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力使的恋人不对劲 > 第76章 Episode 76 尊严换不来老婆

第76章 Episode 76 尊严换不来老婆


啊?什么不吉利?

        三子还没反应过来,  就被中原中也拉住了手,不由分说地往航天装载车外带。

        工藤优作也提溜着自家小儿子,小跑着跟在旁边。

        他们的速度很快,转眼就跑下了装载车的外协楼梯,  顺着路牌的指引,  超过了同样疑惑的游览队伍,  疾步走向最近的展览厅。

        老实说,这场面还挺滑稽的。

        两个大家长满脸凝重,一副慢一步就要发生爆炸的竞走冲刺,  而他们牵着的人却一脸懵逼,  隔着空气,大眼瞪小眼,  头上疯狂冒小问号。

        视线相交时,小新一赶紧朝着红发少女飞了个眼神。

        三子姐姐,  发生了什么?

        红发少女正打算说话,  但在看到此时小新一脚不沾地,  被拎着飞速平移的漂浮姿势时,  她反而眨巴了下眼睛,  闭上了嘴。

        然后在男孩疑惑的注视下,缓缓侧过头,  单手捂住了嘴,

        “噗——”

        一点面子也不给地笑了出来。

        与此同时,扒拉着爪子蹲在三子肩上的毛绒机械狗,也跟着对小新一脆生生地‘汪汪’了两声。

        那配合度,  很难不让后者怀疑,  它不是在有样学样地嘲笑自己。

        小新一:“……”

        ‘啪’,  一个硕大的十字路口出现在黑发男孩的脑门上。

        “不准笑!你以为你们现在的样子很好看吗!”

        小新一瞪着嗤嗤傻笑的少女和狗,  忍不住控诉地喊出了声。

        在他们身后,一个熟悉的交谈声从游览队伍里传来。

        “快看妈妈!是早上那个很厉害的叔叔,和他漂浮土豆一样的儿子诶!”

        “哇,妈妈,他好懒哦,都八岁了还要爸爸抱着走……瞧,还是我比较乖吧?”

        男孩说完邀功地看向母亲,然后获得了一个‘不准在背后议论别人,即使是实话也不可以!’的爆栗。

        工藤小新一:“……”

        三子努力抿紧了嘴唇,嘴角的梨涡因为过于用力,而深深陷了下去。

        她坚持了五秒,然后在黑发男孩半月眼的注视下,笑得更大声了。

        笑声与狗叫哈哈响起。

        一时间,空气中充满了欢快的气息。

        小新一面无表情地盯着三子看了一会儿,什么也没说。

        他瞥了眼越来越近的a2展厅入口,在心里掐着时间,猝不及防地来了一句,

        “啊咧咧,三子姐姐,你肩膀上有只狗狗诶——!可是科技馆不是禁止带宠物入馆的吗?”

        “哈哈哈……嗝!”

        悄咪咪把小猎犬‘偷渡’进展览厅的三子当即一哽,卡住了。

        糟了!不小心忘记了!

        三子大惊失色。

        眼看守在入口的工作人员,听到动静循声望了过来,红发少女只能趁着对方不注意,猛地伸手,把蹲在自己肩膀上的幼犬薅了下来。

        小猎犬:“……汪?”

        事到如今,再藏进裙子里已经来不及了,现在就只有一个办法——

        红发少女眼睛瞬间犀利起来。

        “中原老师,帮忙用重力夹一下!”

        ……什么夹一下?

        脑袋里正思索着,怎么赶紧把人带出展厅的中原中也闻言一愣。

        他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身边的红发少女突然伸手,一把掀开了他的外套。

        下一刻,那只毛茸茸的小猎犬默契十足地往他身上一扑。

        灵活地扒拉住衣服,蹭蹭地就钻进了他披在肩后的外套里,借着重力黏在他的背上。

        整个过程流畅的不超过十秒,堪称一气呵成。

        “嗯,很好,完全看不出来。”

        三子满意地放下掀开的外套,手掌还煞有介事地在上面拍了拍,转头看向满脸震撼的新一,

        “你看错了哦,新一小朋友,姐姐肩膀上没有狗狗呢。对吧,中原老师。”

        “……!!”

        工藤小新一默默抬头,看向了僵硬的港·黑重力使。

        大大的眼睛里,写满了闪亮的真诚,翻译成国际通用语的话,就是——

        “作为一个成熟可靠的男人,你一定不会助纣为虐的,对吧?”

        成熟可靠的中原中也,沉默了一会儿,艰难地点头,

        “……对,没有狗。”

        小新一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眼睁睁地看着红发少女通过了安检后,转头朝着自己得意地咧开一口大白牙,比了个‘耶’的手势。

        工藤小新一:“……”

        中原哥哥!你作为男人的尊严呢?

        这么宠着她真的没有问题吗?!

        背上黏着一只毛绒狗的port  mafia重力使,心酸地移开了视线,拒绝回答。

        同样经过了安检的工藤优作将小儿子放下,大掌在男孩的脑袋上摸了摸,语重心长的说道,

        “不要问新一,不要问,等你长大了就知道了。

        很多时候,虚无缥缈的男人尊严,是换不来老婆的。

        新一:“……”

        到这里应该就没问题了。

        中原中也透过展厅的落地窗,遥望了眼地面上,彻底远离的大型交通工具,无声地松了口气。

        但他却没有松开抓着三子的手,反而趁着三子没回过神时,得寸进尺地将五指卡入红发少女的指缝,顺势十指交缠地紧紧扣住。

        掌心相贴的热度,有生命般沿着手心向上蔓延,三子仿佛听到自己的心脏奇妙地跳动了一下。

        她下意识想要抽手,却见身旁的中原中也先一步转过头,关切地望来,

        “怎么了,三子?”

        三子张了张嘴,正想要说什么,但在对上赭发少年那双澄澈的钴蓝色双瞳时,又觉得自己的脑袋像是被人用力锤了一下,瞬间失去了语言组织能力。

        联想到自己一分钟以前,还半点商量也没有,就把狗崽子往对方衣服里塞的行为……

        好像,确实有点太逾越了?

        相比之下,只是稍微握下手,应该也没什么?

        面对中原中也任劳任怨(?)的目光,少女心虚地抓了抓脸,有点惭愧地撇开头,放任了中原中也真正逾越的牵手行为。

        “……唔,没什么,就是有点热。”

        其实是心跳有点快。

        三子不自在地移开了视线,完美错过了赭发少年眼中一闪而过的,得逞的笑意。

        “是吗?”

        中原中也轻笑了一声,依旧没有松开手。

        ……哦,狗粮的气息。

        一旁的工藤小新一耷拉着眼皮,看着眼前这一幕过于熟悉,或者说,某对笨蛋夫妻,每天都能在家里时刻上演的戏份,心累地移开了目光。

        好的,他大概知道这位中原大哥哥,毫无底线的原因了。

        呵,肤浅。

        工藤小新一发出了不屑地冷笑。

        某个爱□□业双丰收的人生赢家,适时在黑发男孩身边蹲下,用手遮着嘴巴,悄声提点道,

        “学会了吗,新一,抓住一切可利用的机会,转劣势为优势进攻,这可是恋爱攻防战重要的一环。”

        年仅八岁的工藤新一小朋友:……不,我才不要学这种糟糕的东西。

        优秀的名侦探不需要恋爱,他的恋人是‘真相’!哦,恋人是真相。

        工藤优作斜睨了眼自家儿子手腕上,与青梅毛利兰同款的儿童手表,笑而不语。

        四人说笑期间,a2展厅内的人越来越多。

        中原中也注意到,那支游览的队伍也回来了。

        解说员正带着游客,站在其中一扇落地窗的位置,激动自豪地说着什么。

        不少游客也自发地聚集在其他窗户边,神情期待。

        隐约间,有断断续续的讨论声传来——

        “就快开始了——”

        “……人类历史上首辆最大的航天火箭运输车,现场解体仪式……”

        “我特意请假从伦敦赶了过来,就是想亲眼目睹这个盛景,说不定还能拿到纪念零件!”

        一些狂热的航天爱好者挤在最前方。

        他们夸张的相机镜头,和摄影材料围在周围,占据了整整一扇视野最好的落地窗。

        “啊!原来都到这个时候了!”

        小新一恍然大悟地拍了下手,迅速掏出口袋里的介绍手册,兴致勃勃地跑到了解说员身边。

        到底是这个年纪的男孩子,嘴上说着无所谓,但实际上,心里根本拒绝不了科技航天机械的魅力。

        “这个时候?解体仪式?”

        同样听到人□□谈的三子心中一动,转头看向了工藤优作。

        “他们说的,是航天火箭装载车【蓝鲸号】的解构活动。”

        黑发小说家将自己的那份参观手册递给三子和中原中也,解释道,

        “据说这次活动,是当初【蓝鲸号】的工程师团队提出的,说是希望用最盛大的葬礼与【蓝鲸号】告别,也为更多航天研究学者提供交流的机会,就像真正的‘鲸落’一样。”

        也正是出于这样的原因,现场来了不少游客和航天爱好者。

        “难得碰上这样的盛事,三子小姐和中原君,不妨见证完再走吧。”

        工藤优作说完,就走到了工藤新一身边。

        他弯下腰,将还在原地蹦跳,想要跳高看到窗户的黑发男孩夹着胳肢窝抱起来,放在自己的肩膀上,一同等待倒计时。

        “葬礼啊……”

        三子手指扶着下巴,神情若有所思。

        中原中也注意到了红发少女的表情变化:“怎么了?是有哪里不对劲吗?”

        “中原老师……”

        三子眨了下眼,她转过头,刚开口话还没说完,就听到一阵雷动的欢呼声在展览厅内响起,浪潮一般盖过了她的声音。

        a2展厅的照明灯光相继暗下,只留下一排落地窗上的灯光,还散发着饱和的光度。

        透明的玻璃上,倒映出此刻地面停放的,【蓝鲸号】的模样。

        一盏聚光灯在展厅最前方的高台上亮起。

        无法挤入前排的游客惊喜地发现,四面的投影探灯被全部打开,分四个不同的角度,透过高清的摄像头,清晰地映出了那辆航天火箭装甲车的特写。

        它就像一辆巨大的坦克,底部是深色的金属履带,上面驮着一块厚重的,比网球场更大的特制钢板。

        即使已经过去了七十年,这辆被淘汰的航天装甲,早已不复过去的辉煌与闪耀。

        但当它重新通过镜头,出现在人们眼前时,那份曾经震慑人心的壮阔,与初代工程师的自豪,依旧透过屏幕,海啸般朝着游客扑面而来。

        激起无数鸡皮疙瘩,让他们头皮发麻。

        喧嚣的围观人群突然安静了下来。

        主持人激昂的声音透过麦克风,在高台上响起,

        “先生们、女士们!让我们一起为【蓝鲸号】倒数——!”

        “十!”

        “九!”“八!”

        ……

        无数人举起了手,不断加快急促的鼓点声中,唯有红发的鬼差少女皱起了眉。

        她转过头大声说着什么,但一人的声音被千人的呐喊盖过。

        于是赭发蓝眼的重力使低下了头颅,主动将耳朵凑到了三子的唇边。

        左耳是展厅游客们的倒数声,右耳却捕捉到了少女的气息。

        它与女孩清冽的声线杂糅在一起,通过空气,亲密地传输进中原中也的耳中。

        “五!”

        “……中原老师,有句话工藤先生说对了。”

        “二!”

        “这个‘葬礼’,它确实……”

        “一!”

        “——不吉利。”

        bomm——!

        随着三子话音落下的瞬间,一声巨大的爆·炸音,追着倒计时结束的刹那响起。

        然而火花与震动并不是来自落地窗外,那个停放着【蓝鲸号】的方向。

        事实上,那辆本该被炸毁的航天火箭运输装甲,毫发无伤。

        爆·炸声,是来自a2展厅内部。

        人们呆滞了片刻,他们惊愕地转过头,发现高台上同他们一起倒数的主持人,脑袋如烟花般炸开了,红色的血液与白色的脑浆喷泉般飞溅而出。

        那具失去了头颅的身体,手里还握着麦克风,它原地晃了晃,然后“嘭”的一声,从高台上摔了下来。

        “……”

        “……”

        一片死寂之中,站在最前排的游客颤抖地抬起手,迟钝地抹了一把湿润的脸。

        低头,望见满手满眼的血腥。

        足足三秒的窒息沉寂之后

        下一刻,尖利的惨叫四起!

        “啊——!!!!”

        聚集的人群开始混乱,他们彼此推搡着,朝着紧急出口的方向逃去。

        “冷静下来!”

        “不要踩踏!”

        有工作人员大声呼喊着,想要维持秩序,却被身后的一股不知从哪儿来的力道用力一推,失去平衡地摔在了地上,无数慌乱的脚步已经朝着他奔来。

        “小心——!”

        就在这个倒霉的工作人员,即将被高跟鞋踩断眼骨的时候,一只手臂从侧里伸出,抓住了他的手臂,硬生生将他从人群里扯了出来。

        “……谢、谢谢。”

        穿着保安警服的工作人员,惊魂不定地看着眼前的红发亚裔少女,结结巴巴地道谢。

        然而对方只是简单地点了点头,转头对旁边的另一个赭发的少年,用他听不懂的语言说了一句。

        【“中原老师?”】

        工作人员这才注意到,还有不少和他一样的人,正坐在地上。

        他们双目惊恐地望着往出口方向拥挤的人群,手脚发软地将自己往后挪。

        看上去应该是被那位赭发少年救出来的。

        “怎么会这样……快!快报警,疏散人群……”

        工作人员颤抖地想从地上爬起来,却听到身边的红发少女用他能听懂的语言,轻声说了一句,

        “没有那个必要了。”

        “what?!”

        安保人员愣住,还没开口说话,就听到一声声仿佛卷帘拉门下降的声音传来。

        ……不对!那就是拉门!

        工作人员惊骇的转过头,就在他目之所及之处,足以抵御暴力强袭的钢板,在一阵阵刺目的警告红光中齐刷刷落下,转眼就封死了所有的逃生出口。

        一个不信邪的游客,还想借着最后一道缝隙往外冲。

        如果不是工藤优作及时扯了一把,他此刻已经被下落的钢板,从腰部碾成了两半。

        “怎么会……”

        “放我们出去!”

        “——发生了什么!!!”

        是啊,发生了什么呢?

        工作人员神情恍惚。

        就在被困在展厅内的人们陷入极端的迷茫与无措时,高台上的扩音箱突然发出了一声噪音的长鸣。

        人们下意识皱眉,捂住了双耳。

        很快,噪音的长鸣褪去。

        就在他们放下双手时,一个冰冷的,毫无感情起伏的机械音,于整个展厅响起。

        ——【hello  huma\"s  play】(你好人类,让我们开始吧。)。

        “怎么会……”

        “放我们出去!”

        “——发生了什么!!!”

        是啊,发生了什么呢?

        工作人员神情恍惚。

        就在被困在展厅内的人们陷入极端的迷茫与无措时,高台上的扩音箱突然发出了一声噪音的长鸣。

        人们下意识皱眉,捂住了双耳。

        很快,噪音的长鸣褪去。

        就在他们放下双手时,一个冰冷的,毫无感情起伏的机械音,于整个展厅响起。

        ——【hello  huma\"s  play】(你好人类,让我们开始吧。)。

        “怎么会……”

        “放我们出去!”

        “——发生了什么!!!”

        是啊,发生了什么呢?

        工作人员神情恍惚。

        就在被困在展厅内的人们陷入极端的迷茫与无措时,高台上的扩音箱突然发出了一声噪音的长鸣。

        人们下意识皱眉,捂住了双耳。

        很快,噪音的长鸣褪去。

        就在他们放下双手时,一个冰冷的,毫无感情起伏的机械音,于整个展厅响起。

        ——【hello  huma\"s  play】(你好人类,让我们开始吧。)。

        “怎么会……”

        “放我们出去!”

        “——发生了什么!!!”

        是啊,发生了什么呢?

        工作人员神情恍惚。

        就在被困在展厅内的人们陷入极端的迷茫与无措时,高台上的扩音箱突然发出了一声噪音的长鸣。

        人们下意识皱眉,捂住了双耳。

        很快,噪音的长鸣褪去。

        就在他们放下双手时,一个冰冷的,毫无感情起伏的机械音,于整个展厅响起。

        ——【hello  huma\"s  play】(你好人类,让我们开始吧。)。

        “怎么会……”

        “放我们出去!”

        “——发生了什么!!!”

        是啊,发生了什么呢?

        工作人员神情恍惚。

        就在被困在展厅内的人们陷入极端的迷茫与无措时,高台上的扩音箱突然发出了一声噪音的长鸣。

        人们下意识皱眉,捂住了双耳。

        很快,噪音的长鸣褪去。

        就在他们放下双手时,一个冰冷的,毫无感情起伏的机械音,于整个展厅响起。

        ——【hello  huma\"s  play】(你好人类,让我们开始吧。)


  (https://www.biqudu.com/89304_89304772/92279531.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