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力使的恋人不对劲 > 第80章 Episode 80 血本无归哦!

第80章 Episode 80 血本无归哦!


三子的话,  让毛绒犬外形的ai卡壳似的,沉默了一秒。

        在场的众人发现,幼犬的右眼珠上浮现起一层类似光影的质地。

        紧跟着,  上面迅速飞掠过一连串蓝色的复杂代码,距离幼犬最近的中原中也甚至怀疑自己听到了,毛绒犬内部运算全开的声音。

        【“正在接入资料库……现存资料不足,尝试接入人类神话历史。”】

        【“查找到相关匹配条目48792条,  匹配语境,  判定无一正相关……”】

        中原中也:“……”

        这小狗真的是人工智能,  而不是人工智障吗?

        换做是一般人,这时候大概已经打断了ai的偏题行径,朝着大型跨物种争吵的方向发展。

        但是红发少女竟然丝毫没有发怒的迹象,  反而耐心地盯着幼犬,一副‘我不着急,你可以慢慢思考’的模样。

        不知为什么,  中原中也望着莫名和谐的少女与狗,突然有种在看前辈狗狗咬着狼牙棒,  给后辈机械犬上课的错觉。

        “……”

        不不不,别瞎想中原中也,就算地狱再缺人,  这个笨蛋也不至于拐个ai回去压榨。

        不过很快,一人一狗接下来的对话,完美地朝着某个重力使猜测的方向一路狂奔。

        【“三子大人,  我怀疑这句话是人类社交时受到冒犯后的‘反讽用语’,但介于并没有扫描到您周身情绪磁场变化,  所以请容许我二次确认——”】

        a67x履带式航天载具看着少女,  狗脸严肃地问道,

        【“三子大人,请问‘小狗,你知道上一个试图威胁鬼差的人,现在在哪儿吗’这句问话是反讽吗?”】

        这还用说吗!很明显就只有这种答案吧?!

        这只ai真的没问题吗?

        工藤新一与工藤优作默默转头去看鬼差,生怕她下一秒掏出狼牙棒,现场给某个人工智障来一下狠的,用行动演示答案。

        没想到,红发少女竟然同样严肃脸点头,

        “没错,我就是在‘反讽’,并且试图以此施压,暗示我会毫不犹豫地拒绝你的请求——”

        “除非你在这份《地狱劳务合同》上签字。”

        三子一边说着,不知从哪里掏出了一沓厚厚的合同,放在幼犬的眼前。

        开头最上方赫然写着一行‘地狱特殊智能人才引入计划’。

        中原中也与工藤父子好奇地探身看了一眼,当即就被上面诸如

        ‘一天二十四小时工作制’‘每月两天自由支配时间’、‘负责观测包括接引科在内所有亡者生前善恶行径汇总,协助器材科刑具开发’等满满十页的工作要求震惊在当场。

        这是劳工合同?

        这根本就是卖身契吧!

        一瞬间,工藤父子望着三子的眼神宛若在看当代周扒皮,同时还夹杂着一丝说不出微妙自危的预感。

        说起来,他们死后也会下霓虹的地狱吧?

        不知道现在他们改国籍还来不来得及……

        为霓虹地狱增加了不少加班业绩的工藤父子,陷入了深深的沉思,相比之下,某位赭发重力使的心情,就显得更加复杂了。

        中原中也看一眼红发少女,又看一眼桌上的劳务合同。

        怎么看怎么觉得,这种突然掏出文件要求对方签字的行为说不出的熟悉。

        像是感应到了友人的心中所想,正全力忽悠人工智能签字的红发少女,突然转过头,对着中原中也感激地竖起大拇指,两眼闪闪发光,仿佛在说——

        谢谢中原老师!你这招真好用!

        中原中也:“……”

        【“原来如此。”】

        被抓住弱点,反过来威胁的ai幼犬用了三秒时间,扫描通读完文件,忍不住对三子发出了来自核心数据的灵魂的拷问,

        【“三子大人,请问这就是你们人类常说的,趁火打劫吗?”】

        “怎么会呢?”

        三子眨巴着一双晶莹的大眼睛,摇晃食指真诚道,

        “这叫空手套白狼——因为你签下这份合约以后,就是成熟的地狱在编员工了。”

        “成熟的地狱员工,就要学会自己解决问题哦,作为你的前辈,我只会提供一些必要的帮助。”

        红发少女说着,自觉想了个好主意地打了个响指,说道,

        “对了,这就当做你的入职考核好了!加油哦,小a,前辈我会好好看着你的!”

        竟然还能这样吗!

        工藤优作大受震撼,认真思考这属不属于劳动工会的负责范畴。

        老实说,作为一个旁观者,他想报警。

        这一次,ai幼犬陷入了更长的沉默。

        【“如果我拒绝呢?”】a67x履带式航天载具问道。

        三子微笑,用天使般亲切的口吻说出了魔鬼一般的话:“那我现在就离开。”

        “头也不回地带着中原老师,和那箱□□炸药,以及航天火箭装甲车内的三十五个灵魂,毫不犹豫地离开,不管他们愿不愿意。”

        【“……成交!”】

        ai幼犬不再犹豫,‘啪’的一声,在合约的最后一页摁上了自己的梅花爪。

        ——【契成】

        就在狗爪抬起的瞬间,那叠厚厚的纸质合同上自动浮现出ai的真名。

        下一秒,合同无火自燃,被火焰包裹,消失在众人眼前,连灰烬也没留下。

        ai幼犬盯着自己的爪子看了一会儿,缓缓转过头,望向了一旁全程震撼脸的工藤优作,语气严肃地说道,

        【“工藤先生,我请求您,阻止我的前任小主人。”】

        工藤优作:……这台词是不是有点耳熟?

        结果绕了一圈,干活出力的竟然是他吗!

        黑发小说家嘴角抽搐,他想要拒绝。但是望着ai诚挚的狗脸,眼冒泪花的眼珠,欲言又止,憋了半天,从嘴里干巴巴地挤出一句话,

        “我知道了。”

        工藤优作疲惫地叹了口气,说道,“至少告诉我,你的前任主人是谁,他的计划是什么吧?”

        【“……”】

        ai幼犬安静了一会儿,像是在抵抗程序的命令,挣扎地开口,

        【“小主人……复仇……&重现过去¥……他……”】

        断断续续的杂音从幼犬ai的口中掉落,它全身的关节损坏般,同时冒出警告的电流。

        就在a67x即将说出前任主人的名字时,兹——的一声系统警鸣响起,惩罚的电流窜出,毫不留情地烧毁了幼犬体内的核心数据面板。

        棕白色的幼犬眼神一滞,就这样睁着眼睛,单目黯淡地摔在桌上,全身冒着黑烟不动了。

        “这……!!”

        工藤优作护着新一后退了两步,惊愕地看向三子。

        “他怎么了,三子姐姐?”工藤新一小声地问道。

        “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红发少女伸手将幼犬的眼皮合上,“只是触发了禁词,被他的小主人察觉,‘回收’了而已。”

        “回收……”

        小新一愣愣地盯着幼犬瞎掉的左眼和受伤的左后腿,突然沙哑着嗓音开口问道,“三子姐姐,他的眼睛和左腿,是不是也是因为……”

        因为反抗主人的关系,被……

        黑发男孩突然说不出下去了。

        明明眼前的,不过是一只仿真的机械犬,但他却感觉自己的喉咙像是被一团棉花哽住,一种很难形容的复杂与难过从心口不断涌出来,以至于连探索真相的激动心情都跟着低沉了下来。

        工藤新一沉默地走到休息室的椅子边坐下,恹恹地垂着脑袋,不知在想什么。

        工藤优作没有阻止的意思。

        这是每个孩子的成长过程中,或早或晚,总要直面一次‘死亡课程’。

        它不是发生在某个案件的受害者,或是不相关的路人身上。

        而是从祭典上带回的金鱼、第一次认真照顾的幼鸟……这些有短暂感情交集的生命。

        尽管很残酷,但这同样会帮助他们真正成长,理解生命的意义。

        不过现在,还有一个更棘手的问题等待他们解决。

        机械狗损毁了,那就意味着,隐藏在幕后的人一定也察觉到了异常。

        工藤优作收回了注视儿子的目光,望向面色沉着的红发少女,

        “三子小姐,其实,你已经早有计划了吧?”

        “嘘。”

        三子竖起食指抵在唇前,做了一个保密的手势。

        工藤优作说对了,她确实有个计划。

        从纽约科技展厅外,a67x主动撞上来的时候,三子就在ai幼犬的身上感应到了生魂残留的气息。

        那实在是太明显了,就好比是黑夜中唯一点亮的烛辉,想要忽视都困难。

        这只机械犬想要做什么?总不可能是自首吧?

        三子在心中暗自挑眉,不动声色地任由a67x将她引入a2展厅内。

        失踪的灵魂就在那辆航天火箭运输装甲里。

        但不知出于什么缘故,这群研究员在见到红发少女后不仅没有臆想中的,人质看到救援的惊喜,反而扒拉着装甲,拒绝离开。

        能让一群痴迷研究的科学家表现出如此反常的反应,怎么想,都是a67x这个本尊向他们许诺了什么。

        强行带走倒也不是不可以,但那些灵魂的执念太深重,更何况——

        红发少女低下头,看着脚边努力卖萌,拖延时间的骑士小猎犬,露出了与某个鬼神辅佐官如出一辙的眼神。

        来都来了,总要带一点土特产回去,对吧?

        说起来,前段时间研究科的平贺源外老爷子,是不是还给爸爸和阎魔大王提交了一个借助人工智能机器,减轻地狱日益重负工作量的方案?

        人工智能啊,这不正好有个现成的吗?

        彼时,三子拎着a67x幼犬的腿,一瞬包工头附体,脑袋里剥削劳动力的算盘噼里啪啦,打得飞起。

        葬礼、复仇、□□炸药……

        三子一瞬间明白了a67x许诺给那群研究者的东西,心中很快浮现出一个方案。

        ……

        …………

        “稍安勿躁,工藤先生。”

        三子弯起嘴角,对工藤优作露出了一个莫测的笑容,

        “那位‘小主人’忍不了多久的,这种时候,我们只要等待就好。”

        等?

        工藤优作皱起眉,低头看了眼手腕上的表盘。

        此刻,距离那位幕后之人所限定的三小时,已经过去了四十五分钟。

        黑发小说家还想追问,却见少女身旁的赭发少年突然抬起手,一个手刀不由分说地劈在了三子的脑门上。

        “好疼!”

        对身边人毫无防备的鬼差少女,被偷袭了个正着。

        三子‘嗷’的一声,抬手想去捂脑门,脸上好不容易凹出的反派boss的高深莫测表情,也瞬间垮了个彻底。

        “好疼啊中原老师,干什么突然打人!”

        红发少女不满地鼓起来脸,然而话还没说完,脑门上又挨了一下。

        “等……”

        两下。

        “中原老师……!”

        三下。

        “适可而止啊中原老师!我也是会生气的!”

        脑壳莫名连续挨了四下手刀的红发少女,终于忍无可忍地抬起双手。

        ‘啪’的一声,以空手接白刃的手势,完美接住了中原中也的手掌。

        三子得意地扬起唇:“哼哼,被我抓到了吧,这种程度的攻击,本执行官只需要看一眼,就能破……”

        “啪——”

        中原中也面无表情地换了只手,左掌成手刀,又是一下劈在三子的脑门上。

        “好疼!”

        挨了五下手刀的三子突然灵光一闪,终于意识到了华点,

        “难道说……中原老师,你是在生气吗?”

        可是为什么?

        她不记得自己有哪里冒犯到对方。

        难道是没把计划和中原老师分享?还是什么其他的……

        中原中也钴蓝色的双瞳直直盯着少女脸上的茫然片刻,慢悠悠地吐出两个字:“没有。”

        三子:“骗人!直觉告诉我,你绝对生气了!”

        “都说了没有。”

        中原中也停顿了一下,在红发少女控诉地目光下,补上一句,

        “只是单纯的突然想敲一下你的脑壳而已。”

        “什……?!”

        多敲几下,说不定你这笨蛋就开窍了。

        当然,他才不是小心眼的男人。

        绝对不会因为心上人拿着自己追求的办法,转头套用在一个ai身上这种小事而生气。

        没有。

        绝对没有。

        中原中也注视着眼前没心没肺的少女,克制地伸出手指,在对方下意识缩着脑袋,想要避开时,指腹先一步,落在了她的额头尖上。

        在那个无限靠近鬼角的位置下方,轻柔地点了点。

        快点开窍吧,笨蛋。

        一旁的工藤优作:“……”

        你们的青春恋爱喜剧,是真的不分场合,是吗?

        某位被塞了一嘴青春狗粮的黑发小说家,默默转头看向了自闭中的儿子,发出了遗憾的叹息。

        啊,我好想你啊,有希子。

        被嫌弃的新一小朋友:“……”

        不久之后,a2展厅内

        一切正如同三子所预言的那样,很快发生了一件超出他们所有人意料的转变。

        无论历经了多少个世纪的转变,人类唯有在面临求生这件事上,能爆发出惊人的天赋。

        在获得了防身武器之后,聚集的游客以数十人为一个单位,各自守在了厅内的某个位置,他们或站或立的,默契地选择了将后背交给了最亲近的家人或是朋友。

        连之前那个脾气暴躁,不受欢迎的寸头男,身旁都站着几个朋友。

        但这并不意味着,团体与团体之间,不存在间隙。

        其中最明显的就是脖子上挂着工作证件牌,身穿制服的原展厅工作人员。

        尽管所有人都明白,去听从一个虚无缥缈的电子音杀人,是一件相当愚蠢的事情。

        更何况他们并非身处与世隔绝的孤岛,现代社会培育的道德观与利己主义的观念下,没有人真的愿意在众目睽睽下,去当第一个触碰法律界限的小白鼠。

        但是出于某种不可言说的心理,以解说员、安保为首的工作人员们,还是被游客们,隐隐包围了起来。

        每当他们的其中一人有所动作时,几乎是立刻,或是隐蔽或是观察的视线就会跟着看了过来,落在他们身上,仿佛是生怕他们逃走了一样。

        表面上看,所有人都在假装无事。

        实际上,所有人,又都在心中暗自算计。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

        在墙上投影屏的时间倒计时,跳到【2:37:29】时,终于,有一个人站了出来,打破了一室的古怪气氛。

        她环视了一圈展厅人的游客,将目光对准了聚集在一起几名工作人员,开口说道,

        “我认为,你们应该先假装听从那个电子音的指示,把‘策划人’和‘执行人’的名字告诉我们。”


  (https://www.biqudu.com/89304_89304772/92232240.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