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力使的恋人不对劲 > 第74章 Episode 74 三缺一

第74章 Episode 74 三缺一


听说过‘鲸落’吗?

        当一头鲸鱼死亡后,  它的尸体会成为深海其他生物的天堂,维持43个种类,12490个生物体生存,  与热液、冷泉一同被称为是深海生命的‘绿洲’。

        类似的事情,发生在其他领域也是如此。

        比如,  一部老式航天机体的盛大葬礼。

        美国纽约科技会展中心

        “先生们,  女士们,  我们现在所处的地方,就是人类曾经历史上最大的,航天火箭运输装甲车内部——代号【蓝鲸】。

        他全车长40米,  宽35米,弹性空间高度最高8米,  相当于三层楼……”

        “这辆初代火箭运输装甲是全人类的骄傲,  曾执行多次重大任务,  装运最大的超重型火箭与飞船,完成绕月任务……”

        戴着小型耳麦的解说员滔滔不绝地讲述着这辆火箭装甲车的历史,可惜认真听的游客没几个。

        大部分都在举着手机,  四处拍照,而剩下的一些,  则是忙着抓到处兴奋乱窜的小孩。

        “妈妈!你看,上面有个好——大的阳台!比网球场还大——!”

        调皮的男孩攀在高处的栏杆上,  张牙舞爪地冲着底下的母亲打招呼,  示意她抬头往上看。

        可惜,  他愤怒的老母亲根本没心思去观赏比‘网球场的大阳台’。

        只想把自家找死的儿子拎下来,揍一顿狠的。

        “……麦克!臭小子,  你给我下来!”

        “偏不,  我偏不,  略略略~”

        小孩似乎觉得很有趣,大着胆子松开一只手,对着母亲吐舌头。

        女人当即气得怒火攻心。

        就在她准备撸起衣袖,蹬开鞋亲自爬上去抓人时,一个高大的身影已经先一步越过了她,利落地爬上高处,把猴子似的小孩,摘了下来。

        “那不叫阳台,它叫承载平台,主要任务是用于装载火箭。”

        亚洲男人拎着小孩解释道。

        叫做麦克的男孩还在不老实的扭来扭曲,企图挣开抓着自己的手。

        不过,男人后半句补充的话,直接让他僵住,不敢再捣乱。

        “小心点男孩,摔下去的话,恐怕下周的篮球联赛,你只能坐在观众席上,看对手出风头了。”

        男孩不敢动,但不妨碍他大声嚷嚷:“你胡说,那个本瘦的和小鸡崽似的,肯定赢不了……不对,大叔!你怎么知道我下周有篮球赛!”

        黑发男人没有说话,只是笑了笑,在落地后,将小孩交给焦急跑来的母亲。

        “……大叔!你还没回答我——!”

        男孩还想在问,就冷不丁地被赶来的女人紧紧抱进怀里。

        他本来还有点不服气,昂起头想要争辩,但在对上女人吓坏的惊慌眼神时,发热的头脑像是浇了一盆冰水,骤然冷静了下来。

        “对不起,妈妈,我……”

        男孩蔫蔫地垂下头,道歉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盛怒的老母亲一把揪住了耳朵。

        “回答什么!回答什么!臭小子,你皮痒了是吗!”

        “疼!疼——!妈,你这是家暴……”

        母亲没理会儿子的叫嚣,向黑发男人道谢后,就拎着人离开了。

        “是鞋子对吗?”

        等在一旁的黑发男孩把外套和眼镜递给男人。

        工藤优作接过外套穿好,面带鼓舞地笑道:“怎么说?”

        小新一昂起下巴,自信地说出了自己的推理,

        “因为场合不对,明明是日常游览,但那个小鬼却刻意穿了一双崭新的专业篮球鞋。”

        “排除喜好的可能,剩下就是想提前适应新鞋子。另外,他手臂皮肤的颜色,也比衣袖下的更深,加上最近学校宣传的联赛消息,和他的运动能力,真相只有一个——”

        “那小鬼,是下周小学篮球联赛的选手之一!”

        工藤新一说完,骄傲地挺起小胸脯,两眼炯炯地盯着工藤优作。

        就差把‘我超棒,还不赞美我’几个字写在脸上。

        黑发的侦探小说家忍不住笑了下,他戴上眼镜,拍了拍儿子的脑袋,

        “哦,我倒是没想到这些。”

        小新一脸色一变,目露沉思。

        没想到这些?

        什么意思?难道他漏了什么关键的信息?

        黑发男孩绷起一张包子脸,因为思考而皱起的褶皱,像极了他们早上吃的灌汤小笼包。

        成功捉弄到儿子的工藤优作,爽朗地笑起来,

        “我只是看到了他妈妈放在提包里,露出的一角‘少儿篮球赛注意事项’宣传图册而已。”

        工藤小新一,面无表情:“……”

        “认真观察细节,新一。”

        工藤优作没有评价儿子牵强附会的推理,只是温和地提示道,

        “推理不是华丽的演出,它严谨甚至枯燥。我们要做的,只是找到那些不起眼的细节,没有任何扭曲与臆测,将它们串联成线而已。”

        “当然,有的时候,稍微做个弊也是不错的选择哦!”

        黑发小说家促狭地冲儿子挤了挤眼睛。

        小新一:“……”

        工藤小新一不甘心地鼓起脸颊,但不得不承认,父亲确实说中了他卖弄的小心思。

        就在这时,前方的游览队伍终于整顿完毕,解说员带着游客前往下一个地点。

        “爸爸,有件事我不明白。”

        工藤新一站在工藤优作身边,一边随着队伍前进,一边翻看着手里的火箭运输装甲的宣传图册,

        “为什么那个解说员姐姐在提起【蓝鲸】时,用的代词是‘他(he)’?”

        这不是单纯的一辆车而已吗?

        嗯,虽然是一辆可以运输航天火箭的装载车。

        但这并不能改变它只是一部机器的事实。

        “谁知道呢。”工藤优作笑了笑,用一种仿佛在说童话故事的语调说道,

        “或许,对于那位解说员来说,【蓝鲸】是个有生命的‘人’也说不定哦。游览开始时,那位解说员小姐不是还提到了传言?”

        “傍晚闭馆时,有巡逻的保安看到【蓝鲸】的精灵在车内游荡,寻找驾驶员。”

        “谢谢,爸爸,一点也不好笑。”

        小新一半月眼吐槽道,“要是照这么说,我们现在岂不是在人家的的肚子里闲逛。等到下午五点,还要聚众观赏它被‘大卸八块’的拆解仪式?”

        这是哪门子的都市猎奇怪谈。

        不过说来也不可思议,一辆曾经耗费了巨资研制,被视为机密中的机密的初代航天火箭装载车,最终也没有敌过时间的磨损。

        在被彻底淘汰后,老爷爷般躺在科技博物馆里。

        然后在多年以后,被一个富商买下,以‘科研慈善共享’的名义,邀请游客参观解构仪式,借着商业的方式,榨干它最后一点价值。

        某个时候,黑发男孩甚至觉得,这辆火箭装载车代号叫【蓝鲸】,是那群工程师故意的。

        从一开始,就用这种方式,预示了它的结局。

        “那可说不准,新一。”

        工藤优作抬脚点了点脚下的地面,随口说道,

        “现在是科技的时代,说不定,这辆庞然大物真的寄居了车灵呢?”

        “哦,那我倒是想见识一下,航天火箭运输装甲车的车灵有什么不同。”

        纽约科技会展中心内,身处装甲车内部的男孩如是说道。

        “那个会展中心不对劲。”

        纽约街头,身穿波点连衣裙的红发少女摘下墨镜,祖母绿的瞳眸专注着望着对面的大型建筑,脸色凝重的说道。

        “哦,是吗?半小时前,你路过电玩城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

        红发少女旁的金发青年冷漠地抬了下眼镜,无动于衷。

        显然,这一次,他不准备再听某个鬼差少女胡说八道。

        作为eu地狱未来二把手的接班人,玛门自认为可以独自完美解决这次任务。

        不过是抓捕失踪的亡者而已,轻而易举。

        金发鹰眼的恶魔不以为意地想道。

        他扇动了下背上的羽翅,正准备前往现世速战速决时,女仆打扮的下属又通知他,别西卜大人下达了新的命令。

        ——去迎接合作伙伴,霓虹地狱来的鬼差执行官。

        哦,那边来的鬼差,换句话来说,就是充数的。

        金发恶魔淡定地调整了下眼镜上的银链,没有把临时加塞的拖油瓶放在心上。

        直到女仆小姐的后半句话传来,成功让恶魔脸上的镇定碎了一定。

        “另外,别西卜大人交代,这次任务由那位鬼差执行官领头。”

        玛门的脚步一顿,缓缓转过头:“……你说什么?由谁领头?”

        女仆小姐微笑:“那位鬼差执行官。”

        金发恶魔从口袋里掏出手帕,擦了擦两边的耳朵,再次问道:“再说一遍,谁?”

        女仆小姐:“霓虹地狱的鬼差执行官。”

        “谁?”

        “问多少次答案都是一样的。”

        女仆小姐温柔的笑脸不变,只是说出口的话直接得过分,

        “玛门大人,这边建议您领了任务快滚,再纠缠不休的话,拔光您那两小翅膀的毛哦!”

        金发恶魔:“……”

        “我不信,我要找别西卜大人问清楚!”

        “哦,请。”

        女仆小姐微笑地让开路,看着某个自尊心大受打击地恶魔,傻乎乎地冲进地狱二把手的办公室,然后五分钟后,被忽悠得斗志昂扬地出来。

        “玛门,不要小看那个鬼差执行官。”

        被质问的eu地狱二把手坐在宽大的办公椅里,双手搁在下巴处,蜥蜴的竖瞳直直盯着下属,认真叮嘱道,

        “她可是那个鬼神的女儿,这次来,一定是打着窃取我们重要情报的打算。你是我最看重的部下,这件事就交给你了,别让我失望。”

        ……竟然是如此!

        直觉被托付了重大要务的金发恶魔背后一凛,又是得意又是激动地离开了办公室,完全把数分钟以前的愤慨,忘了个彻底。

        没错,说什么由霓虹地狱的鬼差领头,其实这只是故意让对方得意忘形,露出马脚的计策!

        不愧是别西卜大人,就是深谋远虑!

        放心吧别西卜大人,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金发的青年恶魔热血握拳,遥望天边,仿佛已经看到自己从尊敬的上司手中,接过权柄,成为地狱二把手的完美未来。

        然后在到达现世第二天,玛门的完美未来,彻底破碎了。

        “那什么,不好意思三子小姐,你,是不是该开始认真工作了?”

        纽约街头,一身白色西装,梳着大背头的金发青年强自忍耐着心中的怒火,皮笑肉不笑地问道。

        “嗯?我一直在认真工作啊?”

        三子咬了一口手里的芥末热狗,眨巴着眼睛看向一脸忍耐的青年,露出了语重心长的前辈眼神,“小鸟啊,虽然我可以理解你好不容易来一趟现世,激动的心情。但是适当放松一下就可以了,一个成熟的恶魔,还是以工作为重比较好哦。”

        啪。

        一根青筋绷在青年的脑门上,相当生动地跳了跳。

        自诩精英形象的金发恶魔用力深呼吸,疯狂压抑不断上涌的怒火。

        偏偏这时,某个红发少女还善解人意地来了一句:“怎么了小鸟,是吃坏了东西,想拉肚子吗?”

        “……”

        “…………”

        忍、忍……

        忍·无·可·忍·了啊啊——!!!

        嘣的一声,金发恶魔仿佛听到了自己理智弦断的声音。

        “谁是‘小鸟’啊!!说了多少次,老子叫玛——门——!恶魔玛门!!!你是听不懂日语吗混蛋红毛!”

        “还有,什么叫做‘一直在认真工作’??啊???”

        彻底爆发的恶魔完全放弃了骄傲地精英相信,用力伸出手指,隔着空气,接连在三子的手上,腰上和头上指了指,大声咆哮,

        “这里、这里、还有这里!!到底谁才是在现世玩嗨的人啊!啊??!”

        手上拿着热狗,腰上挂着新抓来的火箭钥匙扣,头上还顶着蜘蛛侠周边发夹的三子,鼓着右脸颊,嚼了嚼嘴里的零食,咽下说道,

        “不是玩闹,这些都是必要的线索哦!”

        “骗鬼去吧!”

        金发恶魔怒吼一声,充满怨恨地碎碎念,

        “一开始说饿了要吃麦o劳,然后又突然跑去漫画店买周边,最后还趁着我结账时跑去电玩城抓钥匙扣?现在告诉我,科技馆有问题?”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老子再相信你,我就是脑袋被狗叼了的小鸟呵呵,呵呵呵。”

        大概是金发青年怨念的表情太过可怜,三子抓了抓脸,从兜里掏出一根棒棒糖递到青年眼底,安慰道,

        “小、咳,玛门,好了别难过,吃颗糖冷静一下,大家都看着你哦。”

        “……”

        金发青年身形一僵,他猛得转过脸,果然看见身边围了一群路人,正表情惊愕地看着他。

        其中一个提着菜篮的大妈还走上前,语重心长地拍了拍他,劝道,

        “好啦小伙子,有什么话和女儿好好说,这么可爱又漂亮的女孩子,调皮一点是正常的,好好教,别吓到人家。”

        玛门:“……”

        老子才六百岁啊!还是个年轻的恶魔啊!!!

        金发恶魔痛苦地捂住胃。

        三子:“是要拉肚……”

        “我胃疼!!”

        玛门大吼了一声,又绝望似地一手捂着快要胃溃疡的胃,一边憔悴地抹了一把脸,

        “算了,是我活该,我就不该相信一个外来人能起到作用。”

        “行吧,接下来我们还是各调查各的,你爱去哪儿去哪儿,别耽误我时间……”

        “那个——”

        三子想要开口,结果话还没说完,就被青年粗暴地打断。

        “闭嘴!我不想再听你说话!就这样,我们分头调查!不准跟着我!”

        金发青年说完,狠狠瞪了眼三子,转身离开。

        红发少女无辜地望着对方怒气冲冲的背影,小声补充道,

        “我只是想告诉你,刚才那个老夫人不小心把蛋黄酱沾到你背上了……”

        算了,他应该后面会自己发现的,但愿不会被人误以为那是什么糟糕的东西。

        不过分头调查啊……

        三子摸了摸下巴,看向了对街的科技会展中心,认为没有那个必要了。

        因为,答案,很明显就在那栋建筑里面。虽然从玛门的视角来看,红发的鬼差少女一路上都在摸鱼到处玩。

        但实际上,三子还真的是在做正事。

        十五名失踪人,十六个消失的灵魂。

        或许现世的警方还不能确定,但通过阎王厅的净琉璃镜,他们可以肯定,除去死亡的川口平之外,另外十五名失踪的航天研究人员并没有死亡,只是陷入了长时间的昏迷。

        状态与植物人很像,只是区别是,前者是病理因素,而那十五名研究人员,却是灵魂失踪而导致的沉睡。

        放着不管的话,等到十五个不知所踪的生魂被污染,那可就麻烦大了。

        排除真正【地狱通信】的原因,三子回想起东京现世找到的线索,总觉得自己忽略了什么重要的地方。

        而与此同时,eu地狱也传来相似亡者的情况。

        比起eu地狱的恶魔们,阎魔厅的鬼差更擅长捕捉亡者的气息,这也是为什么,他们会主动寻求合作,并且将主导权交给霓虹地狱的原因。

        根据找到的情报来看,最后一名失踪的灵魂是在美国纽约。

        要在一个面积超过一千平方公里的国际大都市,寻找几个失踪的灵魂,听上去像是大海捞针,但他们并不是毫无线索。

        ——前脚航天领域的研究学者灵魂失踪,后脚现世纽约最大的展览中心,就举办了盛大的航天展。

        直觉告诉三子,这里头一定有联系。

        而到达纽约之后,从依循着亡者痕迹找到的小物件来看,线索确实都指向了那个科技展。

        哦,热狗不是。

        这个只是三子单纯嘴馋而已。

        “航天啊……”

        不知道能不能见到航空母舰。

        三子望着展览中心思索了片刻,就在她正准备走向对接时,

        忽然,一个嘈杂的声音从街道尽头,远远传来。

        伴随着一声声人群的惊呼声,三子感到脚踝突然一暖,有什么毛茸茸的东西撞了上来。

        三子奇怪地低头一看,惊愕地发现是一只棕白相间的骑士小猎犬。

        它看上去状态不太好。

        小小的一只,不比娃娃机里的毛绒玩具大多少,身上的毛一缕一缕的,左眼因为受伤的关系紧闭着,右腿瘸着,似乎还带着一道长长的裂口。

        这只狗……

        红发少女盯着小狗受伤的右腿一愣,正打算弯腰把它抱起来查看时,一群穿着黑西装的男人突然冒了出来,将三子围成一圈。

        周围的路人小声惊叫地跑开,偶尔有几个议论声传来。

        “……怎么回事?快点报警!”

        “你疯了?那装扮一看就是……科西嘉黑手党……又是帮派,别多管闲事。”

        ……

        …………

        “喂,小姑娘。”

        为首的西装男人站了出来,用枪指了指红发少女脚边的小狗,说道,

        “不想死的话,把那只畜生交出来。”虽然从玛门的视角来看,红发的鬼差少女一路上都在摸鱼到处玩。

        但实际上,三子还真的是在做正事。

        十五名失踪人,十六个消失的灵魂。

        或许现世的警方还不能确定,但通过阎王厅的净琉璃镜,他们可以肯定,除去死亡的川口平之外,另外十五名失踪的航天研究人员并没有死亡,只是陷入了长时间的昏迷。

        状态与植物人很像,只是区别是,前者是病理因素,而那十五名研究人员,却是灵魂失踪而导致的沉睡。

        放着不管的话,等到十五个不知所踪的生魂被污染,那可就麻烦大了。

        排除真正【地狱通信】的原因,三子回想起东京现世找到的线索,总觉得自己忽略了什么重要的地方。

        而与此同时,eu地狱也传来相似亡者的情况。

        比起eu地狱的恶魔们,阎魔厅的鬼差更擅长捕捉亡者的气息,这也是为什么,他们会主动寻求合作,并且将主导权交给霓虹地狱的原因。

        根据找到的情报来看,最后一名失踪的灵魂是在美国纽约。

        要在一个面积超过一千平方公里的国际大都市,寻找几个失踪的灵魂,听上去像是大海捞针,但他们并不是毫无线索。

        ——前脚航天领域的研究学者灵魂失踪,后脚现世纽约最大的展览中心,就举办了盛大的航天展。

        直觉告诉三子,这里头一定有联系。

        而到达纽约之后,从依循着亡者痕迹找到的小物件来看,线索确实都指向了那个科技展。

        哦,热狗不是。

        这个只是三子单纯嘴馋而已。

        “航天啊……”

        不知道能不能见到航空母舰。

        三子望着展览中心思索了片刻,就在她正准备走向对接时,

        忽然,一个嘈杂的声音从街道尽头,远远传来。

        伴随着一声声人群的惊呼声,三子感到脚踝突然一暖,有什么毛茸茸的东西撞了上来。

        三子奇怪地低头一看,惊愕地发现是一只棕白相间的骑士小猎犬。

        它看上去状态不太好。

        小小的一只,不比娃娃机里的毛绒玩具大多少,身上的毛一缕一缕的,左眼因为受伤的关系紧闭着,右腿瘸着,似乎还带着一道长长的裂口。

        这只狗……

        红发少女盯着小狗受伤的右腿一愣,正打算弯腰把它抱起来查看时,一群穿着黑西装的男人突然冒了出来,将三子围成一圈。

        周围的路人小声惊叫地跑开,偶尔有几个议论声传来。

        “……怎么回事?快点报警!”

        “你疯了?那装扮一看就是……科西嘉黑手党……又是帮派,别多管闲事。”

        ……

        …………

        “喂,小姑娘。”

        为首的西装男人站了出来,用枪指了指红发少女脚边的小狗,说道,

        “不想死的话,把那只畜生交出来。”虽然从玛门的视角来看,红发的鬼差少女一路上都在摸鱼到处玩。

        但实际上,三子还真的是在做正事。

        十五名失踪人,十六个消失的灵魂。

        或许现世的警方还不能确定,但通过阎王厅的净琉璃镜,他们可以肯定,除去死亡的川口平之外,另外十五名失踪的航天研究人员并没有死亡,只是陷入了长时间的昏迷。

        状态与植物人很像,只是区别是,前者是病理因素,而那十五名研究人员,却是灵魂失踪而导致的沉睡。

        放着不管的话,等到十五个不知所踪的生魂被污染,那可就麻烦大了。

        排除真正【地狱通信】的原因,三子回想起东京现世找到的线索,总觉得自己忽略了什么重要的地方。

        而与此同时,eu地狱也传来相似亡者的情况。

        比起eu地狱的恶魔们,阎魔厅的鬼差更擅长捕捉亡者的气息,这也是为什么,他们会主动寻求合作,并且将主导权交给霓虹地狱的原因。

        根据找到的情报来看,最后一名失踪的灵魂是在美国纽约。

        要在一个面积超过一千平方公里的国际大都市,寻找几个失踪的灵魂,听上去像是大海捞针,但他们并不是毫无线索。

        ——前脚航天领域的研究学者灵魂失踪,后脚现世纽约最大的展览中心,就举办了盛大的航天展。

        直觉告诉三子,这里头一定有联系。

        而到达纽约之后,从依循着亡者痕迹找到的小物件来看,线索确实都指向了那个科技展。

        哦,热狗不是。

        这个只是三子单纯嘴馋而已。

        “航天啊……”

        不知道能不能见到航空母舰。

        三子望着展览中心思索了片刻,就在她正准备走向对接时,

        忽然,一个嘈杂的声音从街道尽头,远远传来。

        伴随着一声声人群的惊呼声,三子感到脚踝突然一暖,有什么毛茸茸的东西撞了上来。

        三子奇怪地低头一看,惊愕地发现是一只棕白相间的骑士小猎犬。

        它看上去状态不太好。

        小小的一只,不比娃娃机里的毛绒玩具大多少,身上的毛一缕一缕的,左眼因为受伤的关系紧闭着,右腿瘸着,似乎还带着一道长长的裂口。

        这只狗……

        红发少女盯着小狗受伤的右腿一愣,正打算弯腰把它抱起来查看时,一群穿着黑西装的男人突然冒了出来,将三子围成一圈。

        周围的路人小声惊叫地跑开,偶尔有几个议论声传来。

        “……怎么回事?快点报警!”

        “你疯了?那装扮一看就是……科西嘉黑手党……又是帮派,别多管闲事。”

        ……

        …………

        “喂,小姑娘。”

        为首的西装男人站了出来,用枪指了指红发少女脚边的小狗,说道,

        “不想死的话,把那只畜生交出来。”虽然从玛门的视角来看,红发的鬼差少女一路上都在摸鱼到处玩。

        但实际上,三子还真的是在做正事。

        十五名失踪人,十六个消失的灵魂。

        或许现世的警方还不能确定,但通过阎王厅的净琉璃镜,他们可以肯定,除去死亡的川口平之外,另外十五名失踪的航天研究人员并没有死亡,只是陷入了长时间的昏迷。

        状态与植物人很像,只是区别是,前者是病理因素,而那十五名研究人员,却是灵魂失踪而导致的沉睡。

        放着不管的话,等到十五个不知所踪的生魂被污染,那可就麻烦大了。

        排除真正【地狱通信】的原因,三子回想起东京现世找到的线索,总觉得自己忽略了什么重要的地方。

        而与此同时,eu地狱也传来相似亡者的情况。

        比起eu地狱的恶魔们,阎魔厅的鬼差更擅长捕捉亡者的气息,这也是为什么,他们会主动寻求合作,并且将主导权交给霓虹地狱的原因。

        根据找到的情报来看,最后一名失踪的灵魂是在美国纽约。

        要在一个面积超过一千平方公里的国际大都市,寻找几个失踪的灵魂,听上去像是大海捞针,但他们并不是毫无线索。

        ——前脚航天领域的研究学者灵魂失踪,后脚现世纽约最大的展览中心,就举办了盛大的航天展。

        直觉告诉三子,这里头一定有联系。

        而到达纽约之后,从依循着亡者痕迹找到的小物件来看,线索确实都指向了那个科技展。

        哦,热狗不是。

        这个只是三子单纯嘴馋而已。

        “航天啊……”

        不知道能不能见到航空母舰。

        三子望着展览中心思索了片刻,就在她正准备走向对接时,

        忽然,一个嘈杂的声音从街道尽头,远远传来。

        伴随着一声声人群的惊呼声,三子感到脚踝突然一暖,有什么毛茸茸的东西撞了上来。

        三子奇怪地低头一看,惊愕地发现是一只棕白相间的骑士小猎犬。

        它看上去状态不太好。

        小小的一只,不比娃娃机里的毛绒玩具大多少,身上的毛一缕一缕的,左眼因为受伤的关系紧闭着,右腿瘸着,似乎还带着一道长长的裂口。

        这只狗……

        红发少女盯着小狗受伤的右腿一愣,正打算弯腰把它抱起来查看时,一群穿着黑西装的男人突然冒了出来,将三子围成一圈。

        周围的路人小声惊叫地跑开,偶尔有几个议论声传来。

        “……怎么回事?快点报警!”

        “你疯了?那装扮一看就是……科西嘉黑手党……又是帮派,别多管闲事。”

        ……

        …………

        “喂,小姑娘。”

        为首的西装男人站了出来,用枪指了指红发少女脚边的小狗,说道,

        “不想死的话,把那只畜生交出来。”虽然从玛门的视角来看,红发的鬼差少女一路上都在摸鱼到处玩。

        但实际上,三子还真的是在做正事。

        十五名失踪人,十六个消失的灵魂。

        或许现世的警方还不能确定,但通过阎王厅的净琉璃镜,他们可以肯定,除去死亡的川口平之外,另外十五名失踪的航天研究人员并没有死亡,只是陷入了长时间的昏迷。

        状态与植物人很像,只是区别是,前者是病理因素,而那十五名研究人员,却是灵魂失踪而导致的沉睡。

        放着不管的话,等到十五个不知所踪的生魂被污染,那可就麻烦大了。

        排除真正【地狱通信】的原因,三子回想起东京现世找到的线索,总觉得自己忽略了什么重要的地方。

        而与此同时,eu地狱也传来相似亡者的情况。

        比起eu地狱的恶魔们,阎魔厅的鬼差更擅长捕捉亡者的气息,这也是为什么,他们会主动寻求合作,并且将主导权交给霓虹地狱的原因。

        根据找到的情报来看,最后一名失踪的灵魂是在美国纽约。

        要在一个面积超过一千平方公里的国际大都市,寻找几个失踪的灵魂,听上去像是大海捞针,但他们并不是毫无线索。

        ——前脚航天领域的研究学者灵魂失踪,后脚现世纽约最大的展览中心,就举办了盛大的航天展。

        直觉告诉三子,这里头一定有联系。

        而到达纽约之后,从依循着亡者痕迹找到的小物件来看,线索确实都指向了那个科技展。

        哦,热狗不是。

        这个只是三子单纯嘴馋而已。

        “航天啊……”

        不知道能不能见到航空母舰。

        三子望着展览中心思索了片刻,就在她正准备走向对接时,

        忽然,一个嘈杂的声音从街道尽头,远远传来。

        伴随着一声声人群的惊呼声,三子感到脚踝突然一暖,有什么毛茸茸的东西撞了上来。

        三子奇怪地低头一看,惊愕地发现是一只棕白相间的骑士小猎犬。

        它看上去状态不太好。

        小小的一只,不比娃娃机里的毛绒玩具大多少,身上的毛一缕一缕的,左眼因为受伤的关系紧闭着,右腿瘸着,似乎还带着一道长长的裂口。

        这只狗……

        红发少女盯着小狗受伤的右腿一愣,正打算弯腰把它抱起来查看时,一群穿着黑西装的男人突然冒了出来,将三子围成一圈。

        周围的路人小声惊叫地跑开,偶尔有几个议论声传来。

        “……怎么回事?快点报警!”

        “你疯了?那装扮一看就是……科西嘉黑手党……又是帮派,别多管闲事。”

        ……

        …………

        “喂,小姑娘。”

        为首的西装男人站了出来,用枪指了指红发少女脚边的小狗,说道,

        “不想死的话,把那只畜生交出来。”


  (https://www.biqudu.com/89304_89304772/92318376.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