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力使的恋人不对劲 > 第63章 Episode 63 怎么还咬人的!

第63章 Episode 63 怎么还咬人的!


在狱卒友善、充满愉快的地狱,  曾私下流传过一个非官方的武力排行榜。

        上面记录了由狱卒们匿名投票,从十王辅佐官到‘不喜处’的动物狱卒,前五十的武力值排名。每个人的后面,  还煞有介事了增加了一小段,  如何向他们寻求援助的介绍文字。

        表面上看,是一份武力瞻仰报告。

        实际上嘛,嗯,是一张‘地狱遇难求助须知’。

        ——“还在为亡者逃跑而感到烦恼吗?还在因为卷入打架斗殴等意外而担惊受怕吗?记住这五十个名字,  不用两小时,不用一分钟,在鸦天狗警察到来前,迅速脱离险境!”

        这张须知一出,在地狱民众们之中瞬间广为流传,一度达到了人手一份的火热程度。

        顺便一提,某个红发鬼差少女排在第三的位置。

        第二位是同为阎魔座下的鬼神辅佐官,  而第一位,则是五道轮转王厅的僵尸辅佐官小中。

        这就意味着,在武力对抗上,  三子还没遇到过棘手的情况。

        现世也一样。

        横滨却是有各种五花八门的异能力,  但作为常年奔赴在收拾残局第一线的鬼差执行官,比起‘用魔法打败魔法’,  三子更擅长一力降十会。

        重力确实麻烦,但是,  束缚不住对方的话,就没有意义了。

        施加了异能力的水弹在中原中也的掌心汇聚,  ‘嘭’的一声,  在脱手的瞬间,  炸成无数颗细小的水珠,铺天盖地般,朝着少女罩下。

        每一颗,都带着不亚于狙·击·弹的速度与威力。

        面对这一击,三子不躲不避。

        她高抬起右腿,以身体为轴心,对着水弹的方向凛然一扫。

        凌厉的腿风如弯月斩击,割开空气,席卷着骇然之势,冲着弹雨轰然一撞!

        幕天的弹雨,顷刻间粉碎,化成水雾散入空气中。

        但三子却没有放松警惕。

        以她对中原中也的了解,对方绝不止如此。

        果然,隔着水汽,三子望见赭发少年盯着自己,施加压力般,一字一句地说道,

        “你逃不掉的。”

        下一秒,中原中也猛得五指一收,握紧了摊开的掌心。

        瞬息之间,红发少女就感到身体一沉。

        那些落在她头发上、衣摆上、皮肤上的渺小水尘,这一刻,都成了重力使施加异能力的介质,成了困住地狱鬼差最好的锁链!

        “难怪最开始,你会选择用海水攻击。”

        三子了然。

        “但是,中原老师——”

        状似被束缚住,无法动弹的红发少女抬起眼,平静地看向中原中也,声音透着一丝凉意,

        “是谁告诉你,困住人类的重力,能困住鬼差的?”

        话音落下的瞬间,三子的双臂轻轻一挣。

        嘣。

        空气里传来很细微的声响,就像棉线即将被挣断时,发出的嗡鸣——

        “不要,小看鬼差啊——!”

        红发少女沉下眼,重力的绳索被蛮力寸、寸、震、碎!

        没有打算给中原中也反应的时间,在束缚碎裂的刹那,三子无视了身上残留的重量,一闪,瞬移到中原中也跟前,抬手,肘击!

        沉重的力量,如泰山压顶,尽数而出!

        呯!

        肘击被少年接下,一触即离!

        巨大的冲击,让两人相撞,而后又迅速后退分开。他们几乎是同样不受控制地滑行了数米,狠狠抬脚用力在水面上一踏,才稳住了彼此的身形。

        巨大余威在他们撞击的位置爆开,炸起一片海浪,在空中化成一场短暂的骤雨,哗啦啦落下,打湿了少女的头发与脸庞。

        三子抬起手,用力抹去脸上的雨水。

        老实说,她有点生气了。

        是个人,被这么不由分说地抓着打,再好的脾气,也会发火。

        更何况,她的中原老师,可是一点,都没有留手的意思啊。

        深埋在骨子里的好战因子被唤醒。

        三子抬眸看向中原中也,眼神变了。

        “既然是你要战——”

        嘭、嘭、嘭。

        红发少女的耳中,听见自己心跳速度加快的声音。

        鲜血在她的血管中奔流,强烈的战意,让心脏发出激昂的高鸣。

        这一刻,无论是中原中也,还是三子,都默契地放弃了异能力的对抗,转而选择体术攻击。

        压制与反压制,驯服与反驯服!

        纯粹拳头与肘击的碰撞,体术较量,拼的,就是谁的骨头更硬!

        三子祖母绿的瞳眸紧盯着中原中也,战意的火光,在她的眼中点燃。

        少女身上的肌肉一寸寸紧绷,她的身体宛如一张弓,被逐渐拉满。

        立于水面上中原中也,显然也感受到了这股变化。

        一触即发的危机,让普通人头皮发麻寒毛倒竖,但醉酒的赭发少年却“嘿”的一声,期待地咧开了嘴角。

        中原中也抬起手,对着三子轻轻勾了勾手指,做了一个‘来’的动作。

        那双钴蓝色的双眼,如捕猎的猛兽一般,定在少女的脸上,同样的战意澎湃。

        “我这可是正当防卫哦,中原老师。”

        所以,明天醒来,可别怪她——殴·打·酒·鬼!

        呯!

        就在蓄满力的瞬间,三子如离弦的弓箭,朝着中原中也狠狠撞去。

        空气中响起音爆的破裂声,仅仅是瞬息之间,眨眼一刻,红发少女就瞬杀至中原中也的面前。

        然后,一拳,出!

        呼——

        海上的空气震颤起来,仿佛要被这一拳撕裂,发出了可怕的气流引动的声音。

        气流在三子的拳头上汇聚,威力赫赫,毫无留情地直击向赭发少年的门面!

        被对准的中原中也勾起了唇角。

        他同样伸出了拳头。

        异能力的红光亮起,千钧的重力加诸于他己身,然后付诸于这一拳之上!

        轰——!

        两只拳头对撞在一起,汹涌的力量对抗碰撞,牵动的余威直接在周围炸开恐怖的能量波。一时间海水涌动,狂风如刀,横滨湾岸大桥都细微得一颤。

        “哈哈哈哈哈——来!再来!”

        中原中也大声狂笑,攻势愈加凶猛,被彻底点燃的战意在他眼中高涨,一双钴蓝色的双瞳晶亮得可怕。

        然而三子却皱起了眉,稍稍从脑袋发热的状况里清醒了过来。

        某个醉鬼可以肆无忌惮,但是红发的鬼差少女,却不得不顾及一下周遭。

        比如,万一场面过大,一不小心把那倒霉的横滨湾大桥给弄塌了,传回地狱被爸爸知道……

        躲闪之间,少女抽空瞥了眼桥下的那一条突然出现可疑裂痕,默默打了个寒颤,发热的脑子完全清醒了。

        “喂,你在看哪里?”

        一声呢喃般的低语,在三子的背后响起。

        分神的少女一惊,猛得向旁边一侧头,恰好避开了由后方来的攻击。

        落空的拳头几乎是擦着三子的耳际,击在了海上的一根桥柱上。

        喀拉。

        随着一道轻响,无数细小的裂缝在中原中也的拳下出现,如蛛网般瞬间布满了整根桥柱。

        可想而知,刚才这一下红发少女要是没避开,大概又得去白泽的汉方屋‘到此一游’了。

        三子“……”

        快住手啊中原老师!

        你也不想明天醒来,让全横滨的市民瞻仰一座裂了条桥柱的大桥吧!你的拳头印还在上面啊!

        不过很可惜,醉鬼是听不懂人话的。

        对此,红发少女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而后,双眼一厉,伸手从虚空里抓出了狼牙棒。

        “没办法了,只能速战速决。”

        “抱歉,中原老师,我保证会轻一点的。”

        所以说,果然一开始就该选‘物理沉睡法’的啊!

        三子咬牙想着,在少年收回手臂的一刻,如闪电般出手,一把抓住对方的手腕,而后手臂一振,将人像棒球一样投了出去,猛地往空中一甩!

        趁着中原中也滞空的瞬间,红发少女倒提着狼牙棒,顺着巨大的桥柱一路向上疾跑。

        随后高举狼牙棒,一棍子敲下!

        锋利的武器在空中划出一道圆满的弧度,就在它距离赭发少年的脑门不过一毫米之时——

        “……三子?”

        中原中也迟疑地声音,清脆响铃般,传入少女的耳中。

        狼牙棒下的少年像是终于从醉酒中恢复了清醒,桀骜的狂气从他的眼中褪去。

        他毫无防备,浑身破绽的浮空,飘在深蓝的夜幕之下,睁着一双钴蓝色的瞳眸,疑惑地望着鬼差少女。

        像是不明白,为什么友人突然对自己棍棒相向。

        “诶……?”

        “诶——!!!!你这是坑鬼啊中原老师!”

        红发少女一愣,当即脸色骤变。

        挥出的攻势已经无法收住,只能硬生生地靠着蛮力,尽力偏离轨迹。千钧一发之际,黑色的狼牙棒擦着中原中也的帽顶,挥了个空。

        “……呼。”

        三子心有余悸地松了口气。

        “中原老师,你清醒了倒是说——”

        红发的鬼差少女转过头,不满地看向赭发少年。

        没想一转头,视线交汇之际,三子却发现前一秒还神情迷茫的中原中也,倏地收起了眼中的伪装。

        赭发少年扬起唇角,冲她咧开一个狡诈的危险笑容。

        “……你装的!”

        没听说过醉鬼还能装清醒啊!中原老师,到底是多想揍我啊!

        三子梗住,差点一口气没上来。

        她抓狂地想要瞬闪退开,但早已等候许久的手臂,已经先一步伸来。

        手腕被戴着黑色手套的五指钳住,另一只发烫的手掌,绕过三子的脸颊,卡住了少女的后颈。

        然后一用力,将她整个拉入怀中,用重力牢牢桎梏。

        这一刻,三子产生了自己变成一只被捕获的猎物的错觉,被猎人的双臂与怀抱,困守在一方重力构成的牢笼之中。

        挣脱并不是难事,但同时,一定会让‘牢笼’受伤。

        三子有点头疼地皱起眉。

        中原中也俯首望着她,仿佛很满意此刻的情势。

        少年微微眯起钴蓝色的瞳眸,暗色的阴影在他的眼中浮动。

        那是捕猎者在终于抓住日思夜想的宝物后,寻思着该藏在哪里的眼神。

        一种被大型凶兽盯上的战栗感,顺着三子的背脊往上爬,让少女不受控制地呼吸一窒,头皮一麻。

        “那、那什么……中原老师——”

        三子干笑地正打算说话。

        下一秒,她感到眼前一暗,少年身影羽毛般落下。

        脸颊之间的距离被无限拉近,三子望着中原中也近在咫尺的脸,能清晰地感觉到,他的呼吸轻轻拂过自己的脖颈,落在皮肤上。

        中原中也低下头,在很近的距离凝视着三子的瞳孔,良久,慢慢地、满意地笑了起来,

        “……抓到了,我的,心脏宝石。”

        三子的呼吸凝滞了一瞬。

        与此同时,那份莫名的危险感也越来越明显。

        总、总而言之,还是先把人稳住吧。

        “……对、对,你抓住我了。”

        红发少女顺着中原中也的话,小心地顺毛安抚危险的凶兽,同时在心地不断告诉自己。

        不要和醉鬼计较……

        不要和醉鬼计较!

        或许是抓到了想要逃跑的宝石,在惊天动地的斗架之后,中原中也没有再闹事。

        他将头埋进少女的颈窝处,又一次安静了下来,很快,均匀而绵长的呼吸声跟着传出,飘入三子的耳中。

        “……睡着了?中原老师?”

        三子压低了声音,侧头小心翼翼地喊道。

        回答她的,是赭发少年呼噜噜的打呼声。

        三子“……”

        ——太好了!睡着了!中原老师终于睡着了!

        红发少女热泪盈眶,这一回,她连底下的重装机车也不要了,直接瞬移,将中原中也带回他的公寓内。

        生怕夜长梦多,再发生一点小插曲。

        从今天开始,她绝对、绝对不会再给中原老师带一滴酒!

        三子身心俱疲地在心中发誓。

        为了不让某个酒鬼醒来,少女不敢轻举妄动,只能维持着被环抱住的姿势,就当自己身上挂了个一百二十斤的等身玩偶,艰难地用脚踢开卧室的房门。

        然后,对着床陷入了沉思。

        一个问题,请问她怎么样,才能在不吵醒人的情况下,把身上的‘等身玩偶’卸下来。

        半分钟后,三子放弃了思考。

        她选择原路挪回客厅,借助瞬移往沙发上一躺,而后安详地闭上了眼。

        呵呵,不就是身上挂着一百二十斤吗。

        不要小看鬼差的精英训练啊。

        她就当盖棉被了!

        ……就是这‘棉被’,呼噜声、有点吵……啊。

        三子困倦地打了个呵欠,听着耳边规律的打呼声,慢慢陷入梦乡。

        就在她即将睡着的一刻,脸埋在少女颈窝里的中原中也突然一栋,梦话般,轻声喃喃了一句,

        “……宝石,带一个标记……逃不掉。”

        什么标记?

        三子迷迷糊糊中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赭发少年在自己颈侧动脉的位置轻轻嗅闻了一下。

        下一刻,脖子被咬住的痛感袭来,三子‘嘶’的一声,瞬间醒了过来。

        新年伊始的深夜,某个鬼差少女的怒吼声,响彻了整栋公寓上空。

        “中——原——老——师——!!!”


  (https://www.biqudu.com/89304_89304772/92464938.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