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力使的恋人不对劲 > 第77章 Episode 77 狩猎游戏

第77章 Episode 77 狩猎游戏


就在数小时以前,  工藤新一小朋友还开玩笑似的,对自己的父亲说,如果那辆火箭运输装载车真的有“车精灵”的话,  他倒是很想亲眼见识一番。

        然后现在,  时间若是能倒流,  再给他一次机会,黑发男孩大概会直接回去,  把乌鸦嘴的自己捂死。

        原因很简单——

        “车精灵”,  真的出现了。

        【“初次见面,各位前来参观葬礼的人类,  我是a67x履带式航天载具,  出于对你们只能记住通用词汇大脑的尊重,你们可以称呼我‘蓝鲸’。”】

        说话的电子机械音毫无情绪起伏,  完美贴合现代人类对人工智能机器的臆测。

        至少,  和他们平时使用的siri的声音,  听起来一模一样。

        ……在讽刺他们‘脑袋不太聪明’这一点上,也挺像的。

        刚经历过‘目睹死亡现场’和‘人群踩踏’的游客们,还没从惊骇的情绪里回过神。

        他们呆呆地昂着头,  一脸迷茫地听着突然跳出来的对话。

        中途甚至还能应景地走个神,  对比一番这声音,和自家手机里的siri谁更毒舌。

        【“无用的社交礼仪结束,下面,是本场游戏的规则——”】

        “什么乱七八糟的!让你的主管从背后出来!”

        一个愤怒的男声响起,  粗暴地打断了扩音器里的机械音。

        是那名险些被紧急出口降下的钢板,夹成两截的寸头男。

        他一把甩开伙伴企图阻拦的手臂,  用力拨开人群,  对着高台音响的方位嚣张地竖起中指,  扬着嗓门喊道,

        “什么东西?老子凭什么要被关在这里,陪你一个破烂机器玩什么游戏?”

        “警告你们,这是非法拘禁,识相的话,现在就赶紧开门,把我们放出去!”

        寸头男粗鲁的叫骂声唤回了不少游客的神智。

        他们从一连串的打击中回过神,跟着大声应和起来。

        “没错,放我们出去!”

        “摄像机,摄像机在哪里?肯定又是什么恶心人的整蛊节目。”

        “我抗议,你们科技馆这是在侵害我的人身权益!”

        原本死寂的展览厅,再次陷入嘈杂与混乱。

        一部分失去理智的游客跟在那名闹事的男人身后,冲上了高台,扯开了幕布,砸烂扩音器,企图找出躲在麦克风背后的人。

        几个胆子大的游客抱着猎奇的心态,凑到了主持人的尸体旁,用脚去踢那具头颅炸开的尸体。

        在他们眼里,这肯定是什么唬人的道具。

        随身携带摄像装备的爱好者们,兴奋地打开了录影功能,将摄像头对准了人群。

        剩下的人没有阻止的打算,他们各自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更关心和外界取得联络,尽快从这里出去。

        多么有趣。

        不过一个数百平米的双层展厅,此刻展现出的,却是一个世间的众生百相。

        红发少女一言不发地站在展厅的落地窗边,双目沉沉地望着地面的那辆航天火箭运输装甲,不知在想什么,中原中也摁灭手机屏幕,走到她身边。

        三子转头问道:“怎么样?”

        “没有信号。”中原中也面色平静地说道,看上去对这个结果,一点也不意外。

        “展厅的四个紧急出口都被钢板堵死了,唯一一条通往展厅外的,是一层的停放装载车的仓库,但再往远处走,同样是被封死的死路。”

        调查完的工藤优作靠了过来,神情凝重地补充道。

        他的背后还跟着几个帮忙查找出路的人。

        看身上的制服和脖子上佩戴的证件,应该是展厅内的工作人员。而小新一始终被他紧紧牵在身边。

        在混乱发生后,这位黑发的小说家就没有让好奇心过于旺盛的小儿子,擅自行动,离开自己半步。

        而与此同时,暴·动的游客们,自以为是的幻想也很快迎来了破灭。

        没有躲在幕布后的人。

        没有所谓的整蛊。

        所有人的手机都失去了信号。

        以及——

        “啊啊啊!这个尸体是真的!是真的!”

        那几个摆弄‘道具’的游客脸色惨白地跌坐在地上,举着沾染了鲜血与脑浆的手掌不停尖叫。

        他们发疯似地将手往地上蹭,一边止不住地恶心干呕。

        所有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

        “怎么可能?这不可能!”

        高台上,寸头男将手里的扩音器狠狠砸在地上,泄恨似地踩了两脚。

        突然,他像是想到什么,抬头四处张望的大喊,

        “出来!那个什么自称‘蓝鲸’的狗屎,老子知道你在看,滚出来!”

        可惜,这一回,不知道是不是他砸坏了扩音器的关系,那道机械音并没有响起。

        游客们神情惶恐,他们不知所措地注视着彼此。

        嗡嗡地交谈声在展厅内散开。

        渐渐地,有人将责难的目光,投向了最初闹事的男人。虽然他们没有明说,但是脸上显露出的表情,分明是怨恨这个男人,将他们唯一逃走的机会毁了。

        “哈?你们这是什么眼神?怪我了是吗?”

        寸头男赤红着双眼,环视了一圈周围的人,冷笑地开口,“开什么玩笑?难道我拿刀架在你们脖子上,逼你们跟我一起行动了?”

        “真那么有能耐,一开始就阻止我啊?”

        距离男人最近的几个游客皱起了眉。

        他们想要上前理论,但刚迈出脚,就被身边的亲友拽住了手臂,不赞同地拧着眉,摇了摇头。

        “……好了,你也少说两句!”

        同伴用力按住了寸头男的肩膀,示意他冷静点,别在这个时候自讨苦吃。

        “滚开!你早干什么去了!”

        寸头男愤懑不平地瞪了眼同伴,咒骂地踢了脚地上的扩音器碎片,走到一处椅子旁坐下生闷气。

        人群再次安静了下来。

        只是这一次,他们的表情各异,不断有人私下用眼角瞥向坐在椅子上的寸头男。

        小声的窃窃私语,混杂在母亲安慰孩子的哄声里。

        展厅内的气氛,变了。

        像是终于欣赏够了困兽们的表演,沉默许久的机械音终于又一次,大发慈悲地出现。

        ——【“看起来,各位已经足够理解现状了。”】

        冰冷无波的电子音响起的一瞬,分散在展厅各个角落的人们条件反射地抬起了头。

        三子他们注意到,甚至有不少人的脸上,出现了类似‘惊喜’的情绪。

        机械音从天花板两侧音箱中传出,在a2展厅内扩散。

        而这一回,没有人再敢出声打断它。

        【“下面宣布本场逃生游戏规则:限时三小时,找出‘解构葬礼活动’的提案人与执行人,杀了他们。】

        【任何一人成功,你们就能顺利回家。”】

        【“若是超过时间,目标尚未死亡,届时,我会启动爆炸自毁程序,连累各位陪他们一起下地狱了。”】

        ……

        那声音在说什么?

        什么杀人,爆炸又是怎么回事?

        展厅内的人群一片哗然。

        一个沉稳的男声响起,代替他们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你在这里安装了炸·弹?”

        即便心中已经有所猜测,但工藤优作依然盯着天花板上的音响,开口确认道。

        【“——是你们为我安装的炸·弹,而我只是将它重新分配了位置而已。”】

        那道电子音平静无波地说道。

        随着它的说明,投影屏幕上,一个眼熟的起·爆·装置出现在上方——

        那些本该安装在蓝鲸号上的炸·弹,为他们带来壮丽烟火的的‘小东西’,此刻就埋藏在整个展厅的天花板上,如达摩克利斯之剑般,悬挂在他们的头顶。

        只等着那道声音按下启动键,像是对待那个倒霉蛋主持人一样,送他们上天。

        “我们怎么知道那些炸·弹是真的,你不是在虚张声势,骗我们杀人?”

        “你需要给出更有力的证明。”

        一个年轻的女人站了出来。

        她右手握着一台小型平板,比其他人更加苍白的脸色,也掩盖不住周身干练的气质,和藏在眼底的,与周围格格不入的镇定。

        工藤优作发现,当这个女人开口时,在场的解说员,和包括负责安保的工作人员脸上,都闪过一丝不自然的神情。

        电子音没有回答,取而代之的,是一阵奇怪的吱呀声在众人的头顶响起。

        人群疑惑地抬起头。

        突然一个黑色的箱子一样的东西,擦着女人的肩膀,“咚”的一声,直直砸在她的脚边。

        女人被吓得怔愣在原地,一颗冷汗从被刮伤的额角滑落,混着鲜血,一起滴在箱子上。

        没有人敢上前帮忙。

        他们甚至不确定,这是不是女人在惹怒了那个声音以后,投下的什么炸·弹之类的报复手段。

        “等一下!”

        “小姑娘,别打开它!”

        僵持之中,某个红发的鬼差少女上前,走到女人身边。

        她在众人惊恐地后退与注视下,径直拉开了箱子上的拉链,掀开了皮箱。

        ——爆炸没有发生。

        一箱数量可观的枪·弹武器,出现在他们眼前。

        这种规格的军火,根本不可能在市面上流通,只可能是某些组织对外的买卖。

        三子瞬间反应过来,

        她回头望向身后的中原中也,果然看见赭发重力使倏然锐利的神情。

        与此同时,那道电子音轻飘飘响起。

        【“很遗憾,我并不是在和你们交易,除了相信我,你们别无选择。”】

        【“当然,诸位也可以等到三小时后,赌一把。你们人类不是总喜欢追求一些奇迹,侥幸之类的小概率事件吗?武器就在这里,动不动手,由你们决定。”】

        三子收回了与中原中也对视的目光。

        她的视线落在箱中的军火上,片刻,突然开口,第一次叫出了那道电子音的本名。

        不是代号【蓝鲸】,而是它最初自我介绍时的用语——

        “a67x履带式航天载具,你的愿望是什么?”

        少女不合时宜的问话,让众人一愣,唯独站在她后方的赭发重力使,眉头微不可见地一跳。

        【“我……&¥我想要&&……”】

        原本流畅清晰的机械音故障般,出现了一连串的听不清地杂音。

        但很快,不过短短数秒,杂音消失了。

        那个熟悉的冰冷电子音重新回到了众人耳边,如同诅咒般,在他们的耳畔,口齿清晰地吐出四个字——

        【“我要,陪葬。”】

        啪。

        机械电子音彻底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四面剩下的投影上换上了一行巨大的数字,伴随着时间,跳动后退。——【2:59:59】

        狩猎倒计时,正式开始。

        ……

        …………

        投影上的时间出现的一刻,仿佛是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对着展厅焦灼沉寂的空气,轻轻扣下了扳机——

        紧盯着武器的人们放弃了伪装。

        他们迫不及待地朝着箱子冲了过去,疯狂争夺着眼前的军·火武器。

        他们的想法很简单。

        ——【我不一定使用,但为了防身,绝对要抢一把。】

        “都滚开!这是我先看中的!”

        “谁管你,先下手为强!”

        一片混乱之中,三子灵活地从拥挤地人群里钻了出来,倒回中原中也身边。

        “怎么了,中原老师,一副发生不得了大事的样子。”

        ……等等,这话听着是不是哪里怪怪的?

        旁边的工藤父子脑袋上冒出一个问号。

        两个一大一小侦探默契地伸出手,点了点哄抢的人群,然后动作一致地回头,睁大眼睛看向三子。

        就差在脸上写‘这还不算,不得了吗!’几个大字。

        “哦,是有一件事。”

        port  mafia的重力使,中原干部抬手整理了一下红发少女被挤乱的刘海。

        他顺手将三子脑袋上翘起的呆毛压下,然后用‘出门忘了关煤气’的语气平淡地说道,

        “那箱军·火里,最重要的黑·索金不见了。”

        哦,原来是黑·索金……

        工藤优作松了口气,转头去摸口袋里的烟盒。

        安静了两秒后,他像是终于反应过来一样,猛地扭过头,大惊失色地冲中原中也喊道,

        “中原君,你说什么?!!不见的是‘黑·索金’?!!!”

        那个威力是tnt的15倍,只要一块肥皂大小,就能炸飞一栋大楼的旋风炸·药·黑·索金?!!

        你们port  mafia的渠道是不是太多样化了?

        这种东西也敢买?!

        一旁,听到答案的三子还点评似地摸着下巴,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对中原中也露出了一个赞同的表情,

        “你说得对,中原老师,一箱黑·索金,那确实是不得了的大事。”——【2:59:59】

        狩猎倒计时,正式开始。

        ……

        …………

        投影上的时间出现的一刻,仿佛是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对着展厅焦灼沉寂的空气,轻轻扣下了扳机——

        紧盯着武器的人们放弃了伪装。

        他们迫不及待地朝着箱子冲了过去,疯狂争夺着眼前的军·火武器。

        他们的想法很简单。

        ——【我不一定使用,但为了防身,绝对要抢一把。】

        “都滚开!这是我先看中的!”

        “谁管你,先下手为强!”

        一片混乱之中,三子灵活地从拥挤地人群里钻了出来,倒回中原中也身边。

        “怎么了,中原老师,一副发生不得了大事的样子。”

        ……等等,这话听着是不是哪里怪怪的?

        旁边的工藤父子脑袋上冒出一个问号。

        两个一大一小侦探默契地伸出手,点了点哄抢的人群,然后动作一致地回头,睁大眼睛看向三子。

        就差在脸上写‘这还不算,不得了吗!’几个大字。

        “哦,是有一件事。”

        port  mafia的重力使,中原干部抬手整理了一下红发少女被挤乱的刘海。

        他顺手将三子脑袋上翘起的呆毛压下,然后用‘出门忘了关煤气’的语气平淡地说道,

        “那箱军·火里,最重要的黑·索金不见了。”

        哦,原来是黑·索金……

        工藤优作松了口气,转头去摸口袋里的烟盒。

        安静了两秒后,他像是终于反应过来一样,猛地扭过头,大惊失色地冲中原中也喊道,

        “中原君,你说什么?!!不见的是‘黑·索金’?!!!”

        那个威力是tnt的15倍,只要一块肥皂大小,就能炸飞一栋大楼的旋风炸·药·黑·索金?!!

        你们port  mafia的渠道是不是太多样化了?

        这种东西也敢买?!

        一旁,听到答案的三子还点评似地摸着下巴,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对中原中也露出了一个赞同的表情,

        “你说得对,中原老师,一箱黑·索金,那确实是不得了的大事。”——【2:59:59】

        狩猎倒计时,正式开始。

        ……

        …………

        投影上的时间出现的一刻,仿佛是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对着展厅焦灼沉寂的空气,轻轻扣下了扳机——

        紧盯着武器的人们放弃了伪装。

        他们迫不及待地朝着箱子冲了过去,疯狂争夺着眼前的军·火武器。

        他们的想法很简单。

        ——【我不一定使用,但为了防身,绝对要抢一把。】

        “都滚开!这是我先看中的!”

        “谁管你,先下手为强!”

        一片混乱之中,三子灵活地从拥挤地人群里钻了出来,倒回中原中也身边。

        “怎么了,中原老师,一副发生不得了大事的样子。”

        ……等等,这话听着是不是哪里怪怪的?

        旁边的工藤父子脑袋上冒出一个问号。

        两个一大一小侦探默契地伸出手,点了点哄抢的人群,然后动作一致地回头,睁大眼睛看向三子。

        就差在脸上写‘这还不算,不得了吗!’几个大字。

        “哦,是有一件事。”

        port  mafia的重力使,中原干部抬手整理了一下红发少女被挤乱的刘海。

        他顺手将三子脑袋上翘起的呆毛压下,然后用‘出门忘了关煤气’的语气平淡地说道,

        “那箱军·火里,最重要的黑·索金不见了。”

        哦,原来是黑·索金……

        工藤优作松了口气,转头去摸口袋里的烟盒。

        安静了两秒后,他像是终于反应过来一样,猛地扭过头,大惊失色地冲中原中也喊道,

        “中原君,你说什么?!!不见的是‘黑·索金’?!!!”

        那个威力是tnt的15倍,只要一块肥皂大小,就能炸飞一栋大楼的旋风炸·药·黑·索金?!!

        你们port  mafia的渠道是不是太多样化了?

        这种东西也敢买?!

        一旁,听到答案的三子还点评似地摸着下巴,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对中原中也露出了一个赞同的表情,

        “你说得对,中原老师,一箱黑·索金,那确实是不得了的大事。”——【2:59:59】

        狩猎倒计时,正式开始。

        ……

        …………

        投影上的时间出现的一刻,仿佛是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对着展厅焦灼沉寂的空气,轻轻扣下了扳机——

        紧盯着武器的人们放弃了伪装。

        他们迫不及待地朝着箱子冲了过去,疯狂争夺着眼前的军·火武器。

        他们的想法很简单。

        ——【我不一定使用,但为了防身,绝对要抢一把。】

        “都滚开!这是我先看中的!”

        “谁管你,先下手为强!”

        一片混乱之中,三子灵活地从拥挤地人群里钻了出来,倒回中原中也身边。

        “怎么了,中原老师,一副发生不得了大事的样子。”

        ……等等,这话听着是不是哪里怪怪的?

        旁边的工藤父子脑袋上冒出一个问号。

        两个一大一小侦探默契地伸出手,点了点哄抢的人群,然后动作一致地回头,睁大眼睛看向三子。

        就差在脸上写‘这还不算,不得了吗!’几个大字。

        “哦,是有一件事。”

        port  mafia的重力使,中原干部抬手整理了一下红发少女被挤乱的刘海。

        他顺手将三子脑袋上翘起的呆毛压下,然后用‘出门忘了关煤气’的语气平淡地说道,

        “那箱军·火里,最重要的黑·索金不见了。”

        哦,原来是黑·索金……

        工藤优作松了口气,转头去摸口袋里的烟盒。

        安静了两秒后,他像是终于反应过来一样,猛地扭过头,大惊失色地冲中原中也喊道,

        “中原君,你说什么?!!不见的是‘黑·索金’?!!!”

        那个威力是tnt的15倍,只要一块肥皂大小,就能炸飞一栋大楼的旋风炸·药·黑·索金?!!

        你们port  mafia的渠道是不是太多样化了?

        这种东西也敢买?!

        一旁,听到答案的三子还点评似地摸着下巴,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对中原中也露出了一个赞同的表情,

        “你说得对,中原老师,一箱黑·索金,那确实是不得了的大事。”——【2:59:59】

        狩猎倒计时,正式开始。

        ……

        …………

        投影上的时间出现的一刻,仿佛是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对着展厅焦灼沉寂的空气,轻轻扣下了扳机——

        紧盯着武器的人们放弃了伪装。

        他们迫不及待地朝着箱子冲了过去,疯狂争夺着眼前的军·火武器。

        他们的想法很简单。

        ——【我不一定使用,但为了防身,绝对要抢一把。】

        “都滚开!这是我先看中的!”

        “谁管你,先下手为强!”

        一片混乱之中,三子灵活地从拥挤地人群里钻了出来,倒回中原中也身边。

        “怎么了,中原老师,一副发生不得了大事的样子。”

        ……等等,这话听着是不是哪里怪怪的?

        旁边的工藤父子脑袋上冒出一个问号。

        两个一大一小侦探默契地伸出手,点了点哄抢的人群,然后动作一致地回头,睁大眼睛看向三子。

        就差在脸上写‘这还不算,不得了吗!’几个大字。

        “哦,是有一件事。”

        port  mafia的重力使,中原干部抬手整理了一下红发少女被挤乱的刘海。

        他顺手将三子脑袋上翘起的呆毛压下,然后用‘出门忘了关煤气’的语气平淡地说道,

        “那箱军·火里,最重要的黑·索金不见了。”

        哦,原来是黑·索金……

        工藤优作松了口气,转头去摸口袋里的烟盒。

        安静了两秒后,他像是终于反应过来一样,猛地扭过头,大惊失色地冲中原中也喊道,

        “中原君,你说什么?!!不见的是‘黑·索金’?!!!”

        那个威力是tnt的15倍,只要一块肥皂大小,就能炸飞一栋大楼的旋风炸·药·黑·索金?!!

        你们port  mafia的渠道是不是太多样化了?

        这种东西也敢买?!

        一旁,听到答案的三子还点评似地摸着下巴,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对中原中也露出了一个赞同的表情,

        “你说得对,中原老师,一箱黑·索金,那确实是不得了的大事。”——【2:59:59】

        狩猎倒计时,正式开始。

        ……

        …………

        投影上的时间出现的一刻,仿佛是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对着展厅焦灼沉寂的空气,轻轻扣下了扳机——

        紧盯着武器的人们放弃了伪装。

        他们迫不及待地朝着箱子冲了过去,疯狂争夺着眼前的军·火武器。

        他们的想法很简单。

        ——【我不一定使用,但为了防身,绝对要抢一把。】

        “都滚开!这是我先看中的!”

        “谁管你,先下手为强!”

        一片混乱之中,三子灵活地从拥挤地人群里钻了出来,倒回中原中也身边。

        “怎么了,中原老师,一副发生不得了大事的样子。”

        ……等等,这话听着是不是哪里怪怪的?

        旁边的工藤父子脑袋上冒出一个问号。

        两个一大一小侦探默契地伸出手,点了点哄抢的人群,然后动作一致地回头,睁大眼睛看向三子。

        就差在脸上写‘这还不算,不得了吗!’几个大字。

        “哦,是有一件事。”

        port  mafia的重力使,中原干部抬手整理了一下红发少女被挤乱的刘海。

        他顺手将三子脑袋上翘起的呆毛压下,然后用‘出门忘了关煤气’的语气平淡地说道,

        “那箱军·火里,最重要的黑·索金不见了。”

        哦,原来是黑·索金……

        工藤优作松了口气,转头去摸口袋里的烟盒。

        安静了两秒后,他像是终于反应过来一样,猛地扭过头,大惊失色地冲中原中也喊道,

        “中原君,你说什么?!!不见的是‘黑·索金’?!!!”

        那个威力是tnt的15倍,只要一块肥皂大小,就能炸飞一栋大楼的旋风炸·药·黑·索金?!!

        你们port  mafia的渠道是不是太多样化了?

        这种东西也敢买?!

        一旁,听到答案的三子还点评似地摸着下巴,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对中原中也露出了一个赞同的表情,

        “你说得对,中原老师,一箱黑·索金,那确实是不得了的大事。”


  (https://www.biqudu.com/89304_89304772/92279530.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