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力使的恋人不对劲 > 第64章 Episode 64 开窍

第64章 Episode 64 开窍


中原中也又做梦了。

        这对他来讲,  几乎可以说是与奇迹同概率的不可能事件。

        作为荒霸吐的人间装置,他睡眠持续的时间一直很短,更多的时候,  也只是象征地闭目养神。

        就好像人人都需要的‘睡觉’这个行为模式,放在他身上,  也不过是件可有可无的消磨。

        睡着的时候也不会有梦境,意识只是单纯的沉入一片漆黑之中。

        仿佛又回到了过去在实验室中,  蜷缩在寂静的、无声的黑暗里的日子。

        但是,  这样的情况,在最近发生了不一样的改变。

        中原中也,开始像普通人类一样,拥有了梦境。

        一开始,  只是一些杂乱的明快色彩,  就像是调皮的孩童打翻了一地的颜料盒,在漆黑的画布上,  绽放出烟花一样的绚丽颜色。

        而后,  随着每一次入睡,  梦境逐渐变得清晰。

        最近的一次,中原中也梦到自己又回到了十六岁。

        被称为“宝石王”时期的自己,  一身漆黑地站在port  mafia合作人,某个阿拉伯富商的收藏室内。

        辉煌的灯光从穹顶落下,  照在透明的展示玻璃上。

        一颗祖母绿的,  宛如从奥林匹斯山脉流淌而出的,森林心脏,静静地陈列在柔软的幕布上,  就在他的眼底,  一伸手就能触碰到的距离,  近在咫尺。

        只不过每一次,当他真的伸手去抓时,又都如同水中捞月一样,扑了一个空。

        那颗祖母绿宝石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红发少女远远地站在黄泉台阶的尽头。

        她手里握着金色的缚魂铃,阴郁的天空下,蒙蒙的细雨落在少女酒红的发丝上,披上一层水雾似的微光。

        在某个时刻,她似乎是感应到了自己的视线,转过头,那双宝石般祖母绿的瞳眸微微弯起,跟着主人一起微笑起来,冲着他挥了挥手。

        然后不等他回应,就毫不犹豫地转身,在铃声中一步步走远,消失在石阶的尽头。

        ……

        …………

        【那是我的心脏宝石。】

        赭发少年站在细雨中,死死盯着那抹走远的背影,钴蓝色的瞳眸在阴沉的天空下显现出暗沉的颜色。

        【怎么可以,就这样任她逃走。】

        ……

        …………

        是日有所思,还是求而不得的遗憾作祟?

        醒来的中原中也坐在昏暗的室内,钴蓝色的瞳眸看着桌上的书籍。

        他就像一个冷静的刽子手,利落地将自己的内心剖开,面无表情地搜检其中的碎片。

        1913年,奥地利的心理学家、精神分析学派的创始人西格蒙德·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提出,梦是人类无意识渴望与儿时真实渴求的伪装的满足。(1)。

        他相信,人在梦中所追寻的一切,是潜意识通过梦境,将它上升至人意识表层的结果。(1)

        同样梦境重复了数次。

        就在中原中也以为这样的循环会一直持续下去时,这一次,梦境又发生了改变。

        眼前的景色,不是华丽的藏品收列室,也不是看不见尽头的彼岸台阶。

        一瓣粉白的桃花瓣飘下,落在他的掌心。

        中原中也梦到自己站在一片落英缤纷的桃花林之中,而这一回,他成功捕猎到了宝石。

        梦寐以求的心脏宝石被重力束缚,困兽一般,在他的怀里抗议。

        火大的眼神,听不清的大声指责。

        但是这些都无所谓。

        现在,宝石是他的了。

        “不会让你逃掉的。”

        钴蓝色的瞳眸沉淀着势在必得的暗芒,浓重的墨色在眼底浮现翻滚。

        如果视线拥有能够具象化的话,那么此刻,祖母绿宝石必定已经被无数坚韧的细线缠绕,无情地扼住脖颈,像是被咬住了要害的猎物一样,被迫抬起咽喉。

        皮肤之下,是血。

        这层温暖的血肉之下,是骨头。

        中原中也钳住宝石的手腕,扼住她的后颈,以一种不容拒绝的力道,将祖母绿的宝石拉近怀里,就按在自己最靠近心脏的位置。

        他俯首,将脸埋进少女的颈窝处,鼻尖贴着动脉的血管,轻轻嗅闻。

        ……标记一口的话,就不会逃走了吧?

        一抹暗光从少年的眼中闪过。

        然后梦境里的他顺从自己的心意,张开了嘴。

        ……

        …………

        中原中也猛得睁开眼睛。

        眼前熟悉的天花板和沙发,告诉他自己正躺在新安置不久的公寓内,空气里弥漫着浓重的酒气,他身上盖着一层薄毯,穿着昨天的衣服。

        “这是……我昨天……”

        中原中也皱起眉,宿醉带来的头痛与眩晕迫不及待地翻涌而出。

        他清了清沙哑干燥的喉咙,抬手扶着额头,想要坐起来。

        但下一刻,某些每个成年男士都拥有了梦后经历,让他一僵,不敢置信捂住脸。

        骗人的吧……他竟然——

        震惊之中,一杯装了绿色液体的水杯,“喀拉”一声,放在了茶几上。

        杯底与玻璃的清脆碰撞声,让赭发少年骤然回神。

        与此同时,一个闭着眼睛,都能喊出名字的熟悉身影,走了过来,在对面的沙发上坐下。

        “……”

        中原中也僵硬地咽了下口水,一寸一寸转过头,对上了梦境中的祖母绿瞳眸。

        眼睛的主人,三子坐在沙发上,居高临下地望着少年。

        “呀,中原老师,你醒啦,昨晚睡得好吗?”

        红发少女的笑容亲切而可爱,仿佛窗外灿烂的阳光。

        但配上她那阴森森的,仿佛要爬出什么地狱生物的背景板,怎么看都不像和善打招呼的样子。

        问:

        一觉醒来,就看到梦里的主角,坐在自己的对面,是什么感觉?

        中原中也:谢谢,已经快要窒息了。

        “咳,三子,那个……”

        赭发少年尴尬地清了清嗓子,他移开目光,正想让某个言笑晏晏的少女回避一下。

        但在心虚乱飘的视线,无意中看见三子脖颈处的咬痕,与手腕上的青紫时,目光一顿。

        瞬间,少年的眼底涌起骇人的怒意与戾气。

        “三子,你脖子上的伤口,是哪个不要命的混蛋——”

        “你咬的。”三子微笑地说道。

        “?!!!”哈?

        一句话,冻结似的,将中原中也定在了原地。

        中原中也瞳孔颤抖地看向三子的手腕,感觉有千万道雷在他脑袋上劈。

        “那、那你手上的指印……?”

        三子微笑:“嗯,也是你抓的。”

        中原中也,眼中的情绪僵住。

        “哦,顺便一说。”

        仿佛嫌赭发少年的表情还不够精彩,三子继续微笑地侧过头,撩起散落的长发,露出残留在后颈处的青紫色手印,说道,

        “这个,也是中原老师,你的杰作。”

        “……”

        中原中也,眼中的情绪碎了一地。

        他脑中一片空白,脸上也是一片空白。

        仿佛还没睡醒一般,又或是恨不得现在就对着自己的脑袋,来上一拳,直接物理昏迷。

        少年瞳孔震颤地望着三子,呆滞地眼神随着少女起身向上移动。

        看着她拿起茶几上绿色不明液体,一步步走到自己身边,将杯子温柔地递到他的嘴边,轻声说道,

        “来吧,中原老师,喝下这杯毒药,以死谢罪吧。”

        ……

        …………

        开玩笑的,当然不可能是毒药,只是普通的加强版金鱼草汁,醒酒药而已。

        就是……味道富有冲击力了一点。

        这一点,从某个颤抖地捂着嘴,距离灵魂出窍只有一微米距离的重力使表情,就能看出来。

        当然,少年此刻的表现,也跟灵魂出窍没什么两样。

        三子眨巴着眼,看着中原中也怕冷似的,裹着被子起身(所以为什么要裹被子?)。

        一路游魂般飘进卧室,拿上换洗的衣物,又游魂般飘进浴室里,咔哒一声,关门落锁。

        全程双目无神,全靠本能。

        ……糟糕,她是不是欺负得太狠了?

        中原老师应该不会脚底一滑,淹死在浴缸里吧?

        红发少女担忧地抓了抓脸。

        嘛,虽然她一开始确实很生气没错。

        但是说到底,也是她带来的桃花酿引起的,认真算起来,她也得占上一半的责任。

        而且,中原老师刚才的表情……

        噗!真的好有趣!

        她就该录下来,然后等到中原老师死后下地狱,当着审判官的面放出来哈哈哈哈哈哈。

        稍稍设想了一下画面,红发少女就差点笑得直不起腰。

        ……咳咳!

        不过现在,某个赭发少年生无可恋的状态,更让人担心。

        浴室里都没有声音了。

        三子抱着手臂在客厅站了一会儿,还是不放心地走到了浴室门前,正打算敲门询问时,一声惨烈地哀嚎从里头冲出,盖了三子一脸。

        “啊啊啊啊!!!你都干了什么啊中原中也!!!!”

        如果声音能显示文字的话,那么这句话一定是宋体,大写,加粗加下划线的。

        喊声里的情绪太过强烈,以至于红发少女几乎都能幻视,友人一边懊恼羞耻地抓乱头发,用脑袋疯狂撞墙的画面。

        三子:“……”

        额……听声音,中原老师还挺精神的,应该是不会脚一滑,掉进浴缸淹死了。

        门外,红发少女心虚地摸了摸鼻子,悄咪咪走开。

        出于欺负了单纯的友人,而隐隐作痛的良心,三子决定还是瞬移去便利店,给中原中也带一点早餐回来。

        毕竟,人只有吃饱了,才有力气继续羞耻……咳咳,不是,是继续活下去嘛。

        然而实际上,浴室内的状况,其实比红发少女想象得更加复杂一点。

        在巨大的冲击之下,最初,中原中也的确是游魂震惊状态,连自己是怎么离开沙发,按着衣服走进浴室的都不知道。

        但是在他狠狠地把头往瓷砖上一磕,撞出一大片裂纹以后,反而冷静了下来。

        咬痕、手腕、颈窝……

        少女各处的端倪,电影般,清晰地在他的眼前回放。

        凭借着这点痕迹,足以让中原中也还原出前一晚发生的细节。

        只要想到,强大的红发鬼差,因忌惮伤害到他,以至于不得不强忍下不适。任由他扼住自己的要害,紧紧扣在怀里。

        即使是被咬住颈窝的动脉,也压制着反击的本能……

        中原中也突然用手掌捂着脸,喉结上下无声地滑动了一下。

        一滴水珠从没拧紧的水龙头落下,砸在洗手台上,发出‘哒’的一声很轻的声响,在空旷的浴室内回荡。

        像是听到了某种提示,中原中也缓缓转过头,看向了镜子的方向。

        开着暖灯,亮如白昼的浴室内,镜子被擦得相当干净透亮,分毫毕现。

        它清晰地映照出了重力使,此刻留在镜中的影像。

        微微凌乱的赭发头发,身上的衣物因为在沙发上睡着的原因,而显得皱巴巴的,加上宿醉之后的脸色,整个人看上去说不出的狼狈。

        但是他的眼神与表情,却是笑着的。

        看上去似乎很慌张震惊,但在这之下,所掩盖的真实却从未像这一刻,如此明显。

        以至于就算遮住了半张脸,那份暗喜的、得意地、浓烈的笑意,也能从眼睛里溢出来,诚实地倒映在镜面上。

        ……什么啊,在那家伙面前表现出那副模样,原来心里是这种卑劣又无耻的念头。

        最后一层窗户纸被捅破。

        中原中也听见了,有什么东西破土而出,汲取着养分,疯狂生长蔓延的声音。

        他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缓缓勾起了唇角。

        几乎是立刻,镜子里的赭发少年也跟着咧开嘴,露出了一个锋利的笑容。

        像极了,大型食肉动物,在捕猎前的微笑。

        三子提着一袋打包好的早餐,瞬移回公寓时,发现中原中也已经换好了衣服,坐在餐厅的椅子上,低着头,认真打量着自己留言的纸条。

        他的头发细心地吹干,一丝不苟地梳好,稍长的发尾用一根赭色的丝带扎好,放在颈窝处,有几根缠进脖子的黑色choker里。

        身上的衣服是新换的,没有旧褶皱的痕迹。

        靠近的时候,三子甚至还闻到了很淡的男士香水的味道。

        “中原老师,你是要去出席宴会吗?”

        红发少女将早餐放到桌上,好奇地问道。

        “你回来了。”

        中原中也闻言抬起眼,一双钴蓝色的瞳眸看向三子。

        少女被看得心中一愣。

        总觉得……中原老师好像哪里不一样了……

        就好像某种一直无视压抑的东西放了出来。

        那种对方醉酒时,短暂感应到的危机感,又冒了出来。

        三子正疑惑着,还没等她细想。

        就见赭发少年突然咳嗽了一声,严肃着脸,将一张a4大小的纸页摆在了桌上,连同钢笔一起推到她的面前。

        什么东西?

        三子疑惑地低头看去,然后当场被桌上的东西震得头皮一麻。

        那是一张在普通不过的文件。

        唯一不那么简单的,是文件的最上方,开头的位置,正大大的标着三个字——

        【婚姻届】

        “……”

        地狱阎王座下地狱鬼差执行官,三子,露出了大受震撼的空白表情。

        这一次,轮到她怀疑自己还没睡醒了。

        “中、中原老师?这,这是……”

        红发少女感觉自己的呼吸都在颤抖。

        “三子。”

        赭发少年的声音传来。

        三子呆滞地抬起头,看向对面。

        只见port  mafia的重力使,中原中也干部认真地看着她,用宛如宣誓般的语气庄严地说道,

        “我会负责的。”

        “我们结婚吧。”

        三子:“……”

        三子:“…………????”

        为什么频道会突然跳到结婚啊!

        她就走开了不到四十分钟,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而且中原老师,为什么你家里会常备‘婚姻届’这种东西啊啊啊啊!!!!


  (https://www.biqudu.com/89304_89304772/92452368.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