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力使的恋人不对劲 > 第79章 Episode 79 二五汪

第79章 Episode 79 二五汪


三子有点意外,  她没有想到工藤优作会主动提及这一点。

        毕竟在她的印象里,只要不触及案件正义,这位侦探小说家就不会对同伴的行为,  多加问询或者干涉。

        大多数时候,他都保持了一个成熟成年人应有的礼貌与边界。

        例如,  自己地狱鬼差的身份,  中原老师黑手党的身份。

        不过红发的鬼差少女并不清楚,从某个层面上来说,经过前两次航班与游轮的相处,  工藤优作也或多或少,已经接受了一个事实——

        只要有鬼差出现的场合,真相与正义,  反而不再是案件的重点。

        公道,  才是。

        那些现世律法暂时无法惩戒的阴谋恶意、被害人遗族无法获得的慰藉。

        从很久远以前,比现代律法,  更早的开始执行的‘善恶有报,以牙还牙’的朴素正义观……

        ——但这是很危险的。

        它容易让人变得傲慢,将自己当成凌驾于裁决上的绝对公正。

        人类不是上帝,  总有判断失误的时候。

        因此,工藤优作不会放弃对真相的探寻,对‘绳之以法’的坚持。

        就像每天负责把人从美梦里叫醒的闹钟,  热血上头时浇下来的那一盆凉水,总要有人去扮演不讨喜的、煞风景的角色。

        但是,  工藤优作同样尊重三子背后所代表的意义。

        所以,他问——

        “三子小姐,  这一回的复仇,  你依然选择袖手旁观吗?”

        这句话绝非指责或是质问,  它代表了一个新的信号。

        意味着,从此刻开始,黑发的侦探小说家只负责查明真相,而裁决与判断,全部交还给鬼差。

        他承诺不会插手‘复仇者’精心织就的网。

        这就是工藤优作思考出的与红发少女的相处方式,也是在‘希望之轮’事件后,他做出的改变和反省。

        当然,如果事后警方问询,他依然会选择说出真相就是了。

        三子颇为意外地看了一会儿工藤优作,对视之间,少女明白了黑发小说家话中的含义。

        “那么……很高兴我们能达成一致,工藤先生,不过有一点你错了。”

        红发少女眨了眨眼,微笑地说道,

        “这一回,我们的委托人,可是相当希望我们插手哦。”

        “唔,普世意义上的那种。”

        “等等、等等!什么委托人,爸爸,三子姐姐,你们什么时候和委托人见面的?”

        谈论间,一颗黑色的脑袋‘啵’的一声,从桌子旁冒出来,终于逮到机会,打断了两人的加密交流。

        哪儿来的委托人?

        为什么他不知道?!

        明明他一步也没离开过老爸,为什么却感觉自己少看了二十集!

        工藤新一小朋友一脸茫然,小脑袋像极了网络上的猫猫头表情包——跟着声音来回摇头。

        工藤优作说完谜语,就看三子,三子回完话,就继续转头看工藤优作。

        结果这两人这就闭上了嘴,一副达成共识的表情?!

        你们到底达成了什么共识啊!

        考虑一下他这个八岁孩子可以吗!

        ……或者也考虑一下中原哥哥啊!

        明明是四个人的电影,他却只能和孩子一样,疑惑地干瞪眼真的很——

        小新一转头去看同样沉默的中原中也,想要拉扯一波阵营好伙伴。

        结果刚一撇头,就对上了赭发少年,明白了什么一样,恍然大悟的表情。

        工藤新一“……”

        ——可怜。

        哦,原来疑惑瞪眼,很可怜的只有他一个人是吗?

        工藤小新一冷漠地盯着三人,有点想丢掉尊严,行使熊孩子的特权——

        满地打滚,无理取闹。

        大概是因为黑发男孩怨念的包子脸过于生动,以至于某个无良的小说家父亲,一时没忍住,摁着儿子的脑袋大笑出声。

        那欢乐的笑声,真是一点父子情谊也没有了。

        倒是三子摸着下巴,思索道“唔,解释的话,从哪里开始和你说比较好呢?”

        小新一闻言,两眼顿时‘蹭’的亮了起来,满眼期待地望着红发少女。

        “等一下,三子。”

        哪知,红发少女才刚准备开口,就被一旁的中原中也打断。

        赭发少年伸出手,在众人疑惑的注视下曲起指节,状似随意地在桌上敲了敲。

        下一刻,一道异能力的红光以桌面为中心,迅速向周围蔓延,顺着墙面向上攀爬,转眼间,覆盖了整间休息室。

        “嘎啦——”

        类似小物件被捏碎的声音,接连响起。

        是藏在角落里的窃听器,和一些摄像头。

        从进入这个休息室时,中原中也就察觉到了这些东西存在。

        不出意外的话,展厅的其他地方应该也藏了不少。

        而这里面,最大的那个监控摄像头——

        赭发重力使侧头,扫了眼头埋在椅子下的小猎犬,眼中冰冷的神色,刺得装死的幼犬跟着尾巴一抖。

        不过,这东西还有用。

        中原中也收回了视线。

        大约五六声粉碎音后,中原中也撤去异能力,抬手捏了捏三子的脸颊,

        “可以了,说吧。”

        三子点了点头,对小新一解释道,

        “大概十分钟以前,我在展厅听到了一点动静。是从四个封死的紧急出口外传来的,大致估算有二十人,手上持·枪,还有金属切割机运转的声音。”

        工藤小新一愣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是警察!他们来救援了!”

        “b~”

        红方少女模仿着问答节目的音效,继续说道,

        “但是很快,他们撤离了,甚至没有动用随身的炸药,直接炸开通道,这是为什么?”

        ——因为炸弹。

        工藤新一脑中浮现出一个答案。

        正如那道电子音所说的,展厅内部同样被安装了□□。

        贸然行动的话,很容易造成内部大范围的人质损伤,所以他们放弃了。

        但是这里,就存在一个很明显的疑点。

        为什么警方会知道这一点。

        工藤新一的眼前闪过a2展览厅的空间分布图,注意力迅速锁定在了当时他们头顶上的,几个摄像头上。

        “……是监控录像,警方调取了a2展厅的监控录像。”

        黑发男孩明白了过来,但反而出现了新的疑惑,“但是为什么?”

        既然嫌疑人可以屏蔽a2号展厅内所有人的通讯信号,那么想必控制摄像头也不是难事。

        而事实上,不久之前,中原中也毁掉的几个小仪器,也证明了这一点。

        那么他为什么不一开始就将摄像头切断,而是要刻意等到录像形成之后才动手?

        “因为嫌疑人,希望警方得到这一卷监控录像。”

        三子竖起手指,直接给出了答案,

        “又或者说,另一个嫌疑人希望警方得到它。”

        “新一小朋友,一个人无论伪装得多好,在运用语言时,他一定会暴露自己。”

        “语言模式、用词习惯、腔调倾向、句型结构……这些是天然烙印在一个人的举动里,是由后天环境和成长,形成的独一无二的‘人格象征’。”

        “但是那个监控视频里,机械电子音的‘人格象征’变化了三次。”

        三次?

        工藤新一努力回忆当时的场景,却发现无论如何都有所遗漏。

        这时,工藤优作从口袋里掏出一台小型dv机。

        工藤新一震惊“……dv?!”

        这又是什么时候!

        “是从一个游客的手里拿到的。”工藤优作说道。

        这是一个航天爱好者的特意携带的设施,原本是打算录下蓝鲸号的‘葬礼’过程,却没想到,里头的影像,变成了他们的遭遇。

        幸运的是,那位游客似乎认得工藤优作,趁着众人不注意时,偷偷将dv交给了他。

        工藤优作在对儿子简单说明后,直接打开了dv的投影功能,将其中的录像投射在了休息室的白墙合上。

        由于拍摄者心境混乱的关系,影像的镜头显得有点摇晃模糊。

        但好在声音清晰,足以帮助他们辨别其中的差异。

        同一时间

        相似的场景,也在纽约警局的会议房间内,同步上演。

        只是解析影像的人,变成了bau的探员与斯潘塞博士。

        “在这个监控视频里,机械电子音的‘人格象征’变化了三次。”

        bau的天才博士说着,将视频截成了三段,分别慢速播放。

        第一次转变,是在最开始时,机械音的这句——

        “hello,huan。”

        它称呼展厅内的游客们为‘人类’。

        这样的代称绝对不常见。

        排除特有的青春期综合症的因素之外,大多数人,就算是愤世嫉俗的人都会倾向于使用‘人们’‘他们’‘民众’这样的代称。

        而不是,‘人类’。

        这种绝对站在另一个维度,居高临下的排他用语。

        第二次转变,是中途,展厅内闹事的游客清醒了过来,逐渐接受了自己的处境。

        这时候,它称呼的是——

        “看起来,各位已经足够理解现状了。”

        发现了吗?

        不仅是代称变了,连用语模式都发生了改变。

        尽管视频里的声音依旧是毫无感情波澜的电子音,但在他们听来,完全是一个活生生的嫌疑人,在使用变声软件在说话。

        “他们是两个人,而且听上去,最终目标并不一致。”

        吉迪恩总结道。

        而这个年轻的少女——

        bau两名最为年轻与年长的成员,同时转头看向了第三个视频。

        画面中,红发少女抬起眼,翡翠宝石般的祖母绿瞳眸,定定地看向了摄像头所在的方向。

        她清醒的视线仿佛穿过了屏幕,如有实质地扎在他们的脸上。

        她在问“a67x履带式航天载具,你的愿望是什么?”

        而接下来,就是电子音‘人格’的第三次转变。

        从杂音似的混乱,到清晰的“我要,陪葬”——

        “这是两个人在说话,只是,其中一个很快被取代,由另一人开口。”

        它的名字是a67x履带式航天载具。

        “这个少女,从一开始就知道。”

        两位bau彼此对视了一眼,目光一致停留在红发少女的脸上,眼神锐利如刀。

        “让加西亚重点查清她的身份——不出意外的话,这个少女,会成为终止事件的突破口。”

        与此同时,a2展厅休息室内

        三子将影像暂停,对工藤新一说道,

        “明白了吗?这就是嫌疑人之一,想要传递给警方的东西,也是他,向我们传递的求救信号。”

        他在求助。

        “所以,这次案件的主谋是两个人,他们在彼此内讧,其中一人在向我们求助?”

        工藤新一喃喃自语的重复道。

        他的表情看上去有点混乱,像极了同时加载二十款大型网络游戏的老爷机电脑,cu负荷严重,距离宕机仅有一点点距离。

        黑发小说家伸出手,爱怜地摸了摸儿子发热的脑壳。

        嗯,看起来,除了大型交通工具操作课程之外,行为心理分析和语言学也得安排进课程表。

        不过没关系,寒假的夏威夷同样欢迎你,儿子!

        工藤优作一边想着,又抚摸了一把儿子狗头。

        此时,工藤新一小朋友,还不知道自己未来十年的寒暑假生活,已经被安排得明明白白。

        他艰难地从浆糊似的大脑里,提炼出了最关键的信息——

        “这个委托人,我也认识,对吗?”

        “事实上,他一直和我们在一起哦。”

        三子笑眯眯地补充道,“嗯,包括现在也是。”

        ……现在也是?

        黑发男孩愣住,一个荒诞得堪比科幻电影的灵感,闪电般咔擦一声,劈在了他的脑门上,露出了仿佛在做梦的表情。

        震惊之中,工藤新一看见面前的三人,动作一致地转过头,看向了休息室角落的,座椅下方。

        “我说得对吗,小狗?”

        “还是说,叫你‘a67x履带式航天载具’更合适?”

        红发少女微笑地问道。

        工藤新一保持着新世界大门打开的表情,循着众人的视线望去。

        发现原本正把头埋进椅子底下装死的棕白色幼犬,不知什么时候,钻了出来。

        它蹲坐在地上,漆黑的眼珠带着智慧生物特有的审视,仰着头安静地注视着他们。

        像是读懂了面前人类眼神中的含人义,棕白色的小猎犬站了起来。

        它拖着一条被主人打断的后腿,一瘸一拐地跳上了桌面,微微曲起前肢,朝他们鞠了一个躬。

        下一刻,一个冰冷的,毫无感情起伏的机械音从幼犬紧闭的吻部传出。

        与不久以前,他们在大厅内听见的,一模一样。

        他说,

        “很荣幸再次见面,人类,鬼差大人,我是a67x履带式航天载具。”

        “请求您,阻止小主人的复仇,作为交换,我愿意将三十五名人类工程师如数归还。”

        三十五名人类工程师?

        那是什么?

        工藤父子疑惑地对视了一眼,摇了摇头。

        反倒是中原中也想起了三子曾和自己顺口提及的任务,反应过来红发少女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不过……小狗啊,你这步棋走错了。

        完全摸清了红发鬼差少女脾性的重力使,在心中摇了摇头,已经能猜到了三子的回答。

        当然,如果此时某个唯一成功过,但事后付出了不小代价的太宰治在这的话,大概同样能一字不落的重复一遍当初三子的话。

        “和鬼差谈交易的话,小心血本无归哦!”

        果然,中原中也发现,身边的少女抬起了眼,祖母绿的瞳眸盯住态度谦卑的小猎犬,平淡的声线听不出喜怒。

        “小狗,你知道上一个试图威胁鬼差的人,现在在哪儿吗?”


  (https://www.biqudu.com/89304_89304772/92243924.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