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力使的恋人不对劲 > 第52章 Episode 52 地狱征用哦

第52章 Episode 52 地狱征用哦


关于希望之轮,  外界一直有着各式各样的传说。

        其中,最为被媒体所津津热道的,是帝爱集团的会长兵藤和尊,  仅用四十天的时间,  就比照着那艘白金之星,泰坦尼克号,建造出了体积超出三吨重的豪华游轮。

        一举被媒体届称为是,“神之奇迹”  。

        “神之奇迹?就怕是移花接木,  借来的奇迹。”

        彼时,  某只远在八木藤原家,  长期蹭饭的三花猫轻哂一声,  在一个俯冲后以与圆滚滚的身材相反的灵活,  从电视机柜上一跃而下。

        然后假装不经意间,啪叽一声,  正好落在某张印着帝爱集团徽章的邀请函上,又一不小心,用锋利的猫爪,把邀请函撕成了碎片。

        正在认真查阅游轮旅行注意事项的夏目贵族,一回头,就不得不面对邀请函被自家猫咪老师毁灭的惨状。

        “……猫咪老师!这是修学旅行的邀请函啊!没了它我怎么上船。”

        夏目欲捧着碎片欲哭无泪,“啊,烂成这样……不知还能不能用胶带拼起来?”

        面对少年焦急的神情,  圆嘟嘟的三花猫不以为意地舔了舔毛。

        它挺着胸迈步走到饲主身边猫猫揣手,蹲成一只汤圆球,毫不愧疚地说道,

        “放弃吧夏目,  真去了那艘游轮上,  你就真地是直接‘上路’了。”

        “上路?”夏目贵志脑袋上冒出一个问号。

        三花猫形态的斑瞥了眼浅发少年,一向搞笑的眼睛完全睁开,应和着眼角边的三道红点,显现出独属于大妖怪的神性与莫测,

        “实话告诉你,那艘游轮上隐藏的问题非同小可。当初可是连那个的场家的家主,都一口回绝了帝爱集团的高价委托请求。”

        “夏目,唯独在识时务这点上,你永远可以相信的场家。”

        夏目一怔,迅速反应过来:“那修学旅行……大家不是有危险?!”

        “放心吧,我和你打赌,不出三天,校方就会自己取消这次的修学旅行。”

        毕竟,那群除妖师偶尔还是会干点人事的。

        猫咪老师张大嘴巴打了个呵欠,懒洋洋地说道。

        结果真的被猫咪老师说中了。

        第二天晨会,学校就发布了通知,宣布修学旅行的地点变更,换成了冲绳的海边。

        在班上同学一片失望地哀嚎中,唯独夏目保持了沉默。

        傍晚放学时,浅发的少年回到家,将买来的七辻屋馒头递给三花猫,缓缓开口问道,

        “猫咪老师,那艘‘希望之轮’上……究竟藏了什么?”

        一口一个甜馒头的三花猫闻言一顿,他缓缓转过头看向了夏目,嘴角沾着豆沙馅料。

        “夏目,听说过‘蛊’吗?”

        大妖怪斑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

        “是一个种花家那边的神秘术法。简单来说,就是把很多毒虫放在一个器皿里互相吞食,最后剩下的那个不死的毒虫,就叫做‘蛊’。

        而那艘游轮,就是一个巨大的器皿,最恶心的‘蛊王’就在上面。”

        “但‘蛊王’也有害怕被反噬的一天,于是他找来了某个东西。”

        “能够镇压数百怨灵,让它们不敢轻举妄的存在……”

        三花猫说着,一双黑色的猫瞳一眨不眨地盯住夏目,轻声问道,

        “你猜,那会是什么?”

        后屋庭院的回廊上,一人一猫安静的对视。

        热气蒸腾的花架下,夏日蝉鸣的声音不断放大。

        落日的光照在三花猫的脸上,有那么一瞬间,夏目贵志将猫咪老师嘴角深色的馅料看成了鲜血。

        “咕咚。”

        浅发少年忍不住,紧张地咽了口口水。

        明明是盛夏一天中最闷热的时候,夏目贵志却感觉到,自己的背上沁出了一层冷汗。

        “还没有输!老夫还没有输!”

        游轮隐蔽的藏室中,兵藤和尊撑着发颤的手杖,脚步不稳地走向藏室的最深处。

        那里正摆放着他过去无数搜刮来的奇珍异宝,被主人小心翼翼地擦后,安置在柜架上,散发着金钱的芬芳。

        但此刻,兵藤和尊已经不在意这些。

        他粗暴地一挥手,将柜架推倒,任由往日价值不菲的藏品,垃圾般摔落在地板上,断成数截。

        “在哪里……那东西,我记得在……”

        兵藤和尊用手杖扫开一众碍事的东西,双眼在四周焦急地逡巡,仿佛在寻找什么东西。

        最后他的目光落在了一幅巨大的画上。

        那是一幅普通的画作,唯一值得称道的出彩地方,就是画布上,那个被画师描绘得惟妙惟肖的细长手杖,与兵藤和尊手上的那根,一模一样。

        兵藤和尊欣喜若狂地上前,将手杖往画上一摆。

        哐当一声,钥匙机关启动。

        巨大的画作落下,显露出其中空心的画框,兵藤和尊伸手,从里面掏出了一个棕红色的盒子。

        如果有精通历史与古物的商人在这的话,那么他一定能一眼认出,这个盒子所用的材质不是其他,正是某个东方之国特有的珍稀树种,黄花梨。

        黄花梨木盒只有成年男人手掌大小,上面却密密麻麻地贴了一圈不同领域的符咒。

        最上方的是一张黄色的符纸,上面被人用朱砂,蹩脚地画了一个“镇”的法印。

        “找到了——”

        兵藤和尊抓着木盒,脸上缓缓露出一个狰狞的笑意。

        一个威严而苍老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

        【“兵藤会长,你得记住,强夺运势加于己身,本就是有伤天和之事,更何况,你身上还背负着无数生人因果,再行为恶,必定是神魂俱灭的报应下场,你走吧,贫道帮不了你。”】

        “报应?下场?”

        兵藤和尊咧开嘴,嘶哑着嗓子讥笑出声,“老夫活到这个岁数,就没信过因果。”

        的场一门不出手如何,那群异国道士不出手又如何,最后还不是被他找到了苟命的办法?

        是的,就是‘苟命’。

        自从发现了自己拥有偷窃生命力的异能之后,兵藤和尊就利用异能,干了不少阴损的事。

        欺瞒、陷害、杀人……

        他凭借着这个能力越爬越高,最后终于在四十五岁的时候,创立了帝爱集团。

        接下来,本该是享受胜利的果实时刻,但或许真的是因果轮回,苍天有报,兵藤和尊很快发现,自己的身体正在以超出常人数倍的速度,迅速衰老。

        随之而来的,还有各种医疗科技也无法缓解的病痛。

        怎么可以???好不容易得来的权势,怎么可以!!!!

        躺在病床上的兵藤和尊目眦欲裂。

        他侧头看着前来探望他的女儿儿子,看着他们年轻活力的躯体,眼神嫉妒而阴狠。

        【——既然你们的命是老夫给的,那再还给老夫,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兵藤和尊毒蛇一样盯着子女,慈祥地笑了起来。

        以‘陪伴寂寞的父亲,消遣一局赌局’的借口,兵藤和尊迅速用异能吸干了儿女的生命力后,从病床上站了起来,短暂恢复了健康。

        但是不够,还不够!

        生命力流失还在持续,他必须想一个万全的主意。

        得益于手中的权力,兵藤和尊隐约了解到,这世上还有另一个,普通人穷极一生也无法抵达的神秘侧。

        而在知晓了地狱的存在后,他的恐慌到达了顶点。

        他以为自己找到了出路,但是没有想到,无论洒下多少重金,怎样的允诺。

        阴阳师、除妖师家、乃至于另一个国家的道术人,在见到他的第一秒,都给出了“无能为力”的答案。

        甚至最后一个,直言指出了自己刻意隐藏的秘密。

        但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不,他兵藤和尊从来不相信命。

        既然正统的路走不通,那么,不是还有一种办法吗?

        兵藤和尊巡视着名下的赌场,再次想到了办法。

        ——如果一个人的生命力不够,那十个人呢?二十个人呢?一百个人呢!

        总会够的。

        每天噩梦,被怨灵纠缠的兵藤和尊,眼神阴骛地想道。

        然后在一次意外之下,他找到了一艘来历不明的轮船。

        从外观与内里的布置来看,应该是一艘年龄遥远的军式用游轮。

        不知从哪里飘来,凌晨时分,轮船周边的海域会莫名起一层浓雾,偶尔会听到其中有杀敌的呐喊与炮击声远远传来。

        有人说,这是一艘幽灵之船,上船者必死。

        但兵藤和尊却在船舱内,难得睡了一个好觉。

        梦里没有冤魂纠缠,更没有地狱一声声的响铃。

        第二天醒来后,兵藤和尊扶着桅杆,仰头笑了很久。

        他知道,他绝佳的避难之所,找到了。

        都说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天下有品格高贵的神秘侧,自然也有见钱眼开的蹩脚术师。

        不过没关系,够用就行。

        在不断追加的金钱下,兵藤和尊终于找到了‘船上亡魂’行动的规律和关键。

        虽然不知道你们是谁,反正也成不了佛,那帮一帮我这个上了年纪的老头子,也算是功德一件,对吧?

        兵藤和尊摸着船上找到的龙形玉珏,微笑地想道。

        之后,一群高价聘请来的船工来到了破损的轮船上,按照雇主的命令,将它改造成了豪华游轮。

        蹩脚术师不知道看到了什么,在留下一个封印用的黄花梨木盒后,就神情混乱地失踪了。

        而兵藤和尊则捧着那个被封印的信物,将其小心翼翼地藏入船舱。

        然后四十天后,一艘名为“神明奇迹”的希望之轮,出现在了海上。

        成为了无数富豪与绝望之人,共同向往的“仙境”。

        “哈哈哈哈,什么因果报应,什么天理循环,都是狗屁!只要有了这个,只要有了这个!”

        船舱藏室内,兵藤和尊抓着黄花梨木盒扭曲狂笑。

        与此同时,循着血肉气味而来的遗族怨灵,也终于找到了罪魁祸首的藏身地。

        坚实的船舱被怨灵生生撞开,隐藏的定时炸弹接连启动。

        轰隆隆的巨响中,砂土与木砾纷飞,藏室头顶的天花板豁开一个大洞,露出高处的甲板与逐渐深沉的夜空。

        兵藤和尊喘着气,从洞口爬出,甫一起身,就看到一群只有眼白,浑身血肉的遗族怨灵嚎叫地向他奔来,密密麻麻,一眼望不见头。

        然而兵藤和尊却讥笑地看着他们,一反常态地站在原地没有动,似乎早已找到了依仗。

        ——果然,但怨灵们在距离兵藤和尊只有半米之遥的位置,不受控制地停住了。

        他们像是忌惮对方手里的木盒一样,全身颤抖地往后退。

        有怨灵强行扑了上去,但很快被看不见的屏障弹飞,远远摔落在甲板上,滑出数米被旁边的同伴接住。

        【】【】——!!!

        遗族怨灵们不理解,为什么!为什么到了这一步,那个畜生手里还有克制他们的东西。

        怨灵大军不甘心地怒吼,弯曲着利爪扑上去,又一个个被弹飞,倒在地上四肢抽搐。

        “哼哼哼哈哈哈哈哈——!!!”

        兵藤和尊见状,几乎是控制不住地张开双臂大声笑了起来,

        “你们这群孤魂野鬼,活的时候,只能被老夫踩在脚底下,死了还想翻身?白日做梦!!!”

        “等着吧,我会当着你的面,一个一个,把你们,把给你们附身的那些狗东西,全部处理干净的哈哈哈哈——!!”

        就在兵藤和尊得意大笑的时候,一个轻灵的女声从他的背后的高处飘下,

        “那什么,打扰你即兴演出真不好意思——”

        “谁!”

        兵藤和尊骇然抬起头,发现两个眼熟的身影,正站在高处的甲板上,低头看着他。

        他们在老人的瞪视下从高处跳下,鞋子后跟磕在甲板上,发出清脆的声响,轻盈地落地。

        “哟,兵藤会长,又见面了。”

        披着黑色外套的少年抬眼,初升的月光落在他的身上,照亮了少年赭色的头发与钴蓝色的瞳眸。

        中原……中也。

        兵藤和尊惊惧地颤抖了一下,而后他看见,这个port  mafia重力使的身旁,还站着一个少女。

        她身上披着重力使的黑色外套,红色的长发扎起成高马尾,手里正拿着一根锋利凛然的黑色狼牙棒。

        像是感应到了身上的视线,红发少女微笑地转过脸,手里的狼牙棒在左掌心轻轻敲了敲,而后随意地往地上一杵。

        哐当一声。

        尖锐的狼牙棒在甲板上发出重重的一声响,将木质甲板扎出一个洞。

        “你好呀兵藤老不死,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

        三子微笑地开口,一双漂亮的祖母绿瞳眸弯成和蔼的新月。

        她扬起唇,露出两颗可爱的小尖牙,在月光下闪着洁白的,森冷的光芒,

        “总而言之,可以请你把手里的那个红色木盒递过来吗?地狱征用哦!”

        地狱鬼差执行官,言笑嫣然地说道。


  (https://www.biqudu.com/89304_89304772/92631279.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