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力使的恋人不对劲 > 第59章 Episode 59 地狱第一辅佐官

第59章 Episode 59 地狱第一辅佐官


大概是想要尽快送走鬼差,  结束这热情可怕的‘松筋骨’服务。

        在三子刚提出需要一艘中型货轮后,太宰治半点犹豫也没有,立即拍板表示——

        没有问题!船已经准备好了,  就在港口,随时可以出发!

        甚至连船长、副手这些关键的船员,也都贴心得一并俱全,  为某个鬼差少女提前备好,  整齐地在甲板上站成一排,等待指示。

        如此周全的准备,  很难不让人怀疑,  这也是某个黑手党干部计划里的一环。

        所以……你连自己怎么逃过挨揍这件事,  也提前预料到了吗,  太宰。

        织田作之助望着理直气壮薅首领羊毛的太宰治,  一时竟不知道该说什么。

        “唔。”

        三子先是看了眼整装待发的货轮,又转头望向港口边的黑发少年。

        她若有所思地用手指扶住下巴,露出了一个与自家养父七成像的鲸头鹳眼神。

        “是、还有其他需要吗?三子小姐。”

        被盯住的太宰治没来由地后背一凉。

        莫名有一种自己是仓鼠打工人,  而对面是黑心工头的错觉。

        “哦,  那倒没有,  你准备得挺充分的,堪称完美。”

        红发少女摸着下巴,  一双祖母绿的瞳眸锁定目标一般,  直勾勾地盯住笑容开始僵硬的太宰治,  语气平淡地解释道,

        “我只是突然发现,太宰少年,  你的潜力真的是不可限量啊,  用爸爸的话来形容就是——”

        “相当具有调教价值。”

        说到这里时,  三子停顿了一下,尔后眨巴了下眼睛,对后者露出了一个无比和蔼的笑容。

        像极了某些‘劳动最光荣’的主题电影里,上司捕获好用劳动力时的表情。

        “我很期待你早点下地狱哦,太宰少年。”

        太宰治:“……”不,我不期待。

        眼看着某个黑发少年脑后的冷汗越冒越多,皮鞋都快被踩烂的织田作之助,默默往旁边挪了一步,决定帮助好友,转移鬼差少女的注意力。

        “三子小姐,现在坐船出发来得及吗?”

        红发青年微微皱眉,明明是听上去是如同捧读一样白开水的语气,但却莫名透着真诚的意味,

        “从横滨到大西洋公海,最算是走最短的特殊航线,也需要至少两周。”

        更何况,还是在另一艘游轮发生过爆炸,船舱进水的情况下。

        这种时候,等待附近的轮船支援应该更快吧?

        “啊,这个没关系。”

        提到接人的事项,三子果然转移了对太宰治的注意力。

        少女转头,像是寻找什么东西一样,稍稍绕着货轮的底部走了半圈。

        而后她在某个最佳的位置站定,简单活动了一下手脚,回头对两人一竖大拇指,爽朗的笑道,

        “别看我这样,其实我有驾驶大型船舶的特殊办法哦,不需要两周,马上就能到现场!”

        马上?

        织田作之助与太宰治一齐露出了好奇的神色。

        然后,两人就在见识某个红发少女所谓的特殊驾驶方法中,双眼颜艺表演似的,越睁越大,越睁越大。

        直到三子与轮船的身影消失了很久,他们依然如雕像般,僵硬地伫立在港口边。

        一阵海风吹过,两较为年长的青年顿时抖了一下,如梦初醒般回过神来。

        他收回了落在港口的视线,转头对太宰治说道,

        “太宰,关于上次说的‘狱卒贿赂金’的事情,你还是提前准备起来吧,我也会帮忙的。”

        “诶?那原来不是玩笑吗?”

        太宰治有点意外地瞪圆了双眼,他习惯性地想要像平日那样,说点装傻的话。

        但在对上织田作之助认真的目光后,太宰治微微一愣,罕见地露出了接近无措的神情。

        “太宰。”

        红发青年认真而专注地望着眼前的好友。

        年轻的黑手党干部,此时看上去很疲惫。

        虽然外表是这副神采奕奕、精神饱满的模样,但无论是眼下发青的黑眼圈,还是长时间未合眼的憔悴脸色——

        这些细节,即使脸上绑着一圈绷带,也能从缝隙中透出端倪来。

        黑发少年侧身站在海边,嘴角还带着被揍的淤青。

        少年一头天然卷被海风吹得乱糟糟的,不合身的宽大黑外套如同黑夜一般,压在他瘦弱的肩膀上,就好像下一秒,就要把他压垮一样。

        【太宰还是一个孩子。】

        这是织田作之助经常对坂口安吾说的话。

        虽然曾无数次被后者吐槽,但是红发青年是发自内心这么认为的。

        或许是无限接近死亡,又被拉回人间的关系,织田作之助奇异地意识到,对待他这位敏感而脆弱的友人,他应该做点什么,而不是始终保持着围观安全的距离。

        一直以来,织田作之助都能感受到萦绕在太宰治身边的东西。

        从某种程度来说,红发青年对太宰治的理解,或许要比太宰治对自己的,远远了解得多。

        那是无限接近心脏、接近内心中枢的地方。()

        但他因为害怕冒犯友人,始终未置一词。

        然而事实上,应该说出来才对。

        “太宰。”

        织田作之助看着太宰治,伸手抓住了少年脸上绷带的下摆,

        “你知道我中·枪倒在地上的时候,在想什么吗?”

        “什么?”太宰治平静的开口,语气平缓得仿佛一条没有感情的直线。

        “我在想,应该早一点告诉你的——”

        “你之前说过吧,‘只要置身于暴力与死亡的世界,或许就能找到活下去的理由’。但事实是,你所寻找的东西,能够填补内心孤独的东西,在这个世上并不存在。”()

        织田作之助的声音,仿佛一道醒世的钟声,‘当’的一下,重重敲在太宰治的头顶,让后者静止的睫毛微微一颤。

        与此同时,少年缠在左眼上的绷带,被好友一圈一圈解下。

        太宰治没有阻止,只是看着织田作的眼睛,用一种即将从长久的梦中醒来的语气问道,

        “告诉我……织田作,我该怎么做才好?”

        ——“答案很简单,去光明的那边吧。”

        织田作郑重地回答道,他看着太宰治,眼中带着坚定不移的力量,

        “既然哪一边都一样,都没有差别的话,就去光明的那一边吧,太宰。”

        “——拯救弱者、守护孤儿,成为一个好人。”

        “……好人。”

        太宰治微微抬起头,松散的绷带彻底从脸上落下。

        白色的绷带雪一般堆积太宰治在领口肩头,露出黑发少年光洁的面孔,与鸢色的双瞳。

        海边的阳光轻轻落下,掉进他鸢色的瞳眸中。

        天空上的海鸥拍打着翅膀点过水面,发出高亢的鸣叫。

        太宰治安静地望着这一切,忽然,慢慢笑了起来,

        “你想说‘人是为了救赎自己而生,在将要迎来死亡之际,便会理解’是吗?”()

        “我明白了织田作,我会去做的。”

        织田作之助跟着微笑起来:“嗯,作为好友,之后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我都会听你讲的。”

        然后他像是想到什么,又补充地说道,

        “而且太宰,多做点好事,死后下地狱也能轻松一点。你算计了那个等级的鬼差,背后似乎还站着一个听上去就很不得了的‘爸爸’——”

        织田作之助越说越觉得不妙,他担忧地看着太宰治,老父亲般又叮嘱了一遍,

        “多做点好事吧,太宰。不然我以后,可能真的要戴着防毒面具,去屎泥科给你送饭了。”

        太宰治:“……”

        ……这句话是多余的,织田作。

        与此同时,希望之轮

        “大管轮,汇报船体目前进水情况!”

        “通讯员那边有消息了吗?cqd(请速求援,遇险信号),救援船只还要多久能到?”

        ……

        一条条指令被有条不紊地下达,迅速调动起刚从昏迷中苏醒的船员。

        高度的紧急事态让他们再一次回到工作状态,无心关注一些不重要的细节。

        比如,他们晕倒前,那个怪物似的人头骷髅是怎么回事。

        对此,某个站在船长驾驶座边的赭发少年,微不可见地松了一口气。

        尽管某个漫画笨蛋拜托他,让他暂时掌下舵。

        但是很不幸的是,port  mafia赫赫有名的重力使,中原中也准干部,砸得了飞机,干得碎冰山,就算是让他挥舞大楼打小怪兽,也不过是开个污浊的事。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能开轮船。

        还是载了三百多条生命,吨位超出4万吨的超级豪华游轮!

        上一回skf航班他就想说了——

        三子!!你是不是对我的能力有什么误解啊!

        中原中也,满头青筋。

        在对着搜索引擎找到的《大型船舶驾驶须知》,以及满目的复杂按键沉默了数秒之后,中原中也果断丢开了所谓的指南,转而熟练地发动异能力——

        用重力“开”游轮。

        哈哈,拥有重力异能真棒呢,哈哈。

        重力使中原中也,面无表情,内心冷漠毫无波澜。

        好在,这样离谱的状况没有持续太久。

        随着一道道银色的光辉流星雨似出现,划过游轮的上空。

        昏迷衰老的船员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重新恢复了原貌,一脸迷茫地从地上相继坐了起来。

        然而,他们还没来得及回顾发生了什么,就被临时船长中原少年先发制人,下达了一连串的指令,被迫进入工作状态。

        “邱亚先生!”

        负责联络的通讯船员拿下耳机,对赭发少年大声汇报,

        “最新消息,维多利亚号正在全速赶来,航速15节,预计将在5小时后赶到。”

        中原中也愣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邱亚’是他的假名,船员是在对他说话。

        “5小时……”

        中原中也瞥了眼大轮管递来的汇报,皱起眉,“没有其他船只回应我们?”

        通讯员遗憾地摇了摇头:“附近的船只,只有这一艘。”

        五个小时……

        赭发少年的神情有点凝重,这艘船可撑不了这么久。

        按照现在的进水速度,要不了多久,海水就会突破被放弃的四个船舱,直接到达动力室。

        ……不,也不是完全没办法。

        如果继续使用重力异能的话,一直维持到救援船到来也是一条出路。

        唯一麻烦的是,需要长时间高度运转重力,还有这些船员,也是麻烦的不稳定因素……

        中原中也正权衡利弊间,突然听见一声激动的喊声响起。

        只见负责瞭望观测的船员‘嘭’的一下,推开椅子站了起来。

        他用力揉了揉眼睛,如同看见了救星般,喜出往外地喊道,

        “邱亚先生!有一艘陌生货轮回应我们了!预计到达时间是一……恩?!”

        汇报的船员突然奇怪地卡顿了一秒。

        他不可思议地盯着罗盘仪器,露出了像是被雷到的表情。

        中原中也:“别发呆,他们说多久!”

        “他、他们说……”负责观测的船员呆傻般盯着雷达上飞速靠近的小红点,愣愣地说道,

        “他们说,只要十分钟。啊不对,现在是五分钟了,目标三点钟方向。”

        什么东西?

        赭发少年挑起眉,他大步走到碎裂的落地窗边缘,朝着观测员汇报的方向看去。

        那里依旧一片空茫,除了海水,什么也没有。

        中原中也伸出手,刚想接过旁边递来的望远镜,不过很快,他发现,已经不需要望远镜了。

        不过是眨眼间,一艘黑色的中型货轮的船影,出现在了海平面的尽头。

        并且正以超出常理的速度,朝着希望之轮的方向飞来。

        ……等等!飞……飞?!!!

        中原中也猛得瞪圆了双眼,见鬼似地看向三点钟方向,疑似悬空飘在海面上的货轮。

        说起来……这艘货轮的外形还不是有点眼熟?

        一个不合时宜的念头从少年的脑中划过。

        与此同时,一片喊着‘上帝啊’的不可思议惊呼声,就从他的背后响起,甚至还夹杂着一些手机快门拍照的声音。

        中原中也的嘴角一抽,不知为什么,突然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很快,他的预感灵验了。

        随着货轮飞速靠近,中原中也终于发现了所谓“飞行货轮”的真相。

        那根本不是飞!

        而是有个红发笨蛋在底下用双手举着,一路踩着海平面,以超出游轮最高时速的速度,朝着他们跑来啊!!!!

        关键词提炼——

        一个身高158cm的娇小少女,扛着比她的重数百万倍的中型货轮,在海面上奔跑。

        “……!!”

        中原中也,瞳孔地震,感觉整个世界都不真实了。

        而造成这一切的某个始作俑者,还一边跑,一边毫无自觉地将货轮米袋似的,往左手上一撑,空出另一只手臂,对着远处的赭发少年笑容满面,春光灿烂地挥手,

        “哟呵——中原老师!我开货轮——来接你啦——啦啦!!”

        中原中也:“……”

        中原中也:“………………”

        “你不要过来啊!!笨蛋——!!!”

        ……

        …………

        这一天,对于希望之轮的船员来说,大概是一生中最波澜壮阔的一天。

        让我们总结一遍,他们都遭遇了什么。

        首先,他们联合了游轮上所有的工作人员,引爆了炸弹,成功杀死了兵藤和尊和一群权贵畜生,完成了复仇。

        然后,他们在神秘的米戈船长与邱亚副船长的指挥下,成功穿越了死亡雷暴群。

        哦,这么顺便一提,中途那个看着人小小,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邱亚副船长,还帮他们一拳击碎了冰山。

        这就完了吗?

        不,这都不算什么。

        最刺激的是,就在这艘游轮即将沉船前,他们神秘的,娇小的米戈船长,不知从哪里打劫了一艘中型货轮,扛着跑来救他们了。

        注意,娇小、扛、跑来。

        “……”

        “……”

        这真的是现实世界可以发生的吗?!其实他们都活在某本漫画里吧!!

        在远远超出了人类可以理解的事实冲击下,驾驶舱的船员们,统一陷入了长久的震撼。

        以至于在之后的疏散游客、登上另一艘货轮,甚至是被脸色铁青的货轮工作人员裹上小毛毯,人手一杯热可可环节里。

        他们也是保持着一副羽化登仙的佛系平静脸,在甲板上蹲成一排,观看‘希望之轮’沉入海底的壮景。

        为什么呢?

        明明是期待许久的,仇恨多年的游轮终于葬身海底的画面,为什么他们的内心会这么平静,没有哪怕一点点波动呢?

        哦,是因为他们的米戈船长。

        他们娇小的、美丽的、年轻的米戈船长,举着4万吨重的货轮,来救他们了。

        思及此,货轮甲板上,一众船员整齐划一地低下头,喝了一口收手中的热可可。

        海上灿烂的阳光照在他们的脸上,映出了他们三分平静五分麻木两分做梦的脸。

        那么,现在,

        给这群可怜船员留下一生心灵阴影的罪魁祸首,又在哪里呢?

        港·黑货轮,某处偏僻无人的甲板背面

        中原中也单手扶额,脸上挂着着另一种意义上的震撼表情。

        细品之下,还能发现里头还夹杂着一份深深的,深深的失语与疲惫。

        而此时,某个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站在他的对面。

        微红着脸颊,一脸不好意思地抓着脑袋傻笑,看上去还挺自豪的模样。

        “你……我说你啊……你……”

        中原中也嘴角抽搐,颤抖地指着傻乐似的三子。

        各种吐槽都已经到了嘴边,但看着狗崽似的,脸颊微红,眨巴着湿润双眼的红发少女,最终还是一句重话也说不出来。

        最后,中原中也熟练又无奈地叹了口气,食指在三子的额头上,轻轻一戳,

        “你这家伙,其实是笨蛋吧。”

        “嘿嘿。”

        被当面喊笨蛋的三子也不生气。

        她自知理亏地笑了一下,刚想要开口说话,一股腥甜却突然涌上她的喉咙。

        毫无预兆的,压制许久的疼痛与后遗症就在这一刻,集中地爆发了。

        “……咳。”

        红发少女还想掩饰地咳嗽一声,却喉咙一甜,不受控制地咳出一口鲜血。

        “三子?!!”

        中原中也当即脸色骤变。

        他猛得上前一步,接住了少女摇晃的身体。

        肢体接触的一瞬间,中原中也就感到了一股不正常的高温隔着衣物的布料,在他身上蔓延开。

        就好像此时,自己怀中扶着的,不是三子本人,而是一块被不断烧红的铁块。

        “……三子,你在发烧。”

        中原中也面沉如水。

        他就知道,这家伙口中说的没事,果然是敷衍他的!

        “不……呼呼,不是发烧,只是,有点晕船。”

        脸颊微红过的靠在少年怀里的鬼差,还不忘了嘴硬地回一句。

        不过这一次,赭发少年没打算再听她瞎扯。

        他左手揽着三子,用牙齿咬下另一只手上的手套,从指尖扯下来,以手背贴上红发少女的额头。

        失去了手套布料的阻隔后,某个笨蛋高热的事实,再无其他理由可以辩驳。

        “别睡,三子,睁开眼,我现在就带你去医院。”

        中原中也冷静地说道,然而扶着少女的手指却止不住细微地发抖。

        轮船已经驶入附近国家的海域,距离这里最近的医疗中心……

        中原中也脑中闪过周围地图。

        他脱下身上的外套,往红发少女的身上一盖,而后双臂用力,将三子打横抱起。

        就在他准备用重力直接飞去目的地时,一个低沉的男音在他背后,悄无声息的响起——

        “没有那个必要,请立刻将三子交给我,少年。”

        中原中也身影一顿。

        他转过身,钴蓝色的双瞳冷厉而戒备地看向对方。

        来人是一个高大的青年,黑发灰瞳,穿着一身与周遭格格不入的黑红色简易和服,脚上踩着疑似古代的旧制草鞋。

        宛如从故事中走出来的上位者,周身气势深沉,带着一股威压的魄力。

        唯一算得上平易近人的,大概就只有他随意扣在头顶上的,现代蓝色圆顶帽子。

        “交给你?”

        赭发少年危险地眯起了双眼,凌厉的异能力红光在他周身浮现。

        像是看出了中原中也的戒备,黑发青年‘啧’的一声,不耐烦地皱起眉,用力咂了一下舌。

        他没打算浪费时间,直接伸手凭空一抓,从虚空里抓出一根眼熟的黑色狼牙棒。

        动作相当眼熟地往甲板上一杵,发出一声重重的响声。

        “失礼了,我的名字是鬼灯,地狱阎魔厅阎魔大王座下第一辅佐官,”

        黑发的鬼神执行官顿了一下,面色冷淡地继续说道,

        “换而言之——也就是那个被你这小子抱在怀里的,少女的父亲。”


  (https://www.biqudu.com/89304_89304772/92527988.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