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力使的恋人不对劲 > 第50章 Episode 50 时间到

第50章 Episode 50 时间到


当看清了纸条上内容的瞬间,  一道灵光闪电般,从工藤优作的脑中闪过。

        这一刻,黑发家终于解开了最后一个谜题。

        红发少女说得没错,  这个时候,  阻止船上的‘幽灵复仇者们’已经没有意义了。

        如果不想让更多无辜的人卷入其中的话,  疏散底层的游客,  才是此时真正要做的事情。

        “是我想得太简单了。”

        工藤优作将纸条交给中原中也,眼神叹息而难过,

        “他们恨第五层的客人和兵藤和尊,  但同时,  又怎么不怨恨这艘‘希望之船’呢?”

        杀死五个船客,不过只是他们为了最终的目的,布下的前菜而已。

        而他们真正的目的——

        工藤优作摘下鼻梁上的眼镜,用手帕将镜片擦拭干净。再戴上时,  男人收起了略显沉重沮丧的心情,  又重新恢复了往日侦探大作家的风范。

        “三子小姐,  中原君。”

        黑发的侦探家看着眼前的两个年轻人,坚定的话语里,带着令人信服的温和力量,

        “如果你们相信我的话,  我们来制定一个计划吧。”

        “一个,让所有人都能拥有未来的计划。”

        所有人都能拥有未来?

        作家的天真。

        不过——

        三子与中原中也彼此对望了一眼,  齐齐露出了笑容,

        “反正没有损失,  那就来试试看吧。”

        时间紧急,  因此,  工藤优作的计划也很简单。

        他们兵分两路,  三子和中原中也负责按照纸条上提供的信息,通知游轮的安保部门,用最快的速度疏散底层的游客。

        考虑到这过程可能产生的动静,他们还需要一个“诱饵”,同时吸引住兵藤和尊、第五层船客、以及复仇船员们的注意力。

        幸运的是,兵藤和尊自己愚蠢地提前开始了“荣光派对”,将所有人聚集在了一处。

        这对他们来说,倒是天时地利的机会。

        至于这个诱饵的人选——

        还有比通晓了所有真相,同时成为三方眼中钉肉中刺的侦探,来得更有效果的吗?

        工藤优作微笑着,自我嘲讽地说道。

        三子盯着黑发家看了一会儿,突然认可似的点了点头,

        “确实。在这种关键时刻跑去阻碍别人多年的复仇计划。工藤先生,不出意外的话,你会被他们像包豆芽菜的春卷皮一样,撕成一条一条的哦。”

        工藤优作:“……”

        谢谢,这个比喻很形象,以后别再‘比喻’了。

        “不过……”

        红发的鬼差少女停顿了一会儿,她望着大作家一言难尽的表情,忽然笑了起来,说道,

        “从鬼差的角度来看,工藤先生你离下地狱至少还有60年,所以放心去面对疾风吧,大家!”

        六十年啊,那可真是让人放心的好消息。

        工藤优作失声笑了出来。

        于是乎,在得到了黄泉执法者官方颁布的免死金牌后,也就有了工藤优作独闯宴会厅,面对众人诘难的这一幕。

        ——“失礼了,我叫工藤优作,是个侦探。”

        黑发的侦探家只身站在珠玉辉煌的宴会厅中,如是说道。

        “是工藤先生!”

        有宾客低低惊呼出声。

        “他怎么来了?难道是找到凶手了?”

        “这么快?还算有点本事,但既然找到了凶手,他就不能先去把人抓了吗,跑来打扰我们,真没眼色……”

        各色的讨论声四下响起,如昆虫般窸窸窣窣。

        “诸位!诸位!”

        拄着手杖的兵藤和尊抬起手,楠木雕花的手杖在地板上轻轻点了点,成功让场内嘈杂的讨论声停了下来。

        “既然是《暗夜男爵》系列的作者,世界有名的工藤优作老师,

        那么,自然值得我等暂且停下宴会,倾听一番大作家精彩的推理。毕竟,工藤老师为了我们的安全,辛苦探案了许久,你们说对吗?”

        “的确如此。”

        “先找出真凶也不坏,就当是宴会的特别节目了。”

        “不愧是兵藤会长。”

        底下的宾客目露赞同,很给面子地对工藤优作报以了热烈的掌声。

        就好像此时,黑发的家真的是什么宴会的特约嘉宾,特地来这里展现推理表演似的。

        ——傲慢、愚蠢、自以为是。

        面对众人如此居高临下的施舍态度,工藤优作并没有生气。

        他始终目光冷静地望着众人,面色沉着,没有显现出半分被羞辱的神色。

        不论其他,至少这份心智,确实值得刮目相看。

        兵藤和尊在心中点评似地想道。

        那老神在在的模样,看上去倒是一点也不担心,自己某些见不得人的东西,被一起挖出来。

        但是很快,工藤优作接下来的话,让这个老头再也笑不出来。

        工藤优作抬眼扫过墙上的时钟,在估算出需要拖延的时间后,没有与这些人绕圈子,直接开门见山地,将那些被鲜血浸透的名字,一个一个抛了出来。

        “第143号藤原、第341号金井、第546号三原、第771号内田……”

        黑发家的声音如审判席上的裁决般,在空气中缓缓回荡。

        宴会彻底安静了下来,工藤优作每念出一个名字,现场宾客的脸上的笑容就淡去一分。

        直到第五个编号与名字落地时,他们已经彻底冷下了脸。

        一百零三个人,一百零三面孔,就这样保持着相似的冷酷与冷漠,面无表情地盯着工藤优作。

        压抑的气息在室内蔓延。

        没有人说话,只有灯光与高贵香料的香气,在空气中浮动。

        但黑发家却不以为意地笑了笑。

        他径直从西装的内衬口袋里,掏出几张受害者的照片,随手丢在距离自己最近的长桌上。

        胶纸的相片散落开,露出五个富豪惨烈的死状。

        “诸位都是‘荣光派对’的常客,这本就不是需要侦探出马的案件。即使是给任何一个新人警察,他们也能得出答案,因为——”

        “说起凶手的身份,在座的诸位应该比我这个外人,更清楚不是吗?”

        宾客们脸色铁青,有几个沉不住气的已经目露凶光。

        “是谁?”

        一个宾客出声,咬牙切齿地问道,“是谁向你泄密的?”

        “这位先生,种花家有句话,叫做‘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有的时候,还是不要太小看侦探比较好。”

        工藤优作滴水不漏地继续说道,

        “况且,比起追究所谓的‘泄密人’,你们不害怕吗?当年的遗族可就在你们之间,连这些酒——”

        黑发家指了指面前的盛着香槟的酒杯,

        “应该已经放满了毒药,喝下去,就再也醒不过来。”

        毒……!!

        说话的宾客像是被恐吓到一般,连连往后退了几步,避开了手边的香槟酒水。

        “啪、啪、啪。”

        清脆的掌声从高处传来。

        工藤优作转过头,看着兵藤和尊拄着手杖,一步步走下阶梯,停在了距离自己两步远的距离。

        “不愧是有名的工藤老师,目光果然敏锐。”

        兵藤和尊神情自若地说道,“可是哟工藤老师,有一件事你说错了——”

        “如果有人在酒杯中下毒,企图杀死我们不假的话,那么,隐藏在我们这些人之中的,那什么‘遗族’?绝对不会加害我们。”

        “要问为什么的话——”

        兵藤和尊转过头,亲切地对宴会工作人员待命的方向招了招手,温和地说道,

        “过来,淳子,来和工藤老师做个自我介绍。”

        什么?!

        工藤优作惊愕地睁大了双眼。

        他猛地转过头,盯向了兵藤和尊所指的方向——

        在黑发家不可置信的目光注视下,一个穿着女仆制服,脑后严谨盘着发的年长女人冷着脸,从人群中走出。

        她扯了扯裙角,向工藤优作行了个屈膝礼,

        “如您所见,工藤先生,我是这艘游轮的女仆长,本名内田淳子。”

        “也就是您方才口中所说的,771号内田的妻子,内田淳子。”

        工藤优作看着屈膝行礼的女仆长,久久不能说话。

        “明白了吗?工藤老师。”

        兵藤和尊和善地拍了拍工藤优作的肩膀,“要说谁最有可能背叛我等的话,这些人绝对不会。”

        “因为是我等,是老夫,给了他们在这艘轮船上活下去的价值啊。有饭可以吃,有活可以干,有床铺可以睡。”

        兵藤和尊微笑的问道,“工藤老师,你知道这叫什么吗?”

        黑发家转过头。

        兵藤和尊双掌按在手杖上,盯着工藤优作,嘴角缓缓咧开一个清晰的笑容,一字一句的说道,

        “这叫,狗·啊——!”

        “是,我们是兵藤会长养的狗。”女仆长平静地说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兵藤和尊得意地大笑起来,与此同时,整个宴会厅的宾客也一同大笑起来。

        工藤优作没有说话,他只是悲哀地看着重新退回角落的女仆长,看着一众沉默的服务生,轮船工作人员,心中充满了难言的遗憾。

        就在这时,一只手好友似的,按在了工藤优作的肩膀上。

        是兵藤和尊。

        他看着工藤优作,笑眯眯地说道,

        “好了工藤老师,难得来一次我等的‘荣光派对’,不如一起加入我们吧。相信很快,你也能感受到其中的美妙,成为我等骄傲的一员。”

        “是啊,工藤先生。”

        “来来来,我给您介绍一些不错的种子选手。”

        不断有人上前,他们簇拥在工藤优作的身边,挚友一般,热情地将他推入自己所在的圈子中。

        沁人心脾的香料香气中,宴会的布帘纷纷落下,遮挡住了窗外的光线。

        辉煌的灯光暗下,一幕幕实时监控,被投影在了一面面白墙上。

        里头是游轮的最底层,这届“勇者”的对决画面。

        “哦!真难得,这次是‘俄罗斯□□赌’呢!”

        有人振奋地说道。

        俄罗斯□□赌,起源于十九世纪俄罗斯的一个残忍游戏,由当时的某个监狱的狱卒发明。

        游戏规则很简单,选手以左·轮·手·枪和生命作为赌具,裁判在左·轮·手·枪的六个弹槽中放入一颗子弹,旋转转轮。

        当转轮停下时,参赛者轮流将枪·口对准自己的头,扣下扳机。

        中弹者、怯懦者失去筹码;坚持下来的人,就是最后的胜者,赢得所有奖金。

        而此刻,投影中的比赛显然已经进入到了白热化阶段。

        随着空弹的数量越来越少,对决中的“勇者”们脸上布满了汗水。

        他们惊恐地望着对方手里的枪·口,拼命祈祷它出现火花,又拼命祈祷,手·枪不要回到自己手上。

        滑稽而扭曲的表情,引得在座的宾客哄然大笑。

        终于,唯一一个空弹的机会也消耗掉了,手·枪落到了一个黑发中年男人的手里。

        “怎么样,工藤老师,很有趣的游戏对吧?”

        这时,工藤优作旁边的男人适时开口,微笑地说道,

        “要来下注看看吗?就赌这个‘勇者’会不会开枪。”

        工藤优作沉默地盯着男人没有说话。

        男人也不需要工藤优作的回答。

        只见他微笑地站了起来,一手持酒杯,一手拿着小巧的银色勺子,敲击着玻璃。

        ——叮叮叮。

        高频率的清脆敲击声在全场回响,等候许久的宾客们,投来了期待的目光。

        “诸位,让我们给工藤先生一点点鼓励吧!”

        “投!投!投!投!投!”

        今竹智讲述的过去,轮回一般,在此刻重现。

        唯一不同的是,这一场逼迫的主角,换成了工藤优作。

        在一声声热情而高昂的鼓舞声中,工藤优作平静地望着周围拍手的人。

        他的目光从他们的脸上一一掠过,而后,慢慢地,笑了起来。

        【一群找死的人。】

        【是你们自己,亲手葬送了自己的活路啊。】

        工藤优作叹息地闭上了眼睛。

        与此同时,一声尖声惊叫突然划过上空,打断了众人游戏。

        “屏幕——!快看屏幕!”

        什么屏幕?

        怎么回事?

        拍着手掌的众人疑惑地侧过头,将目光投向了投影。

        随即,他们愕然地看见,屏幕中,本该涕泗横流的、挣扎的‘虫子们’突然安静了下来,他们像是断电的机器人一样,忽然垂下头,看不清表情。

        唯独拿着枪的那个。

        唯独每一个屏幕中,拿着枪的男人。

        他们摇摇晃晃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在众人惊惧地目光下,缓缓抬起头,露出了只剩下眼白的眼眶。

        下一秒,那群人像是感应到了监控器的视线一样,咯吱咯吱地转过头,缓缓举起了手臂,枪口直指镜头。他们统一张开了嘴,用口型无声说道,

        “我、们、回、来、啦——”

        “呯——!”

        整齐一致的枪声后,实时转播的屏幕一片昏暗。

        “……”

        “……”

        可怕的寂静在宴会厅蔓延。

        一秒。

        两秒。

        三秒。

        当第四秒时,不知谁先尖叫了一声。

        众人如梦初醒一般,纷纷尖叫地起身,往宴会厅大门的方向奔去。

        但还没有跑几步,所有人突然感到眼前一花,全身失去力气一般,倒在了地上无法动弹。

        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他们不是没喝酒吗!!!

        众人看着彼此,眼中尽是惊惧。

        “当然不是酒。”

        一个女人的声音在宴会厅内缓缓响起,众人艰难地抬起眼,看向了声音的方向——

        玛丽珍皮鞋、长到小腿的长裙、一丝不苟的白色围裙。

        是女仆长,内田淳子。

        那个不久前,说自己是兵藤和尊养的狗的,内田淳子。

        “都已经知道了,船上有个多管闲事的大侦探,我们怎么还会愚蠢得把毒下在酒里呢?”

        女仆长内田淳子神经质地笑了起来,她将一截燃烧的香料均匀地洒在了地上,慢慢说道,

        “还好闻吗?我们专门为你们这群畜生准备的香料。”

        是香——!!!

        竟然是香料——!!!

        兵藤和尊目眦欲裂。

        他挣扎地想要爬起来,但无论再怎么努力,此刻,他如同其他中毒的所有人一样,只能像死狗一样,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

        唯独意识,清醒得可怕。

        “就这样让你们下地狱,实在太便宜你们了。”

        女仆长内田纯子将手伸进衣兜,从里面掏出了一个按钮型的遥控器,

        “呐,你们享受过,被怨灵一口一口吃掉的恐惧吗?听,他们要来了哦!”

        咔擦——

        随着遥控器的按钮被摁下,一声声巨大的爆炸声接二连三的在游轮各处响起。

        隐藏的炸·弹被引爆,火光与硝烟的气息在逐渐暗下的天边蔓延。

        宴会厅内的工作人员打开了窗户,打开了紧闭的大门。

        躺在地上的宾客们绝望地发现,窗外的天色已经泛出了橙色。

        太阳西移,傍晚来临,

        或许,它在某个极东之地,还有一个更确切的名字,叫做——

        【逢魔之时】

        船舱深处,沉睡已久的怨灵睁开了眼。

        他们像是嗅到了仇人的血肉香气一般,咧开了嘴角,蹬着不灵活的手脚,慢慢从底部爬了出来。

        涌向第五层,宴会厅。

        ……

        ………………

        高层甲板边缘

        中原中也发现,正和自己说话的红发少女突然安静了下来。

        她似有所感地转过了头。

        血色的残阳倒挂在少女的身后,她的目光遥遥落在了游轮底层的方向,片刻后,她收回了目光。

        傍晚的海风中,三子从衣袖里掏出了一个古老的怀表,打开表盘看了眼时间。

        ——“2007年10月1日17点25分28秒,时间到。”


  (https://www.biqudu.com/89304_89304772/92667932.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