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力使的恋人不对劲 > 第75章 Episode 75 不吉利啊!

第75章 Episode 75 不吉利啊!


这只狗不对劲。

        从看到幼犬的第一眼起,  三子就感觉到了一种说不出的怪异。

        然后这份违和感,在她将小狗抱起来,触手的一瞬间,  猜想得到了证实。

        幼犬毛绒的皮毛手感与其他犬类无异。

        温度、心跳、甚至是掌下瑟瑟发抖的背脊,都仿造的惟妙惟肖——

        ——没错,就是‘仿造’。

        三子扫了眼幼犬后腿上的伤口,  虽然掩饰地很好,但是如果仔细观察的话,  依然可以从撕扯开的红色伤口里,看到肌腱底下,  隐藏的电线和若头若无的数据蓝光。

        这是一只机械犬。

        像是察觉到了红发少女明了的视线,白棕色的机械犬可怜地抖了抖。

        它耷拉着两条长长的耳朵,湿润的鼻尖讨好似的,在三子的虎口处蹭了蹭。而后仰起脖子,  用只剩下一只的黑色眼珠盯着少女,  从喉咙里发出让人心碎地呜咽声。

        眼珠中流露出的祈求与无望的情感,几乎超出了真正的动物。

        “……”

        三子的眉尖一抖。

        “喂!臭表·子,  你聋了吗!没听到我们大哥说把那只畜生……”

        另一边,被忽视了半天的黑西装终于忍无可忍开口。

        只不过,他出口的恶言还没说完,  就被为首的男人拦住,  在被瞪了一眼后,又灰溜溜地把话咽了回去。

        就像三子惊异于幼犬的可疑一样,  男人同样在猜测忌惮少女的身份。

        试问,  一个被枪指着的普通人,  应该是什么反应?

        加入帮派至今,  为首的男人曾见过不下十种表情。

        虽然有些差异,  但大多数时候,他们都是脸色惨白,一边慌乱地重复‘不要伤害我’,一边识时务地举起双手,在枪口的威胁下妥协。

        当然,试图证明自己可以战胜子弹的蠢货也不是没有。

        但无论如何,他们的反应也绝对不该像眼前这个容貌出众的异国少女一样,只是平淡地瞥一眼他们,就若无其事地低头,研究怀里的狗崽子。

        就好像,他们手中的武器,不过只是儿童商店里,随处可见的打折玩具一样。

        为首的黑西装微不可见地皱了下眉。

        他反而放下了手里的枪,对下属比了个‘稍安勿躁’的手势。

        红发少女不以为意的态度太过明显。

        这种情况,要么,对方是与他们相似的‘同行’,要么,就是她对自己的武力有恃无恐。

        男人不着痕迹地打量了几眼三子纤细,毫无肌肉感的四肢,很快将答案限定在了前一项上。

        东方的面孔……这种等级的样貌——

        男人的脑中迅速闪过一个念头。

        根据线报,port  mafia的干部还有一小时,就要到达纽约。

        难道说眼前这个少女,和那个重力使关系匪浅?

        他盯着红发少女的精致得不似真人的五官,一时间,脑内各种猜想纷飞。谨慎起见,他还是收起了武器,脸上浮现出一个假笑。

        “小姑娘,不管你是谁,叔叔劝你不要多管闲事,把那头畜生交给我们,你就可以离……”

        “这只狗,是你们的吗?”

        三子低头看了小猎犬后腿上的伤口片刻,忽然冷不丁地问道。

        “……当然。”

        男人愣了一秒后,状似无奈地叹了口气,说道,

        “不瞒你说,这只畜生是我们组织里的兄弟养的,看它可怜给一口饭吃,没想到竟然不知道感恩,咬伤了我们好几个兄弟——”

        为首的小领袖说完,就刻意停了下来,微笑地看着三子。

        一般来说,话讲到这个份上,但凡听的人有一点头脑,也就顺着台阶下,将狗还给原主人了。

        毕竟,就算是假的又如何?

        为了一只脏兮兮的流浪狗,得罪当地的地头蛇,这种情况,就算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该怎么选。

        更何况,如果这个少女真的与港·黑的重力使有关系,就更应该懂事地卖他们一个面子。

        男人对接下来的发展很有把握。

        就在他筹划着怎么尽快回去复命时,突然被一串凶狠的狗叫声,打断了思绪。

        “汪——汪汪!!”

        小猎犬愤怒地龇着牙,朝着几个男人嚎叫了几声。

        不等对面做出反应,它就像溺水的人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的浮木般,用受伤的四肢,死死攀住三子的手臂,用力摇着头。

        “安静点。”

        红发少女安抚似地拍了拍小狗崽的脑袋,正准备说什么,突然感到自己的手背一凉。

        有什么像是水一样的东西,滴在了她的手上。

        三子一怔,下意识低下头,发现原本凶狠龇牙的小猎犬此刻认命般,趴伏在她怀里。

        透明的水珠在它的眼眶里聚集,沿着脸颊落下,一颗颗打在三子的手腕上。

        ……是眼泪。

        “喂,小狗,你是在哭吗?”

        机械犬,也会流泪吗?

        红发少女不可思议地盯着小猎犬。

        “呜……呜呜,汪。”

        棕白色的机械狗没有说话,只是呜咽着,不停摇着头,把自己往少女的怀里塞。

        “啧。”为首的男人不耐烦地咂舌。

        算一算时间,港·黑的人估计快到了,他可没心情在这里看一只畜生表演真情流露。

        是那个重力使的小情人也好,还是什么厉害的角色也好,再拖延下去,完蛋的可是他。

        男人收起了脸上佯装的笑容,朝着下属递了个眼神。

        咔哒——

        一连串手·枪上膛的声音响起,六只黑洞洞的枪口直指中央的红发少女。

        举着枪的男人往前走了两步,朝着三子摊开掌心,

        “好了小姑娘,玩闹的时间到此结束,把那头畜生老实交过来,你也不想年纪轻轻就下地狱吧。”

        “地狱?”三子闻言眨了下眼睛。

        她改变主意地将小猎犬往肩上一放,让它自己抓好,而后侧过头,对着黑西装们嘿然一笑,

        “嘿嘿,正好,那地方我很熟哦~”

        看起来是说不通了。

        男人面无表情地抬起下巴,对着三子的方向点了点,冷声下令,

        “开枪,杀了她。”

        一瞬,枪声四起。

        同一时间,科西嘉黑手党总部

        “再说一遍?东西被什么叼走了?”

        高层干部嗤笑地看向底下的人。

        怀疑究竟是他耳朵出错了,还是这群蠢货终于连脑子也跟着嗑烂掉了,竟然编出这种可笑的理由敷衍他。

        “你难道想告诉我,一只狗,旁若无人地绕过了戒备的守卫和监控,当着你们的面,用爪子和牙齿破解了保险库的密码,把两箱军·火偷了出去?”

        干部从宽大的椅子里起身,踱步走到跪在地上发抖的下属跟前。

        他弯下腰,伸出戴着金属戒指的手掌,在下属的脸上轻柔地拍了拍,轻声说道,

        “老子不管到底是狗,还是猫,再给你十分钟,如果我没看到那东西摆在桌上……你和那些可爱的小跟班,就只能去隔壁医院摘点器官,造福病人了,知道吗?”

        “可是、可是真的是狗叼走的啊!老大!”

        自知十分钟根本带不回东西,跪在地上的男人干脆也破罐子破摔,把隐瞒下来的监控录像交了出去。

        虽然这样会暴露他私下偷懒的证据,但擅离职守,也总比被掏空内脏强!

        干部居高临下地看着痛哭流涕的男人一会儿,朝身旁招了招手。

        很快,一台笔记本出现在他面前。

        男人没有说谎,真的是一只狗。

        干部几乎是黑着脸,看完了一只幼年的骑士猎犬,是怎么如同高级的特工似的,趁着短短的人员交接的时间,避开了所有警报,

        再判若无人的把两箱军火拆成零件,组装到自己身上,摇着尾巴,一蹬一蹬地离开了仓库的全过程。

        见鬼了……什么时候狗还有这种能力?

        高层干部感觉整个世界,都不真实了。

        偏偏这时候,港口黑手党的人马上就要到了。

        他总不能到时候直接捧着电脑,欢天喜地的跑到人家面前,拍着港·黑重力使的肩膀,告诉对方——

        ‘嗨呀,真是不巧,兄弟,卖给你们的武器被一只小狗叼走了,要不你们改天再来?’吧!

        这几年,他们和港·黑的关系本就岌岌可危。

        更不用说,首领还数次无视了港·黑的警告,私下把‘糖丸’运输进横滨……

        原本,一桩小小的军·火交易,根本不需要惊动那位武斗派的重力使。

        可是他现在却亲自来了,足以表明港·黑在打什么主意。

        这时候要是再加上弄砸了这桩交易,高层干部,瞬间背上出了一层冷汗。

        “你——!!”

        高层干部像是想到什么,猛得低头,眼神可怖地盯向地上的男人。

        他的目光毫无温度,仿佛在看一个被推出去挡子弹的死人,

        “你们,多带几个人去机场。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手段,必须暂时拖住那个重力使,对方要是问起来,你就说——”

        “哦?就说什么?”

        一道清亮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高层干部的瞳孔骤然一缩,惊骇地转头朝着门口看去,绝望地对上了一双冰冷的钴蓝色瞳眸。

        按照线报,本来应该才抵达纽约机场的赭发蓝眼的重力使,此时正双手插兜,如逛自家后院一样,站在他们总部的大楼里,高层干部的办公室门边。

        本该负责预警与通报的成员,早已被对方带来的人,无声无息地制服,不省人事地倒在地上。

        整个过程,他们甚至没听到一点动静。

        而他们的干部,就这样安静地站在一旁,不知道听了多久。

        这样的战斗力……

        ……完了。

        科西嘉的高层干部,脸色灰败地跌坐在椅子上。

        只一眼,他已经看到了自己组织覆灭的未来。

        ……

        …………

        “情况怎么样?”

        满是硝烟与血腥气的总部大楼内,中原中也摘下帽子,随手掸去帽檐上沾到的玻璃碎渣,将帽子重新戴回头上。

        不久以前的剿灭行动并没有扰乱少年的衣着半分。

        如果不是他脚下还躺着敌人的尸首,仅看周围华丽到过分的办公室摆设,乍眼望去,还以为他此时,正身处某个宴会厅中。

        中原中也手边,是代表科西嘉黑手党最高象征的首领座椅。

        而此时,本该坐在上面的人,却先一步不知所踪。

        “其余残党已经俘获,武装力量全数剿灭,至于科西嘉的首领……”

        汇报的下属说到这时,嘴角忍不住抽了下,像是极力压下脸上怪异的表情,平板无波地继续说道,

        “那个老头找到了,他就藏在地下室的通风管里,我们找去的时候,他正在和情人……恩,纠缠。”

        中原中也一顿,缓缓转过头,忍不住开口重复了一遍,

        “通风管?情人?到了这种情况下?”

        “没错,这种情况下。”

        部下肯定地点了点头,与重力使一起,露出了掺杂了佩服和震撼的复杂表情。

        死到临头了还不忘寻欢作乐,该说那家伙是老当益壮呢?还是遵从本能。

        “……”

        这消息太过魔幻,以至于某位年轻的重力使,脸上的表情都空白了一瞬。

        “咳,中原干部。”

        人到中年,见过更多‘风浪’的直属部下率先回过神。

        他提醒地咳嗽了一声,问道:“那位首领想要见您,说是愿意用‘糖丸’的配方换一条命。”

        ‘糖丸’的配方?

        中原中也闻言,毫不掩饰脸上厌恶的神情。

        看起来,那位首领到了这个地步,都没有明白组织破灭的原因。

        【横滨禁止一切毒x往来交易】

        虽然这项规矩听着,让国外不少合作组织,嘲笑port  mafia该不会是套着黑·道皮的官方正义组织。

        但是忌惮于港·黑在那座港口城市的掌控,和重力使的威慑,他们还是绕开了横滨的线路。

        ——反正那个远东之地的国家,又不是只有横滨一个港口城市。

        森鸥外拒绝这口肥肉,自然有其他城市的组织,会代替他们,吞下横滨放出的交易额。

        但即便是如此心照不宣的铁律,始终有那么一两个不信邪的组织,在破坏约定的边缘跃跃欲试。

        科西嘉黑手党不是第一个,但在此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应该会成为最后一个。

        ……虽然只是暂时的。

        “处理掉。”

        赭发干部冷厉地做了个处决的手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个恶心的办公室。

        很快,大楼长廊的另一头,传来了密集的枪声。

        “对了,小田,我们的那批东西呢,找到了吗?”

        中原中也想起自家下落不明的军火,询问道。

        咳,虽然他们不久之前把款项又追了回来。

        严格意义来说,那批军·火的所有权不属于他们,但是……咳嗯,来都来了,总要带点特产回去,对吧?

        “呃,关于这点——”

        负责情报探查的人员脸色一僵,露出了与上一位汇报‘在通风管里找到敌对首领’的同僚,不分伯仲的奇妙表情。

        中原中也脚下一顿:眼神复杂:“……你可别告诉我,它也在通风管里,和什么奇怪的东西纠缠。”

        “不,那倒没有。”

        情报人员维持着‘见证奇迹’的表情说道,“根据我们调查,那批军火确实被一只狗劫走了。”

        ……被一只什么?狗?

        中原中也脑袋不小心卡顿了一下,还没等他消化完这个消息,就又听到下属用一种更加奇妙的声音,补充道,

        “不过好消息是,狗找到了,在纽约科技会展中心。”

        “坏消息是,它被您的熟人,带进了纽约科技会展中心。”

        中原中也的眼皮一跳:“……”

        赭发少年想起‘出差’时,某个红方的鬼差少女提到的任务,一丝不祥的预感徒然冒上心头。

        ……不,不可能这么巧。

        这里是纽约,那家伙可是霓虹地狱的鬼差,管不到这里。

        没错,绝对不可能这么巧……

        中原中也冷静说服自己。

        然后等他赶到纽约会展中心,在一辆据说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航天火箭运输装甲车内,

        和某个正拎着一只毛绒狗的后颈,试图找到开关的红发少女碰面时,脸上的冷静顿时碎了一地。

        这还不是最刺激的——

        很显然,红发少女疑似虐待狗狗的行为,引来了正义路人父子的阻止。

        “快住手啊姐姐!不可以这么对待动……嗯???”

        “啊咧?你不是三子姐姐吗?!”

        红发少女转过头,对上两个一大一小的老熟人父子。

        而与此同时,表情僵住的工藤优作视线一转,也正好看到了距离三子半米远的中原中也。

        然后,黑发小说家脸上僵硬的表情,也跟着碎了一地。

        沉默。

        彼此无声的沉默之中,只有三子惊喜地举起手,祖母绿的双瞳亮晶晶地看着他们,兴奋地打招呼,

        “哟呵~!中原老师,工藤先生,好巧啊,又见面了哈哈哈哈哈哈!”

        中原中也:“……”

        工藤优作:“……”

        红发少女的笑声就像一把小锤子,猛地砸在了呆滞的中原中也与工藤优作的头顶。

        两位男士骤然回神,第一时间上前,一个抓三子的手,一个拎自家儿子的后衣领,异口同声的说道——

        “来不及了,三子,总之先离开再说!”

        “快走,新一,这里不吉利!”

        三子&新一:“啊?”输装甲车内,

        和某个正拎着一只毛绒狗的后颈,试图找到开关的红发少女碰面时,脸上的冷静顿时碎了一地。

        这还不是最刺激的——

        很显然,红发少女疑似虐待狗狗的行为,引来了正义路人父子的阻止。

        “快住手啊姐姐!不可以这么对待动……嗯???”

        “啊咧?你不是三子姐姐吗?!”

        红发少女转过头,对上两个一大一小的老熟人父子。

        而与此同时,表情僵住的工藤优作视线一转,也正好看到了距离三子半米远的中原中也。

        然后,黑发小说家脸上僵硬的表情,也跟着碎了一地。

        沉默。

        彼此无声的沉默之中,只有三子惊喜地举起手,祖母绿的双瞳亮晶晶地看着他们,兴奋地打招呼,

        “哟呵~!中原老师,工藤先生,好巧啊,又见面了哈哈哈哈哈哈!”

        中原中也:“……”

        工藤优作:“……”

        红发少女的笑声就像一把小锤子,猛地砸在了呆滞的中原中也与工藤优作的头顶。

        两位男士骤然回神,第一时间上前,一个抓三子的手,一个拎自家儿子的后衣领,异口同声的说道——

        “来不及了,三子,总之先离开再说!”

        “快走,新一,这里不吉利!”

        三子&新一:“啊?”输装甲车内,

        和某个正拎着一只毛绒狗的后颈,试图找到开关的红发少女碰面时,脸上的冷静顿时碎了一地。

        这还不是最刺激的——

        很显然,红发少女疑似虐待狗狗的行为,引来了正义路人父子的阻止。

        “快住手啊姐姐!不可以这么对待动……嗯???”

        “啊咧?你不是三子姐姐吗?!”

        红发少女转过头,对上两个一大一小的老熟人父子。

        而与此同时,表情僵住的工藤优作视线一转,也正好看到了距离三子半米远的中原中也。

        然后,黑发小说家脸上僵硬的表情,也跟着碎了一地。

        沉默。

        彼此无声的沉默之中,只有三子惊喜地举起手,祖母绿的双瞳亮晶晶地看着他们,兴奋地打招呼,

        “哟呵~!中原老师,工藤先生,好巧啊,又见面了哈哈哈哈哈哈!”

        中原中也:“……”

        工藤优作:“……”

        红发少女的笑声就像一把小锤子,猛地砸在了呆滞的中原中也与工藤优作的头顶。

        两位男士骤然回神,第一时间上前,一个抓三子的手,一个拎自家儿子的后衣领,异口同声的说道——

        “来不及了,三子,总之先离开再说!”

        “快走,新一,这里不吉利!”

        三子&新一:“啊?”输装甲车内,

        和某个正拎着一只毛绒狗的后颈,试图找到开关的红发少女碰面时,脸上的冷静顿时碎了一地。

        这还不是最刺激的——

        很显然,红发少女疑似虐待狗狗的行为,引来了正义路人父子的阻止。

        “快住手啊姐姐!不可以这么对待动……嗯???”

        “啊咧?你不是三子姐姐吗?!”

        红发少女转过头,对上两个一大一小的老熟人父子。

        而与此同时,表情僵住的工藤优作视线一转,也正好看到了距离三子半米远的中原中也。

        然后,黑发小说家脸上僵硬的表情,也跟着碎了一地。

        沉默。

        彼此无声的沉默之中,只有三子惊喜地举起手,祖母绿的双瞳亮晶晶地看着他们,兴奋地打招呼,

        “哟呵~!中原老师,工藤先生,好巧啊,又见面了哈哈哈哈哈哈!”

        中原中也:“……”

        工藤优作:“……”

        红发少女的笑声就像一把小锤子,猛地砸在了呆滞的中原中也与工藤优作的头顶。

        两位男士骤然回神,第一时间上前,一个抓三子的手,一个拎自家儿子的后衣领,异口同声的说道——

        “来不及了,三子,总之先离开再说!”

        “快走,新一,这里不吉利!”

        三子&新一:“啊?”输装甲车内,

        和某个正拎着一只毛绒狗的后颈,试图找到开关的红发少女碰面时,脸上的冷静顿时碎了一地。

        这还不是最刺激的——

        很显然,红发少女疑似虐待狗狗的行为,引来了正义路人父子的阻止。

        “快住手啊姐姐!不可以这么对待动……嗯???”

        “啊咧?你不是三子姐姐吗?!”

        红发少女转过头,对上两个一大一小的老熟人父子。

        而与此同时,表情僵住的工藤优作视线一转,也正好看到了距离三子半米远的中原中也。

        然后,黑发小说家脸上僵硬的表情,也跟着碎了一地。

        沉默。

        彼此无声的沉默之中,只有三子惊喜地举起手,祖母绿的双瞳亮晶晶地看着他们,兴奋地打招呼,

        “哟呵~!中原老师,工藤先生,好巧啊,又见面了哈哈哈哈哈哈!”

        中原中也:“……”

        工藤优作:“……”

        红发少女的笑声就像一把小锤子,猛地砸在了呆滞的中原中也与工藤优作的头顶。

        两位男士骤然回神,第一时间上前,一个抓三子的手,一个拎自家儿子的后衣领,异口同声的说道——

        “来不及了,三子,总之先离开再说!”

        “快走,新一,这里不吉利!”

        三子&新一:“啊?”


  (https://www.biqudu.com/89304_89304772/92305330.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