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力使的恋人不对劲 > 第56章 Episode 56 是你一个人的英雄

第56章 Episode 56 是你一个人的英雄


工藤优作醒来的时候,  发现自己正躺在某处的地板上,从眼前微微摇晃的天花板,空气里传来的海水气息来看,  他应该是在一个船舱内。

        船舱……船……希望之轮

        “——有希子!”

        瞬间清醒过来的工藤优作猛得从地上坐起,  过大的动静引来了隔壁不满的视线。

        “嘘!小声点,  大侦探,你是想吵醒所有伤员吗!”

        旁边一位穿着女仆装的女人压低了声音,没好气地说道。

        工藤优作下意识道歉:“啊,  抱歉。”

        倒是隔壁的女人见到黑发家这个态度,愣了一下后,  哼地一声转过头没有再说话,  看上去似乎挺不待见工藤优作的。

        工藤优作心生疑惑,  但在看清周围的状况后,优秀的推理能力很快就解开了这个小小的疑惑。

        他现在应该是在游轮第三层的某个船舱内,昏迷的伤员被集中安排在这里,  几个穿着长裙制服的年轻女人正在照顾他们。

        至于他的妻子,  工藤有希子,  此刻正躺在他手边头顶的床上,抱着被子睡得正香。

        所以……他是唯一  一个被丢在地板上的人?

        工藤优作心情复杂地环视了一圈四周,然后很快得出了一个更加令人心酸的结论――

        没错,他就是唯一  一个被丢在地上昏睡的倒霉蛋,  还是连小毛毯都没有的那种。

        好了,  他大概是知道自己有多不受这群遗族们待见了。

        至少他该庆幸自己没有在晕倒时被丢进海里,有希子也得到了良好的关照吗?

        工藤优作苦笑一声从地上站起来,随意搬了一张椅子放在有希子的床边,  刚坐下,  就看见船舱的门打开,  女仆长内田淳子端着杯水,放在了他的手边。

        乍一看到熟悉的凶手之一,而且不久以前,对方与怨灵融合,啃噬仇人的画面还历历在目,饶是工藤优作也不禁僵硬了一下,艰难地挤出一句谢谢。

        不过内田淳子并不在意对方的防备,女仆长扫了眼挡在妻子面前的男人,平静地说道,

        “醒了的话,就好好照看好自己的妻子,现在轮船遇到了雷暴天气,船员和那位大人正在努力,别乱走给他们添麻烦。”

        照看、雷暴、船员。

        短短一句话,所透露出的信息已经足够让工藤优作还原出晕倒后真相。

        看起来,这群遗族们的“超度”完成了,现在他们正一同面临海上灾难的考验。

        说起来这事还挺黑色幽默的。

        侦探与凶手们在一艘船上和平共处,甚至家人还受到了对方不小的照顾。

        工藤优作端起水杯,见对方正准备离开,到底还是没忍住内心的好奇,开口说道,

        “我以为……你们会更希望这艘轮船沉没。”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分工安抚担心的游客,全力配合拯救希望之轮。

        侦探的话让女仆长离开的脚步一顿,她缓缓转过头,用一种难以形容的目光看着工藤优作。

        这种眼神很难用某个准确的词语概括。

        硬要说的话,就像是即将销毁的机器人,在赴死以前,又重新被主程序植入了不得不完成的任务,支撑着他们活下去。

        船舱内很安静,没有人说话,工藤优作耐心地等待着答案。

        “你说得对,我们恨这艘船,如果可以的话,甚至恨不得它现在就被雷暴撕扯成碎片,永远沉入冰冷的海底。”

        女仆长一字一句地说道。

        她的语气很平和,但吐出的每个字,却淬满了激烈的情绪,显得整个人仿佛分裂了一般,充满了怪异的违和感。

        “但是——”

        内田淳子说到这停顿了一下,沉默冷硬的神情混入了一丝温暖的柔和,“那位大人答应了我们的亲人,会平安将我们送回陆地,我们不想让她失信。”

        工藤优作闻言愣了一秒,才反应过来,对方口中的“亲人”指的是那些死去的怨灵。

        “再说,这艘船上还有三四层的游客在,无论如何,他们都是无辜的。我们还不至于被复仇冲毁理智,牵扯旁人。至于上岸之后,你想要报警还是什么……”

        女仆长看了眼黑发家,说道,

        “那都随便你,我们不会躲也不会逃。因为我们从未觉得,自己做了有罪的事——当然,从律法的层面来说,也不是正确的事。”

        工藤优作沉默了。

        他发呆似地盯着水杯看了很久,连女仆长什么时候离开的,也不知道。

        当他抬起头时,发现船舱内只剩下一个穿着制服的女仆,正在帮一个伤员换药。

        【不是有罪的事,却也不是正确的事啊……】

        黑发家仰头看了天花板一会儿,心情复杂地摘下眼镜用衣角擦了擦,再戴上时他脑中灵光一闪,突然意识到一个更重要的问题。

        “不好意思打扰一下。”

        工藤优作深吸了口气,看着转头望来的女仆,问话里隐藏着一丝不明显的希冀,

        “请问,三子小姐和中原君,现在在哪儿?”

        “如果你是问那位大人和她的助手的话,”

        女仆瞟了眼工藤优作,语气里带着一股崇敬而憧憬的意味,“他们正在驾驶舱,指导船员。”

        他们正在驾驶舱,指导船员。

        在驾驶舱,指导船员。

        在驾驶舱舱舱——

        咔吧——

        一声清脆的响声,工藤优作仿佛听到了自己的侥幸与希冀,碎成渣的声音。

        黑发家一动不动地僵硬了一会儿后,他迅速站起身,从柜子里找出了备用的床单,撕成条后。

        然后将自己和工藤有希子以安全带的手法,牢牢固定在附近的重物上。

        女仆一言难尽地,露出了看傻子的眼神:“你在做什么?”

        工藤优作冷静地说道:“这是必要的保险措施,我建议你也赶快给自己准备上,晚了就来不及了。”

        女仆:……我怀疑你的脑子有病,再不去看医生,才是来不及了。

        工藤优作,坚强的笑而不语,同时在心里默默下了个决定。

        ——是时候给新一的夏威夷课程,加上大型船舶操作课程了,就按照船长的方向培训。

        事实证明,工藤优作给自己和妻子上“保险”的做法相当有先见之明。

        驾驶舱内,一众船员几乎是顶着一张眼神死的麻木表情,全凭多年的肌肉记忆,在执行三子的命令。

        “舵手,左满舵,七点钟转向!”

        “现在,降低动力压力,关闭所有阀门,立刻挂倒挡!”

        太乱来了!

        这简直是太乱来了!

        从来没有听说过在雷暴群领域内,朝着一个方向满舵直冲,然后又中途倒挡的!这真的不是送上门去给雷暴劈吗?!

        一开始,对于三子的执行命令,负责舵手的船员是拒绝的。

        但是自从红发少女指挥着轮船,以一个极限的角度恰好躲开了迎面而来的粗雷后,舵手也就干脆头一横,不去看操作台上的数据,全程听从三子的指令。

        上帝啊……冲冲冲!冲就完事了!

        无论事先做过怎样的心理预设,真正进入雷暴群区后,人类才会知道,自己在发怒的大海与天空面前,是多么的渺小。

        头顶是一层层黑压压的密布乌云,骇人的雷光蛇一般在其中游动闪烁,时不时伴随一阵刺目的亮光,劈落在不断汹涌起伏的海浪上。

        大量电荷在空气中聚集,早已超出大部分电子仪器可以承载的范围。

        在最基础的自动驾驶与监测功能失效后,他们所能依靠的,就只剩下自己的一对双手和眼睛。

        然而驾驶舱内,往日超过200度的巨大落地窗,在此时,除了给船员增加更多心理压力之外,起不到任何其他作用。

        雷电,像暴雨一般落下。

        一眼望出去,到处都是漆黑的海水,看不到边缘也看不到头的闪电云层。

        此时此刻,这艘体量超出四万吨,号称能够容纳数千人的港口庞然大物,在这片大海面前,也不过是一只小小的玩具船。

        而他们,就像被丢在玩具船内的小人,谁也不知道下一秒,这艘钢铁之躯会不会被海浪,送到哪一束雷光之下。

        “——回神!这时候发呆,你们是想拖着三百多条生命一起去死吗!”

        少女的一声厉呵,如一桶冰水浇下,拉回了除舵手外,其他船员们涣散的思绪。

        负责瞭望观测的船员打了个激灵,再也不敢多想其他。

        事实上,如果他们足够冷静,稍稍往落地窗外瞧一眼就会发现,雷暴群固然很可怕,但身处其中的希望之轮,在红发少女的指令下,总能够以各种奇葩的走位,堪堪避开密集的落雷。

        明明是一艘笨重的巨大游轮,在三子的命令下,却硬生生开出了小型游艇的效果。

        那句话怎么说的?

        还真是碰碰车的反向版本,海上躲避车。

        ……就是对游客们的乘船体验可能不太友好,太过刺激,容易诱发心脏病晚上做噩梦。

        但是,如果有这个少女在的话……

        有米戈·威尔逊船长在的话,他们一定可以顺利脱险吧!

        不知不觉间,驾驶舱内的船员开始以“船长”称呼三子。

        少女坐在主驾驶座上的镇定的背影,就是最棒的定海神针,压下了他们所有的不安与慌张。

        慢慢的,这批训练有素的船员很快找回了往日的手感。

        驾驶舱的气氛,改变了。

        【这样才像话嘛】

        坐在船长位上的三子自然感受到了这股变化,她唇角微不可见地向上抬起,又很快拉平。

        还不可以掉以轻心。

        雷暴群除了棘手的落雷之外,最致命的,是由此造成的低能见度。

        这就意味着,观测海面的工作变得更加困难,最糟糕的情况是,等发现某些‘阻碍物’时,它已经近在眼前……

        “——船长!”

        负责瞭望的船员突然吼叫出声,“十二点钟方向,发现大体积不明物体——!”

        “是、是冰山——!是冰山——!”

        “快掉头!”

        “来不及了。”操作台旁的船员脸色惨白。

        他们现在的速度是22海里/小时,冰山距离船体不过400米,转向至少需要8分钟,无论如何都会撞上。

        哈、哈哈……

        这就是命运吗?

        船员哭一样笑起来。

        希望之轮以“永不沉没”的泰坦尼克号自居,到最后,他们也要以相似的方式坠入海底。

        自己会怎么样,他早已无所谓,可是船上的生命……

        船上还有三百多条生命啊!

        船员的按在操作台上的手不住颤抖。

        “船长,需要转向吗?”舵手面无表情的问道。

        男人的声音听起来相当平静,实际上,握着船舵的掌心内早已布满了汗水。

        他现在还能保持冷静地说话,纯粹是大脑内的惊恐还没有跟上四肢,简称,还没回神。

        一片死寂之中,坐在船长位的红发少女站起了身,披着宽大的黑色男士外套,走到落地窗边。

        “不用减速,也不用转向。”

        三子双臂环胸,搭在手臂上方的右手上,正拿着一顶深色的男士圆帽。

        她望着窗外不断逼近的透明物体,扬起嘴角又把高声将话重复了一遍,

        “不用减速,也不用转向!就保持现在,全速前进!一座冰山而已,我的助手一拳就能将他击碎。”

        ……助手?

        呆滞的船员们慢了半拍才反应过来。

        不知什么时候,驾驶舱内,始终站在船长身边的赭发少年,不见了踪影。

        那么,那位丘亚·威尔逊在哪儿呢?

        高层甲板上,一个单薄修长的身影,单手插兜站在桅杆上方。

        狂风吹起他颈侧的赭色头发,交杂着雷鸣与暴雨,在风中猎猎作响。

        “滋滋——”

        沙哑的电流之后,赭发少年右耳里的无线电耳塞,传出了鬼差少女的声音。

        “接下来,可以放心拜托你吗,中原老师。”

        “啊。”

        中原中也低低笑了一声,沉稳磁性的嗓音透过看不见的电波,一路流进了对面人的耳中,

        “不过冰山一角而已。”

        “三子,十秒,我会击碎给你看。”

        少年嚣张的发言让另一头的红发少女忍不住弯起了双眼,她单手按着耳机,笑着说道,

        “哦!很有信心嘛中原老师,那我开始计时啦。”

        【“十”】

        高层甲板上,中原中也扯了扯手套的下摆,看着不远处的庞然物体,活动了下手腕。

        【“九”】

        红色的异能力在周身浮现,少年鞋跟桅杆上轻轻一踩。下一瞬,如同一只黑色的夜枭,轻啸着高高跃起。

        【“八”】

        赭色身影失去重力般,朝着高处疾速上升,转眼间,身影穿破了雷云层,到达二万英尺的高度。

        少年转过身,背对着天空,隔着云海,与海面上的船影、冰山对望。

        【“七”】

        中原中也的身影一顿,下一秒,如同陨石彗星般朝着冰层撞去!

        【“六”】

        中原中也伸出手,重力的威势在少年的拳头上汇聚,与落下的雷鸣一起,裹挟着重若千钧的冲击,势如山崩地裂,声如排山倒海之威,犹如千钧之力,对着冰山——

        一拳,狠狠击下!

        【“四”】

        天地间,仿佛时间都静止了一秒。

        当时间又恢复了流动,红发少女的声音重新出现在无线电中时,那座阻挡在众人眼前的,静止的、毫发无损的庞然冰山,突然“喀拉——”一声,

        崩裂出一道小小的裂缝。

        【“三”】

        “破。”

        中原中也轻声说道,将拳头收了回来。

        【“二”】

        就在赭发少年攥紧的指节离开冰层的瞬间,数千万裂缝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蛛网般沿着冰层上飞速向下蔓延。

        然后,在重力使的拳头下,红发鬼差的目光中,在众人的注视里——

        层、层、尽、碎!

        【“一!”】

        轰——!

        仿佛海上地震般,整个海域剧烈颤抖起来。

        伴随着拳头大的冰碎块砸下,一艘巨轮鸣叫着,从豁出一个大洞的冰山中直直穿越而出。

        它的身姿矫健,如遨游于深海的巨鲸,灵活一个甩尾,避开了最后一道落雷,驶出了雷暴群的范围。

        ……

        …………

        视线内不祥的黑色云层褪去,怒嚎的恶风停了,涌动的海水也恢复了平和的颜色。

        滴——

        驾驶舱内,操作台暗下的指示灯重新亮起,自动驾驶功能重新启动。

        “成、成功了?”

        “我们,活下来了?”

        船员们不可置信地望着落地窗外豁然开朗的海面。

        舵手小心翼翼地松开了紧握的船舵,如梦初醒般与周围的同事们面面相觑。

        “是的,恭喜你们,成功了。”

        三子转过身,微笑地看着这群船员。

        少女肯定的话语如同一把小巧的锤子,轻轻敲在了每个人梦游般的脸上。

        众人怔怔地看着三子。

        下一刻,一声热烈的欢呼在驾驶舱内爆发。

        “成功了——!成功了——!”

        “我们活下来了!”

        “希望之轮万岁!米戈船长万岁!”

        船员们激动地鼓着掌,将头上的帽子高高抛入空中。

        他们热情而欢畅地大笑着,看上去还想一窝蜂地冲上去,将落地窗边娇小少女架起来,来一个快乐的抛高高。

        不过还没跑两步,一个湿透的赭发身影就出现在红发少女身边,向他们投来了无声的目光。

        “……”

        “……”

        船员们安静了一秒,下一刻,他们保持着脸上的表情,默契地原地转身,选择大力拥抱彼此。

        三子被这群船员滑稽的表现逗乐,忍不住跟着笑了出声。

        她转过身,将一块干净的毛巾递给身旁的赭发少年,

        “辛苦啦中原老师,真是充满魄力又帅气的一击哦!”

        红发的鬼差少女说着,毫不吝啬地向眼前的少年献上最高的赞美。

        一双漂亮的祖母绿双瞳也因为灿烂的笑容,跟着弯起,盛满了窗外的阳光和海风。

        中原中也钴蓝色的瞳眸,定定地注视着三子片刻,他忽然收回了准备接毛巾的手,转而上前两步,微微低下头,将滴着雨水的脑袋伸到少女眼前。

        湿润的气息扑面而来。

        三子怔怔地看着中原中也近在咫尺的面容,一颗透明雨珠还挂在少年浓密的眼睫上,摇摇欲坠。

        “不帮个忙吗?”赭发少年凝视着少女,压低的声音如亲密的耳语,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喑哑。

        ——噗通。

        三子好像听到自己的心脏,奇异地漏跳了一拍的。

        一种陌生的、如同被攫住的小小危机感浮现了出来。

        不致命,却很有存在感,就像是一只骨节修长的大手,演奏乐器一般,在她的神经上轻轻弹拨了一下。

        然后那抹颤抖的琴音,就这么顺着刻意压制的疼痛,一同酥酥麻麻地缠了上来。

        ……这次异能力的后遗症,是不是有点奇怪?

        红发的鬼差少女有点恍惚地想着。

        但她依然打开了毛巾,将它轻轻地盖在了中原中也的头上。

        “嗯,那就恕我失礼,为我们的英雄擦拭头发吧!”

        中原中也闻言低低笑了一声,勾起唇说道:“哦,我允许了。”

        灿烂的阳光从驾驶舱的落地窗照入

        一片欢乐宁静之中,谁也没看到,被吩咐安置在角落的裹尸袋突然动了动。

        一只森冷的白骨手从没拉紧的拉链中伸出,躺在里头的头颅像是听到动静般微微一侧。

        连带着两只充满血丝的眼球活过来般,在眼眶中转了一圈,然后透过缝隙,直直对上了众人的方向。


  (https://www.biqudu.com/89304_89304772/92554001.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