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力使的恋人不对劲 > 第62章 Episode 62 醉酒

第62章 Episode 62 醉酒


都说一个人酒后的醉行,  能反应出他内心最真实的渴望。

        在这方面,三子倒是见过周围不少长辈和朋友们喝醉以后的模样与黑历史。

        尤其是现在年底忘年会,地狱的大家都是醉醺醺地捧着酒碗,  只有她一个人被勒令不准碰酒,  可怜兮兮地捧着特供的果汁,蹲在旁边看同事们发酒疯。

        阎魔大王喝醉以后,  喜欢拉着周围人不停讲自家可爱孙子的故事。

        爸爸的话……看似表面冷静如常,  但总会在和人聊天时,突然重复地来上一句——“为什么不能麻利点,  在几小时内完成工作呢?”

        然后就是车轱辘一样,疯狂对阎魔大王进行说教。

        搭配上背景,  阿香姐的板尾媳妇舞蹈,和唐瓜‘嘿嘿阿香姐嘿嘿嘿’疑似可疑分子的傻笑。

        可以说,简直是每年地狱的定番小剧场。

        “真是的……还以为能在中原老师这边骗到一杯呢。”

        从忘年会上暂时偷溜出来的红发少女,  叼着热饮料的罐口边缘,  郁闷地小声咕哝。

        结果这不还是只有饮料能喝吗!

        小计划破灭的三子忧伤地叹了口气,  刚想起身告辞,结果一转头,  就看到前一秒才碰完杯的赭发少年,  已经咕咚咕咚地豪饮下大半瓶酒。

        看似是位不得了的海量酒豪——

        “嗝!”

        中原中也一手拿着桃花酿,脸颊酡红,  摇摇晃晃地看向三子:“啊?你刚才说什么?”

        实则酒量糟糕透顶。

        ……啊,  这熟悉的醉鬼闹事即视感。

        三子盯着友人已经醉得意识涣散的友人,  再次忧愁地叹了口气。

        “没什么,  中原老师,  我送你回家吧。醉了以后还吹海风,  明天可是会头疼的哦!”

        红发少女红诱哄似地说道,  一边倾身,试探地用手指碰了碰被对方宝贝似的,抱在怀里的桃花酿。

        这可是三子在多年忘年会上照顾喝醉后的父亲,总结出的宝贵经验!

        首先,第一步,也就是最重要的一步——

        要像对待容易受惊吓的小鹿一样,悄悄地靠近目标,展现自己的无害,在对方放下警惕以后,再一举夺走他们的酒瓶,换上伪装成清酒的解酒药!

        全程必须迅速谨慎小心大胆,不给目标留一点点反应的机会!

        别笑,这步可是很关键的!

        一不小心,反而会弄巧成拙,然后迎接你的,就是一只‘为美酒而战’的可怕酒鬼,麻烦程度绝对是以指数级别往上递增。

        特别是对手还是看似冷彻,实则已经在烂醉边缘徘徊的地狱第一辅佐官。

        悄悄、要悄悄的——

        三子放缓了呼吸,不动声色地观察了一会儿中原中也后,才小心地伸手握住玻璃酒瓶,将它缓缓往外拽。

        少女以为会遭到对方的抗议,连安抚的话都准备好了。

        但出乎她意料的是,全程赭发少年都乖巧地一动未动,除了圆睁着一双钴蓝色的眼睛,用一种难以捉摸的表情,定定地注视她之外,一句话也没说。

        时间的流速好像慢了下来,贴近的距离,让少女能清楚听到对方拉长的呼吸。

        以及桃花酿的酒香,在夜风中浮动。

        某一时刻,三子感觉到落在自己脸上的视线有温度般,灼热地燃烧起来。

        一种被大型捕猎动物盯上的危机感,当头笼罩下来。

        “!”

        红发警惕地抬起头,却只对上中原中也安静而温驯的眼神。

        乖巧得甚至让三子产生了一种诡异的负罪感。

        就好像她在欺负一只脾气很好的大猫,不仅让他饿肚子,还要当着他的面,抢走对方好不容易捕猎到的,一天的口粮。

        “不不不,是错觉,是错觉!”

        三子用力摇了摇头,把这种奇怪地联想甩出脑袋。

        事实证明,大猫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就在酒瓶即将到手的时刻,红发少女注意到,少年戴着黑色手套的虚握着手掌突然一收,像是终于反应过来有偷酒贼一样,猛得用力扣紧了瓶身。

        “……”

        三子内心咯噔了一下,立即抬眼去看对方的表情。

        赭发少年依旧是那副盯着她发呆的样子,虽然眼神直勾勾地,扎在脸上有点奇怪,但没有攻击力。

        三子斟酌了一会儿,尝试地开口:“中原老师,可以……把手放开吗?”

        中原中也双目一眨不眨地看着三子,就在少女以为失败了时候,对方竟然真的配合地松开了手指。

        诶?这么容易吗?

        三子拿着酒瓶,有点意外地眨了下眼。

        所以……中原老师其实是属于‘喝醉后会变乖’的那一挂?

        红发少女大受感动。

        然而接下来的现实却告诉三子,她高兴得太早了。

        有些酒鬼看着安安静静,连酒瓶被人夺走,也是一副乖巧好说话的样子。

        实际上,只是酒精还没完全上头,等到时候一到,那就如同往石油深潭里丢一颗火芯,一点点火苗,就是轰然大爆炸。

        比如说,眼前这位。

        一开始还一切正常,直到三子拉着中原中也的手,哄小孩似的,把人哄下桥。

        正准备左手重力使,右手重装机车,把醉酒的猫猫送回公寓时——

        “扑通。”

        一声清脆的响声从海面传来。

        三子侧头望去,原来是一条鱼跃出了水面。

        陌生的海鱼跃起,连带着水花溅起,鱼鳞在月光下闪动着漂亮的磷光。

        不过短暂的数秒之后,就灵活地摆动了下鱼尾,重新落回水中。

        这是再正常不过的自然现象。

        因为大桥照明的关系,灯光照在水面上,经常会让鱼群以为是食物,而跳跃出水面。

        但少女身边中原中也却像是被踩到了开关一样,一改安静乖巧的猫猫作风。

        他眉毛倒竖,毫无预兆地对着海鱼用力一指,破口大骂,

        “去死吧青花鱼——!!”

        这一声叫骂一出,仿佛是起跑前的第一声发令枪。

        此刻,醉酒的重力使少年终于完成了最终进化。

        只见他一个原地大跳,在三子目瞪口呆地注视下,冲回桥上,指着海里的鱼就开启了痛骂模式。

        还保持着牵人的动作的三子:“中、中原老师?!”

        说好的安静乖巧,如猫猫呢!

        ——是她大意了。

        横滨湾大桥上,红发少女弓着背坐在桥栏上,手肘曲起支在膝盖上,双手十指交叉遮住双唇,露出了高深莫测的碇司令表情。

        在她的身旁,正站着一个赭发少年,威武地单手叉腰,指着海水大声唾骂。

        从“该死的太宰,废物混蛋”到“脸色就好像青花鱼漂浮在空中”,彻底把无辜的海鱼当成了某个糟心搭档,疯狂输出细数对方各种不做人的行为。

        其声音之洪亮,肺活量之惊人,修辞造句之专业,堪称《如何全方位怼人》的教科书案例。

        幸好此时是深夜时分,桥上没有人,才没有引来人群围观。

        中原老师……死后绝对会进‘叫唤地狱’,还是刑期五百年起步的那种。

        三子疲惫地抹了一把脸。

        而后她熟练地抄起自己没喝完的红豆年糕汤饮料,往赭发少年的方向一递。

        下一秒,正好觉得骂得口有点干的重力使,顿时两眼一亮,接过仰头喝完后,然后一抹嘴巴,又是一段全新的输出。

        对于这种助纣为虐的行为,某个红发鬼差少女,其实一开始是拒绝的。

        直到她一个走神没看住,发现中原中也把剩余的桃花酿当水,全灌进了肚子里。

        然后醉得更狠了,骂人也更得劲了。

        众所周知,对付这样的酒鬼,要么硬碰硬,让对方物理睡着,要么就是等在旁边,时不时简短回应一句,等他自己无趣地安静下来。

        怎么说也是她带来的桃花酿引起的事故,良心尚存的三子拎着狼牙棒犹豫了两秒后,选择了后一种。

        “果然,爸爸说得没错,酒是祸事之源啊。”

        三子摇头,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

        红发少女正感概着,忽然她的耳朵一动,从风中捕捉到熟悉的词汇——

        “……笨蛋三子,整天嗝,连梦里都……搅和得我脑袋里全是……”

        嗯?她刚才好像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三子一愣,转过了头,发现痛骂搭档的赭发少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改变了抱怨的内容。

        此刻,他正耷拉着肩膀坐在桥栏上,手指一下一下点着空气,小声嘀咕着什么。

        那副样子,不知为什么,三子莫名从里面读出了‘沮丧’和‘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呃……难道说,她其实也和太宰少年一样,成了中原老师压力的来源?!

        自诩贴心友人的少女大受打击。

        不行!为了他们友谊的小船,她必须趁这个机会问清楚!

        红发少女的双眼逐渐犀利起来。

        “中原老师,中原老师——”

        三子挪到赭发少年的身边,食指在少年的手臂上戳了戳,“你是怎么看待三子的?你讨厌她吗?”

        “……三子?怎么看?”

        中原中也茫然地望着红发少女,慢半拍地重复了一遍问题。

        “嗯嗯,就是说,你平时对她的感觉,或者是有什么内心不方便和她说的想法,都可以告诉我哦。”

        三子蹲在赭发少年的身旁,声音柔和,循循善诱地引导道。

        毫无哄骗醉酒人士的罪恶感。

        “三子她——”

        中原中也怔愣地看着三子。

        少年醉酒后的瞳眸很漂亮,仿佛是蒙上了一层水雾,像是落入清潭里的细碎蓝宝石,倒映着月亮光影的色泽,通透而纯粹。

        然而这一份纯粹,却在下一秒,被少女的话语打破。

        那句‘内心的想法’宛如一把钥匙,咔哒一声轻响,打开了少年压制的匣子。

        有什么更深色的东西,从匣子的缝隙里溢了出来,在即将席卷,从钴蓝色的眼底浮现时——

        “扑通——”

        又一条鱼从海里跃了出来。

        因为位置的关系,这一回,海鱼尾巴一甩,“啪”的一下,溅起的水珠直接甩了中原中也一脸。

        “……”

        “…………”

        “青、花、鱼——!!!!”

        高亢地男高音登时响彻了整个画面。

        猝不及防直面了声波攻击的三子,感觉自己的耳膜连着脑袋都在嗡嗡作响。

        红发少女眼神死地捂住了双耳,陷入了深深的反省。

        对不起,她就不该趁人之危,企图套中原老师话的。

        她反省。

        夜幕上的月亮越升越高,眼见时间趋于深夜。

        而某个赭发重力使还跟打了鸡血似的,在那疯狂对鱼芬芳输出,甚至一度发展成,动用重力踩在了水面上,眼看一场不死不休地‘人鱼大战’在所难免。

        “好吧。”

        红发少女认输地举起了手,对正在打拳的中原中也喊道,

        “中原老师——你就站在那别动,我离开一下,去给你买醒酒药。”

        【——离开?】

        这两个字眼乘着夜风落入中原中也的耳中,捏着拳头破口大骂的少年突然闭上了嘴。

        他缓慢地转过了头,看向背过身准备离开的红发少女。

        【你要去哪里?】

        【要带着我的‘心脏宝石’去哪里?】

        赭发的重力使面无表情地盯着三子的背影,清亮的钴蓝色瞳眸微暗,在月光下,显现出黑色深海的颜色。

        整个横滨湾突然安静了下来。

        胆小而敏锐的动物们仿佛是嗅到了空气里危险的气息,刚才还跃出水面,甩了少年一脸水的鱼群,现在死死地沉在水底,熟练地装死。

        连海风似乎都暂停了,大桥周围寂静得可怕。

        然而三子没有察觉到这一分变化,她还在努力回想,最近的商店位置。

        也不知道这个点,还有没有便利店在营业。

        实在不行的话,就回一趟地狱,她记得房间里好像还有一瓶醒酒用榨金鱼草汁……

        正思索间,三子突然听到背后传来一声巨响。

        下一刻,一个类似音爆的破空声,裹挟着冷厉的拳风,朝着她的后心直直撞来——!

        三子:“?!”

        轰——!

        海面被可怕的重力拳头砸出一个‘海水空洞’,被猛得抽空的海水在空气中凝成巨大的水·弹,接连砸向红发少女脚下的位置,都被三子灵活避开。

        水·弹在空气中爆开,降雨般淅沥沥落下。

        水汽弥漫之中,一个赭发的身影踩着重力,踏着海面一步步朝着三子走来。

        异能力的红光在他周身环绕,戴着黑色手套的手掌张开,新的水牢子·弹在他的掌心凝聚生成。

        醉酒的重力使抬起眼,凌厉地双目锁住不远处的红发少女,

        “偷窃宝物的毛贼,想要感受重力的威力吗?”

        三子:“……”

        三子:“…………”

        “你清醒一点啊!中原老师——!!”


  (https://www.biqudu.com/89304_89304772/92482437.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