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力使的恋人不对劲 > 第51章 Episode 51 遗族的超度

第51章 Episode 51 遗族的超度


见过百鬼夜行吗?

        这个曾经只存在于人类绘画与戏剧中的传说鬼夜,  如今,正在距离起源国一万两千公里的大西洋公海海域内,一艘豪华游轮里上演。

        长达数十年的血腥怨恨,  伴随着炸·弹引爆一朝喷发。

        不祥的黑色浓雾笼罩了游轮的每一个角落。

        到处都是怨灵的嚎叫,  他们从‘希望之轮’的最底部,  燃料仓内苏醒。此刻嗅到了仇人的血肉和恐惧,一点点朝着五层的方向涌去。

        船上所有无关的普通游客,已经尽数撤离到了救生艇上,在船员的操控下驶出近百里,与‘希望之轮’保持着安全的距离。

        因此,当第一颗炸·弹的火光与震动传来时,原本还抱着观看余兴节目心态的游客们,  终于后知后觉的地睁大了双眼,  视网膜上倒映出彼此惊恐无措的脸。

        三子与中原中也没有离开。

        他们面不改色地站在高层甲板上,  平静地看着咆哮的怨灵大军黑水似的,朝着他们涌来。

        然后,在即将踏入红发少女的周边的领域时,又肉眼可见地齐齐一僵,  迅速急刹车,  绕开一大段距离。

        如果有人从直升机上往下俯瞰,  就会发现,  流动着漆黑怨灵的甲板就好像突然凹进去了一块似的,

        以红发少女为中心的半径一米内形成了一个圆形真空地带,  丝毫没有受到黑气腐蚀影响。

        “哦!没想到这些【灵】看上去不太聪明的样子,  其实还是有点智商的嘛。”

        三子摸着下巴,  饶有兴趣地盯着小心翼翼绕开自己的怨灵大军,  突然产生了上手抓一只,  带回去给爸爸研究的想法。

        恩……虽然是外国的鬼魂,但偷偷弄一只回去,eu地狱应该不会发现的,对吧?

        红发少女直勾勾地盯住一只怨灵,若有所思地想道。

        或许是三子看小白鼠的眼神太过露·骨,少女身侧的中原中也发现,那些从他们旁边经过的亡魂明显触电似地抖了一下,然后——爬得更快了。

        一开始还因为四肢太过僵硬的关系,只能匍匐在甲板上,半爬半走。

        但在三子目光的逼迫下,他们很快无师自通地学会了协调四肢。

        中原中也发誓,他甚至还看到了一两个天赋异禀的亡魂,完美跳过了人猿行走阶段,一秒进化到夺路狂奔。

        那速度,直接进奥运会短跑赛场都绰绰有余。

        中原中也:“……”

        这就是亡者的求生欲吗?

        port  mafia重力使,大开眼界。

        看着眼前的怨灵盛况,中原中也突然想起什么,看向了红发鬼差,

        “三子,我记得你说过,亡者很难对人类产生伤害的?”

        “嗯,对哦。”三子点了点头。

        就像黄泉与现世具有自己的一套运行规则一样,死去的亡者从本质上来说,已经是和活人分属于两种毫不相干的物种。

        很多时候,幽灵甚至无法被活人的肉眼捕捉,就更不用提加害之类的行为了。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也算是现世的某种保护机制。

        “但是中原老师,你刚才提到的,只是一般情况下的结果哦,一·般·情·况·下。”

        红发少女望着一众怨灵的背影,意味深长地说道。

        什么意思?

        中原中也目露疑惑。

        不过很快,赭发少年的疑问,就得到了答案。

        活人无法感知亡灵,正如同亡灵,无法干涉活人。

        但现世数千年,总不缺少“例外”发生。

        宴会厅内,中毒的宾客们如死狗一般,瘫软在地上。

        起初,他们以为自己会遭到这群复仇者们惨无人道的虐待,但很快,他们发现自己猜错了。

        女仆长内田淳子除了指挥两个高大的船员,将工藤优作丢到房间的角落之外,就什么也没有做。她只是坐在桌边,与周围人一起,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们。

        女人的眼里无悲无喜,只有冰冷的、如同看肉块一般的注视。

        有人忍不住打起了冷战。

        而有人,则愤怒地口出侮辱,威逼利诱。

        然而没有一个人理会他们,甚至连多余的情绪起伏也没有。

        近百号人,每一个,身上都背负着如海一般的怨恨。

        但就是这样的前提下,却没有哪怕一个人对地上的宾客谩骂、拳打脚踢泄愤,只有投来的,如出一辙的看死物一般的眼神。

        这比真正的血肉酷刑更加可怕。

        未知带来的恐慌在宴会厅内蔓延,咒骂的声音也越来越小,最终消失不见。

        躺在地上的宾客看不到轮船被黑色怨气缠绕的处境,但是他们的眼睛、耳朵、乃至于是嗅觉,都捕捉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

        通往外界长廊的大门被打开,外面空空如也,只有几缕昏暗的灯光照在波斯地毯上,一直延伸到黑暗的尽头。

        没有人敢用力呼吸,看不见的危机攫紧了他们脆弱的神经,连皮肤上的每一根寒毛,都不受控制地竖起。

        明明那里什么也没有,但他们的感知却在疯狂地尖叫,提醒自己——

        有东西,在朝着这里靠近。

        它们拖曳着脚步、无声挪动着四肢……

        ……有什么东西过来了!

        死寂的空气中,无论是地上的富豪们,还是船员员工们,他们都在安静地等待。

        而当最靠近门边的第一颗照明灯,发出电压不稳地闪动与杂音时,满眼红血丝的富豪们,终于崩溃地惊恐大叫。

        “上帝啊!”

        “求求你,放了我吧,我知道错了!我有钱,我可以给钱!”

        “我妻子才刚刚怀孕,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

        ……

        嘶哑的哀求此起彼伏。

        这群自诩高贵的、高傲的人上人,在死亡威胁面前,再也顾不上所谓的体面与尊严。

        他们对着过去看不起的“虫子们”大声求饶,鼻涕和着泪水一起流下,狼狈的混合在一起,并不比失败的“勇者们”好看多少。

        可是没有人理会他们的求饶。

        受害者的遗族们不会,遥远的上帝更不会。

        以女仆长内田淳子为首的遗族们,看向了门外。

        他们像是看到了等候许久的怀念之人一样,集体站了起来,在富豪们惊骇的注视下,面带微笑地张开了双臂,迎向了空无一人的“空气”。

        ——“中原老师,这就是我说的,‘超出一般范畴的特殊情况’。”

        宴会厅的一角

        三子与中原中也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工藤优作身边。

        中原中也弯下身,右手在工藤优作的肩上随意一拍。下一秒,红色的异能力亮起,超出一米八的高大身形,就这样失去重力一般,凭空漂浮起来。

        “三子小姐……”

        工藤优作张了张口,他还想要再说些什么。

        但在对上红发少女望来的眼神后,工藤优作最终还是闭上了嘴,放弃似地叹了口气。

        “好好看着吧,工藤先生,这就是他们舍弃了自我,将自己卖给恶魔换来的报复手段。”

        三子转过头,她望向昏暗的门边,宝石般祖母绿的瞳眸映出人类主动献祭身躯,与怨灵融合的异景。

        少女说话的语调平静无波,音质却冷如三途川的红色锈水,透着散不去的血腥。

        “‘所有人都能拥有未来’确实不错,但是你忘记了,他们从失去重要之人开始,就早已经主动舍弃了自己的那份未来。”

        “十年、二十年的隐秘蛰伏,他们的意志被时间打磨成了钢与刀。”

        “工藤先生,原谅是上帝做的事情。而他们,只想要血债血偿——用仇人的肉,平息亲人的骨,用仇人的血,祭奠爱人的灵。”

        “这就是他们的,【超度】。”

        红发少女话音落下的瞬间,一阵令人牙酸的骨头摩擦声‘咯吱咯吱’地响起。

        工藤优作睁大了眼睛,他看着主动与怨灵融合的遗族们,如同失控的机器般,扭动起四肢。

        看着他们的五官跟着扭曲,眼球向上翻,最后眼眶里只剩下骇人的眼白。

        看着他们骤然停了下来,然后化身成了真正拥有肉·身的怨灵,张着尖利的獠牙,扑向了地上的仇人。

        接下来的画面,可以说是相当惨烈,足以划分进pg-1000的范围,并且后面还要加一句,‘不建议人类观看,地狱专供’的句子以示劝诫。

        至少某位可靠的已婚家已经诚实地昏了过去,见惯各项审讯酷刑的重力使也是脸色铁青。

        从他隐约反胃的表情来看,很长一段时间,赭发少年应该都不想再看到肉类食品了。

        就在这时,中原中也感觉自己的衣角被人拽了拽。

        这种时候,还会这么干的,怎么想都只有一个人了。

        中原中也条件反射地想着。

        尽管不合时宜,但少年目睹了惨烈报复场面的沉重心情却不自觉一松,他转头看向了身旁的三子。

        “怎么了?”中原中也耐心地问道。

        红发少女伸出右手,招财猫似地招了招手:“中原老师,你头低下来一点。”

        “做什么?”

        中原中也表情疑惑,但还是依言朝三子的方向靠了靠,微微低下头。

        下一刻,中原中也感觉自己的双耳,被温热的手掌轻轻地盖住。

        突如其来的肢体接触,让中原中也一怔,连带着自己什么时候中断了重力异能,都没发现。

        失去异能力支持的工藤优作‘duang’的一下摔在地上,额头缓缓鼓出一个大包,晕得更加彻底了。

        然而中原中也顾及不到这些。

        此刻,他所有的注意力与心神,都落在了红发鬼差的身上。

        【捂住双耳】

        看上去不过是一个自欺欺人、聊胜于无的动作,但整个世界,却好像真的因此安静了下来。

        房间内破嗓的哀嚎与血肉咀嚼声在这一刻尽皆褪去,只有红发少女宝石般祖母绿的瞳眸与唇边的笑意,在少年的感官视野中无限放大。

        “不要怕中原老师,这样就听不到了。”

        三子捂着中原中也的耳朵,浅粉色的双唇一开一合,轻声说道。

        中原中也钴蓝色的双瞳直直盯着少女。

        他眼中的愣神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散去,取而代之的,是某种更加有攻击力的、一种刻在黑手党骨子里的本能掠夺,在眼底缓缓浮现。

        “你——”

        赭发少年伸出手,戴着黑色手套的手指搭在三子的手腕处。

        少女跳动的脉搏一下一下,透过相隔的手套布料,传进重力使的大脑中。

        中原中也张开嘴,正想要说话,却突然感到耳畔一空,某个地狱鬼差又毫无预兆地,把手收了回去。

        “嗯,果然逃走了。”

        三子收回手,侧头看着空无一人的演讲台,露出了不出所料的眼神。

        中原中也:“?”

        中原中也顺着三子的视线看去,在瞧见本该瘫软在台上的兵藤和尊,不知什么时候失去了踪影,只留下一滩显眼的血迹,和一个空掉的注射器后,瞬间明白了过来。

        某个被玩弄了心情的重力使垮下脸。

        他缓缓转回头,无声地盯着红发少女的后脑勺,那眼神,怎么看怎么危险。

        然而红发少女没有丝毫自觉,反而还兴奋地摩拳擦掌,催促地说道,

        “老不死总算行动了,不枉费我那么努力给他创造机会。哼哼,这下看你往哪里逃。”

        “中原老师,走!我们跟上去!一会儿给你看个好东西……西,嘎?!!”

        话还没说完,三子感觉自己的后脖子一凉。

        一双坚实的手臂从后方伸来,手肘准确地卡在了她脆弱的脖子上。

        红发少女颤颤巍巍回过头,对上中原中也一张电闪雷鸣的黑脸。

        “那、那个,中原老师?”

        三子小心地咽了下口水,小小声提醒道,

        “你的表情有点可怕哦,也被怨灵附体的吗?还是又想去洗手间了?没、没关系……我可以等……”

        三子的声音在赭发少年的注视中越来越小,越来越小。

        最后少女索性闭上了嘴,眨巴了下眼睛,熟练地露出了狗狗求饶地湿润眼神。

        虽然不知道中原老师在生什么气,但情况紧急,总之先萌混过再说!

        可惜,这次某个鬼差少女的招牌必杀招好像失效了。

        “呵,没问题。”

        中原中也冷笑了一声,背后阴风阵阵。

        “不过,在去解决掉兵藤和尊那个老不死以前,三子,总之你先给我揍一拳吧,放心,我只用三成力。”

        三子大受震撼:“诶?!为什么啊!”

        “等等等……!中原老师你冷静一点,对鬼差出手可是妨碍公务,要下地狱的哦!而且你这哪里是三成力,连异能力都用出来了吧?!!”

        “禁止殴打鬼差听见没有!真动手的话,我可是会生气……好痛!”

        回答某个红发鬼差少女的,是额头上一记毫不留情的弹指。

        与此同时,游轮第六层

        一条长长的私人走道里,一个年迈的身影不稳地斜倚着墙面,剧烈喘气。

        紧急注射的解毒剂并不足以完全综合香料内的毒素,但足以让他恢复部分行动力,靠着年轻时剩下的身手,从那个地狱般的宴会厅内脱身。

        “port  mafia……工藤优作,给老夫等着!绝对、绝对不会放过你们……”

        想起宴会厅中的一幕,兵藤和尊咬牙切齿地从齿缝里挤出一句咒骂,理所当然的将所有账,都计算在了两人的头上。

        如果不是他们……

        如果不是他们……!!!

        兵藤和尊低头看了眼徒然苍老数倍的手掌,眼中淬满了恶毒的光,

        “没关系,呵呵,重力使与知名大作家的生命力,想来一定不同凡响,老夫就收下了。”

        提着手杖的老者冷笑着,手掌握成拳,在身侧的墙上敲了敲。

        一段复杂的节拍后,只听“喀拉”一声轻响,长廊尽头的墙壁有生命般,缓缓裂开一条缝,向右边旋转。

        数秒后,一道通往藏室的暗门,出现在了兵藤和尊眼前。


  (https://www.biqudu.com/89304_89304772/92646888.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