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力使的恋人不对劲 > 第69章 Episode 69 哒宰受难日

第69章 Episode 69 哒宰受难日


虽然听上去太过于巧合,  但是某个鬼差少女和国木田独步互为“奇怪的偷窥/跟踪狂”还真是纯属误会。

        时间回到数小时以前——

        地狱第五阎魔厅,三子苦大仇深地盯着手中的东西,眼神逐渐犀利。

        “为什么……为什么爸爸你会给太宰少年准备新年礼物啊!”

        红发少女一手揪着鬼神辅佐官的衣角,  脸上写满了无法接受。

        “而且还是这么厚的一叠!”

        三子用力拍了拍桌上足足有十厘米厚的,大部头似的礼物袋,  眼中的嫉妒都快要溢出来了。

        虽然不知道这里头装着是什么,  但是这个厚度,  这个敦实的分量,她都没有收到过这种优待!

        可恶啊,不就是发现了接引科的漏洞吗!

        我、我一点也嫉妒!

        某鬼差酸溜溜地想着,  然后嫉妒地磨牙。

        好不容易赶完截稿期,三子满心以为,终于可以尽情地跟在爸爸身边帮忙了。

        结果她才刚冲进阎魔厅,就被塞了这叠分量十足的东西,说是鬼灯专门挑选的,送给太宰治的谢礼。

        谢礼??

        还是专·门·挑·选?!

        三子的头顶猛地落下一道闪电,  露出了被雷劈到的表情。

        像是嫌弃某个红发少女的神情还不够扭曲一样,一旁的茄子也跟着从身后掏出了一副a4大小,包装精美的肖像画递给三子。

        “还有这一份,是我和唐瓜准备的礼物哦!”

        “!!!”

        “……连茄子和唐瓜你们也?!”

        三子不可置信地瞪圆了双眼,背后开始风雨交加,  狂风呼啸。

        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她就去赶了个稿子,太宰少年就这么受欢迎了?

        他甚至还没死!

        红发少女死死瞪着面前的礼物,  祖母绿的瞳眸几乎要喷出火来。

        好在意啊。

        爸爸他们到底送了什么,  果然还是好在意啊!

        悄悄在路上打开看一眼……

        “三子,  不可以偷看,  也不可以偷偷在路上丢掉。”

        鬼灯一眼就看穿了自家笨蛋女儿在想什么,  毫不留情地当场揭穿。

        “吓!!”

        被戳穿计划的三子一惊,抓着后脑勺,心虚地移开了视线,抬头盯着审判厅的天花板干笑,

        “哈、哈哈,怎么会呢,我绝对没有打着偷偷藏起来,换成一斤卫生纸的主意哦,没、没有呢!”

        一滴黄豆汗挂唐瓜的额角:“你这不是都说出来了吗。”

        还有,为什么要换成卫生纸?按照常理来说,不是应该选择绷带才对吧?

        没错,拜某条青花鱼的神奇操作所赐,现在整个地狱,尤其是接引科都记住了他的样貌。

        三子小小声嘀咕:“嘁,区区太宰,用卫生纸就可以了。”

        这一刻,某个红发鬼差少女单方面宣布,从现在开始,太宰少年就是她的敌人了!

        “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只是一些小小的‘回敬’而已。”

        眼见事情再扯下去,就要超过休息时间了。

        鬼灯掏出怀表瞟了一眼上面的数字,而后熟练地伸出手,大掌按在少女的脑袋上安抚似地拍了拍,轻而易举就转移了三子的注意力,

        “不想跑一趟也没关系,我们后面寄地狱快件就可以了。”

        “三子,更重要的,是接下来这个事情,稍微让我有点在意。但工作的关系,我暂时走不开,需要你去帮忙关注一下。”

        “什么?是新工作吗”

        听到有可以帮忙的地方,红发少女小狗崽似的,‘咻’地竖起了耳朵。

        “嗯,就是那个。”

        鬼灯看着三子的眼睛缓缓说道,“最近,突然在现世的校园里传开来的,地狱通信。”

        地狱通信?

        三子一愣,露出了有点无措的表情。

        ……

        …………

        “三子她,看上去相当动摇啊。”

        连支棱的狗狗耳朵都垂下来了。

        茄子望着红发少女写满了为难的背影,转头问道,“鬼灯大人,三子和那个神秘部门的认识吗?是发生过什么不愉快吗?”

        唐瓜:“喂!茄子!”

        问得太直接了!

        虽然他也很好奇就是了。

        黑发鬼狱卒同样好奇地看向鬼灯。

        “与其说是发生过不愉快——”

        鬼神辅佐官摸着下巴,一脸平静地透露出不得了的情报,

        “倒不如说,三子以前和那边的执行人关系相当不错。嘛,不过也是生前的事情了,现在的话,三子只是单纯的被对方单方面‘绝交’了吧。”

        绝、绝交?

        和谁?三子吗?

        唐瓜和茄子彼此对望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出了一丝不可思议。

        以红发少女的好脾气,他们还真很难想象,竟然会有人和三子单方面绝交。

        不过……刚刚鬼灯大人是不是提到了‘生前’?

        一个灵光在两个鬼狱卒的脑中闪过,只是还没来得及细想,他们就看到一个壮硕的身影,从审判席的幕帘后走了出来,在上首坐下。

        “阎魔大王。”两个鬼狱卒男孩面色一肃,大声问好。

        “但是鬼灯君,难得悠闲,你也不需要这么快就把三子酱赶去现世吧?还用那么蹩脚的借口,那孩子看上去很失望哦。”

        阎魔大王回想起红发少女离开时的表情,忍不住说道。

        其他人不知道,但是身为地狱管理者的阎魔大王可是很清楚,【地狱通信】的流言突然在现世流传开,看上去有点麻烦,但归根究底,也只是无伤大雅的小事。

        根本不需要鬼差执行官亲自跑一趟,更不用说还是第一辅佐官的交代了。

        阎魔大王:“鬼灯君,你只是想把三子支开而已吧。”

        “那也没办法,大王,如果这个时候让她在场的话,接下里的审讯反而会很难办。”

        黑发的地狱辅佐官板着脸,冷酷地说道。

        哈?什么审讯?

        你们在打什么哑谜?

        唐瓜和茄子一头问号,但他们还是老实跟在鬼灯的身边,走到审判侧席旁。

        黑发辅佐官从伸手,一干卷轴内抽出最下方的那个,递给阎魔大王。

        另一边,唐瓜和茄子也踮起脚尖,从辅佐官的备用卷轴中,看到了接下来要接受审判的亡者的名字。

        【明智市】

        并不是什么不得了的人物。

        唯一不同的是,她是数百年前,红发鬼差还是人类孩童时,唯一愿意收养三子的女性。

        同时,也是造成三子现在处境的元凶。

        毕竟是多年以前不可考的年代,中途对方又历经了多次转生,要找到这个人,即使是鬼灯,也花了不少的力气和时间。

        “啊,如果是这个人的话。”

        阎魔大王看着卷轴上的资料,露出了理解的神色。

        “虽然我本人确实是主张‘挫折教育’的一派。”

        鬼灯停顿了一会儿,继续说道,

        “但是现在,还不是让那孩子看到这个人的时机——她还没做好准备。”

        与此同时,现世东京

        虽然是鬼灯有意支开三子的说辞,但红发少女在东京最大的几所大学绕了一圈后,很快发现,关于‘地狱通信’的谈论,确实出现得过于频繁了。

        又不是像是‘厕所里的花子’、‘裂口女’这样古来已久的灵异怪谈。

        一个本来就是极少部分人才会知道的异闻,突然变成了街头巷尾,人尽皆知的都市传说,甚至还在网络上拥有了专门的‘网站’,怎么想都有点奇怪。

        ——就好像有人,在刻意引导传播一样。

        难道是小爱?

        三子皱起眉头,但很快否决了脑中的猜想。

        不,这不像是她的手笔。

        唔……说起来,她刚刚是不是听到有人也在调查【地狱通信】?

        听描述,似乎还是个熟人?

        说到熟人……

        红发的鬼差少女站在东京大学附近,垂眼瞟了下手上提着的礼物袋。

        算了,既然是爸爸他们交代的。

        ……便宜你了,太宰少年!

        三子轻哼一声,脚下一拐,刻意选择了步行,朝着最近的地铁站走去。

        而此时,恰好在东京大学的国木田独步接到了太宰治的信息,一人一鬼差就这样在互不相识的情况下,同行了一路。

        这也导致了,接下来的彼此怀疑误会,几乎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

        毕竟在国木田独步看来,自己隐蔽地观察视线,在三子眼中简直如他的发色一样,异常扎眼。

        如果不是姜发少年始终身处人群熙攘的市区,他现在估计已经被某个红发少女堵在哪出小巷子的墙角,切实感受一下,偷窥鬼差的后果。

        但好在,不管是三子还是国木田独步,两人都不是会冲动动手的人。

        在稍加交流后,他们就很快解除了误会,一人端着一碗拉面坐了下来。

        其实一开始,红发少女听到对方要请客,表示歉意是拒绝的。

        毕竟中途,她也误会了这位眼镜小哥,甚至一度想把对方塞进垃圾桶里,直到她听见国木田独步在尾端加了一句——

        “没关系,账我会从太宰这个月的工资里扣。”

        突然遭殃的太宰治,猛地转过头:“等等?国木田君?”

        算了,没事。按照红发鬼差的性格,大概率会拒绝。

        太宰治又很快放下心来。

        然而下一刻,太宰治视线一转,竟然发现红发少女诡异地沉默了一秒。

        然后突然拿起菜单,毫不客气地翻到最贵的一页,手指从第一列滑到最后一列,

        “麻烦了老板,从这里到这里,菜单上的内容,全都来一份。”

        “三子小姐?!”

        太宰治不敢相信地看向三子,水汪汪的鸢色瞳眸中写满了可怜。

        三子抬眼盯着太宰治看了一会儿,转头重新看向老板,微笑地改口,

        “不好意思老板,刚才说错了,刚才我点的东西,全部翻倍,我要两份。”

        太宰治:“……”

        是错觉吗,总感觉一段时间不见,三子小姐突然对他充满了敌意呢。

        太宰治,委屈地噙着眼泪,数钱包。

        国木田独步没理会恶意卖萌的临时搭档,径直问道,

        “这么说来,三子小姐,你就是太宰提到的‘地狱专业人士’?”

        出于某种谨慎的原因,姜发少年刻意坐到了太宰治的身边,靠近走道的位置。

        一方面,直接堵死某个摸鱼绷带怪开溜的可能,另一方面,也能拉开距离,让他更好观察三子的神情。

        “唔?专业人士吗?”

        三子有点意外,但没有否认,“倒也可以这么说。”

        所以……是民俗研究爱好者?情报人员?还是相关的异能力者?

        国木田独步看着红发少女过于年轻出众的外表,脑中迅速闪过几个对三子身份的猜测,但又很快一一否定。

        就在他准备直接开门见山询问时,原本忙着哀悼工资的太宰治,忽然收起了脸上的凄苦表情,正色道,

        “三子小姐,你这次来,是因为也听说了【地狱通信】的传闻吗?”

        “对。”面对太宰治的试探,红发少女相当干脆地承认了。

        “不过——”

        三子说到这里,停顿了一秒,像是想到什么般,黑着脸转过头,对鸢发少年绽出一个过分灿烂的笑容,

        “其实,我这次也算是专门为你而来的哦,太宰少年。”

        太宰治眼皮一跳。

        这一刻,他突然无端地产生了一种即将大祸临头的预感。

        不,并不是那种有生命危险,或是被追杀之类,而是更加微妙的灭顶危机感。

        硬要用一句话来形容的话,就是被一千只大型犬包围,连自己辛苦囤货的蟹肉罐头和医用绷带,都被恶犬翻出来,变成了它们的狗粮和玩具的感觉。

        物理伤害不大,但心灵阴影极强。

        “算了,机会难得,我还是先把礼物给你吧。”

        红发少女瞪了眼太宰,而后提着礼袋的手臂一用力,将东西重重往桌上一拍。

        ‘咚’的一声,与桌面相撞,发出好大一声响。

        就是这个——!

        太宰治倏地瞪大了眼睛,他望着桌上长方体一样厚厚的礼袋,脑中感应危机的天线哔哔作响。

        “那个,三子小姐,我能问一句,这是什么吗?”

        太宰治盯着所谓的‘礼物‘看了一会儿,突然微笑地问道。

        “是爸爸专门送给你的谢礼,说是回报你帮他们发现了接引科的漏洞。”

        红发少女说着,扯了扯嘴角,语气酸溜溜地说道,

        “具体是什么,我也不知道,反正是爸爸特别给你准备的,估计是他藏品里的哪件吧。”

        “反正绝对不会差,啧。”

        最后那声‘啧’简直掷地有声,拎起来用手拧拧,说不定还能拧出一桶陈醋来。

        包括一旁的国木田独步在内,都感受到了少女话里的快要溢出来的酸意。

        至于太宰治。

        这一刻,他终于确定了,那股从红发少女出现开始,一直萦绕在他心头要遭殃的直觉,和对方无端敌意的来源。

        哦~原来是这样啊。

        鸢眼少年打量着三子紧绷的脸色,心中的戒备顿时散去,脸上的笑脸愈发真实舒畅。

        “哎呀,来就来了,还带什么礼物呢?多不好意思~”

        “说起来,三子小姐,我可以现在就打开吗?”

        “哪里,绝对没有炫耀的意思,其实在我们现世有一个习俗,叫做‘当着送礼人的面拆礼物,是礼貌’。”

        “三子小姐,你不会介意的吧?”

        太宰治每说一句,红发少女的嘴角就向下撇一分。

        到了最后,彻底变成了与自家辅佐官老父亲的同款‘m’嘴型。

        只是某鬼神辅佐官看着是抖s的威严,而三子,看上去却透着一股可怜巴巴的味道。

        某一瞬间,旁观的国木田独步几乎以为,自己看到了被坏人逮着欺负,嘲笑大家长不疼自己了的小狗崽。

        还是全程焉焉地耷拉着耳朵,再多说一句就要捂着眼睛,‘呜’的一声哭出来的那种。

        “喂!太宰!”

        国木田独步实在看不过眼,瞪了眼太宰治。

        示意他差不多适可而止,没看到某个父控少女快要哭出来了吗!

        太宰治笑而不语。

        你不懂啊,国木田君。

        这种既预见了某个黏糊糊的蛞蝓,未来势必会碰到的最大阻碍。

        又能拼命刺激平时嚣张的,可以暴打他的鬼差——

        啊,这种双倍的喜悦,双倍的畅快,你不懂啊!

        哦,你这小人得志的行径,我确实不想懂。

        国木田独步冷漠地瞅了眼笑容越发猖狂的太宰治,实在没眼看地撇过了头,眼不见为净。

        倒是三子从头到尾都直勾勾地瞪着太宰治拆礼物,一副‘我不接受,肯定不是好东西’的挣扎表情。

        随着太宰治故意放缓的动作,精致包装的一角被撕开,像是杂志一样的封面一角,在两人眼底出现。

        ……嗯?等等,她记得这个是——?

        三子盯着礼物熟悉的一角,眼中划过一丝诧异。

        与此同时,鬼神辅佐官提示的话恰好在她耳边响起——

        【“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东西,只是‘回敬’而已。”】

        说起来,那个时候,爸爸好像用了‘回敬’这个字眼吧?

        所以——噗!

        想到什么的红发少女当即两眼一亮,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抓着对面的国木田独步往桌下一蹲!

        “什……?”

        三子前后相差巨大的反应,让太宰治心里咯噔一下,瞬间意识到被下套了。

        他手下一按,刚想把拆了一半的‘礼物’压回去,然而太晚了——

        像是感应到了鸢眼少年的意图,只听‘嘶啦——’一声脆响,包装的外壳自动从中间裂开。

        一叠写真集有生命般直立起来,在太宰治的脑袋周边围成一圈。

        每一页,都是最具有冲击力的特写,直直对准了太宰治的眼球。

        ——十八开的大彩页上,人老心未来的夺衣婆,贵妃醉酒般,侧倚在榻榻米上,香肩半露,俏皮地噘着嘴,朝着太宰治的方向轻轻吹了一个飞吻。

        太宰治:“……”

        这还不算完。

        啪嗒,又是一声脆响

        一副a4大小的画从杂志里掉出,正好落在他的膝盖上。

        太宰治双眼空白的低下头,只那幅画中的青花鱼,仿佛活过来一般,从画纸里凸了出来。

        从2d变成了全息3d,斜着眼睛看着他,发出了一连串神经污染般的嘲笑声。

        太宰治:“……”

        太宰治:“…………”

        一阵漫长的沉默后,迷茫的蹲在桌下的国木田独步,突然听见了临时搭档,堪比见到了地狱的惨叫声。

        “啊啊啊啊!我的眼睛——我的眼睛!噗!”

        然后七窍喷血地倒在了地上,右脚还抽搐地踢了两下,没动静了。

        某个同样蹲在桌下的鬼差少女,好心情地拍了拍沾到鼻血的衣角,侧过头微笑的说道,

        “很好,国木田君,我们可以开始讨论【地狱通信】的话题了。”

        国木田独步:“……”


  (https://www.biqudu.com/89304_89304772/92381393.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