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力使的恋人不对劲 > 第61章 Episode 61 中原老师的酒品

第61章 Episode 61 中原老师的酒品


时间距离希望之轮沉船,  已经过去了将近半月。

        当货轮上幸存的游客与船员安全踏上土地时,迎接他们的,  除了忐忑聚集在港口的亲属之外,  还有早已等候在现场的警方,以及无数的闪光灯与话筒。

        “你好,请问你是‘希望之轮’的当事人吗……”

        “威尔逊船长,  我们听说这次游轮事故是恐·怖分子有意为之,与船员们勾结,安装了大量炸·弹引起的,  对此您有什么看法吗!”

        “有知情人士称,这艘游轮上出现了大量幽灵,  失踪的富豪乘客都被怨灵吃掉了,请问是真的吗!”

        ……

        …………

        一个个问题,如连珠炮一般从闻风而来的记者口中流泻而出,  他们吵吵嚷嚷地挤在警方拉出的黄线外,  拼命伸长了手臂,把话筒往幸存者们的口边递。

        如果不是有警方阻拦,他们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去,抓起人就扛回报社,  倒拎着脚抖一抖,看看能不能抖出什么大新闻。

        可惜,船上的遗族们每个人的嘴都跟锯子似的,  无论如何盘问轰炸,愣是板着脸,半个字也没说。

        至于其他普通的观光游客……

        他们纯粹是什么也不知道,  再加上从未遇到过这样兵荒马乱的阵仗,  直接脑袋宕机,  想说也说不出什么来。

        很快,相关的当事人都被带进了警局。

        而作为最有资格,也最了解真相的工藤优作,则被警方单独带到了宽敞的房间内,里头正整齐地坐着一批高级调查员。

        帝爱集团董事会长失踪,连同一百零三位富豪权贵一同死亡。

        这绝对可以说是近十多年以来,霓虹最大的恶·□□件。

        如果不是他们早先一步封锁了游轮与消息,这个时候,外面的媒体应该已经狂欢上天了——当然,现在其实也没多大区别就是了。

        想起登船后,在五层宴会厅见到的满室鲜血与骷髅,为首的调查员就忍不住脸色一青,用力吞咽了一下口水,将涌上来的呕吐感重新咽了回去。

        “我们在现场发现了大量致幻香料……”

        “法医在残存肢体上,dna符合……一些没消化的胃部提取出了肉……”

        警方围坐在他周围,调查线索被一条一条提出,在整个会议室中回荡。

        黑发的侦探小说家孤独地坐在一角。

        他的面前播放着一块巨大的投影,一百零三位死者的照片出现在上方,无声注视着他。

        直到某一刻,议论的声突兀地停止了。

        一声威严的发问,从上首的方向传来,在房间内散开。

        “工藤优作先生,你是社会有名的侦探,过去帮助我等破获了无数起案件,你的的证词与线索至关重要。到目前为止,你有什么想说明的吗?”

        “你有什么,想要告诉我们的吗?”

        警方调查员们停止了讨论,他们动作一致地转过头,数十双锐利的目光集中在了工藤优作脸上。

        审视的、怀疑的、压迫的。

        工藤优作看着他们,看着巨大投影屏幕上死者的照片,遗族们眼神回放般,在他眼前浮现。

        静默。

        仿佛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的静默后。

        工藤优作将身体往椅子上一靠,在现场五十五位听证与调查员的注视中,轻轻垂下了眼睫,遮住了眼中的神色。

        他抬起手臂,从外套大衣里拿出了一本黑色的资料夹,放在了会议长桌上。

        ——“接下里,我所阐述的真相是否可信,由你们自己决定。”

        问询持续了整整三天。

        第四天时,警方终于根据工藤优作、女仆长内田淳子为首的船上员工,以及唯一存活下来的富商,今竹夫妇的证词,拼凑出了事件的全貌。

        那一天,参与调查的警方对着眼前的证供沉默了很久。

        然后,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争吵。

        司法科、鉴定科、搜查科、民情科……来自不同科室的负责人挤在一间小小的会议室内,楼层的灯光亮了整整一夜。

        即使是隔着一个楼层,底下的警员都能听到楼上震天响的争执声与拍桌声。

        第五天凌晨,一群来自特殊调查机构的人介入,全权接手了案件。

        第七天清晨,早上7点15分

        希望之轮的百名船员与员工,走出了警局,无罪释放。

        与此同时,一则关于‘希望之轮富人游客集体吸·食·致·幻药物,互相残杀’的官方通报,

        连带着‘帝爱集团联合百位业界富人,企业巨头非法集·资、游轮人命买卖’的新闻,出现在了各大媒体的头条版块上。

        其中包括了逮捕在案的今竹夫妻的供述、游轮燃料炉中检测出的大量骨灰、以及侦探的证词。

        即使官方在部分细节进行了必要的模糊,但字里行间所透出的鲜血与惊骇,依然狠狠扎痛了人们的眼球。

        一时间,社会一片哗然。

        网络上群情激奋,到处都是抗议者的讨论,和要求对犯案企业从重惩处的申诉。

        在那之后,帝爱集团遭到了怎样的打击,某些特殊机关力量又是在其中如何运作,都已经与工藤优作,以及船上的遗族们再无关系。

        如此数个日夜,当希望游轮的热度终于完全退去,被大众遗忘时,日历已经翻到了第二年的二月。

        说来奇怪,这半年的时间,明明发生了不少惊心动魄地事,作为当事人之一中原中也回想起时,脑中却尽是与某个红发少女的交集与细节。

        无论是三子还是中也,都不是空闲的人。

        尤其是赭发少年,在正式成为港·黑五大干部之一后,基本都在满世界乱飞。

        等到三子依照承诺,带着桃花酿敲开赭发干部公寓的大门时,竟然已经是在两月之后。

        彼时,恰好是十二月的最后一天。

        深夜十一点二十五分,刚监督完港口一批军·火落地的中原中也,连身上的衣服都来不及换,就这样跨上重型机车,带着硝烟与疾风驶往横滨湾岸大桥。

        而与此同时,三子已经到了有一小会儿。

        此时,红发的鬼差少女正双手搭着横栏,坐在大桥栏杆上,悠闲地抬头望着天上的月亮。

        特意带来的桃花酿装在一瓶小巧的酒壶里,被她以一种奇特的平衡,放在手边的横栏上。

        酒壶的瓶身白净如玉,在夜景的灯光映衬下,折射出温润的光辉。

        夜风从海面拂过,带着港口城市十二月特有的湿润与凉意。

        三子所在的位置,是连接横滨区中与鹤见区的枢纽大桥,被市民称为“旧金山的海湾大桥”。

        主桥全长860米,主跨长460米,当每天傍晚来临时,整个大桥的二百六十四盏投射灯就全部打开,将主塔尽数照亮,仿若白昼。

        若是这时候站在桥上远眺,就能轻而易举地,将从大黑码头到港未来的地标塔,以及红砖仓库的观光景点,尽收眼底。

        ——是只有当地人才知道的,欣赏横滨夜景的绝佳地点。

        也因此,当红发少女提出见面时,中原中也第一反应,就是这里。

        静谧的夜风从少女的脸颊拂过,当大桥的秒针走到第二圈时,重型机车轰鸣的引擎声从尽头远远传来,划破了无声的夜空。

        仰头望着月亮的红发少女顿时两眼一亮。

        她在轮胎与地面的摩擦声转过头,恰好对上赭发骑手抬眼望来的目光。

        于是,这一刻,中原中也如愿以偿地见到了自己期待多日的夜景——

        循声望来的少女眼神明亮,红色的发丝被风扬起,散落在深沉的夜幕中,被海面辉映的灯火与对岸的星光,染成了喧嚣的颜色。

        横滨将最迷人的景色,一次打包,慷慨地摊开在了红发少女的眼前。

        然而某个当事人却毫不领情,她背对着海面与灯光,举起了手臂,朝着赶来的赭发少年欣喜挥手。

        “晚上好中原老师,今晚的月色很棒哦!”

        三子扬着灿烂的笑容,开心地说道。

        对某些方面毫无自觉的少女大概永远不会知道,当她这样笑起来的时候,整个城市的光辉,仿佛都落进了她的瞳眸中。

        祖母绿宝石一样的色泽,倒映着海上的光点,比天上的月亮更加动人。

        也更危险。

        让人忍不住攫取独占的危险。

        趴在机车上的少年,手肘撑在把手处,就这样静默地盯着三子看了片刻。

        他的身影背着光,半边呆在大桥照不到的阴影里,与眼神一起,让人看不清其中的神色。

        “中原老师?”

        长久的沉默让三子有点奇怪。

        她稍稍侧了下身,视线变换了一个方向,想要去看中原中也的眼睛。

        但在少女的视线望来的前一刻,年轻的重力使就已经先一步回神,主动从阴影处走了出来。

        像是遵循内心某种提示,中原中也无声地眨了下眼睛,再抬看来时,那份神色已经隐匿了下去,等到光线落在他脸上时,又是往常三子熟悉的模样。

        “抱歉,等很久了吗?”

        中原中也走到三子身边,顺手将外套脱下,披在了少女的肩上。

        “是哦!”

        红方少女毫不客气地点头。

        对于肩上多出来的一件外套,她没觉得哪里不对,任由自己被对方的衣物裹住,头发与脖颈处的皮肤上,沾染上对方的温度与气息。

        毕竟这样的行为已经重复了太多次,三子已经习惯了。

        大概是什么人类常说的‘绅士风度’吧。

        三子不在意地想着,而后竖起手指认真地说道,“所以作为迟到的补偿,中原老师,我也要喝一杯!”

        中原中也眼带笑意,温和地看着三子,然后——

        “不行。一口也不给你。”

        一口回绝。

        三子“诶?!明明酒还是我带来的?”

        “那也不行,未成年禁止喝酒。”

        某个已经跨过十八岁门槛的赭发少年,一边堂而皇之地说道,从在少女身边坐下。

        随后,他在对方不可置信的目光中,将酒瓶拿远,放到了三子够不到的距离。

        用行动演绎了,什么叫做真一口也不给你。

        “嘴馋的话,喏,喝这个吧。”

        中原中也说着,从三子披着的黑色外套口袋里,掏出一瓶罐装的红豆年糕汤,塞进少女的手里。

        恩,一看就知道是刚从贩卖机里掉出来不久,还带着余温。

        好极了。

        你喝天堂的桃花酿,我喝自动贩卖机的饮料。

        真是美好的友情。

        三子“……”

        “中原老师……”

        三子握着温热的红豆年糕汤,控诉盯着赭发少年,语气幽幽地说道,

        “欺负一个大病初愈的可怜病号,你的良心都不会痛的,是吗?”

        中原中也望着三子憋屈的表情,忍不住大声笑起来,

        “是啊,黑手党可没有良心这种东西,知道是病号,就老实喝甜汤吧。”

        “还有,虽然还差一会儿——”

        赭发少年拿起酒瓶,在三子的饮料罐上轻轻一碰,笑意在眸光中闪动,仿佛氤氲的深海蓝宝石,

        “新年快乐,三子。”

        “……”

        红发少女鼓着脸,不满地瞅了中原中也一会儿,脸上佯怒的表情一松,再也装不下去。

        “好吧,看在新年的份上。”

        她‘啪’的一声将拉坏打开,甜品的罐身回敬似的,在少年的酒瓶上一碰,发出小小的动静,

        “新年快乐,中原老师。”

        当——

        就在三子话音落下的瞬间,横滨湾岸大桥的十二点的钟声,准时响起。

        一颗燃着焰心的烟花,流星般拖着长长的发光尾巴升上夜空。

        “呯”的一声,在深沉的夜幕上炸开绚丽的光华,一瞬间点亮了头顶整片的天空。

        河对岸远远传来了人群的欢呼声,夹杂着‘新年快乐’的祝福呐喊。

        嘛,偶尔这样也不错。

        三子仰头望着不断升空的烟花表演,笑眯眯地缀了一口甜汤。

        慰帖的温热顺着食道流入胃,不禁让红发少女轻轻呼出一口气。

        “啊,对了,中原老师。”

        沉浸在夜景中的三子后知后觉地想起什么,转头对中原中也说道,

        “这个桃花酿不能一下子喝太多,容易醉……”

        “嗝!”

        “你说什么?”

        已经灌下大半瓶的中原中也转过头,看着三子打了一个酒嗝。

        少年俊美张扬的脸上染着醉熏的红晕,在烟花与大桥的灯光下一览无余。

        三子“……啊,说晚了。”

        说起来——

        中原老师性格这么好,酒品应该也很不错的,对吧?


  (https://www.biqudu.com/89304_89304772/92482438.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