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力使的恋人不对劲 > 第47章 Episode 47 你猜我猜不猜

第47章 Episode 47 你猜我猜不猜


不出所料,  来的是v509的今竹智和他的夫人今竹樱子。

        中原中也对这两人有印象。

        他们就是不久以前,解散离开时目露迟疑的游客。

        看起来,他们确实知道点什么。

        房内的四人彼此对视一眼,  作为女主人的工藤有希子放开了三子的手臂,将今竹夫妻引入房间,招呼落座。

        “请。”

        两杯冒着热气的红茶,  被推到今竹夫妻面前。

        “……多谢。”今竹智手指微颤地接过茶杯,  面色僵硬地道谢。

        这倒不是出于对工藤有希子的招待,  或是对在场其余几人心存不满。不如说,现在,这个房间内的人越多,  今竹智反而越安心。

        这位富商脸色难看,  单纯是——怕的。

        他害怕所谓‘怨灵的报复’,也害怕现下这形似“审问”的现场。

        与此同时,  重新坐回丈夫身边的有希子发现,  随着今竹夫妻的到来,他们的座位也发生了变化。

        原本,工藤优作与中原中也集中在更加靠近案桌板的左侧,方便讨论案情;

        而自己和三子酱则窝在右侧的沙发上,专心摸、咳,  专心担任辅助工作,  分工明确。

        但是现在,  房间内的位置安排变成了他们四人统一坐在了左侧,而今竹夫妻单独在茶几的右方落座。

        无论是工藤夫妻还是中原中也与三子,  都不是可以随意敷衍的简单角色。

        因此,  当他们的目光有意识地集中在一人身上时,  其中的压力可想而知。

        “今竹先生,  您特意与尊夫人登门拜访,想必是有重要的线索要告诉我们吧。”

        工藤优作神情温和地说道。

        “我……”

        今竹智咽了下口水,几次想要开口,但又犹豫不决地闭上。

        他的脸颊肉不自然地抖动着,全程不停地用手帕擦拭额头上的不断冒出的冷汗。

        众人没有催促,只是保持着沉默,目光平静而了然地盯着男人。

        房间内,无声的压迫感不断增加,似乎连空气也变得稀薄。

        今竹智惨白着脸色,颤抖地手,用力擦掉又一颗从额头上滚落下的冷汗。

        最后,男人还没开口,反倒是他身旁的夫人受不了似的,用力拧了一下丈夫的胳膊。

        “事到如今,你还支支吾吾什么!都到这个地步了,倒是快说啊!”

        今竹樱子尖着嗓子催促道。

        看似在外人面前,没有给一家之主的丈夫留一点面子,但是也多亏了她,落在今竹智身上无形的压力散开了少许。

        可以看出,这大概就是今竹夫妻私下的相处模式。

        作为妻子的今竹樱子虽然性格泼辣,但对丈夫的维护与担忧的情谊,却做不得假。

        至少,这位满心惶恐又犹豫的富商,像是真的从妻子那里汲取到了勇气一般,用力吸了口气,清醒了过来。

        他推开面前的茶具,抖着手,从大衣里掏出了一本资料,放到众人眼底。

        工藤优作:“这是?”

        “是、是那些‘诅咒’的证据。”

        像是重新回忆起脑内不堪的过去,今竹智猛地攥紧了平放在膝盖上的手,手掌用力握成拳头。

        或许是太过使劲的缘故,以至于他在说话时,整个人连带着嗓音,都在不自觉的细微发抖。

        坐在四人中间的三子抬起眼,她盯着今竹智看了一会儿后,拦住了工藤优作准备去碰资料夹的手。

        “还是我来吧。”

        红发的鬼差少女说着,伸出手臂,白皙纤弱的手掌按在了资料夹黑色的封皮上。

        以今竹智的视角,他能清楚地看见,随着红发少女的手掌不断靠近,原本缠绕在封皮上的浓稠黑雾仿佛遇见了天敌一般,尖叫地四散逃逸。

        还不等少女动作,那些诅咒般的黑色就自行消散,连一秒也不敢多停留。

        今竹智见状,顿时神情激动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你……不、不!您、您究竟是——!!”

        “亲爱的?!”

        丈夫反常的举止吓了今竹樱子一跳,女人用力抓住丈夫的衣角,往下拽了拽,

        “太失礼了!快!快坐下!”

        “啊……”今竹智如梦初醒般回过神。

        他先是低头看了眼不断使眼色的妻子,然后又询问似的,瞧了眼三子,在红发少女沉静地注视下,缓缓坐了下来。

        男人用力抹了一把脸,仿佛找到了主心骨一样,缓慢而坚定地说道,

        “我、我会把全部的事实都告诉你们。”

        与此同时,红发的鬼差少女也翻开了那本紧闭的资料夹。

        随着无数照片与手记露出,那些被刻意遮埋在黑暗中,腐朽发臭的东西,也一并被摊在了阳光之下,出现在众人的眼底。

        这艘游轮叫‘希望之轮’,但它的主人所做的事,却与‘希望’毫不相干。

        在不知内情的外界人看来,帝爱集团的董事会长为人慷慨而热心肠,每一年都花费大笔资金,投资儿童福利机构、医院等慈善。

        为了帮助更多走投无路的人,兵藤和尊甚至专门为此建造了一艘游轮。

        以慈善募捐的方式,吸引各界上流富豪加入,救人于绝境,收获了社会大量的赞誉与辉煌名声。

        许多上流人士以曾受邀‘希望之轮’为荣,他们将这一行为,称之为‘荣光party’。

        而深处绝望的人,自然将这艘游轮,视作他们最后的救命稻草。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我们今竹家是这几年靠着材料实业,慢慢才发迹,并不属于老派的贵族名流。按理说,没有受到邀请的资格,但是我的父亲,却收到了‘希望之轮’的请帖。”

        “那个时候,我们全家都欣喜若狂,以为终于能朝着梦想更进一步,但是——”

        不再年轻的今竹家继承人说着,脸上露出苦涩的表情,

        “现在想来,那其实是噩梦的开始。”

        一开始,今竹智与他的父亲,确实在游轮上收获了许多的善意与合作机会。

        那些真诚的赞美、金币一样光泽的香槟、过去想都不敢想的商业合同,源源不尽的向他们涌来。

        一时间,今竹父子陶醉其中,飘飘然,宛如置身于天堂。

        直到——

        荣光party开始。

        暗下的灯光中

        实时投射在苦大屏幕上的投影,以及画面内,无数底层之人的满脸狰狞的对决和挣扎,一一在今竹家主的面前呈现。

        “这、这是什么……?”

        彼时,今竹家的创始人脸色青白问旁边的人。

        “哦,你是说这场活动吗?”

        旁边西装革履的富商哈哈大笑起来,自豪地介绍道,

        “这当场就是选拔了——让这群底层的平民聚集在一起,使他们经受考验,一步步在对决中战胜对手,最后得到我们的垂怜,摆脱债务的束缚。”

        “多么荣耀,多么光彩!”

        “可是,可是他们看上去——”

        今竹家主迟疑地望着屏幕中或是绝望,或是疯狂的‘选手’,眼里透着隐隐的惊惧。

        屏幕中,正在上演这一次的选拔活动主题。

        数百名‘选手’以‘石头、剪刀、布’的扑克作为对决道具,每胜过一人,就能累计一颗星,失败,则失去一颗,当然,他们也能将自行决定星星,也就是筹码的数量。

        当比赛结束后,所持有的筹码越多,能够换到的金钱也就越多。

        一颗星星是十亿,而十颗……

        “那、那如果失败了呢?”今竹家主呆滞地咽了口口水。

        “失败?”

        西装革履的富豪反问似地将今竹家主的话重复了一遍。

        他缓慢的卷起唇角,唇边露出一个清晰的笑容,

        “那当然是负债啊,一颗星星,价值十亿,这不是一开始的规则吗?”

        今竹家主:“……”

        大概是看新出炉的朋友脸色过于难看,这位富豪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

        “不过是一场难得的慈善娱乐而已,放松放松。再说了,那群下层的垃圾,想要得到我们的眷顾,总需要付出一点努力不是吗?”

        “对了,我们还有下注的环节哦,可以给看好的选手投注。嘛,规则大概跟‘赌马’差不多。怎么样,需要我给你介绍几匹有潜力的‘马’吗?”

        投注?马?

        那是什么意思?

        可是,那屏幕里的,不是活生生的人吗?

        今竹家主感到呼吸有点不畅,他在新朋友含笑的目光中,用力扯了扯嘴角,半天才露出一个艰难的笑容,

        “多谢,我、我就不——”

        然而他的话还没说完,旁边的男人就了然地点了点头,说道,

        “我明白了,看来,你需要一点帮助。”

        今竹家主一愣。

        帮助?

        不不不!不需要——!

        没等今竹家主阻拦,那位西装革履的富豪已经端着酒杯,从宴会中站了起来。

        他拿起一把银色的小勺子,轻轻敲打着玻璃杯。

        叮叮叮。

        高频率的敲击,在空中带出清脆的响声,引来了全场的目光。

        等到所有人,包括上首的兵藤和尊会长,目光都聚集了过来时,男人才放下银勺,高声说道,

        “诸位,我们的新鲜血液,新朋友,今竹一郎先生,遇到了投注上的一点点疑惑。现在,让我们这些前辈,给予他一点鼓励吧!”

        男人话音落下的瞬间,今竹家主注意到,所有人的目光,都微笑了起来。

        他们和善地看着他,他们和善地拍起了手,声音一致地喊道——

        “投!投!投!投!投!”

        一声声、一声声!

        如同响雷一般,在今竹家主的耳边回荡。

        那群看着他的人里,有数分钟以前,还热情地与他交换培养孩子的人,有与他一起畅谈前景,商讨方案的人,还有……

        但是此刻,他们也一同逼视着他,温和的目光如地狱的恶魔。

        今竹家主浑身颤抖,他良知的灵魂在疯狂尖叫。

        但是最后,他在众人赞许鼓舞的目光里,用发抖的手,给其中一个选手投下了一票。

        下一刻,全场宴会掌声雷动。

        所有恶魔都在为他欢呼,今竹家主脸色难看地扯了扯嘴角,成为了恶魔的一员。

        在那之后,越来越多的真相,在今竹家主的眼前掀开。

        所有人都知道,胜者,可以带走大笔的财产。

        但是从来没有人和今竹家主说过,那些失败的选手,签下百亿债务的选手,会面对什么——

        哪里,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只是一些

        小、小、的、惩罚而已。

        三子将资料夹往后翻,很快,结果呈现在众人眼前。

        当那些眼熟的死状映入眼中时,中原中也、工藤有希子与工藤优作的瞳孔都不受控制地骤然一缩。

        有希子更是受不了般短促地尖叫一声,捂住了嘴,将脸埋进了丈夫的怀里。

        即使这样,她也控制不住地干呕,单薄的肩膀不停颤抖。

        “别怕,有希子,别怕。”

        工藤优作一下一下拍着爱人的后背,一向平和冷静的眼里掀起惊怒巨浪。

        在那一张张照片里,记录着失败者的下场。

        所谓小小的惩罚,自然是由下注的富豪们决定的。

        当然,惩罚的内容,可能只是简单的土下座道歉,也可能是,一些比较难的挑战——

        例如。

        中原中也用力闭了闭双眼,那些被虐杀的尸体浮现在他的眼前。

        脖子上绑着绳子,畜生一样没穿衣服,死在污秽马桶边的人。

        全身的血管静脉,注射了大量昂贵红酒的人。

        在餐桌上,活活撑死的人。

        吊死自己的人。

        ……

        …………

        “这是诅咒。”

        今竹的现任家主,今竹智苍白着脸,平静地说道,

        “从那五具尸体出现开始,我就知道,他们回来报仇了。这些资料是我的父亲私下偷偷收集的,他在死后,就把它交给了我。”

        “为什么不给警察,如果你们报警的话——!”

        工藤有希子猛地从工藤优作的怀里抬起头,大声质问。

        面对有希子的质问,今竹智没有生气,只是平淡地掀起眼皮,看着有希子,声音平静地问道,

        “你觉得,会有用过吗?”

        工藤有希子一愣,脸上难看地闭上了嘴。

        “亲爱的……”

        今竹樱子轻轻扯住了丈夫的衣角,想要劝说,却见往日一向优柔寡断的丈夫缓慢而坚定的摇了摇头。

        男人转过头,望着对面的四人,不,准确的说,应该是盯着四人中间的红发少女,恳求地说道,

        “我与我的父亲,从来不觉得自己无辜。我们知道,总有一天,会得到报应。但是、但是我的妻子,樱子她什么也不知道,她是无辜的……”

        “至少、至少请您救救她。”

        “拜托了。”

        今竹智哽咽着声音,慢慢弯下腰,额头紧贴着茶几说道。

        室内安静了下来,没有人说话,所有人都转过头,看着翻看资料夹的红发少女。

        今竹樱子跪坐在丈夫身边,捂着嘴无声哭泣。

        “啪。”

        当资料夹翻到最后一页后,三子将它反手合上,厚重的黑色封闭碰在一起,发出了很重的沉闷声。

        红发少女垂下眼,望着额头贴在茶几上的男人,张开口问道,

        “你的夫人,没有享受过今竹家族带来的优渥生活吗?”

        三子的话很轻,但却如同十吨的重锤一样,砸在了今竹的脑袋上。

        今竹智触电般浑身一抖,用力攥紧了双手。

        “你的儿子,没有享受过今竹家族带来的财富吗?”

        “你的女儿,没有享受过今竹家主带来的便利吗?”

        少女一声声平淡的问句,如利剑般接二连三地刺入今竹智的心脏。

        到最后,男人已经虚脱地跪伏在地上,眼神空茫,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但是。”

        就在今竹夫妻即将陷入绝望之时,三子再一次开口说道,

        “审判你们的罪孽,是等到黄泉之时,十王的工作。而在你们活着的时候,行径全由你们自己,我只能告诉你们一件事——”

        “这次连续杀人,动手的凶手,是人类。”

        至于其他的,那就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了。

        “……”

        “…………”

        人类?

        男人恍然回神。

        “这——这样就好,这样就好……”

        今竹智声音嘶哑地说道。

        他扶着自己的妻子,从地上站了起来。

        他仔细整理了一下衣服后,与今竹樱一同朝着三子的方向鞠了个躬,相携地离开了。

        啪嗒,客房的门被关上,室内重新恢复了安静。

        一片寂静中

        中原中也开口问道:“三子,那对夫妻快死了,对吗?”

        还处于震撼中的工藤优作与工藤有希子齐齐一惊,猛地撇过头,愕然地看向对话的少年少女。

        像是没有想到中原中也会想到这层,三子有点惊讶地看了眼赭发少年。

        她思索地摸了摸下巴,模棱两可的说道,

        “谁知道呢。”

        “不过中原老师,有句话叫做,只有将死之人,才会突然觉醒灵感,看到平时看不到的东西哦!”

        “要来猜猜看吗,今竹夫妇是属于哪一种~”

        红发少女竖着食指,笑眯眯的说道。

        中原中也面无表情盯着少女片刻,突然毫无预兆地伸出手,拧团子似的,一把揪住了三子白皙的右脸颊,用力往外扯,

        “那伟大的鬼差大人也来猜猜看吧,我猜不猜。”

        “咦?疼疼疼——中原老师!”

        三子龇牙咧嘴地去拍中原中也的手,却被对方无情地摁住了狗头。

        工藤优作:“……”

        工藤有希子:“……”

        你们年轻人喂狗粮,从来不考虑场合的是吗?

        工藤优作半月眼地抽搐了下嘴角,下一刻,他的目光落在那本合起来的资料夹上,面露沉思。

        不过拜这东西所赐,他大概知道凶手是谁了。

        只希望,在他们犯下更无可挽回的错误以前,他能阻止他们。


  (https://www.biqudu.com/89304_89304772/92741711.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