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力使的恋人不对劲 > 第60章 Episode 60 要来地狱吗

第60章 Episode 60 要来地狱吗


沉默,  沉默是今日的甲板。

        中原中也面无表情地盯着鬼神辅佐官,双臂稳稳地抱着三子。

        看似表面平稳、不动如山,实则内里,他的大脑正在以不亚于宇宙大爆发的程度,  疯狂向外喷发想法。

        配上命运交响曲的前奏,  可谓是真正的跌宕起伏,  波澜壮阔。

        父亲?

        什么父亲?

        哦,  是这个漫画笨蛋的父亲……

        ——等等等等!!!父——亲?!!所以他刚刚当着三子的面,  威胁了她的父亲!

        晴!天!霹!雳!

        一道无形的雷电‘轰’的一下,劈在中原中也的背后。

        赭发少年僵硬着脸,  低下头看了眼脸颊微红,  闭着眼的鬼差少女,  又抬头望向一米开外,杵着狼牙棒,  满脸不爽,  连嘴巴都变成了“m”形状的地狱辅佐官。

        顿时,周身凶狠的异能力红光跟断电似的,‘咻’的一秒收起。

        赭发少年尴尬地清了下嗓子:“咳,你好,我是中原中也。”

        鬼神辅佐官:“你好。”

        而后就是一阵谜一般的沉默。

        沉默之中,似乎还夹杂着几分诡异地肃杀。

        两个非人雄性生物,  就这么面对面对峙似地站着,谁也不认输地大眼瞪小眼。

        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那种。

        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什么奇怪的决斗现场。

        下一秒,高个子黑发老父亲就要‘duang’地提起狼牙棒,  把对面那个抱着自家女儿不松手的赭发矮子敲成三截。

        然后全数丢进八寒地狱的最偏远的山里,  让对方去和北极熊和雪男作伴。

        中原中也,  背后一凉。

        就在他以为这个奇怪的对抗要持续到天黑时,被人打横抱在怀里的红发少女,像是感应到熟悉的气息,睫毛抖了抖,强撑地睁开了重若千钧地眼皮,侧头望去,

        “……爸爸?”

        三子微弱的声音在甲板上响起,同时打破了重力使与自家老父亲之间诡异的‘瞪眼比赛’。

        鬼灯顿了一下,还是妥协般‘啧’了一声,收起了手里的狼牙棒。

        他走到中原中也两步远的距离,然后停下脚底一转,向后背过身,膝盖微曲。

        赭发少年了然。

        随后上前,小心地把少女放到了辅佐官的背上。

        两人(?)明明是首次见面,彼此气氛也并不是特别友好,但在对待红发少女上,似乎却有着无言的默契。

        甫一趴上辅佐官后背,半昏迷的鬼差少女就像回到小窝的幼鸟,熟练地环住父亲的脖子。

        她像小时候那样,依恋地用脸蹭了蹭和服布料,因为疼痛而皱紧的眉头都稍稍松开,露出了安心的表情。

        背着人的鬼灯直起身,意义不明地斜过眼角,瞥了下中原中也。

        中原中也:“……”

        好气啊,这种‘输了’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但想归想,port  mafia的重力使已经是成熟可靠的准干部了,当然不会冲动地伸手,把人从对方背上薅下来。

        放置完少女后,中也没有退开。

        他无视了一旁老父亲钢刀似的视线,和快要甩到自己脸上的眼刀,自然地伸出手,用指背贴了贴少女发烫的脸颊,

        而后亲昵地帮少女粘在眼睛上的一缕发丝,捋到耳后。

        “她会没事的。”

        中原中也收回手,一双钴蓝色的瞳眸不躲不闪地直视鬼灯,

        “鬼灯先生,三子就暂时拜托你了。”

        暂时拜托?这可真是不得了的主人翁语气啊。

        赭发少年不知道,他此时的神情几乎和每一个男人,在面对恋人的父亲时如出一辙。

        哦,顺便还加上了一句疑似挑衅的宣告。

        鬼神辅佐官意味深长地眯起眼。

        嚯嚯~很有胆量嘛。

        他审视似地看了一会儿中原中也,突然开口:“担心的话,你要来地狱吗?”

        听上去像是在问中原中也,敢不敢以活人的身份,走一趟地狱。

        但赭发少年却直觉,辅佐官这句话里,还有另一层涵意。

        “那我就恭敬不如……”

        中原中也挑眉,正打算回答。

        “爸爸……”

        昏睡的三子突然半睁开眼,打断了少年的话。

        她用手指拽了拽自家老父亲的领口,小小声说了一句,

        “不可以欺负中原老师哦,爸爸。”

        尤其是趁幼年神明不太聪明的时候,骗他去地狱打长工,达咩。

        “嘛,那就没办法了。”

        鬼灯看了眼两眼睛都快贴到自家女儿脸上的中原中也,遗憾地说放弃了“诱·拐计划”。

        多好的社畜打工仔啊。

        不过没关系,早晚也得落进地狱。

        黑发辅佐官默不作声地想道。

        与此同时

        船头甲板处,就在所有人都在静静地围观‘希望之轮’沉入海底时,谁也没有注意到,他们其中一位共犯伙伴,悄悄退了出去。

        是希望之轮上的大管轮。

        他避开人群,独自一人走入货轮的洗手间,锁上厕所隔间的门。

        中年男人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后,从上衣的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绑着红绳子的稻草人,安静地看了许久。

        而后他解脱一般笑了笑,将稻草人丢进了马桶里。

        “兵藤和尊死了,这个也没用了。”

        中年男人说着,按下了桶盖上的冲水键。

        第一辅佐官带着自家女儿回了地狱。

        而作为准干部的中原中也,自然是跟随港·黑的货轮,返回横滨。

        正好还能顺道经过某些国家时,顺手处理掉港·黑在欧洲发生的一些武装事件。

        随行的黑西装部下没觉得哪里不对,就是偶尔发现,他们的上司似乎有点心神不灵。

        好几次看见中原准干部,对着手机发呆。

        在编辑了一段文字以后,又迅速删掉,然后又像崩溃又像害羞似的,抓着头蹲在集装箱背后,一把揉乱自己的头发。

        “呃……”

        每到这个时候,这些早已成家立业的中年黑西装们,都会悄咪咪地原路退回去,善解人意地为他们年轻的上司,留出一个纠结的个人空间。

        然后转头就八卦地聚在一起。

        他们也不说话,就这么彼此笑而不语地点燃一支烟,朝着天空幽幽吐出一个烟圈。

        所以,这就是,思·春期吧——

        【才不是思·春期啊!】

        货轮上无人的一角,中原中也做贼心虚似地,‘唰’地一下关掉搜索出来的页面,但是却忘记了,删掉最重要的浏览记录。

        于是乎,某个重力使准干部,表面看上去杀伐果断,威风赫赫,但如果有人偷走他的私人手机,打开浏览历史看一眼就会发现。

        恩,实则私底下,经常躲在角落,搜索诸如——

        “想起朋友就心跳加速”、“看到好友与父亲关系亲密心里不舒服”、“发烧多久能好”“地狱网络会坏吗”之类的让人会心一笑的问题。

        当然,不管搜索多少次,除了最后一个问题偶尔会跳出,‘地狱通信,复仇’之类莫名其妙的都市传说之外。

        其余的问题,中原中也只得到无数个相似的答案。

        它们统一汇成一句话,就是——

        【少年啊,你思·春期到了。】

        “……所以都说了不是思春期啊!”

        中原中也炸毛似地抓着手机,对着屏幕大吼。

        不过很快,他反应过来地降低了音量。

        中原中也警惕地回头扫视四周,在发现没有人听到后,又安心地低下头。

        他看了搜索页面片刻,直接退出,熟练地摁开了与某个漫画笨蛋的通信页面。

        聊天界面还停留在数天以前,三子告诉他已经‘到家’的信息处。

        在那之后,中原中也就没有在收到红发少女的回复。

        那个笨蛋,身体没事了吗?

        中原中也心不在焉地想道,摁在屏幕上的手指,习惯性地往下拉了拉。

        页面重新刷新,进度条走到底后,通信界面重新跳了出来。

        嘛,反正不会有其他变化。

        赭发少年随意瞄了眼刚刷出的新信息,面无表情地摁灭手、……等等???新信息!

        中原中也猛得低下头,飞速打开手机。

        界面上确实是跳出了一条新的未读消息,看起来似乎是一张图片的样子。

        中原中也想也没想地点开图片。

        缓冲地花朵转了转,终于在少年紧盯地眼神里,展示出图片的全貌——

        是一张刚拍的相片。

        相片里的红发少女蹲在一棵开满了桃花的树下,穿着一身像是病号的衣服,怀里抱着一只兔子,扬着大大的笑容,对着镜头比v。

        她的背后似乎是一家‘汉方店’一样的屋子。

        叫做鬼灯的辅佐官正举着狼牙棒,用力捣在一个戴着白色头巾的青年脸上。

        相片的下面写着一句留言:

        【“中原老师,我已经没事了哦!ps桃源乡新出了一批桃花酿,如果你诚心诚意地哭着求我的话,也不是不能给你带一点哦!”】

        ……哼,谁会哭着求你啊,笨蛋。

        中原中也盯着红发少女重新恢复活力的笑脸看了一会儿,轻哼了一声,敲下一段话。

        如果这时候有镜子的话,少年就会发现,他此时脸上的表情有多适合‘青春’两个字。

        至少,它又又又让差点误入的黑西装们原路退了回去,一起八卦地开始切瓜。

        如此愉悦的出差之旅后,时隔半月,中原中也终于回到了横滨。

        然后赭发少年左脚才刚踏进港·黑大门,就被‘不好啦太宰干部叛逃啦,中原大人你的车库被炸啦’的噩耗扑了一脸。

        “混账太宰——!”

        赭发少年正准备发火,突然捏着拳头的手一顿,反应过来,

        “大姐你刚才说什么?太宰那家伙叛逃了?!”

        尾崎红叶点了点头。

        所以……三子的漫画真猜中了?

        因为首领不爱吃拉面,所以干部忍无可忍,狠心叛逃——

        不,怎么想也不可能。

        “首领怎么说?”中原中也严肃地问道。

        叛逃可不是一件小事。

        更何况,叛逃的人,还是熟知port  mafia所有底细的五大干部之一。

        “嗯……鸥外大人的话——”

        出乎意外的是,在提到森鸥外的时候,一向飒爽美艳的女性干部,奇异地露出了混合了同情和幸灾乐祸的复杂表情。

        尾崎红叶抬起手,宽大的衣袖遮住嘴角,意味深长地说道,

        “中也,近期我们还是暂时别去打扰鸥外大人了。”

        嘛,毕竟就算是mafia首领,说到底也是个可怜的中年大叔啊。

        ……噗。

        “啊?”中原中也一脸疑惑。

        与此同时,总部大楼顶层,首领办公室

        厚重的欧式大门牢牢紧闭着,一向通电后,能俯视整个横滨港的透明落地窗也被降下的隔板尽数挡住。

        昏暗的室内,一声声疑似哀怨哭泣的声音,“西库西库”地从宽大的办公桌后方飘出。

        茶几边的金发人形异能额头青筋一跳,忍无可忍地用力一拍桌子。

        巨大的力道,震得茶几上的甜品和几片碎纸一样的东西,跟着蹦了一蹦。

        “吵死了林太郎!”

        “有时间在那里哭,你倒是过来帮忙啊!”

        连灯都不开,你是想我瞎掉吗!

        “可、可是,爱丽丝酱,我的存款啊……呜呜呜呜。”

        随意悲伤的哭声,一颗发际线堪忧的脑袋从办公桌后冒了出来。

        外头威风八面的森鸥外,此刻正恨恨地咬着手帕,对着自家异能泪如泉涌,

        “太宰君他,把我的卡全都刷爆了,嘤嘤嘤,以后我再也没办法给你买小裙子了。”

        爱丽丝:“……”

        你活该。

        金发萝莉可爱的脸蛋,全是冷漠。

        没错,某个不得了的双黑之一,太宰治在叛逃之余,不仅炸了倒霉搭档中原中也的宝贝车库,还顺手把一艘货轮送了出去。

        这还不算完,他甚至心狠手辣地把某个黑发首领的私人小金库全刷空了。

        据说全拿去买了各种奇奇怪怪的甜品、医疗器械和猫偶玩具,送去了老对头,武装侦探社那里。

        在接收到账单时,尾崎红叶发誓,森鸥外当时的脸都是绿的。

        当然,这些和接下来这件事比,其实都不算什么。

        爱丽丝瞅着茶几上的碎纸片,叹为观止。

        众所周知,啊,好像也没有所有人都知道,算了,这个不是重点——

        重点是,了解内情的人都知道,森鸥外早就对‘异能许可证’觊觎已久。

        包括这一次在横滨引起的混乱,间谍坂口安吾的失踪以及太宰治的决裂出走,都是森鸥外为此筹划许久的目标。

        虽然整个计划在实行的过程里,似乎出了一点纰漏。

        本该与纪德同归于尽的织田作之助不仅没有死,还和港·黑的五大干部之一,一起叛逃了。

        但是看在异能许可证到手了,太宰治也顺利离开了port  mafia的份上,作为心胸宽大的首领,他自然不会多说什么。

        更何况,某个鸢眼少年在离开前,还拷贝走了港·黑无数机密的资料,当做威胁。

        到此,森鸥外表示:没关系,小意思,都在计划中。

        直到他回到首领办公室,小心翼翼地打开装着证书的盒子,准备好好欣赏一下自己的计划成果时——

        啪叽。

        森鸥外,脸上的表情顿时碎了一地。

        他的,珍贵的,由异能特务科的长官,种田山头火亲自签名颁发的异能许可证,被剪成窗花了!!

        没错,被剪成窗花了!!!!

        而且碎片还被特意收集起来,拼成了一行大大的字——

        【我不干啦!呸!】

        森鸥外:“……”

        port  mafia首领,距离心肌梗塞当场去世,只有那么一点点。

        与此同时,靠岸的遗族们,也迎来了他们最后的结局。


  (https://www.biqudu.com/89304_89304772/92510056.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