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力使的恋人不对劲 > 第53章 Episode 53 敲打沉睡的心灵

第53章 Episode 53 敲打沉睡的心灵


“你说……地狱?”

        兵藤和尊怔住,  他不自觉地侧着头,像是每一个听力不好的老头一样,慢半拍地盯着三子。

        红发少女对此不以为意,  倒是一旁的中原中也略显惊讶地挑起眉。

        借着海上月光的照明,赭发少年才发现,  面前这个帝爱集团的董事会长,不知什么时候苍老了许多。

        熏香中的毒素,加上本就不断流失,  来不及补充的生命力,  使他原本红润的脸皮缺水一般,  迅速干瘪了下来。两边颧骨高得吓人,  原本银灰色的头发,  也变成了不健康的惨白色。

        很难形象,现在这个全身散发着腐坏气息的老人,与两天之前,  精神矍铄的帝爱集团兵藤和尊是同一个人。

        “地狱……地狱……”

        兵藤和尊嘴里念念有词,染上白翳的双眼扫过三子不似人类的惊艳外貌,最后在看到三子手中——

        那个极具象征意义的鬼族武器上时,  脸上闪过一丝惊骇的情绪,  激动地大喊,

        “狼牙棒,  鬼、是你!地狱的辅佐官!你果然来了!是你!”

        显然,兵藤和尊把三子和真正的鬼神辅佐官弄混了。

        这也难怪,毕竟不管是流传在现世的地狱传说,还是画作,  大部分都是以阎魔大王与身边的审判官为主。

        地狱辅佐官啊,  那可是真正的长生种,  如果能得到他们的生命力的话……

        兵藤和尊的神情一瞬变得阴狠而邪恶。

        他混沌的眼球一眨不眨地盯着三子年轻的面孔,眼底逐渐染上令人不快的觊觎、狂热。

        不知死活。

        中原中也危险地眯起眼,他上前一步,侧身站到了三子的面前,挡下了对面恶心的视线。

        赭发少年活动了一下手指,指关节发出噼啪的脆响,钴蓝色的双瞳如夜枭般狠厉,

        “跟他废什么话,直接动手吧。”

        “动手?不,你们不能对老夫动手,不能——”

        回答中原中也的,是兵藤和尊神经质的嘻嘻笑意。

        “哈?不能?你这家伙是还没睡醒吗?”

        重力使嘲笑地说道,代表异能力的红光已经在他的周身浮现。

        然而兵藤和尊仿佛没看到般,毫无畏惧地伸出手,用手指点着赭发少年,嘻嘻嘻地笑起来,

        “不不不,中原中也,你不能对老夫动手,帝爱集团与port  mafia还属于合作关系。想来,贵方的首领,应该不希望突然收到重要的合作伙伴因为部下的刺杀,而撕毁协议的消息吧?”

        “到时候,那些与港·黑合作的财阀又会怎么想呢?嘻嘻嘻嘻。”

        对方的话让年轻的重力使沉下了脸,显然是被抓住了要害。

        “至于你——”

        “地狱、辅佐官……哈哈哈哈。”

        兵藤和尊畅快地笑起来,有恃无恐般傲慢地说道,

        “你同样不能对老夫做什么,要问原因的话,那当然是因为,老夫还、活、着、啊!”

        “老夫还——活——啊!只要老夫还活着一天,你们这群地狱的怪物就不能对老夫出手,对老夫无可奈何哈哈哈哈——!”

        兵藤和尊一边说着,一边得意地张开双臂,大声笑起来。

        甲板上很安静,只有呼啸的风,和老人疯狂的大笑在在海上回荡。

        “你这个混蛋——”

        中原中也火大地攥紧了拳头,他决定物理让老家伙闭嘴。

        毕竟,只要人死了,也就没有所谓的情报。

        对港·黑来说,也不过是帝爱集团换了一个说话的人而已。

        赭发少年紧紧地想着。

        就在他准备动手时,一只白皙的手从旁边伸来,轻轻按在了少年攥紧的拳头上。

        “你说得对,从理论上来说,我确实不好对活人做什么。”

        三子平静地开口,承认了兵藤和尊话中透露出的意思。

        “呵呵。”

        兵藤和尊得意地看着红发鬼差,他脸上讥讽的表情才刚浮现,就见对面的红发少女忽然弯起唇角,露出了一个和善可亲的笑容。

        “不过……”

        三子转过头,单手掰开中原中也的拳头,然后把自己的宝贝武器,往赭发少年的手里一塞,说道,

        “帮我拿一下,中原老师。”

        “?”中原中也下意识握住手里的狼牙棒,一脸懵逼。

        三子侧过头,看向目露警惕的兵藤和尊,继续开口,

        “不过,我们作为人类的好伙伴,偶尔也会帮你们一点小忙的,比、如、说——”

        说话间,红发少女的右脚在甲板上轻轻一踏。

        下一刻,三子的身影鬼魅般原地一闪,等到兵藤和尊再一眨眼时,红发鬼差的身影已经近在眼前!

        三子闪身出现在兵藤和尊面前,她的手掌成刀状,在后者惊恐地瞪视下高高扬起,然后裹挟着劲风,用力朝着兵藤和尊的右脸甩去——

        “诶呀!!这里有只好大的蚊子呢,兵藤会长!”

        “噗——!”

        避无可避,被打了个正着的兵藤和尊凸着眼球,当即斜斜地飞了出去,砸进一堆破损的木板中,狼狈地呕出一口鲜血。

        与此同时,他免死符般抓在手里的黄花梨木盒跟着脱手飞出,在空中转了几圈后,正好落进三子摊开的掌心里,被轻巧握住。

        “——比如,贴心的地狱鬼差会帮你驱蚊,还会轻轻敲打你沉睡的心灵哦~”

        三子一手拿着黄花梨木盒,一手比v,学着电视偶像的招牌动手,对着兵藤和尊眨了下右眼。

        中原中也:“……”咳,有点可爱。

        “……你找死——”

        兵藤和尊咬牙,他颤抖地抹去嘴角的鲜血,正准备爬起来之际,突然感到背后一凉,一股彻骨的冷意顺着脊椎直冲天灵感。

        等等……!盒子,他的护身符?!

        老人惊慌地到处翻找,却在一个转头时,直直对上一双双早已等候许久,只有眼白的怨灵瞳孔。

        “啊……啊、救、救……呃啊啊啊!”

        兵藤和尊想要求救,可惜连最后一句话也没来得及说完,就被数百个怨灵一拥而上。

        鲜血纷飞,血肉被活生生啃噬。

        不过转瞬间,他全身只剩下一个骨架,唯独心脏与头颅还耷拉在那,死不瞑目般睁着眼。

        有怨灵想要伸手掏出兵藤和尊的心脏,但手指才刚动,就见到他们恶心似地捂着嘴,将才刚啃下的血肉,又原封不动地呕了出来。

        ……

        …………

        有些人,血肉臭得,连怨灵都咽不下。

        或许是见到大仇得报,甲板上的怨灵大军顿时失去力气般委顿在地上。

        其中一个挣扎地支起身体,冲着三子的方向张了张嘴,嘶哑地啊啊两声。

        似乎想要说什么,却见红发少女早有预料般主动走到了他的身边,将手轻轻搭在了怨灵的头顶。

        “睡吧,我们会把他们安全送回陆地的。”

        【】【】——

        听到承诺的怨灵们纷纷垂下了头。

        他们不舍一般,摸了摸自己附身的人的脸,而后安心地闭上了眼睛,将身体还给了活着的家人。

        中原中也提着狼牙棒,走到三子身边:“结束了吗?”

        “不。”

        三子握着手中的黄花梨木盒,站起身说道,“不如说,真正的‘送行’,才刚要开始。”

        红发的鬼差少女话音刚落瞬间,海上忽然大雾弥漫。

        再一抬眼时,中原中也发现,他们脚下豪华游轮的样式变了。

        一层层华丽的船坞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杆笔直的瞭望塔与大号广播一样的机器。

        红色的旗帜飘扬在船首,一百毫米的炮·罩在船舷连成一排,巨大烟囱发出浓烈的黑烟,一支穿着古旧军式制服的队伍与他们擦肩而过,各自在炮·手的位置就位。

        沉重肃杀的空气中,黑发黑眸的将领昂首立于船首。

        他的面容紧绷,眼中的肃穆如坚定的钢铁不可挪移。他双目紧盯着面前的迷雾,当一艘同样武装齐备的船首从迷雾中探出头,向他们压来时,黑发的将领举起了手臂——

        【“炮·击台准备,目标十二点钟方向——”】

        在陌生语言的命令中,军·舰上的主炮集体调转位置,炮·口直指正前方。

        【“——开炮!”】

        瞬间,枪·声·炮·火齐鸣,火光照亮了海上半片夜空。

        漫天的炮·鸣声中,红发的鬼差少女走到中原中也身边,与少年一同望着眼前的一幕。

        贴着封印镇条的黄花梨木盒在三子的掌心嗡嗡作响,如火焰散发着惊人的热度。

        少女凝视着以守护之姿,背对着他们的将领,轻声开口。

        她的声音如清越的琴鸣,从震耳欲聋的炮·火中穿过,飞鸟般扇动着羽翅,落在赭发少年的耳边——

        “中原老师,你觉得,‘军人’该是一群怎样的人呢?”

        接下里我说的话,你们大可以将它看作是一则奇谈。

        在本世界历史未曾记载的年代中,曾有一支海上舰队,他们离开国·境海域,载着一船同样黑发黑眼的民众,秘密返回自己的家乡。

        在那个世界,似乎流传着这样一句话——

        “无论你身在何处陌生之地,面对怎样遥遥无期的距离,当你开口向母国求助时,他们会不远万里,来接你回家。”

        而这艘军·舰上的民众们,就是这样的一群人。

        战争时代,只有家乡,才是真正安全的地方。

        但是对于某些人来说,这群人同样是绝佳的威胁人质,他们不会轻易放行。

        于是,一场战斗与反抗就开始了。

        全队一百三十二民将士,三百位遗民,最终只有二十二人回到了家国。

        而那艘护送他们回家的舰·队,在一场雷鸣与暴风雨中失踪,消失在了世界的海上。

        没有人知道舰·队去了哪儿,时至今日,还有力量在寻找。

        他们希望有一天,可以接英雄们回家。

        “中原老师,你觉得‘军人’,该是一群怎样的人呢?”

        被迷雾与怒喊包围的舰船上,复述完一段往事的三子停顿了一会儿,轻声问身旁的人。

        中原中也出神地注视着前方浴血,却从未倒下的高大背影,沉默了很久,才缓缓开口,一字一句认真地回答道,

        “是英雄。”

        “他们,是守护的英雄。”

        “答对了,他们是英雄,所以——”

        三子微笑起来,她将黄花梨木盒丢在脚下,后退两步,伸手接过了中原中也递来的狼牙棒。

        而后,少女将武器高高举起,对着木盒猛得锤下——!

        “所以——该叫醒英雄,送他们——回!家!了!!”

        轰——

        高举的狼牙棒狠狠砸在木盒上,附带的黄泉之力一瞬腐蚀了镇符的朱砂,连带着撕碎的封印一起,将其中的龙形玉珏,一起砸成了粉碎!

        粉末随着海风飘散,落在战斗的队伍身上。

        噼啪。

        周遭的迷雾仿佛镜面般,裂开了一条很小的缝隙。

        最初只是微不可见的一小道,而后二道、三道。

        再一眨眼时,只听“哗啦”一声巨响,四面雾气如同被重击的冰面般,齐齐尽碎,呼啸的狂风应声卷至!

        一瞬间,军·舰、炮·火、怒吼、呐喊,都被狂风吹散,海上只余下多年后,被改造的希望之轮,以及——

        甲板上,从长久的幻境中清醒的,异世军队。

        【“这是哪里?敌人呢”】

        为首的将领疑惑地皱眉打量着四周,在看清了甲板上横列晕死过去的外国人,以及一具保留着头颅与心脏的骨架后,

        他的瞳孔猛得一缩,右手警戒地搭在了腰间的枪上。

        就在这时,一个年轻女孩的声音从身旁传来。

        【“晚上好将军,您吃了吗?”】

        黑发将领猛得转过头,愕然发现,自己的周围不知什么时候,竟然还站着一个红发的少女,旁边跟着一个年轻的少年。

        与此同时,将领后方的队伍里,士兵也相继清醒了过来。

        他们短暂慌乱了片刻,但很快在黑发将领的手势下,迅速集合,有序地排成队列,站在将领的后方,双目炯炯地注视着三子与中原中也。

        【“你……”】

        黑发将领警惕地审视着明显非常人的红发少女,正打算说什么,却见年轻的女孩突然“啊呀”了一声,转头看了一眼天幕,遗憾地抓了抓头,

        【“虽然很想与您多说几句,但是很明显,现在似乎不是好时候。”】

        三子注视着黑发将领的墨色双瞳,正色地说道,

        【“准备一下吧,将军,要变天了。”】

        仿佛是为了证实少女的话,三子的话音刚落下不久,一道巨大的雷声忽然在天边炸响。

        不过是短短数秒,磅礴的雷鸣召来了天边的阵阵隐雷。

        厚重的乌云在众人的头顶集结,摧城般重重压下,紫色的雷光在其中攒动,一道道雪亮闪电中,黄豆大的雨水顷刻间砸了下来。

        赶客的暴风雨,要来了。


  (https://www.biqudu.com/89304_89304772/92614380.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