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力使的恋人不对劲 > 第57章 Episode 57 鬼差危机与哒宰来电

第57章 Episode 57 鬼差危机与哒宰来电


关于兵藤和尊的裹尸袋为什么会出现在游轮的驾驶舱,  其实这是某个鬼差少女的要求。

        数小时以前,但所有人都回到船舱准备迎接雷暴群的时候,三子刻意慢了一步,  将目光投在了垃圾一样横亘在甲板上的尸骨。

        像是有意的一般,  遗族们在查看各处损毁情况时,都默契地略过了兵藤和尊的尸骨。

        他们连将其投入大海的行径也不屑于做,就这么大咧咧的让它敞开在甲板上,  被经过的人围观嫌恶,  顺便接受即将到来的雷暴和风雨的侵蚀。

        运气好的话,这具遭人唾弃的尸骨说不定会被接下来的雷电劈成灰,滚落大海,  提前结束曝尸荒野的生活。

        然而,  三子有另外的决断。

        “这个老不死的尸体有点不对劲。”

        红发少女走到白骨边蹲下,祖母绿的瞳眸映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视线在兵藤和尊的头颅与白骨胸腔处的干瘪心脏处,来回徘徊。

        “不对劲?”

        中原中也守在三子身边,  与少女保持着一抬手就能碰到的距离。

        他的目光迅速在头颅与干瘪的心脏上扫过,  又重新回到三子的侧颜,

        “不放心的话,就把头切下来,  那颗东西也一起挖出来,  碾成粉末。做到这一步的话,就算是再顽强的尸体,也不可能突然起死回生。”

        更何况,  以这具身体死透的状态来看,  应该也没有诈尸的机会了。

        赭发少年说这话时的语气很平淡。

        他微微垂下眼,  英俊如烈阳的脸上显现出完全相反的冰冷和残酷。

        就好像碎骨粉尸这样让常人胆寒的行径,  在年轻的少年人眼中,也不过是再常见不过的操作。

        大概也只有这个时候,才会让人有‘眼前这个少年,真的是黑手党’的认知。

        “不,直觉告诉我,还是保持这样比较好。”

        三子盯着尸体片刻,缓缓摇了摇头,拒绝了这个令人心动的提议。

        少女握住身侧人递来的手掌站起,转过头,对中原中也说道,

        “我想再观察这东西一会儿,所以……中原老师,我们先去要个裹尸袋吧!”

        观察?

        听到这话的中原中也没忍住挑了下眉,一言难尽地瞧了眼甲板上的尸骨。

        难道这东西还能真的再站起来?

        然而事实证明——

        这东西,还真他·妈的能再站起来!

        希望之轮,驾驶舱内

        最先发现尸骨异常的是三子。

        彼时,某个对着铁板,打出一击神操作的重力使少年,全副身心都落在了红发少女的身上。

        少年双目一眨不眨地盯着抬手给自己擦头发鬼差,钴蓝色的双瞳微暗。

        就在他的思维随着三子的动作,缓缓向着某个更加清晰的方向滑去时,突然,中原中也发现少女柔和的目光一凛。

        正疑惑间,他感觉自己的身体一轻,接着视角一转,整个人被抛了起来!

        中原中也:“?!”

        等一下,这又是什么仪式?!

        被毫无预兆抛高高的重力使一脸茫然,但在他看清了地面的情况后,很快利用重力停留在了空中,跟着沉下了脸。

        船舱内,原本正欢呼雀跃的船员们不知什么时候,意识丧失地横倒在地。

        他们口吐白沫,四肢不正常地抽搐,一根根诡异的红色圆管正趴伏在他们的影子里,不断从中把金色的东西吸出来,汇聚向某个方向。

        “啊,这种鲜活的生命力,活着的感觉——!”

        就在数根红色圆管的聚集点,结实的裹尸袋被伸出的骨爪一把抓碎。

        下一刻,一个半人半骷髅的怪物踩着撕碎的布料,缓缓站了起来。

        是兵藤和尊。

        他果然还活着。

        红发少女上前一步,挡在了中原中也面前。

        “哈哈哈哈,怨灵又如何,因果又如何,老夫从地狱活着回来了!”

        “没人可以杀我,没有人配制裁我——!”

        兵藤和尊癫狂地大笑,然而只剩下血沫的脖颈无法完全支撑他的脑袋,导致头颅只能折断般,歪斜着挂在脊椎上,斜着眼球看向了三子与中原中也。

        “是你们……”

        人头骷髅别扭地往前走了两步,拖动着地上的可疑红色圆管,朝着两人靠近,

        “来吧,来成为老夫的养料吧!噢噢噢噢——异能力者的生命力,长生种的生命力——!”

        嗛,恶心的老家伙,命这么硬。

        飘在空中的中原中也‘咔吧’一声,活动了下指骨,正准备彻底送这怪物下黄泉时,一声轻呵抢先一步响起,阻止了中原中也。

        “呆在那别动,中原老师!”

        少女祖母绿的双眸戒备地盯着兵藤和尊身侧,影子似的在地上蠕动的一根根红管,右手五指用力一抓,一道金色的涟漪,水纹般在空气中荡开。

        红发少女伸手,从中抽出一根锋利的狼牙棒,身影一闪,狠狠击向兵藤和尊。

        呯——

        躲避不及的兵藤和尊保持着脸上夸张的表情,玩具般,轻而易举地被打飞出去。

        人头骷髅摔在船舱的墙壁上,脆弱的骨架被震碎,稀稀拉拉地掉落在地。

        然而诡异的事发生了。

        人头白骨的怪物不仅没有神愤怒,反而兴奋似地窃笑起来。

        “嘻嘻嘻,没有用的,老夫说了,地狱也奈何不了我。”

        触手似连接着船员的红色圆管一闪,很快,被震碎的骨架重新愈合拼接回原位。

        不过数秒,兵藤和尊就再一次顶着只剩下头颅的骨架,完好无损地站了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中原中也发现,这个怪物的骨骸似乎坚硬了不少,干瘪的心脏也被激活了一般,微不可见地跳了一跳。

        “不是错觉。”

        三子握紧了手中的武器,说出了心中肯定的猜想,“他在掠夺船上人的生命力,恢复身体。”

        时间的话,应该是从这老东西被啃成白骨后就开始了。

        只是那时候有,异国的英灵在,他不敢做得太明显,转而选择暗中潜伏。

        兵藤和尊的第一目标其实是中原中也,但由于赭发少年一直跟在鬼差的身边,让对方始终找不到合适的出手时机,转而先对普通游客下手。

        他把那些红色的圆管,接入了游客的影子。

        说起来,如果三子当时听从了中原中也的建议,把尸骨的心脏直接粉碎,这老不死估计能开心得上天。

        ——瞬间横死的三百名乘客的生命值,足以让他恢复人样。

        ……麻烦了,偏偏是在这个时候。

        【众生愿】的代价还在持续,刻意压制的疼痛趁着少女分神的功夫,又重新翻滚了出来。

        三子握着狼牙棒的手微不可见地轻轻一抖,皱紧了眉头,

        “中原老师,你就在上面呆着不要出手。你要是被那东西碰到的话,可是很麻烦的。”

        像是印证少女的话般,怪物似的兵藤和尊颇为可惜的啧了一声。

        但这一点小小的遗憾,并不足以破坏他的好心情。

        虽然没能成功得到port  mafia重力使的生命力,但是船上三百多人的能量,也足够让他毫无顾忌地站在这里,等待船客被他吸干耗死。

        兵藤和尊得意极了,他如同漫画里每一个成功算计了主角的反派boss一般,骄傲地张开手骨,滔滔不绝地介绍起自己的杀手锏,

        “异能力,肉白骨。没想到吧,竟然是这么美妙的异能,只要有它在,不管断气多少次,就算身体被碾成粉,我都能从地狱爬出来!”

        “啊,说起来,老夫还应该感谢你呢,地狱辅佐官。”

        人头骷髅侧过身,用那双布满红血丝地眼睛盯着三子,

        “如果不是拜您所赐,老夫还发现不了这一点,真是太感谢您了,地狱的辅佐官哟。”

        “是吗?”

        三子冷眼看向兵藤和尊,尖锐的狼牙棒在她手中闪烁着凛然冷光,

        “既然想要表示感谢,不如切身跟我去地狱走一趟如何?放心,我们的狱卒很专业,一定会热情地接待你,让你宾至如归。”

        面对黄泉使者的威胁,人头骷髅不以为意地大笑起来。

        “来吧,让你们见识一下真正的‘荣耀宴会’——为了老夫的未来,而荣耀去死的宴会!”

        更多血色的触手圆盘从白骨的身上落下。

        它们蛇一般游动着,从驾驶舱的各处缝隙里钻出,朝着三层的船舱而去。

        无数虚弱的乘客接连倒下,接连榨取的生命力,让他们的皮肤斑驳地皱起,很快显现出不同程度的老态。

        驾驶舱内,红发少女面无表情地盯着疯狂吸收乘客生命力的兵藤和尊,大脑疯狂转动。

        很明显,彻底解放异能后,这个老不死可以通过介质或身体接触,吸收他人的生命。

        而异能力驱动的核心——

        三子注视着不断饱满,恢复生机的干瘪心脏,眼中闪过一道冷光。

        要直接挖出来击碎吗?

        不行,那里保留了三百多名乘客的生命力,捏碎的话,其他人也活不了。

        时间有限……拖得越久,反而越不利。

        能一劳永逸,迅速解决眼前困局的办法——

        鬼差少女望着人头骷髅,忽然松开手,放开了紧握的狼牙棒。

        “三子?”

        中原中也惊讶出声,他敏锐地感觉到少女此时的状态不对。

        三子背对着中原中也,没有回答。

        锋利的鬼族武器从少女的手中坠落,化成光芒,消弭不见。

        与此同时,驾驶舱内的空气开始不安般震动起来。

        室内的电子仪器发出警告的蜂鸣,200度的落地玻璃窗在无形的力量中,尽数碎裂。

        “【罪人兵藤和尊——】”

        少女空洞的声音在空气中响起。

        带着无法反抗的裁决之力,如同高高在上的宣判,冰冷落下。

        三子右脚向前踩出一步,往日清澈如雨后青山的绿意,在少女的双瞳中褪去,变成了无机质的冰冷灰色。

        空气在少女的周身凝结。

        她缓缓摊开了左手,耀眼的光芒在她的掌心汇聚,逐渐勾勒出一个权杖般,长柄的形状。

        “什么东西、你要做什么!”

        虽然不明白那是什么,但是人头骷髅怪物本能的察觉到了危机。

        就像是生物对天敌的天然恐惧。

        一种刻进骨子里的战栗,发疯似的冒出,在他的耳边不断发出末日的尖叫。

        会死——真的会死!!

        兵藤和尊发抖想要逃,但支撑地白骨却一软,直接跪坐在了地上。

        死亡的气息,从未像现在这一刻般,如此清晰地降临在他的头顶。

        怪物受刑似的,跪伏在地上。

        它挣扎地想要站起来,却被审判的威压压制得抬不起头,只能保持着额头死死按在地面的姿态,无比惊惧地大声威胁求饶,

        “——不可以!黄泉,你不杀老夫,我死了,船上的其他人都活不了!”

        “你听到没有!地狱的怪物!老夫死了,其他人都活不了!”

        同一时间

        远在阎魔厅的鬼神辅佐官,批阅文书的手忽然一顿。

        咔哒一声,不小心一个用力,捏断了手中的原子笔。

        黑发的辅佐官像是感应到什么。

        他放下手里距离成渣只有一步之遥的原子笔,黑着脸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鬼灯转过身,郑重地对审判席上的阎魔大王鞠了一个躬,说道,

        “失礼了大王,请容许我临时请假,稍微离开几分钟。”

        希望之轮,驾驶舱内

        【不能让这个笨蛋,把那个权杖似的东西拿出来。】

        一种很奇妙的灵感在中原中也的脑中划过。

        赭发少年说不清这想法从何而来。

        但浮在半空中的他,这一刻,凭借着双眼,能够清晰地看到,原本稳定环绕在少女周身的力量,正被疯狂抽取,流向红发少女摊开的掌心。

        随着权杖的轮廓不断清晰,三子本就苍白的脸色近乎透明,豆大的冷汗在女孩的额头浮现。

        【绝对不能让她把权杖拔·出来!】

        中原中也的眼神一厉,猛得出现在三子的身边,想也不想地伸出了手。

        一丝有别于重力异能的神明气息悄然浮现,在赭发少年自己都未曾察觉的情况下,混入异能力的红光中。

        它帮助中原中也顺利穿过三子周身的力量屏障,然后“咚”的一下——

        一拳敲在少女的额头。

        “给我——清醒一点啊——笨蛋!”

        拳头落下的瞬间,汇聚的光芒像遭遇到干扰般,轰然溃散。

        与此同时,额头上实打实的火辣疼痛,也成功唤回了红发少女的理智。

        “……好、好疼啊!中原老师!”

        大概是这次是真的敲狠了,清醒过来的三子‘嘶’的一声捂住头,痛呼出声。

        生理泪水跟着涌出,挂在红发少女的眼角。

        晶莹的眼泪,配上祖母绿的狗狗眼。

        恩,像极了不小心被铲屎官踩到尾巴,呜呜出声的小奶狗,可怜极了。

        中原中也仔细看了看少女重新恢复往日状态的瞳眸,心有余悸地松了口气。

        然后又是一个弹指,‘啪’地打在三子的额头上。

        只不过这次,少年收起了力道,贴心避开了肿包的地方。

        “只是对付一个异能力失控的老不死而已,还不至于让你动用奇怪的能力!”

        中原中也没好气的说道。

        而后还不等三子开口,就见赭发少年忽然收敛起脸上的无奈,变脸似的,嫌恶地皱起眉,对着空气张口说道,

        “——喂!你在那边偷听对吧太宰,说话!”

        太宰?

        驾驶舱内的空气顿时一静。

        ……太宰少年?

        两手捂头的红发鬼差少女一愣,一个念头流星般在脑中划过。

        与此同时,一个像是信号不好的电流声在操作台上传出。

        在短暂的‘滋啦——’过后,操作台上对讲机,被自动接起。

        下一刻,一个带着笑意的熟悉声音,于驾驶舱内响起,

        “呀中也。”

        “没想到你也有动脑的一天啊,这就是传说中‘爱’的力量吗?”

        “少废话。”

        中原中也不耐烦地翻了个白眼,催促道,“有话赶紧说,这里头绝对有你这条青花鱼的算计!!”

        嘛,真是完全无法否认呢。

        通讯另一头的太宰治微笑起来,他少见的没有继续绕圈子,而是迅速说道,

        “三子小姐,容我再次自我介绍,鄙人太宰治,不巧,异能力是【人间失格】。简单来说,就是一个,可以无效化所有异能力的能力。”

        “接下来就是最重要的一点,三子小姐,你还记得我们之间的约定吗?”

        约定?

        红发少女的心中一动。

        【“无论你的那位朋友是谁,只要他死去,我就会亲自到来,接引亡魂,送他下地狱。”】

        【“异能力,人间失格,能无效化所有异能。”】

        【“……没想到吧?是这样美妙的异能,说起来,老夫还要感谢你……”】

        无数纷飞的灵感在三子的脑中闪过,电光火石之间,红发少女明白了一切。

        “中原老师!”三子突然大声喊道。

        中原中也被吓了一跳:“……啊?”

        红发少女没有给友人反应的时间。

        她直接瞬移到企图逃跑的兵藤和尊身边,一把拎起他的头颅,而后又‘啪’的一声消失在空气中,只留下一句急匆匆的交代,和满地狼藉。

        “麻烦你掌下舵,我去去就来!”

        中原中也:“啊?哈——?!!!”

        port  mafia重力使中原中也,原地僵硬了足足十秒后,绝望地回过头,面对一地昏迷的船员,陷入长长的沉默。

        那么问题来了,他该怎么一人分饰三人,驾驶脚下这艘豪华游轮?

        通讯另一头

        太宰治面无表情地撂下电话,从旁边拿起准备好的狙·击·枪,动手架起。

        准心直指数百米之外,正与纪德交战的织田作之助。

        “一切都寄托在这一下了,你可千万不能迟到哦,鬼差小姐。”

        太宰治喃喃自语般,低声开口。

        然后他冷着脸,毫不犹豫地对着好友的心脏,扣下了扳机——

        呯。


  (https://www.biqudu.com/89304_89304772/92554000.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