目前的案发情况来看,凶手很有可能会再次作案。请诸位尽量一同活动,避免一人独处。”

        工藤优作看着一众船客,提醒地说道。

        “可这——”

        有几人面露迟疑,但很快,他们的声音就被其他人掩盖了过去。

        “你说得对,  mr工藤,  我们一定会认真配合,  请务必尽快找到凶手。”

        “工藤优作?行吧,  我和我的朋友会暂时会去品酒室消磨时间,  希望你能在‘荣光party’开始前,尽快找出凶手。”

        “你……”

        工藤有希子不愉地皱起眉,刚想要说话,  却被丈夫劝阻地按住了肩膀,摇了摇头。

        说话的人颐气指使地瞟了眼工藤优作,  率先带着人离开了。

        伴随着第一个人离开,很快,  聚集的船客也陆续散去。

        红发少女注意到,  在人群里,  有一个人的脸色尤其糟糕,  全程不停地用手帕擦着头上的冷汗。

        看见周围的船客逐渐离开,  他原地踌躇了一会儿,像是想要上前,但又顾及什么一般,最后,还是扶着身边的妻子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三子示意地望向中原中也:“中原老师?”

        “啊,”中原中也了然地点了下头,“看起来,工藤先生应该很快能得到有用的线索。”

        毕竟,那么明显的作态。

        他们甚至不需要刻意询问,那两人应该很快会自己找上门来。

        很快,不久前显得格外拥挤的客房长廊瞬间空了下来。

        留下三子、中原中也和工藤夫妇四人面面相觑。

        嗯,多么熟悉的配置啊。

        算上被替换掉的新一,这根本就是skf航班的事件重现啊!

        望着眼前两个老熟人,工藤优作抬手扶住额头,露出了牙疼般的扭曲表情。

        工藤有希子:“怎么了?”

        工藤优作摇头:“没事,就是有点胃疼。”

        ……胃疼你摸头干什么?

        工藤太太默然无语,深深地觉得,自从碰到了对面那对小情侣,自家丈夫的画风就变得有点奇怪。

        说起来……她就是新酱之前提过的神秘少女吧?

        有希子好奇地看向三子与中原中也的方向。

        出于优秀演员对危险的直觉,工藤有希子机警地略过了看起来身份危险的赭发少年,观察的视线落在了三子的脸上。

        少女很年轻,看着不过十七岁左右的年龄,一头罕见的红色长发。

        此时,她正背着双手,站在一身黑的赭发少年身边,抬着光洁的下巴,小声说着什么。

        赭发少年听得很认真,时不时附和地点头。

        虽然听不到说话的内容,但是工藤有希子可以用她“恋爱女王”的称号打赌,一定是什么不得了的情话!

        那位外表桀骜的黑手党,过分柔和的眼神就是证据!

        毕竟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能让冷酷的mafia温驯地低下头,听人说话的,除了首领的命令,也就只有爱人的撒娇了。

        嘛,真是年轻啊!

        工藤有希子双手捂着脸,忍不住甜蜜地笑起来。

        倒是不远处,感应到女明星友好目光的三子侧过脸,森林般碧绿的瞳眸新月似弯起,笑眯眯地朝着有希子摆了摆手。

        呜!

        工藤有希子捂住胸口,露出了被突然击中的表情。

        为、为什么会这么可爱!这样的笑容也太犯规了吧!

        从很久以前开始,就想要一个可爱女儿的工藤太太当即两眼一亮,主动走到红发少女面前,热情地打招呼,

        “你好,请问你是‘三子’吗?我叫做工藤有希子,之前外子与我的小儿子承蒙关照了。”

        “怎么会,说起来,当时多亏了工藤先生和夫人您的协助,我们才可以顺利降落。”

        身材娇小的红发少女抬起头,乖巧地说道。

        从工藤有希子的视角来看,少女比踩着高跟的自己矮一个头,当对方抬头看来时,自己正好能看到少女漂亮的祖母绿瞳眸和kirakira的笑脸。

        ——啊,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全天下老母亲都渴望拥有的可爱女儿吗?

        工藤有希子两眼直勾勾地盯着三子看了很久,直到红发少女忍不住疑惑地歪了歪头,她才忽然伸出双手,红着脸,一脸兴奋地把少女抱进怀里,小声尖叫

        “可爱!太可爱了!三子酱,要不要来当我家的女儿?妈妈每天都给你准备很——多好吃的蛋糕和小饼干哦!”

        ……小饼干!

        三子圆圆的狗狗眼“噌”地一亮,当即停止了挣扎。

        警惕地预感到不妙的中原中也:“喂!”

        刚勘察完现场和证词,一回来就听到妻子不得了发言的工藤优作:“有希子???”

        眼看现场的剧情就要往奇怪的方向发展,一点也不想多一个鬼差女儿的工藤优作,和本能拒绝多一个潜在情敌(?)的中原中也,默契地对视一眼。

        而后齐齐咳嗽一声,各自拎住自家那方的后衣领,把抱在一起的两人拉开。

        “回来三子,工藤夫人是开玩笑的。”

        “有希子,你这样三子小姐会很困扰的,还有,案子要紧。”

        拐骗失败的有希子:“嘁。”

        最后,终于想起了正事的四人,决定齐聚在工藤夫妇的房间里,交流情报。

        “根据现场的调查来看,v501房间的时任公明死于喉管破损窒息身亡,死亡第一现场是盥洗室,从他身上的伤口数量来看,墙上涂满的鲜血很有可能来自他的体内。”

        客房内,室内的长桌被横放着竖起,上面贴着时任公明的相片,权做讨论白板。

        “死亡时间呢?”坐在沙发上的中原中也突然开口问道。

        “从服务生的证词和遗体僵硬程度上推测,应该是凌晨一点以后。当时醉酒的时任先生由两名服务员送回房间,但他们很快就离开了。”

        工藤优作说到这里,停顿了一秒,皱起眉继续道,

        “在那之后直到尸体发现以前,监控摄像头都没有拍到有访客。”

        凌晨一点。

        中原中也心中一动,眼前下意识浮现起前一夜目睹的奇异景象,和那列手持武器的亡魂。

        但很快,他就将脑中的猜测挥散了。

        不会是他们。

        中原中也笃定的想道。

        他们是真正心有所志的英雄亡灵,不会对普通人出手。

        但话又说回来,无法被肉眼观测到的幽灵,真的有伤害人类的能力吗?

        思索间,工藤优作已经开始介绍第二个死者的情况。

        “第二位死者是v502的笹川木木由。”

        工藤优作将标着数字2的照片,贴到桌上,

        “按照笹川夫人的证词,是在早上醒来时,发现丈夫用领带将自己勒死在了床头,死亡时间与时任先生一样,都是凌晨一点以后。”

        丈夫半夜勒死在床头,而枕头的另一边,妻子却在呼呼大睡,没有听到半点动静。

        这可能吗?

        虽然很可疑,然而事实是,笹川夫人没有说谎。

        由于最近生病加上睡眠质量的关系,笹川夫人一直保持着服用助眠药物的习惯。

        昨天晚上,她如同往常一样,在23点左右就回房间服药睡下。

        直到第二天才醒来,声称中途没有听到任何异动。

        唯一在意的一点是——

        “笹川夫人说,自己好像听到了水滴的声音。”

        工藤优作回想着女人的话,复述道,“像是那种沙漏用的计时器一样,滴答滴答的,速度很均匀,但她不排除自己是在做梦的可能性。”

        如果这两人的死亡原因还算在可理解的范畴之类的话,那么接下来v503、v504、和v505的三人的死因,就堪称人类迷惑行径。

        “v503的巽壮平先生,五十五岁,死于将自己在洗脸池中溺死。”

        “v504的松尾贵史,三十八岁,死于血管注射。他抽干了一整瓶的红酒,分别扎进了自己全身各处的大静脉里。”

        “v505的诹访道彦,六十岁,死因是撑死。发现时,尸体仰躺在桌上,肚子鼓胀异常,身边堆满了各种食物和餐盘,嘴里也全是食物碎屑。”

        这、这究竟是什么千奇百怪的死因?

        从生理的角度来说,这几乎是不可能存在的死状。

        试想,一个身体健康,各项技能正常的人类,究竟要怎么做,才能克服呼吸、恐惧和呕吐这样的生理本能,活活将自己杀死?

        但若是他杀的话,昨夜长廊的监控摄像头,没有拍到任何访客的痕迹。

        而作为第一嫌疑人的笹川夫人,因为药物的关系,根本没有犯案的能力。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几名死者,死状都异常凄惨,从头到尾都透着一股复仇虐·杀的意味。

        等等,虐·杀?

        中原中也的大脑一瞬闪过什么,但还没来得及抓住,就消失不见了。

        与此同时,工藤优作提起了另一个诡异的疑点。

        “我问过第五层的船客,包括我和有希子在内,昨晚似乎都做了一个同样的梦——梦见这艘游轮将会于出航的第三日撞上冰山,所有船上的游客当场死亡。”

        中原中也一愣,想了一部类似的电影:“泰坦尼克号?”

        “中原君呢?没有梦到吗?”工藤优作敏锐地察觉到赭发少年表情里透露出的信息。

        “我没有梦到这些。”中原中也否认道。

        然后很快,赭发少年反应过来,这份功劳的来源,以及不久之前,脑中闪过的那抹灵光——

        中原中也转头,看向红发少女:“三子,那些死者的‘灵’还在吗?”

        “嗯?”

        被点到名字的红发少女叼着小饼干抬起头,嘴角还沾着一点曲奇碎屑。

        美丽的工藤有希子夫人正笑眯眯地坐在三子的身边,撑着头时不时给少女添个红茶,投喂更多美味的小甜品。

        气氛温馨得不可思议,与某重力使与侦探家的凝重悬疑,截然相反。

        中原中也:“……”

        工藤优作:“……”

        明明是在一个空间,他们四人却神奇地活出了两个世界。

        “咳!有希子!”

        从进房间以来,连杯水都没有的工藤优作先生大声咳嗽了一声,可以说是很委屈了。

        可惜工藤夫人没有理她,反而还掏出手绢,亲昵地擦了擦三子嘴角的曲奇碎屑。

        三子:“谢谢,有希子姐姐。”

        中原中也:这就变成‘姐姐’了?!

        你们到底是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熟稔的啊!稍微看一下场合好吗!

        赭发少年,目光灼灼。

        大概是中原中也不满的视线过于强烈,红发少女眨巴了下眼睛,而后恍然大悟的“哦”了一声。

        随后少女从甜品篮里捏起一块小甜品,学着有希子的动作,递到中原中也嘴边,

        “中原老师,啊~”

        中原中也:“……没人跟你要饼干啊!”

        虽然这么说了,但出于某种自己也不清楚的心情,某位重力使犹豫了一会儿,还是侧头,咬走了三子递来的小甜饼,顺便又接过了少女推过来的红茶。

        “……”

        工藤优作,坚强微笑。

        好极了,现在看起来,整个房间只有他一个在干正事呢,呵呵。

        “如果你们指的是那五个亡者的话——”

        三子喝了口红茶,将嘴里剩下的饼干咽下,“已经没有了哦!”

        中原中也与工藤优作集体一愣。

        “没有了?什么意思?”工藤优作追问道。

        三子思索了一会儿,用最直白的说法解释道,

        “就是像工藤先生现在吃的小饼干这样,他们都被轮船上其他的‘怨灵’一口一口吃掉了,没有了。”

        “……”

        “……”

        “……”

        客房内诡异地安静了一秒,聪明的三个脑袋瓜用了十秒时间,终于艰难地消化掉了某个红发鬼差少女惊人的发言,以及话中惊人的信息量。

        顺便一提,想通了的工藤大作家,默默放下了手里咬了一口的小甜饼,而后慎重地放进了旁边的烟灰缸里,用纸巾盖住。

        好极了,这艘船上,有人、有鬼差、有亡魂。

        亡魂还分了三派。

        真是够热闹的。

        中原中也陷入了长久的沉默,开始认真思索,自己究竟是多倒霉,才会碰到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

        说起来,那条青花鱼好像在他出差前说过,不想死的话,一定要紧紧跟住三子。

        所以太宰那家伙,指的是这个?

        但他又是怎么预料到的?

        赭发少年脑袋上冒出一个又一个问号。

        “所以——真的是怨灵作祟?”

        工藤有希子发冷似的,搓了下自己的手臂,而后悄咪咪地往三子的方向贴了贴。

        一边的工藤优作,顿时朝妻子投去了犀利的目光。

        虽然……有希子,你是不是贴错方向了?

        工藤有希子坚定摇头,默默抱紧了红发少女一边的手臂。

        不,在灵异片场,三子酱比阿娜达你更有用。

        工藤优作:“……”

        “不,杀人的凶手确实如工藤先生说的,是人类没错,这个我可以保证,不过的确和船上的怨灵脱不开关系,至于原因嘛——”

        三子停顿了下,转头看向了房门的方向。

        三人跟着移动视线,望了过去。

        空气突然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像是在等待什么。

        果然,下一秒,就在四双目光的注视下——

        叩、叩、叩。

        房门被急急敲了三下。

        三子微笑起来:“看,‘原因’自己送上门来啦。”


  (https://www.biqudu.com/89304_89304772/92756570.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